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告御状,姜姬之死(21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明礼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内心在挣扎,他知道这一次,礼王不会再给他任何的机会。

一边是母亲,一边是挚友。

李明礼紧紧闭上眼睛,似有一双手,在将他的灵魂撕裂成两半。

“明礼,你不要管娘,你快走,不要答应他任何事情!”姜姬听到礼王的话,她失声喊道:“明礼,你切记你这个名字寓意,这个名字是你爹给你起的,希望你明白是非道理。你不能为了娘,去伤害他人的性命……唔唔……”

婆子捂住姜姬的口鼻,姜姬费力张口去咬捂着她的手掌,黑衣人吃痛,松开手,姜姬面色苍白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李明礼,她眼中泛起水雾,“这一辈子,是娘对不起你,让你在人前抬不起头来,耽误你的前程。从小到大,娘便多有疏忽你,是我这个做娘的不够称职。你没有因为娘的缘故,放弃自己的学业,很努力的学习,得到你自己想要的。娘希望你一直坚守着本心,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李明礼看着四楼窗户口的姜姬,心里突然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一生,娘做了太多违背自己心愿的事情,知道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多么的无奈与痛苦。你已经长大了,很快就要十九。这些年没有我,你自己也过得很好,而我一直是你的拖累。明礼,娘等这一天,等得太久太久,我要去找你爹,我想他了。”

姜姬满面泪痕的脸上,露出一抹昳丽的笑容,仿佛一个即将要去见心爱之人的少女,羞涩中又带着甜蜜与幸福。

她猛地踢踹婆子一脚,婆子松开她,火红的裙摆在空中划出一抹如烟云般的弧度,坠落在地。

李明礼僵硬地跪在地上,瞳孔紧缩,怔怔地望着一瞬发生的事情,那满地的鲜红,将他的双目渲染红。

他猛地回过神来,连滚带爬的过去,跪在姜姬的身边,他伸出双手,似乎想要去触碰她,又怕碰疼她,僵滞在半空当中,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

看着她苍白的面容,嘴角噙着淡淡的笑痕,对她来说,仿佛不是去赴死,而是解脱。

李明礼只觉得脸上冰凉,眼泪坠落在地上,他将姜姬抱进怀中,她娇媚昳丽的面容褪去了色彩,仿佛一朵脆弱易碎的小白花。

他仿佛看见她风情万种,妩媚多姿的周旋在各色男人之间,转身面对他时,笑容干净而温暖,伸手想要抱他。他却避开她的手,说,“脏。”

她脸上的笑容似乎僵滞了一下,然后又换上一副温柔的笑脸,手指想要捏一捏他的脸,似乎想到他的抗拒,不太自然的撩起她垂落的青丝。

“不脏。”姜姬将荷包里的碎银子倒在掌心,“银子不脏。它能让我们吃饱饭,让我们活下去。”

他紧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姜姬双手滑过膝盖,蹲在她的面前,将她那一双手举在他的面前,纤细如白玉般无暇的双手,大拇指十分丑陋,“明礼,娘的手,做不了绣活。是娘太没有用,没有其他的本事,只有这一张脸还能用。只要我们能够活下去,做什么都好。”

“娘……”李明礼粗哑的喊道。

只要我们能够活下去,做什么都好。

为什么,你却放弃了。

礼王见姜姬跳楼身亡,眼底闪过阴狠之色,他冷声说道:“来人,将他给本王杀了!”

没有姜姬这个人质在,李明礼更加不会受他的掌控,既然都在寻死,那就一起去死吧!

暗卫拔出长剑,月光下,泛着森寒的冷光,凌厉地朝李明礼刺去。

“叮——”一声。

沈秋手里的长剑横档住暗卫杀气凛然的长剑,往前一推,将暗卫隔开,挡在李明礼面前。

商枝和薛慎之闯进礼王府,远远看见姜姬翩然坠地,血花在她眼前绽开。

大脑一片空白,呆滞的望着如破布娃娃躺在地上的姜姬。

在听见姜姬声音的那一瞬间,所有的事情全都明朗起来。李明礼之所以回京,协助礼王暗害他们,全都是因为姜姬在礼王的手中,被他给挟持!

商枝想不到姜姬,为了不让自己拖累李明礼,她跳楼自尽。

“今日你们都来得正好,本王送你们一起下黄泉!”礼王大手一挥,数十个暗卫瞬息出现,将他们团团包围!“一个活口不留!”

暗卫挥剑而上时,十几个黑衣人从不知从何处蹿出来,与暗卫在一起厮杀。

刀光剑影,热血喷溅,两方人马缠斗在一起,已经分不出谁是谁的人。

商枝见有人出手相救,她连忙跑到姜姬身边,手指搭上她的脉搏。

“救她!”李明礼嗓音干涩嘶哑,重复道:“救她……你救救她!”

商枝指腹下是一片冰凉,没有脉搏跳动。她神色黯然,“对不起。”

第一次,发现这个词,多么的苍白无力。

李明礼扣住她的手腕,苍白木然的脸上,不见任何哀伤的情绪,可商枝知道,他内心的悲恸。那一双漆黑幽邃的眼眸,仿佛一潭死水,明明什么情绪都没有,可商枝在里面看见了悲绝。

商枝感受到握着她手的手掌,在不受控制的颤抖,他在害怕。

“李明礼,你娘很爱漂亮,也很爱干净,她身上脏了,我们带她回去,给她清理干净。”商枝挣扎着手腕,李明礼扣得太用力,她无法挣开,只能劝说他。

“不脏,我娘不脏的。”

李明礼松开商枝的手,他拿着袖子,擦干净姜姬脸上的鲜血,可血迹却擦得满脸都是,仿佛擦不干净一般,他执着着,一遍一遍地擦。

商枝紧紧抓住他的手腕,制止他的动作,“够了!李明礼,你清醒一点!”

李明礼僵滞住,他垂眸望着姜姬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面沾染着血迹。她的肤色很好,往日她最得意的便是这一张脸,不必涂抹胭脂,绯红如玉。如今任他如何擦拭,这一张脸,一片惨白。

他终于意识到,这个女人永远的离他而去。

礼王看着几十个人,居然打不过十几个人,他脸色青黑,看着蹲坐在地上的李明礼与商枝,他捡起地上的长剑,朝他们刺杀过去。

薛慎之扣住他的手腕,举着往下一沉,手肘撞击过去,咔擦一声,骨头裂开的声音。

礼王惨叫,手里的长剑掉在地上,手肘关节被薛慎之刁钻的角度撞裂他的手骨。

薛慎之手肘撞击着他的腹部,胸口,头颅,一脚将他踹飞在地上。

礼王蜷缩着,薛慎之最后狠狠一击,他的脑袋痛得几乎要炸裂,他抱在脑袋在地上打滚。胸口,腹部也剧烈地疼痛着,想要呕吐。

薛慎之眼底一片冰寒,冷冷地盯着礼王,上前一步,却被商枝拽着他的手腕,摇头道:“慎之,他还是皇子。”

薛慎之捏紧拳头,眼底一片暗色。

“很快,就会有人收拾他!”商枝不想薛慎之杀了这个人渣,还要惹上官司。“元晋帝已经醒了,很快,就会是他遭到报应的时刻!”

薛慎之握着的拳头一松,他冷眼看向不远处,十几个黑衣人迅速的撤退。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是元晋帝身边的刘公公,他一眼扫过商枝与薛慎之,李明礼,最后落在礼王的身上。

刘勇脸色一冷,“带走!”

禁卫军一人拖着礼王一条手臂,带进皇宫。

刘公公看着礼王被带走,转头对商枝道:“薛夫人,皇上请您与薛大人一起进宫。”

“好。”商枝又问,“公公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刘公公并未遮掩,道:“皇上醒过来,秦老将军得到消息,进宫去告御状,礼王捏造虚假证据,诬害忠良的罪名,又告礼王勾结外敌,谋朝篡位!”

商枝挑眉,元晋帝醒来的消息,还是刚刚传出来,秦老将军便进宫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