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清白被毁(26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房里,一张梨花木大床,帐幔垂落。

窗外的清风徐徐吹来,轻纱帐幔飘动。

透过红绯色帐幔,江大人目光直勾勾盯着躺在床上绝色生香的女子。

他激动地搓着手,大步迈向床边,一边将衣裳脱下,掀开幔帐,饿狼扑食般,将女子狠狠压在身下。

衣裙抛落在地上,大床不断颤动。

不知过去多久,渐渐平息下来。

江大人餍足的翻身平躺在床上,看着还在昏睡中的顾莺莺,经过滋润双颊酡红,眉心紧皱,睡得极为不安稳。

江大人舔了一下嘴唇,觉得顾莺莺的滋味,和他想象中一样销魂。

经过一场情事,顾莺莺还没有苏醒过来,江大人发现不对劲,他也没有在意。

他又不傻,顾莺莺可不会给他睡,她忍着他上下其手,只是想要套取消息,担心他翻脸。

过程不重要,结果人被他吃进嘴里就好。

他意犹未尽的拿着顾莺莺白皙如玉的手臂,放在唇边细碎的亲吻。

阵阵痒意从顾莺莺的手臂上传来,一下一下,仿佛羽毛拂过一般,她想着方才脑海里旖旎的画面,陌生的情潮,让她无措有愉悦,沉溺在睡梦中,不愿意醒过来。

睡梦?

顾莺莺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看着帐顶,她瞳孔一紧,猛地坐起来,牵扯到下身,痛得她皱紧眉头,抽一口冷气,在看见近在咫尺的那一张脸时,顾莺莺所有的表情,全部都凝固在脸上,她惊愕的张大眼睛,瞪着江大人。

“啊!你这混蛋!”顾莺莺尖叫一声,抓着枕头就往江大人身上砸去,眼泪大滴大滴的掉落下来,她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她知道江大人觊觎她的美色,所以带着顾玉莲送给他。她明明都已经躲开江大人,跑到厢房里来,只要江大人进来,看到床上的顾玉莲,一定能够将就,放过她一马!

究竟是什么情况,她一醒来,就已经被江大人破身了?

顾莺莺脑子里一片混乱,突然间,她想起来,慌乱间,推门进来,将门关上,她转过身来,就倒咋地上,昏厥过去。醒过来就……就失去清白之身!

顾莺莺浑身发抖,双目仇视着江大人,恨不得杀了他!

她使使小性子,还能忍忍,当做小情趣。可看见顾莺莺眼底的恨意,江大人冷笑一声,“顾莺莺,你平时像只花蝴蝶一样在男人堆里穿梭,装贞洁烈女给谁看呢?之前不是摸着你挺爽,邀本官来厢房陪你闹一闹?怎么?现在哭丧着一张脸,想干什么呢?”

“住嘴!你住嘴!”顾莺莺抱着被子捂着胸口,几乎要崩溃的大喊。

只要礼王还是王爷,她这一辈子都没有可能做他的女人。在礼王对她爹见死不救之后,她对礼王心里生恨,想要抓着他一起下地狱。可是在拿着罪证的时候,她突然改变主意,追着礼王七八年,为了他在其他男人身边逢场作戏,这辈子若是得不到他,她怎么能甘心?

她将罪证找人交给元晋帝,礼王是皇子,这些罪证,不足以让元晋帝将他赐死。倘若他死了,她大不了下去找他。若是活着,她就努力的和他在一起。而最后的结果正合她的心意,礼王被废,只是一个寻常的庶民,又被幽禁在江州,她便想方设法,想要将他给救出来,一无所有的他,被朝廷通缉,这一辈子也离不开她!

苦苦守住的清白之身,最后却毁在这个禽兽手里!

顾莺莺拔下头上的簪子,发狠一般往江大人胸口刺去。

江大人握住她的手腕,狠狠将她摁在床上,一巴掌搧在她的脸上。

“贱人!来我江鹤的别院,你不懂是什么意思?既然你进来了,就是答应上我的床!现在寻死觅活,是你没见识到本官的厉害!”江大人目光发狠,毫不怜香惜玉,将她给侵占。

“啊!混蛋!禽兽!你放……放开我……”顾莺莺大喊大叫,双手被他给摁在头顶,动弹不得,她恶毒地瞪着江大人,“你不得好死,你会不得好死的!”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要死,死在你身上也值了!”江大人讥诮道:“你得感谢本官将你这瓜给破了,你送上门给礼王,他都不正眼看你,也就只有我稀罕。”

顾莺莺嗓子哭哑了,喊断了,也阻止不了江大人对她的侵犯。

酷刑终于停止,她一动不动躺在床上,满脸泪痕,眼睛空洞,毫无焦距的望着帐顶。

江大人站在床边,将衣裳一件一件给穿好,不屑地说道:“顾莺莺,不是谁都被你玩弄在掌心。你不乐意玩,之前本官试探的时候,你就该拒绝。现在弄成这幅模样,倒像是我逼良为娼。”

顾莺莺垂在身侧的手,指甲深深掐进掌心。

“本官就给你透句底儿,你顺应了规则,今个不睡在这床上,本官翻起脸来,你又能将我如何?”江大人掐着她的脸,冷声说道:“你是个聪明人,就该知道,惹恼本官,你要承担什么后果。”

顾莺莺紧紧闭上眼睛,听到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门被拉开,顾莺莺哑声道:“你占去我的清白,王爷便由你的人,帮我救出来。江大人,我提的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江大人倒是爽快:“你等着接人。”

听到关门声,顾莺莺泪水顺着眼尾滑落下来。

她双手紧紧揪着床褥,盈满泪水的双目,充满滔天恨意。

是谁?

究竟是谁在害她!

如果之前她猜测是江鹤,在发现顾玉莲不在屋子里的时候,她就猜出不是江鹤!

顾玉莲一定是被人救走了,之后再将她给算计!

好恨啊!

顾莺莺捂着脑袋,大声尖声,宣泄心中几乎要将她撕裂的恨。

——

沈秋背着顾玉莲,放在医馆竹榻上。

商枝喂她服用一颗药丸,再给她扎一针。

顾玉莲幽幽转醒,看见商枝的一刹那,她眼底布满茫然之色,“我二姐呢?”

她分明是在客栈,怎得一转眼,就到医馆里?

“我病倒了吗?”顾玉莲话音一落,她脸色骤然一变,记忆回笼,她记得自己喝下顾莺莺递过来的茶水,便昏迷了过去。

那杯茶水,有问题!

“是你们救了我?”顾玉莲脸色发白,她不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顾莺莺将她药倒,绝对不会不做什么事情的。

商枝道:“嗯,幸亏李明礼和慎之看见了。顾莺莺打算将你送给江鹤,这个人是出名的好色之徒。”

顾玉莲脸色煞白,“为什么?”

“你得问她。”商枝觉得顾莺莺太丧心病狂,顾玉莲与她是姐妹,又无利益冲突,竟然将人当做礼物送人。

如果不是李明礼发现,薛慎之认出小厮是江鹤的人,派人将沈秋叫过去救人,只怕顾玉莲要被糟蹋了。

屋子里,沈秋点了迷香,让顾莺莺自食苦果。

顾玉莲也想不通,回忆一下,之前见面的时候,顾莺莺很和颜悦色,她也不记得哪里得罪过她。

“之前在客栈,我就是告诉她,我找到一个真心待我的人,马上就要成亲了。其他的也没有多说,她也神情很正常,之前也没有恩怨过节。”顾玉莲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自己哪里得罪顾莺莺,让她这般狠毒的对她。

如果她失身了,哪里还有脸嫁给方哥哥?

想到这里,顾玉莲愣住了。

顾莺莺是在嫉妒她吗?

见不得她过好日子?

如果是这样,那她该有悲哀啊。

商枝也想到这上面,顾莺莺嫉妒心很强,她对自己都能下狠手,更别提只是一个堂姐妹。

顾玉莲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问商枝,“她怎么样了?”

“你想她怎么样?”商枝反问。

顾玉莲收紧手指头,没有说话。

在知道顾莺莺要毁她清白,破坏她的姻缘,她想要以牙还牙。

“我想她自食恶果。”

最终,顾玉莲从红唇中吐出几个字。

她想自己骨子里果然是坏的。

“你别想太多,先休息一下。”商枝安抚顾玉莲,从里面走出来,看见方郎中等在外面,“你进去看看她。”

“谢谢东家。”方郎中走进屋子里。

薛慎之与李明礼坐在外面,见商枝走出来,连忙问道:“如何了?”

“没有大碍。”商枝看向李明礼,“你明天就走?”

“嗯。”

“今晚来我们家吃个饭,当做给你践行。”商枝邀请。

“不了,我还有东西要收拾。”李明礼向他们告辞,往门口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来,问一句,“薛兄,那个人是兵部的人?”

“对。”

李明礼颔首,头也不回的离开。

乘坐马车回到宅子里,就看见顾莺莺一头长发披散在身后,缩成一团,坐在门口。

听到动静,顾莺莺抬起头来,满面的泪痕。见到李明礼的一刹那,泪水流淌的愈发的汹涌,委屈至极。

她站起来,猛地扑进李明礼的怀中,“明礼哥哥。”

李明礼握住她的手臂,将她往一旁拉开,避免她撞进怀中。

顾莺莺梨花带泪道:“明礼哥哥,我被人给欺负了!你要帮帮我!”

李明礼眉心一动,“谁?”

顾莺莺咬着唇瓣,只字不说。

李明礼等了片刻,不见顾莺莺有动静,他抬步进屋。

顾莺莺连忙跟在李明礼身后,她悲恨地说道:“不是我不说,他位高权重,你只是一个秀才,我是怕你帮我,反而会害了你。明礼,我害怕,我们明天就走吧!”

李明礼站定,看着顾莺莺娇怯脆弱的模样,承受很大的打击,眼底充满了恐惧。沉默半晌,他最终点头。

顾莺莺扯动着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明礼哥哥,你先去睡吧,明天要早点起来赶路。”

“你也早点睡。”

顾莺莺受宠若惊,平时她可就没有这个待遇。

两个人,各怀心事,回到房间休息。

翌日,一早。

顾莺莺买来早饭,和李明礼一起吃完之后,两个人将屋子里的箱笼搬上马车。

李明礼最后看一眼空荡荡的屋子,挂上锁片。

两个人一起坐在马车上,朝京城外驶去。

三天两夜的赶路,他们到了白嵩城。

李明礼将马车赶进白嵩城,在白嵩城采买干粮,水囊装满水之后,继续赶路。

顾莺莺看着李明礼脸颊边的汗水,拿着手绢,心疼地为他擦拭,“明礼,你累了吗?要不要歇息一会?前面有一座荒庙,我们可以在那儿休息一下。”

李明礼点头,“好。”

顾莺莺不可置信的看向李明礼,她以为李明礼不会答应。未免会被李明礼看出破绽,这一路上,她提过几个地方停下来歇息,除了一两个李明礼停下之外,其他一概不搭理她。

她还以为这一次李明礼也要拒绝,心里已经做好要说服他的准备。

荒庙很快就到了,还未靠近,便听见短兵相接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