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背叛,囚禁(22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章

商枝劳烦刘公公,他们一行人,先送李明礼与姜姬送回去。

李明礼抱着姜姬放在床榻上。

商枝打一盆水,拿一块帕子放在盆边缘,放在床头边的凳子上,然后留下沈秋,让她帮忙收拾姜姬。

刘公公在外面催。

商枝叮嘱沈秋,“你就辛苦一点,多看着一点,我出宫后就直接过来。”

“小姐,你放心,我会照应好。”沈秋动了恻隐之心。

商枝点头,快步出去。

秦老将军状告礼王,之前他们也牵扯在案件之中,不能脱身。

坐在马车上,商枝掀开帘子,拜托刘公公,“公公,您能帮忙派一个人,去松石巷请龚星辰来一趟这边吗?”

刘公公应允,指派一个内侍,去松石巷。

“多谢公公。”商枝道谢。

帘子垂下来,商枝靠在车壁上,按揉着有些发昏的脑袋,“在礼王府救我们的人,你认识吗?”

那些人很眼生。

如果是秦府的人,她能认出来,袍子是黑面红底。

薛慎之皱紧眉心,那些人用的是弯刀。

这是东胡人惯用的武器。

他并不认识东胡人。

转念,他想起之前招待他的主仆两,似乎就是从东胡来的。

薛慎之眼底闪过幽邃的光芒,他们身边有这般精锐的暗卫,可见身份不一般。

他几乎可以确认,那个人就是东胡驸马。

李玉珩若是华敏公主的驸马,那一日买天上之花时,他的神情却又对不上。

“回去之后告诉你。”薛慎之凑到商枝耳边,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廓上,一阵钻心的痒意,商枝忍不住用小指掏了掏,又按揉几下。

她猜想,一定是那些人的身份来历不凡,车子周边都是宫里的人,小心隔墙有耳。

马车缓缓停下来,商枝与薛慎之下马车,换乘轿子去乾清宫。

乾清宫殿前,站着身着软甲,神情肃穆的禁军,戒备十分森严。

商枝握紧薛慎之的手,两个人进入内殿,里面一股药味弥漫,元晋帝面色蜡黄,眼窝深陷,半靠在床头,九娘子坐在床边服侍他喝药。

秦老将军大马金刀的坐着,嘴里一边说着今日里的那起子案件。

“礼王被废,囚禁在宗人府,太后一个妇道人家执掌大权,力排众议将礼王放出来,恢复他的王爷封号,这简直就是当您不存在。高祖皇帝立下的规矩,后宫不得参政,她这是想要垂帘听政?”秦老将军给魏太后上眼药。

元晋帝最忌讳什么,他就越往那一方面去说。

“礼王更是了不得,随即捏造证据,堂堂一品大将军,被他带着人破门而入,那叫一个威风。老臣的儿子孙子还在战场上厮杀,他却要残害将士的亲属,你说让不让人齿寒心冷?这人心冷了,干啥都没有劲儿,景凌和景骁从战场上撤离回来,大周的疆土岂不是被东胡给踏平了?正好合他的心意,与华敏公主平分疆土!”

秦老将军说着,将礼王勾结华敏公主的书信,一并给呈递上来。

元晋帝已经将大致情况了解清楚,礼王与魏太后想要栽赃秦府,谋夺兵权,等掌握兵权在手后,接下来做什么?将他杀了,让礼王上位?

元晋帝满目阴鸷,眼底闪过弑杀的血腥味。

他对魏太后的容忍程度,近乎为零。

“皇上,您能苏醒过来,还得多亏了薛夫人,老奴并不知这药里面添加了东西,她让奴才将您喝剩下的一点残渣,留下来,给她送过去,方才研制解药,给老奴送进来。这两日,每日喂您吃解药,您才转醒。”刘公公点出元晋帝的药碗里加了药,不用说的直白,元晋帝心中也有数,“您昏倒之后,太后带着太医给您医治。裴首辅担忧您的身体,太后以您需要静养为由回绝。”

这乾清宫虽说都是太后的重重把手,但其中不乏有元晋帝安插的眼线,暂时按兵不动,等元晋帝一醒来,情况便瞬间扭转。

九娘子放碗的手一顿,她瞥了商枝一眼,收回视线,落在元晋帝手里的书信上。

原来她娘几年前,就已经与大周国的礼王勾结,对大周国虎视眈眈。

这时,礼王被押进来,扑通跪在地板上。

礼王满面痛苦之色,不知道薛慎之是什么手法,肚肠绞痛,冷汗涔涔。

元晋帝蜡黄的脸上肌肉抽搐,目光狰狞,显得极为可怖。

他捏紧手中的信件,仿佛捏握着礼王与太后的脖颈。

他盯着礼王的脸看了半晌,才又合上眼睛,将整个身体靠在软枕上,嘲讽地说道:“礼王,温润知礼,礼贤下士,好一个翩翩君子。你的所作所为,与対你的形容,哪一点对的上?”

礼王面如金纸,张口求饶,“父皇,儿臣知错。请您……”饶恕儿臣一命!

最后一句话,淹没在满殿飞散的纸张里。

错眼看见信件上的内容,他脸色巨变,浑身抖如糠筛,连一个字音都发不出来。

“这些东西,你来告诉朕,都是什么?”元晋帝脸上不再是暴怒之色,甚至露出一抹笑容,“安插人进军营中,盗取作战图,边防图,给华敏公主,等破了大周国之后,再与她平分天下。只可惜,能力低于野心。”

礼王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朕的江山,朕的天下,何时朕的命令被你们视若儿戏?朕废你封号,囚禁在宗人府,朕不过得一场病,这大周国就要改名换主!”元晋帝面色陡然变得阴狠,仿佛看着仇敌一般,“你们好大的胆子,给朕下药,谋朝篡位!诬害忠良,引外敌进来,屠戮百姓。朱昀,你罪该万死!”

“父皇,儿臣冤枉,这不是儿臣做的。”礼王浑身紧绷,冷汗直流,“是……是太后,是她让让儿臣与外敌勾结!”

礼王顾不上太多,只想将罪名推到魏太后头上。

魏太后是元晋帝的生母,元晋帝不可能要她的性命。

元晋帝冷笑一声,“就你这毫无气魄的模样,还妄想继承皇位?”

“父皇,儿臣对这个位置,绝无半点非分之想!父皇,请您明鉴!”礼王强行支撑着。

元晋帝意味不明的睇他一眼:“你对朕的这个位置并无非分之想?”

礼王深深跪伏在地上,“父皇,您若不信,大可立太子!”

元晋帝低低的笑出声,眼底充满嘲讽:“朱昀,你知道自己为何会败?你太自作聪明,朕立太子,你就断了皇位争夺资格了?你能弑父,残害手足,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

礼王心口震颤。

元晋帝从一旁抽出一叠资料,朝礼王劈头盖脸的砸过来,“安阳府城,金矿每年有十分之三入你的府中,朱昀啊朱昀,你一个区区王爷,手伸这般长,就不怕被撑死?”

礼王看着地上全都是每年安阳府城孝敬给他的金子的资料,心里漫上一种绝望。

“朱昀,你做的桩桩件件,朕就是将你千刀万剐,也难泄心头之恨!”元晋帝说一段话,气息微喘,他指着李王道:“刘通,传朕旨意,将朱昀贬为庶人,囚禁江州。不得召,此生不得入京。”

礼王面色一变,江州离京城几千里,又十分贫苦,他即便想要卷土重来,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让他慌神的是那些资料,他全都销毁了,又如何会出现在元晋帝的手中?

突然,他想到一个人,下意识想要否认。

顾莺莺不可能会背叛他!

这一刻,再所有证据摆出来的这一瞬间,礼王无法不相信,这真的是顾莺莺做的。

她在报复他,不肯救顾冕!

礼王心里突然涌上一种悲凉,他到最后,竟是孑然一人。所有的人,都背叛他而去,被贬为庶人,囚禁江州,此生孤苦凄凉。

“父皇……”

元晋帝这段时间,陷入昏迷,被太后胡乱灌药,身体已经迅速的败下来,几句话间,便已经是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摆了摆手,让人将礼王押下去。

咚咚咚!

礼王突然磕三个响头,被禁军给带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