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谁是凶手(10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晋帝目光锐利的看向商枝。

商枝不躲不闪,直视元晋帝的目光,“不能因为我出现在冷宫,断定凶手是我。”

“你也不能洗清嫌疑,拿出证据,证明不是你。”大理寺卿道。

这时,钟院使眼尖的看到床脚处有一个瓷瓶,他弯腰捡起来,放在鼻端嗅一嗅,闻不出任何的气味,他拧开盖子,里面空空如也。他伸出手指,揩一下,想要放进口中,商枝及时制止住他。问内侍要来水,商枝装进小瓷瓶里面,然后晃动一下,再用银针试验,拔出来半截银针全都黑了。

几个人脸色大变。

显然,这个瓷瓶,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留下的。

元晋帝却是紧紧盯着瓷瓶,他握着扶椅的手指用力,青筋爆鼓。

显然,是认出来,这个瓷瓶是谁的!

商枝将瓷瓶里的水倒在地上,滋的发出腐蚀的声音。

众人头皮发麻,好歹毒的毒药。

商枝试探的问道:“皇上,您认识?”

元晋帝脸色铁青道:“来人,将礼王请进宫!”

众人面面相觑,难道这瓷瓶是礼王的?可是豫王如今成为一个废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胁。说句不中听的话,礼王即便要下黑手,那也该是对付襄王!

襄王如今风头无两,而且还抢夺礼王的功劳,力压礼王一头。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礼王为何会对废皇后与豫王下手。

并没有听说过,他们有什么血海深仇。

商枝却是突然开口道:“礼王为何要杀高氏与豫王?”她神色猛地一变,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喃喃道:“不可能……”

“薛夫人,你知道缘故?”大理寺卿微眯着一双精锐的眼眸,询问商枝道。

商枝抿紧唇瓣,没有开口说话。

元晋帝目光冰冷的看向商枝,“你有话直说,若是有冒犯之处,朕赦免你无罪!”

商枝紧了紧手中的瓷瓶,眼底闪过挣扎,最后开口道:“皇上,礼王治理蝗灾的方法,是我告诉他的。我告诉他这个方法能够灭绝蝗灾,礼王信了我的话,便用这个方法去治理蝗灾,开始是有效果,只是后来蝗灾又开始大爆发,皇上因此训斥礼王。他的功劳被襄王夺去,礼王便将这笔账记在我的头上吧。”

之后的话不说,众人也脑补得出来,礼王为了报复商枝,便在商枝给废皇后与豫王治病之后,将两个人给毒杀了,栽赃到商枝的头上,只是未曾料到,这个药瓶却是掉落在地上,被他们给发现了。

如果是这个理由,也就说得通了。

毕竟,商枝与废皇后、豫王无冤无仇,没有必要害人。

商枝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心中冷笑一声,如今只是因为找到‘罪证’,方才觉得她是没有动机杀人的。

如果没有这个药瓶,她拿不出洗清嫌疑的证据,最后一定会被定夺为凶手。

死的是豫王,而且还死在皇宫,传出去,大周国的皇帝有多么的无能?

他的儿子在眼皮子底下被杀,却找不到凶手!

元晋帝需要一个人,对外有一个说法。

商枝觉得幸好她多留一个心眼。废皇后已经是丧家之犬,这辈子没有翻身的可能。豫王的身体,本就是旧伤反复,没有医治的必要,废皇后却依旧请求元晋帝,让她给豫王治病,司马昭之,路人皆知。

她来冷宫时,心里做着防备,皇后只是嘲讽她,并没有其他的举动,她不敢掉以轻心,便将礼王送给沈秋解药的瓶子扔在地上,以防万一,废皇后与豫王出事的话,她快要见招拆招。

果然,废皇后与豫王中毒身亡。

栽赃陷害给她!

商枝从仵作的口中得知,废皇后歪倒在床边,神色是毒发痛苦的模样,而豫王则是被强行喂毒。她心里就推测,废皇后如果是被人谋害,一定会如豫王一般挣扎,而且地上会有挣扎的痕迹,可惜干干净净,很像是服毒自尽。

她进来冷宫的时候,就听见豫王嘶吼着让废皇后去死。豫王是渴望活着的,但是废皇后活不下去了,她与人有私情,这一辈子都翻不了身,老死在冷宫之中。她如果死了,豫王一个人活在人世,她并不放心,所以将豫王一并带走,就这么死了,太不甘心,废皇后才想要拉她垫背。

商枝不由得庆幸,幸好她打算留着礼王那个瓷瓶大做文章,今日倒是派上用场了。

她也不怕药瓶里的毒会被发现,方才她往瓶子里加水的时候,已经放了一些解药进去,瓶子里干干净净,他们无法确认瓷瓶里的毒药与废皇后、豫王是否一致。

仵作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

可他又说不上来。

他的思维,一直被商枝牵着走。

这时,礼王匆匆行来,看到废皇后与豫王的一刹那,他扑通跪在地上,“父皇,儿臣冤枉!儿臣与二皇弟无冤无仇,为何要残害他?父皇,请您明察!”

元晋帝将瓷瓶掷在他身上,“瓷瓶在冷宫床脚下找到,你还要狡辩?”

礼王看到身上的瓷瓶,脸色骤然大变,他猛地抬头看向商枝,“是你!是你栽赃陷害本王!”

商枝茫然的看向礼王,“王爷,臣妇听不懂您在说什么。我为何要栽赃给你?这个不是你的瓷瓶吗?”

“这个药瓶本王给你了。”礼王目眦欲裂。

商枝紧紧皱眉,“王爷,我自己是郎中,为何要问你要药瓶?”

脱口而出的话,瞬间卡在嗓子眼。

不能说!

顾莺莺是死罪,他将人换出去,又帮助顾莺莺将商枝的人给抓了。如果将这件事情牵扯出来,他同样没有好果子吃。而且,商枝如今气定神闲的模样,显然是很有把握脱身,并且笃定他不敢开口。

毕竟顾莺莺要救她父亲,她的父亲是安阳府城案件必不可少的一个人物,因为一旦揭露出来,他派人刺杀襄王与薛慎之的事情,也一并被牵扯出来。

同样是残害手足,但是襄王这一桩事情,比杀害豫王要严重,因为还涉嫌贪污一案。

礼王从未有如今这般痛恨一个人,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知道是谁陷害他,可他却不能为自己伸张冤屈!

礼王喉间涌起一股铁锈味,他生生将涌上喉咙的淤血给吞咽下去。

额头上的青筋,根根暴突,礼王紧咬着牙根,切齿道:“父皇,您让人彻查,儿臣是冤枉的,二皇弟与我没有过节,儿臣实在是想不出让他非死不可的理由。”

“王爷,灭蝗的计策,是我教给你的吧?”商枝突兀的开口。

礼王瞳孔一紧,他慌忙看向元晋帝。

他不用回答,元晋帝已经从礼王的神情中得到答案。

商枝没有说谎!

“我告诉你,这个方法能够灭绝蝗虫,不会再闹蝗灾。你便如实对皇上如此说的,最后在收到成效之后,你便回京城,皇上对你赞不绝口,并且对你十分看重。在你最春风得意时,事情急转直下,蝗灾再次大爆发,你心里怨恨我,觉得是我戏耍你。”商枝一字一句,仿若利刃,深深刺进礼王的心口,流淌出鲜血。

礼王青筋跳动,他双目猩红,几乎喷出火来。

“所以,你在得知我给豫王治病后,便下毒栽赃给我。”商枝下最后的定论。

“本王没有!”礼王怒吼,脖子上的青筋狰狞。

商枝朝元晋帝行礼,“皇上,臣妇方才与礼王对峙,之前的话,全都是实话。”

礼王愤怒至极,快要气炸了。

他深深吸一口气,“父皇,儿臣昨夜并不在皇宫。”

“你是将要下钥才离开皇宫。”元晋帝看着礼王的目光,透着无尽的失望。

废皇后与豫王在下钥前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

礼王被元晋帝的眼神给刺激道:“父皇,您让人彻查,儿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