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有喜啦!(3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这段时间忙碌,倒是忘记这一回事,直到沈秋将药端给她吃。

她才陡然记起来,这个月的月事还未来!

商枝端着药碗的手微微发颤,平时他们房事上一直很注意,即便最后失控,她也会在事后吃药。

但是上次薛慎之传来噩耗,她追去安阳府城,一夜放纵之后,却是没有任何的防范。

或许,就是这一次?

商枝心里乱糟糟的,她没法保持镇定,将手里的药放在桌子上,抬手给自己号脉。

她仿佛摸到喜脉,又仿佛是她的心理影响。

商枝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凝神号脉,片刻,她放弃。

她的心情很影响结果。

沈秋看着商枝给自己切脉,担心有不好的预感,连忙问道:“小姐,你身体不舒服?”

商枝摇了摇头,她躁乱的站起来,“我去一趟医馆。”说罢,就径自出去,坐上马车,自己赶着马车去杏林馆。

沈秋见商枝急急燥燥的离开,心里担忧,连忙去书房,敲响门,“薛大人,小姐去医馆了!”

薛慎之放下公文,将门拉开,“出事了?”

沈秋道:“小姐一直在调理身体,在她月事后煎三天药给她服用。今日我煎药给她,她突然给自己号脉,脸色似乎不太好看,急匆匆的去了医馆,我担心是她的身体不舒服。”

薛慎之面色凝重,疾步离开。

商枝的身体一直很好,就连受寒都是很少出现过,怎么会身体不适呢?

忽然间,薛慎之想到沈秋说的话,月事之后吃药,这个月商枝并未来月事……一个念头闪过,整个人都懵了。

而商枝到医馆里,抓着方郎中给她号脉。

方郎中见商枝脸色凝重,小心翼翼给她号脉。

许久,方郎中都没有反应。

商枝看着他迟疑着,未曾说出结果。

不禁问道:“脉象如何?”

方郎中见商枝神色变幻不定,不知她是想要,还是不想要,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是先直接告诉她结果,还是先开解一番再道出结果。

他见商枝神色凝重,吱吱唔唔道:“喜脉。”

商枝心里已经猜到。

但听方郎中这么一说,还是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商枝将手放在小腹上,这里面有一条小生命,商枝心里很复杂,同样也很矛盾,既有初为人母的欢喜,又生出忧虑。这个孩子来得太突然,她完全还没有心理准备。她这个年纪,还太小了。

商枝呆呆地坐着,没有动。

方郎中一时间摸不着头脑,猜不透商枝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东家,这个孩子,你不想要?”方郎中感受一道冰冷的眼神望来,他连忙住口。

商枝瞪了方郎中一眼,虽然是意外来的孩子,心里的喜悦还是压过忧虑。

她自己是郎中,平时多注意一些,应该问题不大?

“我的身体状况如何?”商枝询问方郎中,之前的纠结,已经抛到九霄云外,因为在方郎中问她不要这个孩子的时候,她心里打突,升起浓浓的不舍。才发现改变一个主意的距离,就是知道前和知道后的差异。

心中猜测是否怀孕的时候,商枝还在想,如果怀上该知道办,她又该做什么样的选择?

在得知怀上之后,除了觉得这个身体太年轻,对宝宝发育不太好之外,根本就没有想过不要他。

这是她和薛慎之的第一个孩子。

方郎中道:“就是气血有点虚,没有别的毛病。”

商枝点了点头,如今天气凉,她气血虚,小剂量的服用阿胶补气血就好。

然后她又问方郎中,“我还得吃什么?”

方郎中怪异的看向商枝,“东家,您的医术比我高超,该知道吃什么比较好。”

商枝摸了摸额头,想到自己之前诊脉的情况,气馁道:“医者不能自医,就是因为在诊断过程中容易掺杂许多不必要的顾虑和忧患意识,这样就会影响自己客观的分析和诊断思维,容易导致误诊和误治。你给我诊断,开药比较好。”

方郎中心说:您这不是得病,而是有孕,不必在意这些。

转念又觉得未必不是商枝担忧过度,太过看重,才会对自己没有信心。

他小心翼翼,斟酌着开一张方子给商枝。

商枝看着药方子,皱紧眉心道:“剂量会不会太大了?对胎儿有影响?”

方郎中:“……”

商枝提着毛笔,“除了黄芪与当归之外,其他的剂量都往下减一两钱。”

方郎中连忙将药方子夺了回来,“东家,这些药,性温,我给您抓三副药,早晚各一次,可以停下来。”

“哦。”商枝直愣愣的点头,看着方郎中去抓药,她想了一会,“要不……算了?我吃阿胶补补就行了?往阿胶里面再加一点黄芪与枸杞?每天再吃几个枣?药有三分毒,吃了总归会不好?”

方郎中沉着脸,对商枝道:“阿胶容易上火,你虚火旺,吃多了,不怕流鼻血?”

商枝被噎住。

等商枝提着几包药出来,精神还有些恍惚,她摸着肚子,觉得真奇妙,明明还没有任何的感觉,得知这小东西的存在,她就是出自内心的觉得欢喜。

所有的顾虑,统统都烟消云散。

看着手里的药,商枝很苦恼。

心里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吃。

薛慎之赶来,就看见商枝手里提着几包药,神色很纠结,心里不知在盘算什么。

他心里一沉,来到商枝的面前,目光扫过她平坦的小腹,视线定格在商枝的面容上,喉结滚了滚,“枝枝,郎中怎么说?”

商枝拿着薛慎之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慎之,以后你要多用心照顾我们娘俩。”

薛慎之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惊喜,冲击着头脑发昏,他怔怔地看着掌心下平坦的小腹,真的有身孕了!

他一路上隐隐有这个猜测,这个孩子极有可能是在安阳府城怀上的,听到商枝亲口说的话,他仍旧是受到了冲击。想将商枝抱起来,又怕他的莽撞伤到腹中的孩子。

真奇妙,明明感受不到他的存在,只是这么将手放在商枝的小腹上,就觉得心情难以抑制的激荡,仿佛能够感知到他一般。

“枝枝,谢谢你。”薛慎之目光深沉的望着商枝。

之前在马车上,想要商枝为他生一个孩子。转念想起之前,商枝因为身体与年纪小的缘故,并不打算要孩子。

可谁知,这个孩子却是迫不及待的来到他们的身边。

“呆子!”商枝食指戳着薛慎之脑门,看着他眼底激动喜悦的模样,也不由得展颜欢笑,“这个孩子对我们来说,很有意义。”

“是,我会好好护着你们母子。”薛慎之慎重地说道。随即,拦腰抱着商枝,吓得商枝连忙伸手抱着他的脖子,就看见他俊秀的面容上,笑容愉悦,商枝心安的靠在他的肩头,心里涨得满满的。

商枝成为重点关注对象。

薛慎之得知她怀孕之后,抱着上马车,抱着下马车,一直抱着放在床上,一点路都不让她走,生怕她磕着碰着。

商枝很无奈,他看着薛慎之小心谨慎的模样,拽着他的衣袖,“我又不是泥捏的,哪能那么容易磕坏?双身子的人,多走走有利于生产。”

薛慎之一听,顿时紧张起来,“每日我扶着你走几刻钟?”

“你别太紧张,我和平时一样就行了。太娇贵,我后头才有得苦头吃。”商枝身子骨架也小,她真担心生产的时候,会出现难产的情况,最好是多走动,容易尽快的打开产道,也不容易出现胎位不正的情况。

薛慎之也是初为人父,新手蛋子上路,算得上两眼抹黑了。

让他做文章,能够一气呵成,但是对照顾双身子的商枝,他就显得无措,不知从哪里下手。

“你累了?先休息一会,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交代完商枝,薛慎之急匆匆出府。

------题外话------

再一次祝贺各位宝宝们中秋节快乐,小绫子总是忘事儿,今天和明天留言的亲亲们,小绫子发送52个币币,聊表心意,么么~

另外,枝枝是生个单蛋黄,还是双蛋黄啊?捂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