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谁生,谁死!(二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站在医馆门口,双手交握,看着宁雅离开的身影,心里长叹一声。

宁雅是不愿意立即将身份暴露出去,目前朱淳与华敏公主已经得知,只怕瞒不了多久。

元晋帝对宁雅有一种变态的偏执,他如今因病心情愈发的古怪,还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她必须要先做好两手准备,回去之后与薛慎之商量一番,如今襄王摄政,要尽快扶持他上位,然后找到华敏公主的弱点,一举攻克下来。

她看着身侧的沈秋,“大哥将慎之带走了?”

“是。苏小将军说若是薛大人露面,只怕背地里的人会警惕。”沈秋却有她的另一个顾虑,“小姐,县主一个人出去,不会有事吗?”

“不会,大哥的人在暗中护着。”商枝想要用宁雅引蛇出洞。

沈秋仍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这个计策虽然万无一失,但若是出现意外,只怕想出计谋的商枝,便成为一个罪人。她与薛大人之间的感情,也会受到影响。

只怕商枝自己心里,也迈不过这一道坎。

想到此,沈秋提心吊胆,“小姐,我上去护着县主?”

“不用。”商枝担心沈秋露面,反而会影响计划。

沈秋望着宁雅彻底消失在街头的身影,心里只能祈祷着不会出事。

“小姐,您就算抓到华敏公主的把柄,也不能处置她。她是一国的公主,不是这般轻易能够对付的人。若是您将她交给皇上处置,县主一事就真的瞒不住了。”沈秋觉得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杀了华敏公主,但是华敏公主在东胡十分受可汗的器重,不明不白死在大周国,必定要一个说法,若是查出他们动的手,只怕要遭受株连。

商枝不由得轻笑一声,“你以为我傻啊?等着看就知道了。”

商枝十分信任苏易的办事能力。

隔了片刻,商枝一拍掌,潜伏在医馆的暗卫,骤然朝宁雅离去的方向快速而去。

宁雅裹紧身上的披风,将宽大的帽子往下拉,遮挡住她的面容,快步在街道上穿梭。

为了尽快赶到松石巷,她专门挑选僻静的巷子。

一道破空声从后面传来,宁雅转身,看着长剑朝她的胸口刺来,脸色煞白,连连后退。手臂一紧,一股大力拽着她往后甩去,‘哐当’一声,兵器相交,宁雅看见苏易手里的短刀划破刺客的脖子,一脚将他踹飞,鲜血喷溅在墙壁上。

“伯母不必害怕,我送你回医馆。”苏易说了一句冒犯了,抱着宁雅跃上墙头,飞檐走壁,将她扔进一辆马车里,“你们几个护送李夫人回杏林医馆。”然后又匆匆原地返回,将出现的东胡刺客尽数剿杀。

苏易漆黑的眼睛盯着满地的死尸,满脸冷酷。

裘天成也从一旁过来,“苏小将军,前面埋伏的人,全数被挑了。”

暗卫也从后面出来回话,“埋伏在医馆四周的,也都被杀绝。”他们看似出来跟着宁雅,实则走出埋伏医馆那些人的视线之后,从巷子里翻墙而入,杀一个回马枪,全都无声无息的被处理,没有闹出很大的动静。

苏易点头,道:“你们将人都处理了。”

“是。”暗卫兵分三路,扛着死尸离开。

裘天成看着自己的人马,还有苏易的人马,全都按兵不动。他诧异道:“咱们不用帮忙?”

“不用。”

裘天成这才发现,暗卫与东胡的刺客穿着一模一样。

苏易笑道:“暗卫全都是出自东胡。”

裘天成嘶了一声,“你小子何时在东胡也埋下细作了?”

苏易缄默不语,这些暗卫都是李玉珩的人,他在东胡栽培出来的,这个消息自然不能告诉裘天成。

“舅舅让你回京了?”苏易反问起裘天成。

裘天成满面愁苦,“你忘了?秦老夫人过世,秦家的人可都是要解官丁忧,兵权上交。秦将军让属下带着秦家军跟着您,其余的事情,等他起复之后再说。”

苏易这才恍然大悟,当时外祖母过世,边关战乱,元晋帝便夺情处置,让秦家儿郎不必解官丁忧,依旧镇守边关杀敌。如今打了胜仗班师回朝,二舅舅出事,朝廷里没有动静,他以为不需要丁忧,着素服治事就行了。

“大舅舅的意思?”苏易看不懂如今的局势,却觉得秦家急流勇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新君登基,朝堂总有一番动荡,等守满二十七个月孝,再起复,那时候局势已经稳定下来。

“好,这件事情处理,我去一趟秦家。”苏易将裘天成留在身边,转身去往医馆。

——

驿馆。

华敏公主站在大厅中间,唇边温柔的笑意,柔化眉宇间的英气。

她目光轻柔地看向坐在一旁的李玉珩,双手捧着茶放在他的手边,“这是你喜欢的雨前龙井,滋味的确比东胡的好。”看见李玉珩的到来,华敏公主心中很欢喜。虽然她也在大周京城,但是两个人却是很少见面,她根本找不到李玉珩,谁知道他会藏身在一个名不见正传的医馆里?“你能来见我,我很高兴。之前还打算派人去请你回来,今日不走了?陪我尝一尝大周的美食?”俨然忘记了,李玉珩几日前的交代。

李玉珩并未回话,而是从袖中拿出一张契约,放在桌子上,“上一次我与公主说过,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尽快处理好,若是没有处理,我会自行解决。如今看来,公主的行事手段不如以往那般果决。”

华敏公主望着桌子上的契约,脸色骤变,“阿珩,你当真要这般绝情?”

“公主,你我之间从未有过情分。”李玉珩站起身,东西已经送到,他便不再停留,“你对阿九做的事情,我已经全都知道,你是她的额吉,她才是你血脉至亲,你不该如此待她。即便你得到大周国,于你又有何好处?”

“阿珩,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何这般对她?你才是我的男人,她是我和别的男人生下的人,你并非她的亲生阿布,你对她太好,对我太冷漠,眼中从来都看不见我的存在,只有在谈论公事的时候,方才愿意与我说一句话。你给她讲大周的风土人情,你抱着她坐在你的膝头,对她笑的那般温柔慈爱,给她作画……等等这一切,你该对我的好,全都给了她,我嫉妒得发狂,如果没有她的存在,你一定会像待她那般对我……”

华敏公主盯着李玉珩的目光十分痴狂,她神情激动,语气惶然中又透着狠绝,“我担心啊,害怕她有一天从我手中将你给抢走,你们毫无血脉亲情,关系却又十分亲近,她还那般的年轻漂亮,我如何不害怕你对我说你爱上阿九,我会发疯的,所以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我将她给送走,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她从来不是我期待的孩子,嫁给她的阿布,只是你不肯接受我,还想要离开东胡,我不得已而为之。果真我嫁人之后,你才肯留在东胡。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每日睡在一个不爱的人身边,而我爱着的男人,却对我冷漠如斯,视若无睹!所以,我将他给杀了,却未曾料到肚子里有了一个孽种。我每当看见你温柔和蔼的注视着阿九时,无数次的想,如果这是我们的女儿该多好?我会待她如珠似宝,将这世间最好的一切都给她!可她不是!还妄想将你从我的身边夺走!”

华敏公主目光冷酷,嘴角的笑容十分残忍,“你看,这样不是很好?她是大周国的宠妃,等她生下子嗣,就是大周国最尊贵的女人,这是天底下的女人梦寐以求的殊荣,她还有什么不知足?”

李玉珩目光森寒,未曾想到华敏公主因为这可笑的理由,葬送阿九的一生!

“阿珩,你看看我,不够温柔吗?学朱静婉学得不像吗?为何你就不肯好好看一看我呢?”华敏公主语气低微又带着乞求,“你喜欢朱静婉那种女人,我也可以!我不够温柔吗?不够美丽吗?你为何就是看不见我对你的好?二十年,就是焐一块石头,也早就该焐热了。”

李玉珩冷笑,“我喜欢她的从来就不是一副皮囊,她纯真,善良。而你一颗心,恶毒,又腐臭。”

“不……不是的!”华敏公主慌神了,她上前想要抓住李玉珩的袖子,“阿珩,你离开我是因为朱静婉没有死,我知道她就在医馆里,不过很快我会将她请来做客,只要她在我的身边,你就永远也不会离开我……”

李玉珩狠狠地掐住华敏公主的脖子,眼底透着杀伐之气。

华敏公主脸色涨紫,呼吸枯竭,她丝毫不怕,反而嘴角扯出一抹笑,“阿珩,死在你手里,我并不觉得可怕。只是你要想清楚,这整个馆驿都是我的人,你如果杀了我,你也不会活着走出去,这样多好啊,到了阴曹地府,没有人能够和我抢夺你。只是……你忍心让朱静婉守寡吗?你们好不容易才相聚……不对,你瞧瞧我都糊涂了,你虽然是我的驸马,可你真实的身份是李玉珩啊,当年冠盖京华的文武双状元,你有妻有子,全都得死!”

华敏公主诡异的笑道:“杀我一个,让你全家都陪葬,阿珩,你向来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她的手握上李玉珩的手,甚至加大力道,眼底跳动着疯狂的暗火,“用力,你再稍微用力一点,我的脖子就可以断了……哈哈哈……”

李玉珩不顾一切,加大力道,华敏公主的脖子传来咔咔的声响。

华敏公主似乎没有想到她的话说到这个程度,李玉珩依旧不要命的要杀了她!

李玉珩面容冷峻,望着华敏公主瞳孔紧缩,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更多的是不可置信,嘲讽地笑了笑,“李玉珩,早就死了。”

华敏公主似乎要制止李玉珩,喉口只发出嗬嗬声,心中无端生出一股绝望。

“公主,不好了!出大事了!咱们的人……咱们的人明明是去伏击杏林医馆的人,现在……现在闯进朝廷命官的宅子里暗杀,这些大臣,已经进宫告御状了!”

巴音匆忙进来,看到华敏被李玉珩掐着脖子,进气少,出气多,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李玉珩将华敏公主往地上一扔,厌恶的掏出帕子擦手。

华敏公主重重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睁大眼睛,微张着嘴巴,面容狰狞,半天没有动静。

“公主!公主!”巴音连滚带爬到华敏公主面前,手指放在她的鼻子下端,还有微弱的呼吸,她吓得哇的哭出来。“公主,您快醒醒,朝廷很快来人了!您快醒醒,想一想办法啊!”

说着,抬高华敏公主的下颔,狠狠掐着华敏公主的人中。

华敏公主被她这么无意一抬下颔,气道被打开了,呼吸通畅起来,眼珠子转动了一下,窒闷疼痛的胸口,伴随着呼吸的流畅,缓慢跳动的心脏,恢复正常。

她趴在巴音怀中,剧烈的咳嗽,撕扯着咽喉如刀割一般疼痛。

华敏公主剧烈地咳嗽,眼角溢出泪珠,她眼睛通红的看向李玉珩,当真是又爱又恨,她未曾想过,她的挚爱,将屠刀对向她,想要屠戮她!

李玉珩冷冷地瞥她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他之所以没有掐死华敏公主,只是不想惹麻烦,她在东胡很有威望,又是可汗很疼爱的妹妹。若是死了,有人亲眼看见是他,当他的身份暴露出来,当真会牵连到慎之他们。而且,他听闻华敏公主派出去的人,并没有伤害到医馆里的人,而是闯进其他大臣的宅邸,他猜想定是慎之他们做了什么。

华敏公主死死的盯着李玉珩,看着他冷血无情的离开,双手紧紧收握成拳头。

“公主,您吓死奴婢了!您快想想办法,那些人,全都刺杀朝廷命官,这可是大罪,即便我们是东胡人,也会要受到惩罚的。”巴音没有说的是,正是因为他们是外族人,又刚刚休战,难免会让元晋帝多想,他们留在大周国,居心叵测!

华敏公主一门心思想的是李玉珩要杀她!

别的一概没有入耳。

直到禁军闯进来,将她带进宫问话,华敏公主这才彻底活过来一番,又恢复成一国公主的气度,面容冷酷,眼底布满肃杀之气。

“统领大人,你是说本宫谋害朝廷命官?这都是子乌须有的事情!你们有何证据,证明是本宫的人闯进官宅里刺杀?”华敏公主听到来龙去脉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栽赃嫁祸,只怕抓拿朱静婉一事失败,被他们反过来诬陷,只要抵死不认账,她就不信大周国能将她如何!

“皇上也担心是诸位大臣冤枉公主,派下官请公主入宫一趟指认。”禁军统领公事公办道:“还望公主莫要为难下官,皇上并不希望两国的友好,因为这么一桩小事而破裂!”

华敏公主听出话中的威胁,面色骤然大变。

她冷笑道:“本宫就随你走一遭,如果是你们的臣子冤枉本宫,若不给本宫一个公道,本宫绝不善罢甘休!”

“公主请!”禁军统领侧身,做一个请的姿势。

华敏公主冷哼一声,摸着自己疼痛的脖子,眼底闪过寒光,骑马奔向皇宫。

皇宫,乾清宫。

江鹤、贺岱、朱淳,齐齐跪在龙床边。

朱淳胳膊上绑着绷带,整只袖子全都是鲜血,气愤地向元晋帝告状,“皇上,您可要为微臣等人做主啊!这华敏公主实在是太嚣张,青天白日里让刺客闯进下官宅子里行凶,若不是微臣住的地方离衙门近,引来五城兵马司的人,只怕下官就命丧黄泉了!”

“皇上,幸好微臣府中有护卫,不然下官与家眷全都惨死在东胡人的弯刀下!”江鹤想起拼杀的场景,浑身颤颤发抖,府中死了不少人,血流成河,他以为只有前面这么一些人,当被管家通知,后院还有人的时候,都还是死人,跑过去一看,四五个东胡此刻倒在血泊中,他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幸好府中的护卫不是吃干饭的,也杀了好些人,心中淤堵的那口气也吐出来了,“皇上,微臣没有诬陷东胡,句句属实,还请您彻查,给下官们主持公道!”

贺岱听到江鹤与朱淳的遭遇,比他还要惨烈,跪伏在地上,“皇上,东胡人闯进三品官员官宅中杀人,简直是不将您的威严放在眼中!他们留在大周国,就是一搁祸端,根本没有归降之心!还望皇上能够杀一杀东胡的威风!”

元晋帝也未曾料到,东胡人这般胆大,竟敢刺杀朝廷命官!

一个两个,全都是朝廷重臣!

简直就是贼心不死!

朱淳干嚎道:“皇上,东胡就是一个弹丸小国,又是战败国,我们东胡的手下败家!您秉公处理,将指使刺客的人,绳之于法,然后将罪犯运送到东胡,请他们给一个说法,若是他们不认账,就让大周的铁骑将东胡给踏平,扩展大周的疆土!”

“呵!好生狂妄!”华敏公主冷嗤一声,大步迈进乾清宫,给元晋帝行礼,然后目光冷戾的看向朱淳,“你口口声声说是东胡人刺杀你们,可拿得出证据?”

朱淳想着自己手臂上挨一弯刀,手臂上的肉都被削一块去,可见森森白骨,如果不是兵马司的人来得及时,最后那一道,差一点就落在他的脖子上。

他心中痛恨华敏公主,那一日将宁雅与李玉珩的事情告诉华敏公主,让她转述给元晋帝,她却反过来杀他!

朱淳见到元晋帝时,恨不得将宁雅与李玉珩的事情交代出来。冷静下来想一想,殿中还有其他两个人,宁雅与李玉珩的消息,不能让贺岱与江鹤知道,他才闭口不言,否则元晋帝第一个找他算账!

朱淳心里恨得不行,却又没有办法,华敏公主身份太高,只希望元晋帝能按个罪名在华敏公主的头上。

外族公主杀大周重臣,这个罪名是要将她给杀头,东胡可汗也不敢说什么!

“皇上,微臣院子里的死尸,可以做为证据!”朱淳可不怕,就是因为院外有被五城兵马司的人杀掉几个刺客,他才敢信誓旦旦说是东胡的人。

而且,只有东胡的人惯用弯刀。

华敏公主皱眉,她想到了栽赃污蔑她,倒是没有猜到她的那些刺客,真的落在这几个人手里。

如果她的人落在这几个人手里,也说不通,刺客对她忠心耿耿,根本不会背叛她,根本不会去违背她的命令,放弃抓拿朱静婉,转而去刺杀其他的大臣。若是全都被他们的人杀害,那些人伪装成东胡人,又如何能够嫁祸?毕竟,东胡人的刀法,不是大周人能够轻易模仿,一看就能看出破绽。

果然,江鹤道:“皇上,那些人用的是东胡人的刀法,如果是被人栽赃陷害,咱们大周国的人,如何能使出东胡的刀法?而且刀法很纯熟,不是一朝一夕便能会的!微臣府中死了不少人,不信您让懂此道的人去看一看,微臣是否有撒谎,冤枉东胡!”

贺岱道:“皇上,东胡过狼子野心,对大周国虎视眈眈。他们战斗力比不过大周,先休战,迷惑我们,然后借着姻亲关系,来大周国京城,刺杀朝中重臣,若是嫁祸给武将,您一怒之下,重惩武将,让将士们心寒,他们挑拨朝臣的关系,让您无人可用,便能够一举攻破大周国!”

如果商枝听到这一番话,都想为贺岱给鼓掌,简直说到她的心坎上。

华敏公主脸色铁青,一次普通的刺杀,且还是栽赃陷害给东胡,却上升到两国之间的阴谋战术!

“血口喷人!东胡是诚心归降,愿意年年进贡,对大周俯首称臣!”华敏公主立即表达东胡的忠心,不能坐实了言论!她眼风一扫,话音一转道:“你们又如何知道,不是武将刻意栽赃陷害东胡?”

既然这一池水已经浑了,她不介意更浑一点,拉更多的人下水,这样反而还能分摊风险!

谁死,谁生,各凭本事了!

“你——”贺岱指着华敏公主,“大周国人行事光明磊落,不会行小人之事!”

“皇上,您找人验一验就知道,微臣的话是真是假!”朱淳觉得是不是,看那些刺客,任凭华敏公主巧舌如簧,也翻不了天!

元晋帝被他们争论吵闹得头昏脑涨,许久不痛的脑袋,又开始针扎般,刺痛起来,额头上的青筋暴突。

华敏公主眼疾手快,拿出一颗药丸,塞进元晋帝的手中。

暗卫自四面八方出来,迅速将华敏公主给制服!

却为时已晚,药丸已经顺着元晋帝的咽喉滚进去。

刘通脸色大变,立即道:“太医!快去传太医!”

元晋帝掐着喉咙,想要将药丸吐出来,却是如何也吐不出来,他眼底喷出怒火,狂怒道:“给朕拖下去,乱棍打死!”

华敏公主扬声道:“慢着!陛下,本宫给你吃的是解毒丸,你方才是头风症又发作了?吃下这粒药丸,就能缓解你的头痛!”

元晋帝闻言,怔愣住,随即觉得头痛症状,似乎真的缓解了一点,将信将疑的看向华敏公主。

“你若不信,等下太医来诊脉,就知道我有没有害你。再说了,这乾清宫被护卫的犹如铜墙铁壁,本宫是找死吗?才对你下毒手!”华敏公主这一番话,彻底打消了嫌疑。

元晋帝感觉到身体好受一些,怒火稍微平息。

华敏公主道:“陛下,既然你的臣子,都一口咬定有证人在手中,是我们东胡人刺杀他们,不妨将人抬上来,指认一番。若是误会,便尽早解除误会,以免影响两国邦交。若确有其事,本宫定会给大周国一个满意的交代!”

元晋帝沉声道:“将证据抬上来,宣曹少卿进宫。”

“是!”

不一会儿,曹少卿匆匆进宫。

刺客的死尸也被抬到乾清宫门前。

元晋帝让刘通搀扶着他出去。

一行人全都站在殿外。

曹少卿掀开白布,露出东胡人的穿着,五官深邃,络腮大胡子,是东胡人常见的面相,腰间别着一把弯刀。曹少卿还从其他几个地方,检验出东胡人的特征。

朱淳冷笑一声,“华敏公主,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华敏公主绕着刺客走了一圈,她掀开眼皮子,“朱大人,本宫何时否认他不是东胡人?”

“公主的意思是承认了?”

“本宫承认他是东胡人,但不承认是他们杀的你!”华敏公主掀开刺客高竖的衣领,露出脖子上的致命伤痕,“本宫常年征战,对大周国的风俗习惯是知之甚深,尤其是将士的刀法。你们看,干净利落,一刀毙命,并没有多少鲜血喷溅而出,可见刀法快狠准,本宫在战场上常见这一种刀法。”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武将,杀了这些刺客,栽赃给你!”

“这可是你说的,本宫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华敏公主讽刺一笑,拍了拍手,“皇上,你不信我的判断,大可让五城兵马司的人,对证一下,他们的刀法可有这般纯熟!”

元晋帝目光森冷的看向华敏公主,眼底的杀意一闪而逝,“好端端的,大周武将为何要栽赃陷害你?”

“当然是为了兵权!皇上可别忘了,将军府的老夫人过世,因为战乱,将军府的人并未丁忧解官,上缴兵权。一旦战事平息,便会要上缴兵权,这兵权旁落,还能不能再握在手中,便不得而知了!”

元晋帝瞳孔一紧,陡然想起,的确有此事!

就在这时,有人来通传道:“皇上,秦将军求见!”

“何事?”元晋帝语气不善。

“秦将军此番进宫,是为上奏丁忧,请您批准他解官在家中守孝。”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都很晚了,宝贝们,很抱歉,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