第二百二十六章 决裂,交易(1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未免宁雅会暴露出来,她与薛慎之特地乘坐苏府的马车,送宁雅回医馆。

沈秋则是一个人乘坐马车回去。

将宁雅安顿好之后,商枝与薛慎之去杏林馆,重新换一辆马车,直接回松石巷。

屋子里黑魆魆的,沈秋并未回来。

商枝眉心一皱,沈秋除非要回镖局,否则不会晚归。

而她每次去镖局,都会告诉她一声。

今夜分别,沈秋并未说要去别的地方。

难道她遇见危险了?

这时,有人将门板敲响。

商枝以为沈秋回来,快步去开门。

门外空荡荡,只有呼啸冷风,并不见有人。

她走出府门,就看见地上放着一封信。

商枝将信捡起来,拆开,信中的意思是沈秋被抓,若要救她,拿顾冕来换。

顿时,商枝猜出是谁。

顾莺莺!

她果真没死!

那一日她在街头遇见和李明礼,他身边的那个女子,就是顾莺莺!

商枝脸色冷沉,当初吩咐沈秋去调查,并未调查出来,有人在掩盖她的行踪。亦或者说,顾莺莺警惕心强,她特地抹去自己的踪迹,让人无处可查。

薛慎之见商枝面若覆霜,手里的信捏皱成一团。

他走过来,从她手中将信取过来,阅完内容,眼底波澜不惊。

“沈秋在顾莺莺手中,她想要救顾冕,将沈秋抓走。我想她的目标定是你,我们去医馆,她阴差阳错,将沈秋给抓走。”薛慎之唇边浮现一丝冷嘲的笑意,顾莺莺也是走投无路,方才指望他能够将顾冕救出来,因此抓拿沈秋换顾冕一命。

“这个女人心狠手辣,她对自己都能够下狠手,更别说其他人。我担心沈秋在她手中,她不能得偿所愿,会对沈秋下狠手!当初她在龚府的时候,就栽赃过沈秋,她对沈秋似乎格外有成见,沈秋的处境更加凶险。”商枝还有一个担忧没有说,即便放走顾冕,只怕顾莺莺那个女人也不会轻易将沈秋放了。

薛慎之不可能放了顾冕。

沈秋自然也要救。

“这件事交给我。”薛慎之目光深幽,透着安抚人心的力量,“顾冕的事情,即便要去做,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成。他三日后问斩,在问斩之前,沈秋都是安全的。心态放平缓,一旦着急,便会失去正确的判断能力。”

商枝经历薛慎之一事,知道越是沉着冷静,思维便越发的清晰。

她在桌前坐下,沉吟半晌,灵光一闪,有了一个主意。

第二日一早。

商枝去厨房,灶台里生火。

拿出大碗,里面装水,磕四个鸡蛋,放锅子里隔水蒸。

蒸熟,揭开锅盖,里面放一勺蔗糖。

糖水蛋出锅。

商枝再拿出一个碗,分装两个蒸荷包蛋,薛慎之的那一碗,焖锅里温着。

她坐在厨房小板凳上,将两鸡蛋吃完。

薛慎之正好从外回来,商枝将糖水蛋端给他吃,去厨房给他再煮一碗米豆腐。

她见薛慎之神情凝重,不由得问道:“早朝发生何事了?”

薛慎之叹息道:“广源府闹蝗灾。那边大多干旱,缺少河流,无法装水车灌溉,才会闹蝗灾。朝中大臣十分头疼,去年广源府大面积蝗灾,百姓颗粒无收,闹饥荒。”

“有治理的法子吗?”商枝问。

“它们喜欢吃玉米、小麦、高粱、水稻一类农作物。若是要根治,除非不种植,如此百姓就要饿肚子。”薛慎之道:“以前采取过沟坎法,用树枝挥舞将蝗虫赶到沟里再活埋,这个法子却不能一劳永逸。”

商枝点了点头,“你快吃吧,凉了不好吃。”

薛慎之慢条斯理的吃早饭。

商枝收拾一番,“中午你自己吃,我不回家。”嘱咐薛慎之,匆匆出府去了。

商枝去的同福酒楼,秦伯言正好也在酒楼里。见到商枝,他走上前来,“真是稀客,许久不见你来酒楼,也不往酒楼送新鲜菜式,你最近若是有空,就上几道新菜式,客人都在问,说以往每个月都有两道新菜式,这都好几个月,也不见上新。”

“我最近这段时间很忙,过一段时间,我抽出空来,再给酒楼上新。”商枝询问秦伯言,“其他几家分店生意如何?”

“都是开始不太行,慢慢做上来。”秦伯言提起酒楼一脸自豪,他从未想过,守着一家要倒闭的破旧楼,最后不但起死回生,还在大周国开不少的分号。“你今日来酒楼,会客?”

“嗯。”商枝眸光转动间,就看见李明礼走过来。“我等的人来了。”

“行,你忙,记得给酒楼送菜谱!”秦伯言再次叮嘱商枝一句,吩咐跑堂的给商枝的雅间,送几碟子点心。

商枝领着李明礼去三楼雅间。

李明礼在商枝对面坐下,面色冷漠,盯着商枝给他斟茶。

沉默不语。

“李明礼,在杏花村一别,我们有几个月不曾见过。上次在街上遇见你,准备请你吃顿便饭,你有事要忙,之后一直没有机会。”商枝目光在他的手臂上停顿一下,视线又落在他的脸上,看着他面色平静无波,“慎之说在安阳府城遇见你,一起回京的路上,你救了他一命,今日特地请你过来,向你道谢。”

李明礼眉毛也不动一下。

商枝道:“你身边的那个女子,我看着眼熟,回去之后想了很久,突然记起来,她和一个犯罪被斩首的犯人相似。算一算时间,你遇见这位女子的时候,正是她被斩首后的几日。”她停顿一下,唇边的笑容,带着一点嘲弄,“李明礼,你说这世间有这般相像,这般巧合的事情吗?”

李明礼动了,他抬头看向商枝,“为何没有巧合?世间相貌相似的人,不知凡几,你不能因为不曾见过,就认定她是该被斩首的人犯。她若是犯下死罪,便不会与我一起进京,而是该远离京城,逃得远远的。”

“死囚犯都是严加看守,她又如何能够逃出来?”李明礼嘴角扯出一个些微的弧度,透着冷嘲,仿佛商枝在说无稽之谈。“你如果是因为我骗薛慎之,未曾来过京城这一件事,我大可向你道歉,你不必抹黑她,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商枝抿紧唇,眼前的李明礼很陌生,并不像她在杏花村认识的李明礼。

“这是最后一次,你再对她言行无状,莫怪我不念旧情。”

李明礼倏然站起身,面色愠怒,准备离席而去。

“慢着。”商枝唤住李明礼,看着他停顿住的身影,将一个小木盒递给他,“无论你与慎之的兄弟之情,同窗之情,还能不能保持下去。你为他挡刀,这一份恩情,都无法抹除。这是我们给你的谢礼,你请收下,一笔勾销。”

李明礼垂目,望着眼前的楠木盒子,将东西给收下。

商枝看着他身上浆洗发白的袍子,不由想起在当初那个冷漠孤高的少年。

她问,“你当真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李明礼冷冷地看商枝一眼,不做停留,大步离开。

商枝站在窗前,目视着李明礼走出酒楼,坐上一辆牛车离开。

之前约李明礼过来,商枝就是想从他这里试探出沈秋的下落。可是提到顾莺莺时,李明礼十分抵触,可见顾莺莺在他心目中的份量。或许,顾莺莺未曾在他面前,透露出真面目,才会得到李明礼这般回护。

商枝便放弃再继续从李明礼身上入手。

顾莺莺若是在李明礼面前伪装,她必然不会将沈秋关在他们住的小宅子里。

那么会在哪里?

商枝的目光望向礼王府。

顾莺莺是礼王的人,沈秋有武功在身,顾莺莺一个弱质女流,哪有能耐将沈秋捉拿?这其中只怕少不了礼王的手笔!

沈秋只怕就关在礼王府!

——

李明礼从同福酒楼,直接回到宅子里。

顾莺莺从礼王府回来,抓拿到沈秋,她的心情好转一些。

虽然惋惜不是商枝,可沈秋的份量并不低。

商枝十分在意沈秋,不会对沈秋坐视不管。

她看着李明礼手中拿着一个精美的楠木盒,眸光微微转动,“明礼,这是什么?”

李明礼将盒子往她手中一送,顾莺莺打开木盒,里面躺着一支做工精美的红色琉璃簪花。

“真好看。明礼,是你特地买来送给我的吗?”顾莺莺拿着琉璃簪花,放在鬓角边比划,随后放在李明礼的手中,“你给我戴上。”

李明礼沉默一会,将簪花插在她的发髻里。

顾莺莺欢喜地坐在镜子前面,揽镜自照,笑容里透着甜蜜。

李明礼怔愣地望着她脸上的笑容,那般的纯粹,抿直唇角,他退出去,将门合上。

顾莺莺脸上的笑容敛去,李明礼去见商枝,随后将这个簪子带回来。

她不得不去警惕的想,这支簪子,是不是出自商枝的手。

顾莺莺心中冷笑,商枝是想要从李明礼身上入手,将沈秋救走吗?

天真。

手指抚摸上簪子,指腹一痛,针扎一下般,白嫩的指腹,渗出殷红的鲜血。顾莺莺连忙将手指含入口中,将血珠给吸允掉。

而后,抬手一拔,将琉璃簪花扔在木盒子里。

——

礼王府。

礼王坐在书案后,提笔作画。

门外响起南风的声音,“王爷,商枝求见。”

礼王手一顿,一滴浓墨滴坠在画纸上,这一幅即将要完成的画作,毁了!

他将毛笔搁在一旁,提起宣纸揉成一团,扔在竹篓里。

“请进来。”

不多时,商枝叩门而入。

礼王指着对面的椅子,“坐。”

商枝落座。

“薛夫人登门拜访,所为何事?”礼王看向南风,让他给商枝奉茶。

商枝并不绕弯子,直奔来意,“问王爷要一个人。”

礼王唇边的笑容凝固,眼中微微闪过诧异,似乎没有想到商枝会直来直往。

他略微停顿一下,低笑道:“薛夫人性子向来耿直。”

商枝望着他眼底浮现的阴霾,心里清楚,礼王在指在秦府,她说的那一番话。

“我这种性格,王爷应该喜欢才是,不必担心我口腹蜜剑,或者笑里藏刀。相处起来,很轻松愉快,不必去费尽心思,去猜我话中的意思。”商枝接过南风送来的茶,她似乎一点都不担心里面会被加料,揭开茶盖,吹两口气,便饮了几口。

礼王眸光一闪,“本王府中,没有你要的人。”

商枝闻言,笑容从眼尾流淌而出,“王爷,我们不如来做一笔交易?天下没有馅饼掉下来,我直接求王爷放人,这是不现实的事情,毕竟是大费周章,方才将人弄到府中来。我做为商人,并不喜欢占人便宜。”

礼王沉默不语,静等下文。

“王爷,如今正值秋末,农作物大丰收的时节。广源府城大面积闹蝗灾,您若是能将蝗灾解决掉,便会受到人推崇。”商枝抬头望一眼书房,“王爷何必会如眼下这般,被囚困在礼王府呢?”

“你这是何意?”礼王目光紧迫地盯着商枝。

“我能治蝗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