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摄政王(15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胡与大周开战。

不过半个月,便有捷报传进京城。

秦景凌带兵势若破竹,攻破东胡,直往东胡都城杀去。

元晋帝龙心大悦,等着秦景凌杀入都城,直取可汗项上人头。

不过再半个月,形式急转直下。

秦景凌与五万将士被困在东胡的葫芦谷,只有秦景凌与副将,带着几千将士杀出重围,伤亡惨重,

元晋帝震怒,立即任命秦景骁挂帅点兵出征。

朝野一片肃穆,谁也没有想到,秦景凌会战败,之后被突然崛起的东胡打的节节败退。

一连几个城池失守,被华敏公主占去。

元晋帝越来越狂躁,半夜里还能听见他痛苦的嘶吼声,所有的太医束手无策,开的药方,并不能缓解头痛症。

元晋帝将这一切的狂怒,宣泄在九娘子身上,之前只是用藤鞭抽打九娘子。随着不断有战败的消息的传来,抽打九娘子已经无法彻底的平息他心里的戾气。直到看见九娘子皮肤上的鲜血,令他格外的兴奋,藤鞭换成了有勾刺的鞭子,九娘子雪白无暇的皮肤被撕破,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九娘子蜷缩在地上,双手护着脸,如果脸受伤了,便会又要承受一轮毒打。

从最初的哭喊,到现在的麻木忍受,九娘子失去生机,眼睛空洞,脸上一片平静,只有一道道鞭子落在身上,才会抽动一下,仿佛已经不知道疼痛。

身上的衣裳破成烂布条,身上是纵横交错的伤痕,没有一处好的地方。

元晋帝堵在胸口的一口恶气吐出来,将鞭子一扔,看着九娘子身上的鲜血,浑身舒畅,勒令内侍宫婢,不许请太医包扎。

“嘭”一声,殿门被关上。

九娘子躺在地上,不知过去多久,她动了动身子,结成薄薄一层血痂的伤口,又崩裂开,鲜血涌出来。

赛罕看见了,跪在地上哭。

九娘子毫无所觉,她爬着坐起来,撑着床沿缓缓站直身体。

“小姐……”赛罕看着鲜血浸透裙裳,滴落在地上,脸色煞白。

“娘为何开战?”九娘子终于开口,嗓音粗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说过话。“她不希望大周国开战,将我送进大周国做皇帝的女人,换取百年平和的条约。大哥离开京城几天,她就迫不及待的挑动战争,是早就准备放弃我了吗?他们并不需要我提供情报,我和亲不和亲,似乎并不重要。”

赛罕住口,啜泣,没有开口。

“赛罕,我是不是回不去了?”九娘子的嗓音轻不可闻。

赛罕依旧沉默。

所以,从一开始,赫连玉就是在骗她。

她以为的疼宠,只是她所以为。

她早已是被抛弃的人。

九娘子站在铜镜前,看着除一张脸之外,浑身面无全非,手指抚上她的眼睛,似乎有什么在死去,又有什么在滋生。

她的手指慢慢往下滑,落在交领处,用力往下撕裂。

“小姐……”赛罕看着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九娘子,心里发颤。

九娘子的皮肤很白,上面一道道很血痕,十分触目惊心,可怖而瘆人。

她却浑然未觉,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里暗火跳动。直接取出一身衣裳,目光落在一瓶伤药上。九娘子手指一顿,目光震颤,似有水光闪现,手指根根握成拳头。

心里滋生的恨意,恨不得毁天灭地的恨意,被这一瓶小小的药膏击溃。

商枝说:阿九,你很真,很纯粹,这般真挚的你,并不多见。

商枝说:阿九,你的笑容真美,灿烂而充满朝气,让人想要将你的笑容一直留住。

九娘子双手紧紧握着小小的药膏盒子,麻木的脸上,扯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突然,猛地将手里的药膏扔出去。捂着脸,将头埋在双腿间,呜咽落泪,声音由小到大,痛哭失声。

赛罕爬过去,将药膏捡起来,一边哭,一边给九娘子上药。

晚上,元晋帝来乾清宫。

九娘子低眉顺目站在门边,服侍着他脱去外袍,元晋帝突然发疯,大掌掐住九娘子纤细的脖颈。

“贱人,你娘开战,虎视眈眈,侵略大周国土,朕将你活剐了,也难泄心头之恨!”元晋帝满目阴鸷,表情狰狞,恨不得将她的脖子给掐断。

九娘子喉口窒闷,呼吸不上来,她听着元晋帝在耳边的怒吼,惨然一笑,突然抓着一尊玉佛用力砸在元晋帝的脑袋上。

他双目圆睁,不可置信,下一刻,轰然倒下。

九娘子大喊一声,“来人啊!皇上昏倒了!”

刘勇进来,就看见元晋帝头上有血痕,又看向九娘子。

九娘子慌乱无措,双手都在颤抖,“皇上又……又发疯病,今日……今日不打我了,他……他自己拿着玉佛砸头,说……说脑袋很痛。”

刘勇看着九娘子满面泪痕,眼底满是惊惶,显然是吓得不轻,并不在怀疑什么。

最近因为战事,元晋帝夜里不能寐,头痛一天比一天加剧,折磨得他要疯掉,半夜里经常听到他的嘶吼,自己撞头还是第一次,刘勇心想元晋帝的病情又加重了。

他连忙让两个内侍进来,将元晋帝抬到床上,去请太医。

九娘子木然的看着这一切,她的手指紧紧握成拳头,眼底闪过幽暗的光芒。

撒谎,她原来也可以。

九娘子似乎能看见自己那一颗心,渐渐被腐蚀。

魏太后听闻元晋帝昏倒,立即带着太医过来,给元晋帝诊脉,熬汤药喝下去,在床榻边守一天一夜,不见元晋帝醒过来。一直持续到第三天,元晋帝都没有苏醒的痕迹。太医说是元晋帝常年服用丹药的缘故,他中丹毒,如今丹毒发作,他便陷入昏迷,至于什么时候能够苏醒过来,便不得而知了。

元晋帝陷入昏迷,襄王却是前往广源府城去治理蝗灾,朝堂上靠着曾秉砚与裴远处理政务。

太后最终决定,代为执掌朝政。

之后,太后以国不可一日无君,而她身为女人,不能插手朝政,实属无奈。元晋帝只有襄王与礼王两个儿子,襄王在广源府城,而礼王被废关押宗人府,太后力排众议,下发懿旨,恢复礼王的封号,由他代为管理朝政。

礼王从宗人府出来,直接去乾清宫,跪在元晋帝床榻边请罪,一直到第二日早朝,他沐浴更衣出面早朝。龙椅旁边放着一张椅子,礼王坐在椅子里,对诸位大臣道:“本王过往犯下错事,被父皇重罚面壁思过,望本王能够品德兼修,如今不负父皇厚望,改过自新,为他代掌朝政,只望父皇能够早日苏醒过来。”

裴远皱紧眉心,没有开口。

曾秉砚亦是眼观鼻,鼻观心。

礼王党的人,纷纷附应他的话。

退朝之后,礼王在宫中处理加急的奏折,等一切都忙碌完之后,他去往太后的慈安宫。

太后还未安歇,听到礼王到了,将他请进来,然后将众人给挥退出去。

礼王给太后请安。

“行了,不必在意这些虚礼。你第一次处理政事,可有不明白的地方?”太后询问道。

礼王恭敬的回答,“孙儿不明白的地方,有裴首辅指点。”

太后冷哼一声,“他?他看不上你,挑中的是襄王,又如何会尽心教你?”

礼王笑而不语,随即问起元晋帝的情况,“父皇还能醒吗?”

魏太后冷笑一声,“他若能醒过来,哀家何必大费周章将你弄出来?”

礼王沉默不语,太后将他放出来,元晋帝若是醒过来,一定会雷霆大怒,太后也跟着讨不得好。

他眸光闪动,看来是太后对元晋帝做了什么,才会让他无法苏醒。

转而一想,元晋帝不会醒,便一直是他掌管勤政殿。只是代掌朝政,不如自己握有实权稳妥。襄王入京,只怕会是一场血雨腥风!

他想要在襄王入京之前,尽快的夺得宝座!

魏太后看穿礼王的心思,“不必急功近利,哀家一切都安排好,你只管熟悉政务。等兵权到手之际,就是你荣登大宝的时候。”

礼王心中大定,他想到商枝对他的构陷,阴毒一闪而逝,起身道:“皇祖母,孙儿先告退。”

魏太后摆了摆手,让他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