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孕吐(5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气定神闲,从容不迫地回视礼王。

露齿一笑。

礼王胸腔里憋着一团怒焰,横冲直撞,似要冲破胸膛,将商枝焚成灰烬!

襄王望着浑身因极致的愤怒而颤抖的礼王,拱手道:“父皇,蝗灾是因为干旱,植物稀疏,土壤暴露在外面,才让蝗虫有繁殖的机会。如果要彻底灭绝蝗虫,我们需要大量种植树木与花卉,这样让它们没有繁殖的环境。”

他整理一下思路,继续说道:“儿臣在一本书上看过,前朝曾经闹过蝗灾,不知从何处飞来一群白鸟,一夜之间将蝗虫尽数吃掉。如此可见,我们要养殖它们的天敌,例如草鹭,白鹭,喜鹊,鸡鸭,都能灭蝗虫,而不会引发其他的灾害。不但可以保护庄稼,也节省大量的人力物力,养的鸡鸭下蛋能卖钱,年节还能给老百姓开荤呢!”

最后这句话,让听得津津有味的大臣们,全都忍俊不禁。

“本王说错了吗?鸡鸭都不要特地喂食,这些蝗虫就是食物。”襄王计上心来,一双桃花眼光华潋滟,“可以让村民办鸡鸭养殖场,每家每户出多少银子,并且保证他们的销路,如此还能为朝廷减轻负担。”

元晋帝觉得有点意思,“诸位大臣觉得如何?”

裴远站起身道:“微臣认为计策不错,可以灭蝗虫,也能改善百姓生计,一举多得。”

其他大臣附议。

只要找到症结,再对症下药,完全能够根治。

而襄王的这个提议,便是他清楚蝗虫的习性,方才能够从根源治起。

礼王的方法治标不治本。

“治理蝗灾一事,便交由襄王去处理。至于礼王……”元晋帝看向跪在地上的礼王,忖度着如何处置他。看着他嫉恨的望着襄王,开口道:“你听襄王令,协助襄王灭蝗赈灾。”

礼王手掌紧握成拳头,听令襄王,兄弟之间,高下立见。

襄王抱拳谢恩,懒散的坐在椅子上。

元晋帝被他别具一格的性子,随性慵懒,并不会怕他,或者是刻意吹捧讨好他。无论你是赏赐他,或者处罚他,都是漫不经心的模样,仿佛浑然不放在心上。

襄王最近办成几件事情,倒让元晋帝对他多有关注,越是关注,便越觉得他这个不注重功名利禄的性子,让他十分的舒心。

礼王重新回到位置上,看着百官大臣,纷纷朝襄王举杯庆贺,忍不住憋红双眼。

他所有的光芒,所有的荣耀,在前一刻,他还沉浸其中,转眼间,便悉数被襄王夺去!

元晋帝眼中的厌弃,如影随形一般,烙在他的脑海里,如何也无法摆脱。

他心中生出排江倒海的恨意,端起一杯酒水,狠狠灌进口中,浓烈的恨意与不甘压进心底。

他早晚要将这一切给讨回来!

商枝看着礼王射来锐利的一眼,心情十分舒畅,原来不打算让襄王这般快出头,而是让礼王继续治理,看着蝗虫对他的硫磺烧薰法产生抵抗,渐渐失效,那个时候,百姓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给他们带去无数希望的礼王,办法失效,他就会成为万人憎恶的人,襄王那个时候,挺身而出,仿若救世主一般,才能够更受轰动。

商枝不能这么做,拖延一日,百姓的灾害就要加剧。

她饿过肚子,知道没有粮食饱腹,喝水充饥,是多么难熬的一件事。

将准备过几日给襄王的信,派宫婢传递给襄王,让他默背下来,然后再向元晋帝提出建议。

皇后一直观察商枝,当然发现她吩咐宫婢给襄王传递纸条。只怕襄王的建议,是商枝教他的。偏生皇后不能揭发出来,商枝这又没有犯罪,她若是说出来,只会给商枝增加荣光。

而礼王从事发之后,一直仇恨的盯着商枝,联系之前商枝的举止,只怕礼王被商枝给蒙骗了。

皇后看着仍旧在隐忍怒火的元晋帝,似乎对礼王的不争气,十分耿耿于怀。

前一刻在赞许他,并且委任他兼领户部,这是莫大的荣耀。

转眼,脸被打了!

“皇上,礼王或许有不得已的苦衷。这次的事情,他虽然欺君,却也真的暂时治理好蝗灾,是蝗虫太过顽强,它生长的速度比灭蝗还要快。”皇后为礼王解释。

元晋帝目光沉沉地瞥她一眼,并未开口。

皇后凑近元晋帝,身子紧挨着元晋帝的肩膀,“皇上,薛大人清丈土地有功,你给他调动职务,却是没有实际上的奖赏。臣妾听闻薛大人在安阳府城的时候,有富贾见他只身前来赴任,便赠送美人给他,想要拢络薛大人与他们沆瀣一气。”

她指着身边的顾玉莲,“这位姑娘十分仰慕薛大人的才情,她肚子里有一点墨水,可以将她指给薛大人做妾,今后薛大人去其他府城任命,身边也能带着贴身照应的人,不怕其他官员用美色贿赂薛大人,而让他失去公允。”

这一句话,说到元晋帝心中的忧虑。

他的确担心薛慎之与地方官员沆瀣一气,欺瞒朝廷,从中获得巨大的回扣。

而皇后提供的法子,倒是能够杜绝,地方上的官员,对他实行美色贿赂。

元晋帝略一沉吟,便见皇后脸色突然一白,捂着小腹,痛弯腰。

“皇后?”元晋帝扶着皇后。

皇后腹中坠痛难忍,脸色煞白,身子都快坐不稳,往下滑。

“太医!太医!快来为皇后诊脉!”元晋帝拽着皇后的手臂,大声喊道。

皇后却被元晋帝给吓坏了,她连忙阻止,“皇上,不用请太医给臣妾把脉。臣妾……只是月事快来了,腹中疼痛难忍。”

“这也不是小事,你是一国之母,该好生保重凤体。”元晋帝不但传唤太医给皇后诊脉,吩咐刘通去请女医。

刘通道:“皇上,薛夫人的医术,无人能及,她就在殿中,不如让她给皇后诊脉治病?”

皇后的脸色白里透青,精心养护的指甲,齐齐掐断。

她眼中透着哀求,“皇上,臣妾只是患的女人病,太医诊治,臣妾怕失去颜面,不如请臣妾常用的女医?”

元晋帝见皇后痛得不行,依旧坚持着只请女医,微红的眼眶,眼神十分坚定。

“依你。”元晋帝最终答应皇后,抬手示意太医回到座位。

刘通匆匆去请女医。

商枝看到这一幕,端着酒杯,浅饮一口,遮掩住唇边的冷意。

她看一眼身后的沈秋。

沈秋悄悄的离开。

皇后腹中的坠痛,一阵一阵的汹涌而至,并不想下午时,忍一忍便挺过去了。

她心中惊慌,便想要开口,请求她先一步离席,回去寝宫休息。

元晋帝目光落在她毫无血色的面庞上,颔首道:“刘通已经去请女医,等女医为你诊脉之后,再回寝宫。”

皇后手指紧了紧,担心元晋帝会起疑,点了点头。

见到随着刘通而来的女医,紧紧提着的一颗心,落了回去。

女医向皇上与皇后行礼,方才步上台阶,跪在皇后身侧。

一股刺鼻的浓香传来,皇后脸色变了变,忍不住干呕一声。

“皇后娘娘,您请将手腕伸出来。”女医拿出脉枕,握着皇后一只手腕,手指搭上去的一瞬,面色变幻一瞬,很快就恢复如常。

“皇后如何?”元晋帝问。

女医站起来,福身行一礼,回话,“皇后娘娘受凉,方才小腹坠痛,奴婢给娘娘开几幅药调理,就能好全了。”

皇后捂着口鼻,女医身上的香粉味,刺激着她胃里翻涌,极力的压下呕吐感。

元晋帝问道:“很难受?”

皇后颔首。

“朕让刘通送你回去。”

红姑姑与女医一左一右搀扶着皇后的手。

皇后捂着口鼻的手松开,女医的靠近,她胃里剧烈的翻涌,再也忍不住,推开女医捂着胸口干呕。胃里并未进食,呕吐出黄色的汁液。

“皇上,女医只是看女人病,亦或是接生罢了,方才也没有说出一个理所然来。皇后凤体欠安,依臣妾看,还得请太医诊脉。”文贵妃道:“讳疾忌医。”

元晋帝看着皇后十分难受,招来太医为皇后诊脉。

皇后吓得胃部痉挛,说什么也不肯将手腕给太医。

太医劝道:“皇后娘娘,贵妃娘娘说的对,讳疾忌医,请您让微臣给您诊脉。”

皇后摇头,“皇上,臣妾好了许多,并不难受……”

文贵妃挑高眉梢道:“姐姐,你这般抗拒太医做什么?往日里你大病小痛,都是太医给诊脉,今日这般推三阻四,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

皇后眼中闪过阴鸷,冷冷地瞪着文贵妃。

文贵妃并不畏惧皇后,掩嘴娇笑道:“姐姐这般看着妹妹,妹妹心里很害怕。方才都吐了,莫不是怀了龙嗣?若是如此,这是天大的喜事儿,没有什么好遮掩的。”

皇后在文贵妃说出有龙嗣几个字时,脸上的血色刷的褪得一干二净。

“你休要胡说!本宫受凉,腹坠痛,脾胃虚寒,方才会呕吐!”皇后心中被巨大的恐慌给侵袭笼罩,她陡然看向元晋帝,“皇上,您别听文贵妃胡言乱语,本宫这般大的岁数,如何还能孕育子嗣?”

元晋帝的脸色十分阴沉,文贵妃那般一说,他便发现皇后的征兆,很像那么一回事!

而自从豫王被关押宗人府那一刻起,他便不曾临幸过皇后。

元晋帝脸色难看,并不愿听信皇后的辩解,“若是如此,便由太医为你诊脉。钟院使若是确诊,你的确是脾胃虚寒,朕便信你的话。”

皇后眼皮子震颤,浑身紧绷,一颗心扑通扑通剧烈的跳动着。她面色青白的看向钟院使,紧紧握着拳头,迟迟没有将手腕伸出去。

钟院使请命道:“还请娘娘伸出手腕。”

皇后没有动。

元晋帝目光一点一点冷沉,隐隐浮上戾气。

“怎么?难道皇后当真为朕孕育子嗣?”元晋帝阴沉沉的语气,令人肝胆俱寒,“皇后,你与朕夫妻二十年,朕如何不相信你的品行?你今日的病症,让人遐想,为堵住悠悠众口,你便让钟院使力证清白。”

皇后浑身微微发颤,她知道今日是躲不过去了。

文贵妃这时开口道:“皇上,或许是臣妾误会了吧?这段时间,皇后娘娘忙着照应豫王,没有时间去豫王宫殿,也会传唤豫王身边的侍卫来宫殿中回话。这一问话,便是一两个时辰,这般尽心,只怕真的是累得病倒了。”

文贵妃这番话,明着为皇后说话,可却细思极恐,豫王的日常生活,需要回禀一两个时辰?

除了宫中禁军巡逻之外,并不允许侍卫出现在内廷,皇后请侍卫问话,本就有违宫规,她更应该避嫌!

元晋帝勃然大怒,猛地扣住皇后的手腕,按在小几上,“钟院使,你来查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