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失败/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敏公主请人将刘通请过来。

刘通正好要去贤德殿送赏赐,被巴音给请过来,看着满面阴沉的华敏公主,俨然是出事了。

他询问道:“殿下,您去贤德殿是?”

“等会你就知道了!”华敏积压着满肚子的怒火,气势汹汹地朝贤德殿而去。

贤德殿的宫婢,瞧见华敏公主愣了一下,并不认识她是哪宫的人,当看见刘通的时候,连忙福身,“刘公公,您今日过来,是皇上有何吩咐吗?”

刘通道:“皇上派咱家给娘娘送赏赐。”转而,介绍华敏公主,“这位是东胡华敏公主。”

华敏公主满面不耐,给巴音递一个眼色,担心话说的一会功夫,人已经逃跑了。

巴音将挡在殿门前的宫婢给推开,华敏公主疾步入内,目光四顾,与站在书案后,穿着绛红色长裙的文贵妃目光相接。

文贵妃娘娘手里提着毛笔,她目光冰冷地看向闯进来的华敏公主,‘啪’地将手里的毛笔扔在桌子上,细眉一挑,“哟,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阵仗!本宫如今是不受宠了,威严不在,谁都能够乱闯本宫的宫殿?”

被巴音推开的宫婢,进来跪在地上,颤声说道:“娘娘,这位是东胡国的公主。”

文贵妃娘娘冷笑道:“区区一个战败国的公主,好大的威风,竟敢擅闯后妃的宫殿。如此嚣张,是不将大周国放在眼底吗?”

华敏公主眼皮子一跳,“文贵妃娘娘,本宫闯入你的宫殿,虽然唐突,却是迫不得已。有人告诉本宫,你伙同其他人,将本宫的阿九送出宫!来此,一探究竟,若这一切是误会,本宫自会向娘娘道歉,若是情况属实,本宫定会禀报皇上,请皇上定夺!”

刘通眼皮子一跳,未曾料到华敏公主突然带着人来,是为了找九娘子的下落!

只是九娘子才怀孕,她怎么会逃出宫?

就算有文贵妃娘娘相助,九娘子也逃不掉!

蓦地,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刘通脸色剧烈变幻,不过一瞬,便将神色遮敛过去。

“娘娘,淑妃娘娘感念您赠她送子观音,如今怀有龙嗣,皇上龙心大悦,命奴才给您送赏赐。”刘通道出他的来意,九娘子如今怀有龙嗣,元晋帝将她从嫔妃,升为淑妃。

“奇了怪了,淑妃不见了,华敏公主来问本宫要人!本宫与淑妃素来毫无往来,除了她进宫时,本宫按规矩给新人贺礼外,再无交集。她不见了,其他的地儿找了吗?为何就认定是本宫将她送走?本宫若有这等本事,自个早就出宫去了。”文贵妃娘娘从书案后走出来,她站在离华敏几步之远,咄咄逼人道:“华敏公主来找本宫兴师问罪,恐怕并非是因为淑妃娘娘离宫罢!”

言外之意,华敏公主是故意来找茬的!

华敏公主面容冷肃,她认定是文贵妃娘娘在拖延时间,让九娘子逃跑!

不再与文贵妃多费口舌,直接下令道:“来人,给本宫搜!”

她看着文贵妃娘娘脸色阴郁,皮笑肉不笑道:“文贵妃娘娘,得罪了,若本宫冤枉你,自当向你赔罪!”

“行啊,若是冤枉本宫,华敏公主便跪在本宫面前,磕三个头,这件事便算了了!”文贵妃眼皮子一掀,斜睨华敏公主一眼,十分好说话的模样。

华敏公主脸色铁青,她冷哼一声,心道:你且等着!究竟是谁给谁磕头!

刘公公带来的内侍与禁卫军,瞬间涌进贤德殿,四处翻找。

华敏公主看着文贵妃气定神闲,端坐在美人榻上,端着一盅药膳在食用。她眼底闪过厉色,对刘通道:“刘公公,今日请你来,便是让你将贤德殿的秘密通道告诉本宫!”不等刘通开口,她冷嘲道:“你千万别说,贤德殿没有秘密通道,皇宫之中,但凡上了品阶的后妃,居住的寝宫都会有逃生的通道。你若是不知,本宫便派人请皇上过来,由他亲自将通道给说出来!”

文贵妃娘娘脸色骤然一变,‘哐当’一声,手里的勺子滑落在汤碗中。觉察到华敏公主望来的视线,她勉力维持着镇定。

华敏公主眼底的笑意更深了,冷声道:“怎么?刘公公这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吗?”

刘通看着脸色微微发白,却极力保持镇定的文贵妃,心里叹息一声,指着一个地方。

华敏公主这般模样,显然是胸有成竹,若是闹到皇上面前,即便文贵妃娘娘未曾帮助九娘子私逃,只怕皇上也会迁怒文贵妃娘娘。

华敏公主唇边浮现一抹冷笑,让人立即去打开密道。

文贵妃娘娘握紧手指,她倏然站起身,随即反应过来,她又重新坐下去。

禁卫军将密道打开,华敏公主走过去,立即钻进密道里,让人给她提来一盏油灯。

内侍将油灯递给华敏公主。

华敏公主带着人顺着密道口疾步走去,很快就到了,她让禁卫军将门给打开。

走出密道,方才发现这是通向冷宫。

而巴音已经去请示元晋帝,元晋帝勃然大怒,命人去九娘子的寝宫找她,又派一队禁卫军给华敏公主支配,去拦截九娘子。

巴音这时带着禁卫军高举着火把疾步而来,将黑沉沉的夜幕,照得亮如白昼。

禁卫军统领面色冷漠,他冷眼望向华敏,“你说文贵妃将人给送出宫了?”

华敏公主不答反问道:“冷宫有路通向宫门吗?”

禁卫军将人兵分三路,朝各个方向散去,他带着华敏公主抄近路,去往宫门口,只见有几辆马车驶离。

华敏公主厉声道:“全都拦下来!”

马车里全都是参加宫宴离去的大臣与家眷。

禁卫军将马车拦下来搜查,惹得众人不满:“你们这是干什么!”

“大人,得罪了,宫里有嫌烦逃离,皇上命令下官搜查,为了各位大人的安危,还请各位大人配合!”禁卫军统领将众人安抚,让人将马车搜查,只差翻找个底朝天,并没有找到九娘子的身影。

各位大人敢怒不敢言,只得忍着这口气,让禁卫军给搜查。

华敏公主看着一辆接着一辆马车被放行,心渐渐往下沉,“没有找到?”

禁卫军统领摇了摇头,“没有!”

“不可能!”华敏公主确定九娘子是去了贤德殿,而他们一路过去的时候,并没有遇上九娘子,也并未在贤德殿看到她,若不是从密道逃走,人去哪里了?“你确定只有这一条路通向宫外?”

“还有两条路,我已经派人过去拦截!”

“你带人去拦截李玉珩的马车!”华敏公主脸色紧绷,只有他会将九娘子给带走!

禁卫军统领愣了一下,似乎不明白为何要拦住李玉珩的马车。

“他与九娘子认识。”华敏公主话落,忽而,她看见一辆马车从宫中驶出来。看见他们的一瞬调头离开,指使道:“快!将这辆马车给拦下来!”

禁卫军电射般飞跃而去,首领直接跃上疾奔的马背上,拉住缰绳,将马车给停下来。

禁卫军将车帘子给掀起来,看到里面坐着的人,纷纷看向首领。

首领认出是薛慎之与商枝,拱手行礼,“薛大人,冒犯了。”

薛慎之看一眼将马车包围的禁卫军,面色如常,只是冰冷的嗓音给见他的心情不悦,“这是为了何事?”

“薛大人,有逃犯潜逃出宫,皇上让属下们盘查。”首领说词不变,毕竟后妃逃出宫中,并不是光彩的事情。

薛慎之微微上扬着唇角,“禁宫戒备森严,若是人犯从宫中逃离,躲上官宦的马车里,危及诸位官宦的性命,便是你们办事不利!等你们的人来盘查,只怕官宦早已丢掉性命。”

“薛大人所言极是,待抓拿到人犯下官定会请罪。”首领作揖道。

商枝掀起车窗帘子,环顾四周,目光落在华敏公主身上,讥诮道:“依我看,你们不是在抓拿人犯,而是将我们当做人犯。你们如此兴师动众,人犯是个蠢的,才不会望风而逃。”

“薛夫人不必担心,宫中已经有禁卫军防守每个宫殿,加大力度在巡查,人犯若是敢从马车上下去,重新躲回宫中,自然会被发现!”华敏公主也担心闹出大动静,九娘子又回去了,所以派人驻守在她的宫殿,通往宫门的各条必经之路,都让人去搜查。现在还没有人来通报,说明九娘子必然藏在马车上。

商枝眸光轻闪,“是吗?但是我们为何要配合你们?你们自己看守不力,如今去来扰我们的清净?你们退下吧,若是出事,我们自己承担后果。”

这时,有人在华敏公主耳边道:“殿下,李玉珩与苏家的马车里,并没有见到淑妃。”

华敏公主心中冷笑,看着拒不配合的商枝,笃定九娘子一定藏在马车里!

她举起油灯,看着马车里一抹烟霞色,商枝的身影刻意挡在前面,隐约可见一个人披裹斗篷,九娘子今夜穿的正是烟霞色的宫装。

“你们快上去搜!人就藏在马车里!”华敏公主不等首领反应过来,她足尖一点,跃上马车伸手就朝商枝身后抓去。

薛慎之迅速出手,扣住华敏公主,拧住她的手,将她往马车外一推,面若覆霜,“华敏公主,即便你是东胡公主,也不能在未经过主人的同意,擅闯马车。若是本官将你当做刺客,意欲对大周国官宦家眷行凶,不知轻重的伤到你,还请你见谅。”

华敏公主看着手腕,一片通红,她恼恨地瞪着薛慎之,怒道:“你们杵着作甚?人就藏在马车上,你们还不赶紧上去,将人给抓下来!”

首领看着华敏气急败坏的模样,又看向面容冷峻的薛慎之,道:“薛大人,还请您通融。”

“我们若是不答应呢?”商枝也被华敏的举动给惹恼,态度十分强硬,“我有一事不明,你们抓拿人犯,为何一个别国的公主,气焰如此嚣狂,在大周的国土上,作威作福?是将大周国视若囊中物,才会如此没有顾忌。还是将大周国的官宦当做酒囊饭袋,可以任你东胡的人欺压?”

首领有苦难言,逃犯只是说词而已。

商枝这句话,暗指华敏公主的野心,这一顶帽子扣下来,华敏公主可承担不起,虽然她心中是如此想的!

就在他们僵持不下,华敏公主让巴音去将元晋帝请来时,一个内侍急匆匆而来,“人已经找到了!”

找到了?

华敏公主反应不过来,她皱眉,目光凌厉的看向内侍,“在何处找到的?”

内侍吱吱唔唔道:“淑妃娘娘在御膳房,她下厨给皇上做膳食。”

“不可能!”华敏公主否定,如果九娘子找到了,那商枝马车里的人又是谁?“如果你们没有窝藏人犯,为何要看见我们,就让马车调头?”

商枝冷声道:“我倒还未问罪你们,全部堵截在宫门口,手中举着火把,握着佩剑,马匹受惊,方才调头就跑。我如今有孕在身,若是动了胎气,你们谁负责?”

华敏公主并不信商枝的说词,还想要强闯上去,将斗篷给拿开,就看见穿着烟霞色宫装的九娘子,款款随着刘通走来。

九娘子看着商枝与薛慎之的马车被包围,疑惑地看着面容阴鸷的华敏公主,“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商枝目光复杂的看着九娘子,她低声说道:“华敏公主与禁卫军在抓拿宫中逃犯。”

九娘子紧张地问道:“抓到了吗?”

商枝扫过首领与华敏公主一眼,讥诮道:“或许找到了吧。”

九娘子松一口气,“找到就好。”随后,又看向华敏公主,“额吉,我听闻您找我。”

华敏定定地看着一脸纯真,不谙世事的九娘子,她是这样的无辜不知事,却将他们给耍得团团转。

一股邪火蹿上心头,她扬手‘啪’地一巴掌打在九娘子脸上。

九娘子只觉得耳朵嗡嗡地响,一片空白。

脸颊火辣辣的,又麻又痛,她摸一下嘴角,手指上沾着鲜血,嘴角被打破。

她盯着手指上的鲜血,良久没有动。

商枝满色阴沉。

刘通先商枝一步,厉声呵斥道:“华敏公主,皇上将您视若贵客,并不代表您可以随意教训后妃!淑妃的身份,如今是皇上的妃子,纵然她有错也轮不到您来教训!您教训她,是越俎代庖,落了皇上的脸面!”

华敏公主咬紧牙根,愤恨地瞪着九娘子,她是翅膀硬了,所以处处与她作对,不愿听她的话!

如果九娘子并没有逃宫,今夜闹出的动静,算是一个把柄落在商枝等人的手里,他们若是煽动百官讨伐,她讨不得好,只怕会被元晋帝给猜忌!

“刘公公,本宫是淑妃的额吉,有话私底下与她说,不知能否通融?”华敏公主将‘淑妃’二字,咬音极重,几乎从齿缝中磨辗而出。

刘公公皱眉,这件事,他无法阻止。

华敏公主单手将九娘子往宫内拽去,直到僻静无人之处,她冷声道:“你不必瞒我,若不是我得知你的计划,你只怕早已逃出宫去了!我告诉你,你死了这条心,从你答应入宫那一刻起,你就没有回头路!怎么?你如今不贞不洁,逃离出宫,你还想嫁给谁?李玉珩?他是你的阿布,你有多不知羞耻,不要脸,才会觊觎他?”

九娘子被华敏公主一巴掌打得脑子还在发晕,她怔怔看着华敏公主面目扭曲的说出羞辱的话,惨淡一笑。

她这一个巴掌,彻底打掉母女之间最后一丝情分。

九娘子看着华敏公主,分明还是原来的模样,却觉得无比的陌生。这一刻起,华敏公主不再是她的额吉。

“我对李叔叔只有孺慕之情,并没有你说的这般不堪。”九娘子无法忍受,华敏对她与李玉珩的羞辱,那些温暖的过往是她心底唯一的一片净土。“早在你将我送进皇宫的时候,九娘子就差不多已经死了。活与死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可我活着,对你来说却是有极大的价值,你想要借着我的肚皮‘生子’,完成你的大业。你若是将我逼急了,大不了鱼死网破!我会向元晋帝请罪,并未有孕,而是你收买太医撒谎,你说元晋帝能容你吗?”

“你——”

“你不准去打扰李叔叔,还有伤害我的朋友。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九娘子内心一片荒芜,正是无牵无挂,才会无所畏惧。

早在知道华敏公主追来的时候,她就放弃逃跑的机会,因为她知道,只有她才能牵制华敏。

商枝他们将华敏伤得这般惨重,华敏一定会报复回去。

九娘子已经被华敏给毁了,她不希望华敏伤害她的朋友们。

------题外话------

十二点的时候,还有二更,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