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卖窑子,休战(28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明礼瞳孔紧缩。

顷刻间,他跳下马车,车夫捡起骨灰坛递给他。

里面的坛子已经破碎,李明礼紧紧的将包袱抱在怀中,碎片割伤他的手掌,鲜血洇出来,他丝毫觉察不到疼痛。

顾莺莺脸上的神情愤怒至极,浓烈的恨意,让她的面目扭曲。而在李明礼心口上狠狠捅进去一刀,报复到他,眼底升起快感,使得她的神情异常诡异。

李明礼看着顾莺莺的眼神,阴狠而燥怒,紧紧地掐着她的脖子。

顾莺莺娇媚昳丽的面容,瞬间转为灰白,神色痛苦。

李明礼彻底被顾莺莺给激怒,他冷声说道:“顾莺莺,你喜欢男人,我就成全你。”

狠狠一推,顾莺莺重重摔倒在马车里。

李明礼扒下她外面披着的一层轻纱衣,将她的双手反绑在身后。

“李明礼!你放开我!”

顾莺莺挣扎,神情愤恨。

车夫将马车快速的疾驰,往京城的方向而去。

抵达京城的时候,李明礼勒令车夫去青楼。

马车停下来,李明礼拖拽着顾莺莺下来,就要往青楼走去。

车夫叫住李明礼,“少爷,您的脸上有鲜血,擦干净再进去。”

他拿出干净的绢布,拧开水囊里的水打湿,递给李明礼。

李明礼捂着脸擦一把,看着顾莺莺布满惊惶的脸上,沾满血迹,用力搓干净,送进青楼里去。

老鸨见到李明礼暗色的长袍上面,一大块深色痕迹,她眼睛毒辣的看出是血迹,她脸上挂着笑,不动声色道:“这位公子,您这是?”她眼珠子瞟向顾莺莺,看着她满手的鲜血,脸色也丝毫不变,显见的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窑子里,调教不听话的人,手段层出不穷,什么大场面没见过?

所以这一点,真的没有唬住老鸨。

李明礼发现这细微之处,对于这个地方更满意了。

“我带一个人放你这儿。”李明礼将顾莺莺拽到前面来,任由老鸨打量。

“不!不要!李明礼,你敢!”顾莺莺惊恐地大喊大叫,巨大的恐慌仿佛一个漩涡,几乎要将她整个给吞噬掉!

她做梦也想不到,这个男人居然要将她卖给窑子里!

老鸨早在他们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顾莺莺,倒是个真绝色。所以可能有一点小麻烦,她也愿意收下。

瞧瞧,这梨花带泪的模样,多么惹人怜惜啊。

两个人,谁也没有将顾莺莺的话,当做一回事。

李明礼直接道明顾莺莺的真实身份,这样老鸨收拾起来,更无顾忌。

“她是安阳府城,罪犯顾冕之女。”

老鸨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谁。

顾冕可是在京城里斩首。

楼子里最不缺八卦,她们这儿的消息,比谁都灵通。

而且顾冕只有一女,那个女儿也是死罪。

看来是偷梁换柱,才保住她一命。

如此,老鸨心里松一口气。

顾冕的女儿在京城里,还不是个面熟的,留在楼子里也不会有隐患。

这里头不用自个真名。

老鸨道:“这银子……”

“不用。别让她逃走了。”李明礼将顾莺莺丢给老鸨。

老鸨笑道:“进了天香楼的姑娘,就没有走着出去的。”

李明礼转身离开。

顾莺莺哭喊着抓住李明礼的手臂,扑通跪在地上,哀求他,“明礼,我错了!我给你母亲磕头道歉,求求你别把我卖进来!”

李明礼看向老鸨。

老鸨是个人精,当即明白过来,让护卫将顾莺莺拉开。

“明礼!李明礼!”

顾莺莺嘶喊着。

李明礼头也不回的离开。

老鸨看着她哭得扭曲的脸,哎哟一声,“宝贝儿,你这张脸,都是银子,可别弄坏了。这眼泪啊,还是留给咱们楼子里的恩客,他们才会怜惜你。”

“滚!滚开!”顾莺莺挣扎着要逃走。

护卫钳制住她,动弹不得。

老鸨脸色阴沉,“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拖下去,让人好生调教!”

听着里面传来的叫骂声,老鸨冷笑一声,进了楼里的人,再烈性的人,都要给驯服!

——

薛慎之与李明礼一别之后,就去秦家,准备将秦景骁可能坠入死亡谷的消息告诉蒋氏。

蒋氏正在落雪阁里,看秦景凌送回京城的信。

魏太后与礼王被失势之后,书信往来也正常。

秦景凌揪出细作,没有人做内应,东胡的人,被打的节节败退。

很快,就已经收复城池。

“华敏公主求和,要将他们攻下的城池,归还给大周国。”蒋氏冷笑一声,“他们知道,就算这场战争继续打下去,他们只会惨败,而且连都城都要被攻破。就没有见过这么臭不要脸的女人!之前打算与礼王平分天下,哪有顾及姻亲?如今倒好意思提起姻亲,要休战。”

薛慎之却觉得是一个好消息,“我们能够将东胡攻克,却是要牺牲无数的将士,所有的荣耀都是用血汗换来,我们不求疆土辽阔,只求盛世安平。”

蒋氏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她是军人的妻子,最能够直接感受到战场的残酷。

“慎之,你今日来,是得到什么消息了吗?”蒋氏将信收起来,算是这段时间来,最好的一个消息,只要打胜仗,将东胡驱逐出境就够了。

薛慎之缓缓说道:“我得到一个消息,当初华敏公主与礼王合谋,在死亡谷设埋伏,伏击二舅,之后他便失踪了,我们怀疑他是掉进死亡谷里。今日来,就是将消息告诉你,你去信通知外祖父,让他去死亡谷搜找。”

“你说老二掉下死亡谷?如果此事当真,这人多半是没有了。”蒋氏倏然站起来,神色凝重,“如果还活着,这么些天过去了,他也该有消息。”

“大嫂,死亡谷是什么?”魏宁姿脸色苍白,她站在门边,只手扶着门,显然是听见这个消息,受到冲击。“二爷她会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说不定,他受伤了,暂时没有办法联络我们!”

魏宁姿听他们说的凶险,心里发慌,这句话,不知是说服蒋氏与薛慎之,还是说服她自己。

蒋氏看着魏宁姿强作镇定,脸色苍白如纸,她走过来,扶着魏宁姿在椅子里坐下,“弟妹,你别太心急,慎之也只是猜测。如果二弟真的在死亡谷,在谷里面会找到人。如果找不到人,他就一定还活着。”

魏宁姿点了点头,重复一遍道:“他会没事。”

蒋氏并不希望家里的男人出事,儿子们都一起出征,只希望他们整整齐齐的去,整整齐齐的回来。

秦老夫人在天有灵,一定会保佑他们的!

“东胡已经休战,他们很快就要班师回朝,二弟会随他们一起回来。”蒋氏只能告诉魏宁姿,留有一丝希望,这样才会有盼头。

魏宁姿如何能够沉的住气?

蒋氏与薛慎之不过在安慰她罢了!

魏宁姿对挑起这一切战争的人,深恶痛绝!

而就在这个时候,管家进来通传。

“大夫人,二夫人,魏老夫人来找二夫人。”

魏宁姿脸色沉浸,将自己的脆弱包裹起来,埋藏在心底,流露出坚强的一面。

“请她进来。”魏宁姿语气平静,却少了往日对母亲的亲近。

魏老夫人拄着拐杖进来,她坐在魏宁姿的身边,她的神情憔悴许多,满头白发如雪。

“宁姿,娘今日来有一事要你帮忙。”魏老夫人直接开门见山,并没有绕太多的弯子。“魏太后如今被元晋帝囚禁在佛堂,皇上对魏家似乎很不满,他开始打压魏家的生意。如果再不及时补救,魏家便要伤筋动骨了。”

“娘,您之前不是要我与二爷和离吗?既然是如此,您就当我是魏家女,我是魏家的人,又不执掌权利,如何有能力能够帮您?”魏宁姿怨魏老夫人不通情达理,秦家遇事,她便落井下石,如今秦家解除危难,他们就求上门来,她是真的没有那个脸,去开口求秦家帮忙!

何况,秦家遭遇的祸事,还是魏家人的手笔!

------题外话------

呜呜呜~希望小绫子还能再战五章,扶我起来,贴块膏药,继续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