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赐死(6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后下意识地挣扎。

元晋帝力道之大,几乎要捏碎她的手骨。

皇后动弹不得半分。

钟院使立即拿出手绢,盖在皇后的手腕上,然后给皇后号脉。

钟院使凝神静气,摸到皇后的脉象,他紧蹙的眉心一松,脸上露出些许笑意,收回手绢,拱手作揖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后娘娘这是喜脉,月份不足两个月。”

大殿瞬间一片寂静。

随后,百官起身,恭贺元晋帝。

元晋帝目光凶狠,脸上的肌肉突突跳动,十分可怖狰狞,他勃然盛怒的看着百官向他道贺,只觉得气血涌上头顶,恨不得当场掐死高皇后!

这个不守妇道的贱妇!

元晋帝深深忍耐住蓬勃的怒火,生生受下百官的祝贺。

皇后浑身颤抖得更厉害,钟院使并不知道,她早已不曾与元晋帝同床,如今诊出喜脉,便大大方方的说出来,却害惨了她!

皇后双目无神,毫无焦距的看着众人向元晋帝道贺,一股寒意从四肢百骸汇聚在心口,一颗心仿佛泡在冰水中,无边的恐惧将她淹没。

“皇上……”皇后面如死灰,身体越显冰凉。

家丑不可外扬。

何况,席间还坐着外邦皇室。

元晋帝拼命忍下皇后强行扣在他头上的耻辱。

“刘通,护送皇后回寝宫,朕未去之前,哪儿也不准皇后去。”元晋帝切齿道。

皇后僵硬的嘴角抽了抽,张嘴想要说什么,紧紧的握着元晋帝的手臂,唇瓣蠕动许久,才挤出几个字,“臣妾……是冤枉。”

“住口!”元晋帝青筋跳动,低声嘶吼道:“别逼朕当众拧断你的脖子!”

皇后脖子一缩。

元晋帝大手一挥,“带下去!好生照看着!”

刘勇是元晋帝的心腹,贴身伺候的人,如何不知道元晋帝已经将近一年未曾与皇后同塌而眠,皇后却传出有孕的消息,这肚子里的种,显然不会是元晋帝的。

元晋帝为了维护皇室脸面,生生吞咽下这一口恶气,接受百官的道贺,这憋在胸口的怒焰,只怕到时候清算时,皇后才愈发凄惨。

心道皇后倒是真的胆大!

身为国母,竟敢淫乱后宫。

皇后被强硬的拖下去。

红姑姑懵了。

她做梦也想不到皇后是怀孕了,方才没有来月事!

可是皇上并没有来皇后的寝宫……突然一个激灵,她想到每隔几日皇后请照看豫王的侍卫过来问话,然后便让她将殿内的人遣散出去,每一回都是一个时辰,那个叫莫离的侍卫方才离开,而皇后脸色通红,眼尾泛潮,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只是她不敢往那一个方向去想,下意识的为皇后这副模样找一个理由,她是听闻豫王的情况很伤心所致。

然而有一次,红姑姑无意之间闯入大殿,便见皇后趴在美人榻上,莫离在给皇后捏背,那时候她觉得不妥,可皇后却说莫离按摩的手法不错。她觉得皇后与莫离太过亲密,身体的接触逾越了。她劝说皇后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反而每次提起莫离,皇后眉眼间竟有一丝别样的温柔。

红姑姑以为是皇后长期遭遇皇上的冷待,遇见一个恭顺体贴的侍卫,便生出依赖之情,但是她从未想过,皇后竟真的突破底线,与那个侍卫有夫妻之实!

如今皇后有孕一事暴露出来,只怕凶多吉少!

皇后被元晋帝身边的人,拉着手臂拖扶出大殿,她如梦初醒,紧追在身后。

文贵妃挑眉,未曾想到,皇后还真的在作死。

她之前只是隐约怀疑,如今证实皇后有孕,便是与侍卫有染的铁证了!

元晋帝急于去处置皇后,当即遣散宫宴,大步离开。

众人也觉察出气氛的微妙,却是谁也没有往皇后偷情一事上去想。

商枝唇边浮现一抹笑意,觉得今夜的皇宫会很热闹。

“走吧。”薛慎之拉着商枝起身。

“等下,我想和阿九说几句话。”商枝望着缓步而来的九娘子,挣开薛慎之的手。

这时,刘通过来道:“薛夫人,皇上请您去给皇后娘娘诊脉!”

“方才钟院使不是给皇后诊脉了吗?”商枝皱眉,她并不想搅入浑水。

“钟院使并不太确定,皇上担心皇后娘娘的凤体,他最信得过你的医术,便请你去给皇后娘娘请个平安脉。”刘勇并未撒谎,而是钟院使说月份尚浅,还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够确诊。若是皇上担忧皇后的身体,可以请其他的太医,为皇后诊脉,一般的情况下,是不会出错。

元晋帝只要一想他被人戴绿帽子,一刻都不想容忍,便派刘勇请商枝过去给皇后诊脉。

商枝心里想着拒绝的措辞。

皇后与人偷情有孕,这是丑闻,事关皇家颜面,她若是得知此事,只怕皇上会有将她灭口的可能。

刘勇似乎看穿商枝的顾虑,他安抚商枝道:“薛夫人不必担忧,皇上是明理之人,不会迁怒旁人。”停顿一下,又道:“这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国皇后突然暴毙,朝中并不是庸人,必然会清楚发生何事。你与东胡通商,皇上不会抹杀对大周国有用的能人。”

商枝放下一半的心,却不敢大意。

元晋帝就是一个疯子,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想他!

刘勇说到这个地步,便是不允许她拒绝了。

商枝对薛慎之道:“你与外祖母先回府,我给皇后诊脉后,刘公公会护送我回去。”

“我与你一起去。”薛慎之不容商枝拒绝,握着她的手,一起去往皇后的寝宫。

薛慎之是外臣,他只能站在殿外。

商枝独自一个人进去。

元晋帝坐在主位上,一杯一杯的往口中灌酒。

高皇后跪坐在地上,脸色惨白,满面泪水。

商枝进来,高皇后怨毒的眼神,凌厉的射过来。

“臣妇拜见皇上、皇后娘娘金安。”商枝仿若未见,福身行礼。

元晋帝指着皇后,“你给她诊脉。”

“皇上!”高皇后泪如泉涌,她捂着剧烈起伏的胸口,“皇上,您是要逼死臣妾!豫王是因为商枝,才会半身不遂,瘫在床上不能自理。臣妾平日里多有为难她,与她有过节,一定不会如实说的!”

元晋帝无动于衷。

皇后跪爬到元晋帝的脚边,一双噙着泪的眼睛仰望着他,“皇上,冤枉!臣妾真的是冤枉!钟院使说脉象尚浅,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方才能够断定出来。一定是诊错了!皇上,您相信臣妾,真的错了!借臣妾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淫乱后宫!若知道本宫关切豫王,会惹人如此陷害,就该……当豫王是个死的。”

元晋帝冷笑一声,“朕之前好奇,你为何就突然母爱大发,原来是为了遮掩你的丑事!你若当真如此在意血脉亲缘,豫王瘫痪在床上不是一日两日。宝翎的死,也不见你多伤心难过。做出这等丑事,你还有脸说是为了豫王!”

“皇上,臣妾对天发誓,若是与人有私情,便天打雷劈!不得善终!”皇后心中急切,她举起手发誓。

元晋帝并不相信皇后,钟院使是太医院资历最老的太医,区区一个喜脉,他如何会诊错?

“你说是诊错了?”元晋帝突然问道。

“皇上,臣妾是一国之母,岂会做出这种事情?”皇后涕泪横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皇上,太后之前夺权,将凤印交给文贵妃。如今臣妾重掌凤印,断了太多人的利益,阻了别人的路!”

元晋帝见皇后事到如今还不知悔改,竟是污蔑文贵妃陷害她!

“钟院使,你去煎一碗堕胎药,给皇后灌下去。若是真的堕下一个贱种,整个宫殿的奴才,全都给你一起陪葬!若是没有,朕将文贵妃绑来,任你处置!”元晋帝满面阴狠,不给高皇后任何的退路。

高皇后瘫软在地上,双唇颤抖,眼中大滴的泪水滚落下来,气息哽咽,惨白的脸色,更是青白无比,她哀苦的看向元晋帝,呜咽道:“皇上,您这般做,臣妾纵然是清白之身,也活不下去!”

元晋帝的决定并不动摇,让人去搜皇宫的寝宫。

皇后眼中布满绝望。

商枝见没有她的事,便想要退下。

元晋帝道:“你且守着,朕要看看,究竟是不是有人冤枉她!”

商枝只得留下来。

几刻钟过去,钟院使端着一碗药进来。

皇后往后退,喃喃道:“不,不要……”

元晋帝掐着皇后的下颔,将药汁尽数灌进去。

高皇后被迫吞咽下去。

元晋帝毫不怜惜,将她狠狠甩在地上。

高皇后摔倒在地,满面泪痕,捂着喉咙,咳嗽干呕。

元晋帝冷眼旁观,等着药效发作。

一刻钟过去,皇后躺在地上,脸色煞白,满头冷汗。她面露痛苦之色,咬紧牙关,隐忍着即将要溢出咽喉的呻吟。

几刻钟过去,腹部剧烈的绞痛,让皇后难以容忍,痛苦的叫出声,抱着肚子打滚。

“皇上,这是在皇后床榻上找到的。”宫婢跪在地上,双手将令牌呈递。

元晋帝一眼分辨出是侍卫的腰牌。

商枝望着腰牌,又见地上染着血迹,倏然看向元晋帝。

就见元晋帝突然暴起,狂怒地吼道:“贱人!你竟真的敢偷人!”

一脚踹向皇后的肚子。

“啊!”皇后惨叫。

“来人,将那姘头给朕抓来!”元晋帝暴怒。

立即有侍卫去豫王宫殿抓人。

不一会儿,侍卫过来禀报道:“皇上,那名侍卫,昨日便离宫,不知去向。”

元晋帝顿时勃然大怒,满腔怒火无处宣泄,狠狠一摔袖子,吼道:“搜!抓到他,将他千刀万剐!”

禁卫军领命,满京城的搜找莫离。

皇后听到莫离昨天就离宫逃走,顿时觉得如雷轰顶。

她觉察到身体有些不舒服,月事也推迟,她心中惊惶不安,生过两个孩子,她猜测到可能有孕在身。便让莫离出宫,去给她买堕胎药,在宫中抓药,是要造册登记,她用过什么药,太医一眼便能看出来,她怀孕的事情就瞒不住了。

与莫离私通,是她这辈子做过最出格的事情,突破底线是一场意外,她将埋在桂花树下的一坛子酒挖出来,两个人喝得微醺,醒来时便已经躺在一起。有一便有二,明知危险重重,却又无法割舍掉莫离给她的体贴温柔,那是她在元晋帝身上体会不到的温情,让她一头栽进去,那时候就在想,就算事发了,死了也是愿意的!

莫离给她一共两副药,一包堕胎药,一包保胎药,她看见莫离目光柔软的盯着她的腹部,她坚定的内心动摇了,不知道是留还是去。直到今日从慈安宫离开,被商枝与文贵妃气得动胎气,有一点血迹,她心里生出不舍,便让人将保胎药给熬了。她想,或许能够为了莫离,放弃皇后的尊荣,逃离宫中,过上寻常夫妻的生活。

这个时候,莫离却逃了!

皇后心口抽搐着疼,身体的温度随着下体的血液往外流失,泪水扑籁籁的落下来,她强忍着痛苦,爬到元晋帝的脚边,伸手抓住他的手,指甲深深嵌入他的皮肤,仿佛抓住救命稻草。

“皇上,臣妾错了,是有人陷害我!那个侍卫,是有人故意安排在豫王身边,我醉了……不知道……皇上,求求你原谅臣妾这一次!”皇后悲绝的哭求,“夫妻二十年,臣妾将后宫打点的井然有条,不用皇上操心。皇上将我娶进府中,便一直冷落臣妾。后宫不断的有女人进来,皇上的恩宠给了一个又一个女人,却是从未曾垂怜过臣妾!豫王被人陷害,皇上不给他主持公道。宝翎的死,您也说她活该。”

“皇上,您是臣妾的天,可臣妾嫁给你的那一刻起,这一片天,就是黑的!您从不曾尽半点相公与父亲的职责,臣妾是一国之母,也是一个女人。”

皇后声泪俱下的控诉元晋帝。

元晋帝看向她的目光阴鸷而凶狠,“这就是你不守妇道的理由!”

皇后咬紧牙关,张口欲辩。

元晋帝厌恶道:“赐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