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破镜难圆,/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易面色如常,仿若兰心口中的那个人,并不是他。

商枝觉得他们之间,这一段感情纠葛,并不简单。

不知兰心做了什么事情,让他心冷。兰心如今回心转意,他却已经从过去中走出来。

兰心良久没有等到苏易的回答,她脸上笑容不变,“看样子,我还需要多努力一下,与他冰释前嫌,再……”最后几个却是没有说出口。

再重修旧好。

商枝咂摸出这句话。

苏易并没有完全不动于衷,他终是抬眸望向兰心。

兰心目光柔亮,唇角扬起一丝清浅的笑意。

两个人之间,相处过半年的时间,兰心是懂苏易的,知道他内心的柔软之处,他心底最在意谁。

苏易将至亲放在第一位,他看见商枝的那一瞬间,眼底的冷意散去,宛如一江春水,那般和煦温暖。曾几时,他也曾这般凝视过她。而今,他便是与她说一句话,都是不愿意的。在商枝面前,他最在意的妹妹面前,苏易会维持着风度,不会将她驱离。

兰心也只有这一个机会,只是有些话,却是不适合在第三个人面前说出口。

“大哥,你先陪兰姑娘,我回一趟松石巷。”商枝看出兰心有话要与苏易说,她觉得苏易既然与这姑娘是旧识,又是曾经有过一段感情,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何况还救了秦景骁。

苏易道:“大哥送你。”

“有慎之呢!”商枝觉得苏易是该找个女子成家了,自然不会坏他姻缘,“你就先安顿兰姑娘,再怎么说,她都是咱们家恩人。”

薛慎之站在一旁让兄妹叙旧,听闻商枝的话,走到商枝身侧,“大舅兄,我送枝枝回去,等下还要来秦家。”

“好。”苏易点头。

商枝与薛慎之相携离开。

苏易抬步,准备送两个人去府门口。一只素白的手,拉住他的衣角。

“苏易,你当真这般不愿见我?”兰心话中透着忧愁。

苏易脚步一顿。

兰心望着天空中飘落的纷飞细雨,伤怀道:“我在竹楼里住过一段时间,葱茏满目的花卉果木,失去主人的精心照料,许多已经枯萎了。我将它们重新打理,修剪枝桠,仿佛又回到原来的时光。只是……再也没有等到这间屋子的另一个主人。”

“苏易,我最不喜欢冬天,风雪肆虐,严寒冻骨,是最冰冷难熬的一个季节。我冻得面色青紫,全身发抖,无力的蜷缩在你的门前,那时我以为自己要冻死在这冰天雪地里,是你将一杯热茶塞在我的手里。滚烫的温度涌遍我的全身,凝固的血液在体内流动,我整个人像重新活过来。”

兰心唇角噙着柔和的笑容,“我喝完一杯茶,你给我一件斗篷,温暖的斗篷披裹在身上,仿佛世间的严寒被尽数阻隔,再也无法将我侵蚀。”

“从此往后,我最喜欢的便是冬天,曾经有一个人,像春日暖阳,温暖了我整个冬天。”兰心仰望着苏易,那一双透彻的双眸,点点笑意流露出来,“苏易,这些你都还记得对吗?”

苏易垂眸望向兰心拉起的那一片衣角,将她的手拿开,“兰心,旧事重提,毫无意义。在你没有赴约的那一刻起,约定就已经做不得数。”

“苏易……”

“既然选择往前走,就不要再回头。”苏易将兰心拉皱的衣边展平,“今日府中有事,便不招待兰小姐,他日二舅定会登门拜谢。”

兰心望着苏易大步离开的身影,泪珠滚落下来。

当年苏易约她在码头相见,便是向她求娶,要带她一起回京。

那一日,他们相约,不见不散。

他从清晨等到深夜,及至第二日的晌午,终是没有等来她,便乘船离去。

秦玉霜带着箜篌站在院子里,将屋子里的一幕尽收眼底。

她竟是未料到苏易与这女子关系匪浅。

倒是一旁的箜篌道:“夫人,您说当年大少爷送信过来,给您透露口风,他有意成亲,问您可有门第之见。当时您以为大少爷想要成亲了,高兴好一阵,之后大少爷回来,便是不再提,您问起他这一回事,他拿要立业再成家为由,将此事给揭过去。奴婢猜想,大少爷当时便是想娶这位女子,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他们分开了。”

秦玉霜仔细想一想,似乎有这么一回事,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儿子都是在府中待着,没有出去过。

直到手臂伤处彻底好全之后,便一头扎进军营里。

秦玉霜叹气,苏易向来让她放心,他感情的事情,秦玉霜是不便插手。

“去后院吧。”秦玉霜正要转身离开,便见兰心已经见到她,也便不好就此离开,站在原地,客气道:“兰姑娘,用完中饭再走?”

兰心摇头拒绝,“多谢伯母。我回客栈吃。”

“你一个人住在客栈里?”秦玉霜皱眉,兰心比商枝大不了多少,一个女孩子,独身住在客栈,到底是不安全的。“你在京城可有亲人?若是有,最好去亲戚家中留宿。若是没有,便买一个婢女,近身伺候也有一个伴。”

秦玉霜的关怀,让兰心红了眼圈,她连忙侧着头,将眼角的泪痕抹去,“我有一个婢女,将她留在客栈里看行囊,并未将她带过来。”

秦玉霜点了点头,不再强留。

兰心告辞离开。

秦玉霜望着兰心纤细柔弱的身影,拧着眉心道:“是该要给易儿、越儿说亲了。”

箜篌也多嘴提一句,“侯爷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是该要尽早给少爷们说亲,不然得耽搁了。”

提起苏元靖,秦玉霜脸上的笑容敛去,“进去吧。”

回到后院里,秦玉霜看见苏易探望秦景骁出来,唤住他,“你与兰姑娘是何关系?”

苏易沉默半晌,方才回道:“母亲,她的事情,您别多管。”

“你们会重修旧好吗?”

苏易并未立即回答,不知过去多久,他方才沙哑地说道:“破镜难圆。”

秦玉霜一时想到自己,她摇了摇头,“也罢,你们都已经长大,有自己的主张。母亲自己是一个糊涂人,又如何能给你们指点?”

苏易道:“母亲可以给二弟相看。”

“我请你两个舅母一起相看。”秦玉霜是不相信自己的眼光。

“好。”苏易见秦玉霜不再提起兰心,松一口气。

——

商枝在松石巷用完午饭,调配好药膏,她方才回秦府。

秦景骁陷入昏厥中,还未苏醒过来。

商枝给他号脉,脉象正常,并无大碍。

给秦景骁换药,喂药。

“枝枝,二爷不会有事吧?”魏宁姿站在商枝身后,目光落在秦景骁苍白的脸上,紧紧握着自己的手,“他何时才会醒过来?”

“若是没有其他的病症复发,恢复良好的话,不会有性命之忧。”商枝近距离的接触过两个军人,秦景凌与秦景骁,他们是铁铮铮的硬汉,身上全都是狰狞的伤疤,每一道都是他们的镌刻上的荣耀。而这一份荣耀,却是不会给他们求来庇护,反而将他们架在烈火上炙烤。

他们在边疆拼杀,守护疆土,寸土不让。

而他们效忠的君主,庇护的百姓,却是不能体恤他们,猜疑他们的忠贞。

商枝在看见秦景骁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时候,她几乎想要冲动的让秦家交出兵权隐退。

“二舅母,您放心,二舅一定会没事的。他已经辜负过你一次,好不容易牵上你的手,这一次,他绝不会轻易放开你。”商枝宽慰魏宁姿,秦景骁的情况在转好,这是一个好征兆。

秦景骁一日不醒过来,魏宁姿这一颗心,时刻高高提着。

“我能多陪陪他吗?”魏宁姿期盼地望着商枝。

商枝摇了摇头,“过了今日再说。”

魏宁姿鼻子酸涩,心里很难过,为秦景骁揪心,却也痛恨自己的无力,只能在一旁干着急,却是什么也做不了。

若不是魏家……秦景骁又如何会险些重伤丧命?

商枝拉着被子给秦景骁盖好,与魏宁姿一起出去,看着等在外面的秦玉霜与苏易道:“二舅舅很稳定,如果没有其他突发的症状,不会有性命之忧。”

秦玉霜与苏易松一口气。

“没事就好。”秦玉霜双手合十,拜了拜天。

苏易紧绷的神情也松懈下来。

秦玉霜看着商枝满面疲倦之色,“枝枝,娘送你回去,这里有太医看着。你是双身子的人,需要多休息。”

“好。”商枝正好有话与秦玉霜说。

两个人一起相携着出府,商枝一眼看见站在府外的兰心。

兰心是在等商枝,未料到商枝与秦玉霜一起出来。

秦玉霜见兰心一个人,又没有马车,她到底救了秦景骁一命,主动开口道:“兰小姐,你去何处?我们送你一程。”

兰心想要拒绝,可她看着面色沉静的商枝,颔首道:“有劳伯母。”

------题外话------

晚上有二更,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