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鱼上钩(2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礼王瞳孔一紧。

双手不由得紧握,这五个字,代表什么,他们两个人,心知肚明。

他如今受元晋帝厌弃,在百官中失去威信,不如襄王得民心。

如今别囚禁在礼王府,连早朝都上不了,每日的政令如何,也只是一点一滴从南风口述中得知,比其他人总要慢上半拍。

就如商枝带来蝗灾的消息。

他之前半点消息也没有得到。

礼王目光复杂的看向商枝,这个女人害得他遭受元晋帝的猜疑,如今却坐在他的对面,明确的告诉他,她能够帮他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真的有这般简单吗?

“广源府城不止今年闹蝗灾,年年都有,朝廷里出过不少主意,都不曾将蝗虫彻底灭绝。你出的主意,说你能治,来年又复发,对本王来说,并无多大的用处。”礼王很理智的回绝。

商枝浑不在意,目光直直地望向礼王,眼眸中是一片从容之色,仿佛礼王必定会答应她一般。

“若我说是彻底灭绝呢?”

商枝这句话,宛如平地惊雷,在礼王耳侧炸响。

礼王猛地抬头看向商枝。

商枝靠在椅背上,放松紧绷的身躯,“原来是要告诉襄王,让他去立功,拢络民心,让他更得朝中大臣拥护。如今,为了沈秋,只好将这个计谋,献给王爷,与你做一个交易。”

礼王看着商枝眼中淡淡的遗憾,混杂着一丝不情愿,仿佛是逼不得已。

他心中蓦地一松,回想着商枝与薛慎之两个人,提供的水车,农耕之术,蝗灾对他们来说,似乎并不是一个难题。

商枝的提议,让他很心动。

她摸透他的心思,方才提出拿治理蝗灾的方法,与他交换沈秋。

而他的确需要一个机会,能够风华无限的出现在众人视野中。

如果他将百年来积累的问题,给彻底解决掉,必定会受百姓景仰!

元晋帝也会对他有所改观。

礼王毫不犹豫道:“当然,如果薛夫人的确有这个本事,本王自然乐意与你合作。”

“我将法子交出来的那一日,王爷将沈秋放了。”商枝看着礼王蹙眉,勾唇道:“王爷,我们既然是做交易,那就是在商言商。任何生意都有风险,就看王爷有无豪赌的决心。我不可能等王爷收到成效,再决定要不要放了沈秋。”

礼王抿紧唇,陷入沉思。

商枝与薛慎之夫妻二人,诡计多端,虚伪狡诈。

他若将人放了,手中治理蝗灾的法子无用,又能将商枝如何?

这人得扣着。

他释放出威压,与商枝无声的较量。

商枝却并不配合,不按常理出牌。

“我给王爷一天时间好好想一想,我是诚心想要与你合作。若是王爷并无这一份决心,我便会将法子交给襄王。”商枝停顿一下,语气清冽道:“沈秋说起来,也只是我身边的一个属下。她曾经尽心尽力的伺候过我,我也习惯她在身边伺候。如今有身陷囹圄,再怎么样我都要尽力救她。若是实在救不了,我也不会为救她拼上身家性命。”

话音一落,商枝利落的起身告辞。

礼王望着商枝的背影,有点看不懂她。

就这般放弃了?

礼王躁乱,他站在窗前,望着商枝消失在长廊转角,心中到底是挣扎起来。

沈秋对商枝来说,虽然重要,并不是重要到能够让她放弃所有去救的人。

而对他来说,商枝提出的条件,太过诱人。

这是他的机遇。

“南风,明日给商枝送口信,本王答应她。”礼王终究是妥协,愿意赌上一次。

他在府中囚困越久,外面的形势对他越不利。

元晋帝的身体大不如从前,襄王无人辖制,他如今声势高涨,又与裴府结亲,占尽先机。

只怕等他被解禁时,已经无法力挽狂澜。

南风诧异道:“王爷,您要放了沈秋?顾小姐还指望她换取顾冕的性命。您这样做,只怕会令她心寒。”

礼王并不以为意,顾莺莺一颗心扑在他的身上,为他愿意舍下女子的清白。清白对女子来说,重过性命。她将自己的命都交给他了,又岂会在意顾冕的生死?

“这件事就不必告诉她了。”礼王不容置喙。

南风见礼王主意已定,不会轻易更改。他望着礼王褪去温润的外表,眼睛里充满勃勃野心,心中莫名地,翻涌着一股不安。

——

商枝收到礼王那边传来的口信,并不意外。

如果元晋帝皇子众多,襄王有请他的皇子在制衡,礼王未必会答应她。

可元晋帝的儿子,只有襄王与礼王。

礼王被关禁闭,如何坐得住?

这是他翻身的大好机会,礼王不可能会错过。

沈秋是留,是放,对礼王影响不大,没有触犯他的利益,才会轻易的答应。

至于顾莺莺——

她特地找上李明礼,便是分散顾莺莺的注意力,误导她认为自己是想从李明礼入手救沈秋。

礼王并不会将此事告诉顾莺莺,目的就是担心她破坏计划。

商枝将连夜写好治理蝗灾的计划带上,去往与礼王约定的地点。

她到的时候,礼王正坐在雅间里,优雅的品茗。

商枝一眼落在礼王身后的沈秋身上,她被五花大绑,嘴里塞着一团布。

沈秋眼底很平静,毫无波澜,见到商枝时,激动的情绪在眼底翻涌,暗示商枝不用管她。

商枝递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在礼王对面坐下。

“王爷请过目。”商枝将治理蝗灾的方法,推到礼王的面前。

礼王惊讶的看向商枝,她就不怕他看完后,不肯放了沈秋?

商枝但笑不语,气定神闲的饮茶。

礼王淡淡一扫,越看下去,神情越发严谨。

“你说用火攻?”礼王皱紧眉心,看向商枝。

商枝微抬下巴,目光落在沈秋身上。

礼王意会过来,让人将沈秋推到商枝身边。

他带来暗卫,商枝若敢反悔,定叫她悔之不及!

“王爷,硫磺可以灭虫,我们先买来硫磺,在夜里百姓睡觉的时候,大面积燃烧。蝗虫闻到硫磺刺鼻的气味中毒,会昏厥过去,这时让村民拿着火把将它们全都烧死。再让百姓将地里的卵挖出来,同样被火烧了。只要虫卵灭绝,蝗虫又被杀死,这场灾祸不就从根源上解决了?”商枝给礼王做详细的解释。

礼王听后,觉得这个方法的确很可取,比起以往捕杀蝗虫的法子,要靠谱许多。

究竟有无用处,还得实施起来。

“薛夫人,既然是做交易,本王觉得公平公正最重要。你提供方法,究竟如何,还不知道。本王将人给你,但给她喂了毒药。如果你的方法治理蝗灾无用,沈秋便是你戏耍本王的代价。”说罢,礼王起身离开。

推开门,礼王看见守在门口,身着甲胄的秦家军,脸色铁青。

商枝预料到礼王不会轻易的将沈秋放了,给她下毒在预料之中。

“不用担心,这毒我即便解不了,用不了十天半个月,礼王会亲自将解药送过来。”商枝伸手给沈秋号脉,微微皱眉,这毒能解,只是解毒的药材费事,需要去找。

商枝心中冷哼一声,这个毒,半个月就会发作,而想要凑齐这解毒的药,并不容易。礼王是吃准,她不能解毒?

回去之后,商枝便给沈秋施针,压制体内的毒素。

然后,请秦景凌与苏易他们帮忙,寻找解毒的药材。

龚星辰听见沈秋被抓的消息,焦急地赶过来,看见沈秋坐在榻边上穿衣服。

连忙捂着眼睛,背转过身去。

沈秋眼皮一跳,面上却并无多少表情,侧身将衣裳穿好。

商枝咳了一声,对龚星辰道:“二哥,你是为沈秋来的?”

龚星辰吱吱唔唔道:“不是,我就是过来看一看……”

“哦?看一看啊?”

商枝转身对沈秋道:“每日扎针,我待会给你熬药。”

“有劳小姐。”

“你是因为我,遭受无妄之灾。不用太客气!”

龚星辰却是顾不上心里那股子别扭劲儿,赶忙问道:“沈秋病了?”

商枝见龚星辰眼底流露出的担忧,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副模样,有多着急。

“沈秋被礼王下毒,半个月内若是不解毒,她会毒发身亡。”沈秋面色凝重,很无奈的说道:“我会解毒,药材很难凑齐,时间太紧迫。”

龚星辰懵了。

中毒?

半个月就会毒发?

解药凑不齐?

龚星辰脑子里被这几个词,挤得满满当当。

好大一会儿,他方才缓过劲来。目光落在沈秋身上,她面色平静,仿佛事不关己,他们讨论的是别人的事情。

心口像被细细密密的针尖扎着疼,她无父无母,家中只剩下她一个人,所有的事情都靠她自己扛着,即便遇见生死大事,她都无动于衷。

龚星辰胸口发闷,气息被窒住。

“那……我们也要治啊。少的都是哪些药?我可以去找,人多力量大,总会找到的。”龚星辰语无伦次。

商枝再下一剂猛药,“恐怕是来不及了。”

龚星辰的心在一瞬间颤抖一下,他仿若未闻,深吸一口气道:“枝枝,你的医术高绝,林玉儿脸上动刀子,你都能治好,只是解毒,一定难不倒你。”他摸了一把脸,“你别吓唬二哥,需要哪些药材,我请人去找。”

“二哥,你为何被我吓唬住?”商枝反问一句。

龚星辰怔愣住,茫然地看向商枝,“枝枝……”

商枝将药方塞在龚星辰手里,转身离开屋子。

龚星辰看着手里的药方子,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商枝的话,一遍遍在脑海中回荡。

沈秋看着龚星辰杵着发呆,手里的药方子捏得发皱,“小姐是骗你的,她能治好我。”

“是啊,她这人可坏了,就爱吓唬我。”龚星辰点头,附应着沈秋的话,呆呆地坐在凳子上,“我听到你出事,心跳都停止一下,心里发慌,心脏跳得要飞出胸口。和听到慎之出事,完全不一样,这是为什么?”

屋子里陷入诡异的沉默。

龚星辰脑子里的迷雾似乎散去一点,他隐隐窥视到自己内心的一角。心里发虚,眼珠子四处乱瞟。

半晌,沈秋冷静地回答,“薛大人是你的妹夫,你将我当做妹妹,担心很正常,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样吗?”龚星辰似乎懂了自己的心思,他紧张地搓着大腿,眼角余光都不敢去看沈秋。

“嗯,你别多想。”

龚星辰听着沈秋略有些冷淡的话语,突然间觉得很丧气。

她好像不喜欢他。

胸口似被一记闷锤敲了一下,龚星辰蔫头蔫脑,“哦。”

突然间,觉得屋子里的很窒闷。

“你别担心,我会帮你把药找到。”龚星辰说完这句话,起身离开,竟有些落荒而逃。

——

礼王将商枝教给他灭蝗虫的方法,他写一道奏折上奏。

元晋帝正为广源府蝗灾焦头烂额,除了旧年用的活埋蝗虫,用火攻之外,再无别的新意。

这种方法,用处并不大,等庄稼全都吃完了,它们方才消失。

来年,继续闹蝗灾。

而礼王的奏折便如及时雨。

元晋帝当即解除他的禁闭,下旨让礼王前往广源府治理蝗灾。

礼王带着军队前往广源府,站在村口,他看见铺天盖地的蝗虫降临,像是一块宽大的幕布,将庄稼全都盖住。地里劳作的老妇人,吓得丢下手里的锄头,脱掉身上的褂子挥舞着驱赶蝗虫,嘶声力竭的大喊。顷刻间,蝗虫似风沙般飞离。绿油油的庄稼地里,只剩下光秃秃的秸秆。老妇人呆滞地看着,魂儿都似被抽空,绝望的瘫坐在地上。

礼王第一次见到蝗灾,头皮都紧绷着发麻。

顾不上夜里烧薰硫磺,组织军队与村民一起从牛车上搬下硫磺熏烧。

大量蝗虫纷纷落地。

扫成一堆,加干秸秆烧死。

昼夜不停的熏烧硫磺,不过两三日,蝗虫被灭绝,只有零星几只。

广源府的百姓,纷纷跪拜礼王,他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为他立长生碑。

礼王回到京城,元晋帝已经早一步收到地方官员赞誉礼王的奏折。蝗灾被治住,龙心大悦,元晋帝嘉赏礼王。

礼王的名声大燥,他派人给商枝送去解药。

商枝拿到解药的同时,药材也被收集,她将礼王的解药放在一边,亲自给沈秋炼药。

解药练出来,给沈秋服用下去。

沈秋道:“小姐,您教礼王治理蝗灾,如今他名声鹊起,对襄王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商枝意味深长道:“沈秋,墙倒众人推,你爬得越高,摔下来才会更惨痛。”

沈秋并不懂。

“再过一两日,你就知道了。”商枝眼底一片冰冷的锋芒,礼王伏杀薛慎之,罪不可恕,又助纣为虐,帮助顾莺莺抓拿沈秋,这一笔笔的账,岂能不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