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尽快生下皇子(2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章

华敏公主离开。

九娘子看一眼四周的侍卫与内侍、宫婢,带着李玉珩去偏殿。将伺候的人挥退下去,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李玉珩在梨木雕花椅中坐下,目光温和的看向九娘子,她脸上含着笑,仿若春风拂面,桃李花开,灿灿生辉。一双亮得仿似星子的眼睛里,布满了惊喜。

方才红着如同兔子眼睛,转眼间的功夫,便已经看不见半点委屈与酸楚。

“果然还是个孩子。”李玉珩不禁莞尔。

九娘子闻言,这一回眼眶是真的红了,她宁愿自己也还是一个孩子,便不用经历或者承受太多。

“额吉说您要与她撇清关系,让我劝说您,不要离开我们母女两。”她转开头,吸一吸酸楚的鼻子,克制住往泪腺涌的泪水,嗓音低哑地说道:“阿布,我知道您不会轻易做一个决定,一旦想做哪件事情的时候,一定是下了决心。我不想顺着额吉的心意去做,太为难您。所以故意做给她看的,待会她过来问我话时,我就说见到阿布,只顾着委屈难过,别的一概都想不起来了。”

“阿九知道您深爱着自己的妻子与孩子,对额吉只是合作关系。如今您想要结束这种关系,是您在家乡找到自己的亲人了吗?”九娘子唇边绽出一抹清浅的笑容,很为李玉珩高兴,“阿九知道,无论您是不是东胡驸马,都会是阿九的阿布。”

李玉珩心中百味杂陈,到底是没有白疼这个孩子。

她看得很通透。

“阿九,喜欢一个人,眼中,心里,都装不下其他的人。”李玉珩目光温和的注视着九娘子,唇边噙着笑容,“你是我亲手带大的,将你视如己出,这一份感情,与你是谁的孩子无关。阿九,阿布可以带你离开这里。”

阿九扑进李玉珩的怀中,泪如泉涌,“阿布,阿九很想您,时刻想着,做梦都想您出现在阿九面前,将阿九从这地狱般的囚笼中,将阿九带走。您终于出现了,阿九也盼到您说的这句话,知道自己并没有被人抛下,还有人将阿九放在心里疼爱着。”

“在这里面的每一日都是煎熬,所有的伤痛,都及不上自己的额吉亲手将我毁了。我好恨,恨不得将那些辜负我的人全都杀了。我看见了枝枝给我的药膏,想起她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她说我的笑容很美,像阳光一般灿烂,充满朝气,能够感染别人。她还说我很真,很纯粹,眼睛里很干净,像我这样的人不多了。我想起阿布曾经将我抱着坐在膝头,您抚着我的眼睛说,愿我如天上星月般皎洁,永世不浊。”

“站在铜镜前,我看着被恨意侵蚀的双目,是那般的扭曲而狰狞。原来恨会令人如此面目可憎。我害怕看到您厌恶与失望的眼神,我也害怕失去唯一的挚友。阿布,我想做回你们心目中的阿九。”

九娘子知道,回不去了,她再也回不到最初的自己。

她的躯壳已经变得脏,她心口唯一的净地,不想被污浊。

哪怕,九娘子就是死了,在他们心目中,也是原来的模样。而不是,那一副她自己看了都害怕的丑陋面孔。

李玉珩从未想过,华敏公主会这般的心狠,能够亲手将自己的女儿,推进火坑。

她也曾对九娘子舔犊情深。

李玉珩看着在他怀中哭得像一个孩子的九娘子,想要将她所遭受的委屈全都宣泄而出。

他拿着锦帕,擦拭干净她满面的泪痕。

“阿九,不必委屈你自己。”李玉珩将帕子放进她的手里,“没有人能够安排你的人生,你想怎么个活法,都可以。”

九娘子泪眼朦胧,望着眼前的男人,他目光温和却坚定,告诉她:你想怎么个活法,都可以!

她心中震动,对她而言太诱惑。

“真的,可以吗?”九娘子轻声呢喃。

“当然可以。”

这一句话,她等得太久了。

九娘子紧紧的抱着李玉珩,呜咽道:“阿布,你如果是我的亲生的阿布就好了。”

李玉珩轻笑一声,“果真是个孩子。”

“我都已经嫁人了。”九娘子从李玉珩怀中弹开,被李玉珩取笑,面颊通红。

李玉珩站起身,看着衣裳上被泪水洇湿的一片,心中份外的歉疚,“阿布未能护好你。”

九娘子摇头,那个时候,谁会想到她的亲娘,会存着这种心思呢?

李玉珩往前走两步,在她耳侧压低声线道:“庆功宴。”

九娘子猛地抬头看向李玉珩,太过震惊,睁大眼睛。

李玉珩看着呆呆傻傻的九娘子,心中很欣慰,阿九依然未变。

觉察有一道视线望来,李玉珩冷眼望去,看到是华敏公主,眼中更是厌弃不已。

华敏公主站在殿外,看着满面通红,扑进李玉珩怀中哭泣的九娘子,眼底墨色翻涌。

她一直没有动,看着他眼底、唇边的笑容未曾消散过,望着九娘子的眸光,那般的慈爱。

直到李玉珩靠近九娘子,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那般的亲近,胸腔里闷着一团火焰在燃烧,嫉妒的怒焰烧红她的眼睛。

李玉珩冰冷森寒的目光望来,瞬间浇灭她心里的火焰,而他眼中的厌恶之色,更如一柄利刃,在她心口捅出一个血窟窿。

华敏公主极力的维持住镇定,她想挤出一抹笑容,脸颊却是僵硬的,她揉搓着脸颊,露出一抹生硬的笑。她推门而入,看着九娘子哭红的眼睛,“阿九,这是怎么了?受委屈了吗?”

“额吉。”九娘子摇了摇头,低头唤了一句。

华敏公主眼底快速的闪过暗色,她慈爱的看向九娘子,“若有委屈,便与额吉说,额吉自会为你做主。”

“没有受委屈,阿九只是太久没有见阿布。”阿九抿了抿唇,看向华敏公主的脚,“额吉,您的脚如何伤势了?”

“只是崴伤了,养几日便好了。”华敏公主看向李玉珩,“太医说要躺在床上养着,少下地走动。阿珩……你能在馆驿陪着我吗?”

李玉珩并未理会她,只是对九娘子道:“你照顾好自己,阿布还有要事,下一回再来看你。”

“好。”九娘子将李玉珩送出门,安排一个内侍送他出宫。

华敏并未跟着李玉珩离开,而是留下来兴师问罪,等人一走,她沉着脸,裹挟着怒火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九娘子咬着下唇道:“额吉,阿九见到阿布,太激动了,哭得头昏脑涨,忘了您叮嘱的事情。”

华敏公主嘴角抽动,她目光冰冷如刀一般射向九娘子。如果未曾看见之前那一幕,她真的会信了!只怕九娘子只顾着勾引李玉珩,将她的叮嘱,全都抛掷脑后!

她面沉如水道:“阿九,他是额吉的驸马,也只能是额吉的驸马。如果有谁敢觊觎她,额吉不会放过她!”

九娘子心里发寒,她看着华敏公主阴狠的眸子,手脚冰凉,总觉得这句话,似乎是对她说得。

“额吉……”九娘子失声喊道。

华敏公主深深看九娘子一眼,手指揩去她眼尾的泪珠,“额吉知道,阿九是最听话的孩子。所以,你一定要帮助额吉,留住你的阿布。”

九娘子脸色发白,她不懂华敏公主的意思。

华敏公主看着受到惊吓,一副小可怜模样的九娘子,嘴角勾着一抹冰冷的弧度,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阿九,元晋帝只有一个儿子,你可得尽快怀上龙嗣。生下一个龙子,将来由他登位,这整个大周国就是咱们东胡的国土。”

九娘子浑身一颤,摇头道:“不,额吉,我不会答应的!”说完这句话,她扭头跑走了。

华敏公主望着九娘子离开的身影,目光晦暗不明。

片刻,赛罕出现在华敏公主面前,“公主殿下。”

华敏从袖中拿出一包药粉,递给赛罕,“给她服用下去。”

赛罕眼睫颤动,双手接过药粉,良久,她恭敬地回答道:“殿下放心,属下会办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