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借利子钱(13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觉得她和薛慎之不用买衣裳,也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做。龚夫人,秦玉霜,宁雅几个人,每一个季节,每个人都送几身衣裳过来,一个季节过去了,都可能还有许多新衣裳没有机会穿。

若是送人,商枝又舍不得,全都是她们一针一线,倾注心思做好的。

即便换季了,商枝也全都将衣裳给收起来。

告别宁雅,商枝与薛慎之回松石巷。

商枝说,“娘好像转变过来了,心态放好了。”

薛慎之放下书卷,“这样更好,人要往前走,不能一直沉浸在过往的伤痛之中。她现在这样很好。”

商枝颔首,宁雅调节过来就好。

——

天茗阁。

李玉珩坐在老位置上。

朱淳今日一大早就赶过来,哪里知道李玉珩比他还要早!

“延清兄,你今日请我来,是有好消息吗?”朱淳坐在李玉珩的对面,目光落在他的面具上,对他的容貌长相十分好奇,“这面具戴着习惯吗?”

李玉珩并未回答朱淳的话,而是将银票,放在他的面前。

朱淳一怔,看着厚厚一叠的银票,他睁大眼睛,拿在手中一张一张的数,一共有五千两。

而这距离他给李玉珩一千两银子,仅仅只隔了两天!

两天时间内,本金翻五倍!

朱淳热血澎湃,他将五千两银票全都给李玉珩,“延清兄,这五千两全都投进去。”

李玉珩挑眉道:“你确定?”

“千真万确!”朱淳已经可以预见他赚很多银子,那个时候,他就带着妻儿离开郡王府。

郡王府如今没有他的容身处,他需要另谋出路。

李玉珩给元纪递一个眼神,元纪立即将银子给收下。

朱淳做出邀请,“延清兄,你若得空,我请你回府吃一顿家常便饭。”

李玉珩并未拒绝,“好。”

一行人,乘坐马车,回嘉郡王府。

马车在府门前停下来,李玉珩望着嘉郡王府隔壁的李府。

朱淳眸光一闪,挑眉,“你对这府邸感兴趣?”

李玉珩低笑一声,“我再家资丰厚,也住不起这一条的宅子。”

朱淳点了点头,这一条街全都是朝廷命官的居所。

有银子也买不到这里的宅子。

朱淳领着李玉珩去前厅,正好看见嘉郡王妃吃糕点。

嘉郡王妃见朱淳带着人回府,脸色一沉,准备让婢女将点心收起来,送去正院主屋里。

这是商枝派人送过来,嘉郡王妃忍不住坐在前厅尝起来。

朱淳一眼便认出这是商枝做的点心,口感很好。他为了讨好李玉珩,将李玉珩安置坐下之后,主动询问嘉郡王妃,“母亲,这是商枝送来孝敬您的点心?”

嘉郡王妃连一个眼神也不曾睇向朱淳。

朱淳厚颜无耻,拿起一旁干净的碗筷,挟一块糕点递给李玉珩。“这是我外甥媳妇做的糕点,延清兄,你尝一尝,绝对不会让你赞不绝口。”

李玉珩并不乱吃东西,听闻是朱淳外甥媳妇做的点心,便是他的儿媳做的点心,他心中微微一动,看着精致小巧的点心,拿着筷子挟起糕点,放在口中咬一口,入口即化,口感细绵,甜而不腻,口感的确很好。

原来打算浅尝辄止,不由得,李玉珩将一块糕点吃完,目光落在忍冬手里的碟子上。

“如何?她的厨艺很不错,在京城开了一家酒楼,延清兄若是喜欢,可以去同福酒楼,味道差不多,都是她亲手教出来的。”朱淳每次看见李玉珩,他都会让人打包点心,所以他投其所好,先拢络住这一棵摇钱树。

“还行。”李玉珩淡声道。

嘉郡王妃的涵养,她做不出将李玉珩轰出去的行为,她目光冷厉的射向朱淳,“你何时搬出郡王府?”

朱淳脸色一变,他看一眼垂眸摸着香囊的李玉珩,他这副模样,便是陷入思索中。

“母亲,我是父亲的儿子,住在郡王府不是合情合理?这位叫延清,他来京城做生意,是一个很有能耐、才干的人。”朱淳将李玉珩介绍给嘉郡王妃。

嘉郡王妃的目光落在李玉珩身上。

李玉珩握着香囊的手一紧,不过一瞬,他僵直的脊背放松,抬眸望向嘉郡王妃,看着她已经是花甲之年,眉目间的祥和,让他心中倍生亲切。

“郡王妃。”李玉珩起身,恭恭敬敬,行一个晚辈之礼。

嘉郡王妃眉毛都不动一下,将李玉珩当做空气一般。物以类聚,能够与朱淳称兄道友的,嘉郡王妃真的看不上。她半点余光都不再给李玉珩。

李玉珩受到嘉郡王妃的冷落,心中反而是一片温暖,能够再次见到亲人,他都犹如做梦一般。当初不曾想过会活着,活着之后便一直谋划着要回来。如今真的回来,只能借着朱淳的关系,再次踏入嘉郡王府,见到这慈眉善目的老太太。

一声娘卡在咽喉间,李玉珩薄唇微张,无声的吐出来。下一瞬,在旁人觉察出来的一瞬间,李玉珩转过身去,重新坐在椅子里。

嘉郡王妃觉得这个人有些奇怪,却不曾多想,带着忍冬回后院。

李玉珩的目光注视着嘉郡王妃,嘉郡王妃即便想要忽略也很难,她忍无可忍,转过身来,触及李玉珩清冷的眸子,嘉郡王妃的心一沉,难道朱淳又有预谋?

这样一想,嘉郡王妃立即前院书房,找上嘉郡王,让他尽快将朱淳给赶出去,免得他继续作妖。

嘉郡王听闻嘉郡王妃的话,朱淳带着一个富贾回府,那个人的眼神很奇怪的盯着嘉郡王妃,他起身去往前厅,却见朱淳打算将人送出门。

“朱淳。”嘉郡王唤一声。

朱淳与李玉珩停住脚步。

嘉郡王打量李玉珩,微微眯着眼睛,他浑身的气息,并不令人觉得不善。

“这位如何称呼?”嘉郡王也是草木皆兵。担心朱淳与人合谋,对郡王府不利。

李玉珩拱手作揖,语气里透着恭敬,“晚辈延清。”

嘉郡王觉得朱淳精进了,找的合谋人,有一点段数。

“既然是你请来的客人,不留在府中用一顿便饭?”嘉郡王决定在饭桌上试探李玉珩。

“晚辈临时有事去办,今日便不在郡王府用饭,改日再登门拜访。”李玉珩态度很恭敬,犹如对待家中的长辈。

嘉郡王却是觉得此人藏得深。

李玉珩离开,嘉郡王声音沉沉道:“朱淳,你在三日之内,搬离嘉郡王府。”

“父亲……”

嘉郡王抬手阻止朱淳接下来的话,并不想多听。

朱淳脸色很难看,“父亲,你这是不打算再认我这个儿子?”

嘉郡王冷笑一声,“朱淳,你的所谓所为,可有将我当你的父亲?”

朱淳一噎,冷哼一声,“你别后悔!”转而回到院子里,去佛堂将给朱惠诵经的贺氏拖出来,让她立即收拾箱笼,搬离郡王府!

他如今有李玉珩这棵摇钱树,嘉郡王府的爵位与他失之交臂,再住下去也无多大用处。

朱淳一家重新搬回之前的宅子里。

过几日,李玉珩派元纪给他送来一万两银票。

朱淳拿着这一万两银票,动了心思,既然钱都是与本金挂钩,翻倍赚,他一点一点投,赚得太慢了。他也担心李玉珩突然离京,那个时候他找谁给他挣银子?

这般一想,朱淳便去地下钱庄借利子钱,他一开口就是借五万两,立即就要现银,利息比平时要高出几成。朱淳并不在意,不过借两天的时间,到时候他有十万两,还在意这点利息做什么?

将宅子的地契压在钱庄里,签字画押,朱淳带着银子去天茗阁,将银子给元纪。

元纪拿着银子揣怀里,急匆匆的离开。

朱淳望着元纪的背影,点一壶上好的大红袍,惬意的品茶。

一点也不担心银子会打水漂。

甚至还听了两场戏。

朱淳打算好了,等李玉珩给他赚来十万两银子,便与他商量,这是一个香饽饽,不如他们两个合伙做,肥水不流外人田。

两日时间,很快就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