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东胡血脉,抓获(二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枝闻着他身上皂角清香气息,他身上的毒解了之后,调理好身体,如今身子如火炉子一般温暖。

商枝把脚放在他的肚子上。

薛慎之抓住她的脚,“别乱动。”

商枝抱着他的脖子,在他下巴上亲一口,然后吻上他的薄唇。

薛慎之一动不动地躺着,从她有孕之后,两个人便没有再亲近。被她这么一撩拨,薛慎之只觉得下腹蹿起一团火苗,胸口火热,漫上一股热潮。

他小心翼翼扶着她的腰肢,商枝身上淡淡的馨香萦绕在鼻息间,整个温软的身躯纳入他的怀中,心荡神驰。商枝乱无章法的啃咬着,舔舐着,一下一下的吸允,沾染着彼此的味道。

薛慎之眸光幽暗,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含住她柔软的唇瓣,细细密密的啃噬着,在她唇齿间辗转流连。

他品尝着她的清甜滋味,呼吸渐渐粗重,双手环住她的身体,想要将她压入身下,最后的理智让他克制住自己的行为,慢慢松开她的红唇,埋头啃噬着她细白的脖子,平复着心底翻涌的热潮。

商枝浑身发软的躺在他身侧,脸颊通红,微微喘息着。

薛慎之将她松散的亵衣整理好,望着她清泠泠的眸子,水雾氤氲,眼尾染着一抹艳色,让他喉头发紧。抬手盖住她的眼睛,暗哑地说道:“别这么看着我。”

商枝将他的手拿下来。

薛慎之将她的脑袋按在胸口,“睡觉。”

商枝被他紧紧揽入怀中,感觉有什么顶着她,她的手推一下,感受到他身体绷直了,下意识屁股往外挪,腰也一并外后拱去。听到头上的吸气声,商枝想了想,双手握了上去,凑到他耳边道:“我帮你。”

薛慎之懵住了,所有的理智与自制力被她给击溃。

商枝现在两个月都不到,薛慎之要还要素一两个月,她点起的火,只好她来灭了。

不等他拒绝,商枝行动力十足,跨坐在他腿上去。

不知过去多久,商枝抹黑下床。

“你在这里等着。”薛慎之拿起一件长袍,将商枝裹住,深秋的天气,夜里冷,只穿一件底衣不防冷。

他随意披着长袍,去厨房里提水过来,给商枝将双手洗了,再去净室里沐浴。

商枝躺在被窝里,手腕有些酸痛,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干,可想着薛慎之情动性感的模样,脸颊发烫。

听到动静,商枝拱了拱被子,背对着薛慎之装睡。

薛慎之心情也格外复杂,也需要平复一下,并没有拆穿商枝,平躺在她身边,闭眼睡觉。

第二天,两个人天蒙蒙亮便起床,用完早饭,直接去往苏府。

苏易与苏越两个人坐在书房中,他们也发现有人泄密。

苏易让人去逐步排查,着重审查参与这次解救行动的人。

苏越却突然提起一个人,“大哥,兰心是什么来路?你知道吗?”

“她是蜀地人,有一半东胡血脉,她娘是东胡人。”苏易平静地道出兰心的身世。

“东胡人?”苏越神色惊异。

“嗯。”

“你知道她家中是什么底细吗?”苏越心里越发觉得兰心可疑了,“她当初毅然决然的离开你,如今突然又回来找你,她身上还有一半的东胡血统,她不会是东胡派来的细作?”

苏易面无表情道:“无论她是不是,机密的事情,都要避着她。”

这一次入宫救阿九的事情,并没有透露给兰心。

苏易回府第一件事,就是着重盘查兰心,她一直在秦玉霜身边。除此之外,就在她的厢房里休息,谁也没有接触。

“你确定不是她?”苏越再次询问。

苏易没有回答。

“我们将她送出府,安排在别院里,让人看守着她。”苏越一听兰心有东胡的血脉,心里就不得劲了,即便兰心是清白的,都不太愿意留她下来。

难怪苏易说他的妻子不会是兰心,大周国与东胡兴起过战争,虽然东胡投降,但是权贵圈子里,是不会接纳她的。跟着苏易出生入死的战士,也不会接纳兰心。

他们的战友,许多人,死在东胡人之手。

虽然与兰心无关。

可心中对东胡的人,存着深深的芥蒂。

时光也不能消磨。

苏易道:“她的母亲,死在东胡人手中。”

那一日,他在院门口捡到兰心,她的父亲给她的母亲报仇之后,便跟着她的母亲走了,只剩下她一个人。

最初苏易是对兰心起了恻隐之心,将她给收留,慢慢的相处,两个人便生出感情。

那时他们都还年轻,三年时间,弹指一挥间便过去了,他等得起。

只可惜,在兰心心中,他并非值得托付的良人。

时过境迁,早已物非人非。

苏越忍不住唏嘘。

突然间,他想起一件事情,“大哥,从头至尾,你都没有说兰心,是不是她干的?”

这时,管家领着商枝与薛慎之进来。

商枝正巧听见那句话,也看向苏易,“我们过来,也是为这一件事。”

苏易抬头看向商枝,张口欲言,侍卫匆匆而来,跪在地上道:“小将军,人抓到了,已经绑起来了!”

“过去看看。”苏易大步往外走。

商枝明显的觉察到他松一口气。

或许,在人没有抓到之前,他心里也不确定,并未排除兰心的嫌疑吧?

一行人过去匆匆过去,苏易看着五花大绑,跪在暗牢里的人,一眼认出是他麾下的人,昨晚他的确参与其中。

苏易让人提起来,绑在柱子上拷问。

商枝立即道:“不对!”

她上前,捏开那人的下颔,就看见他嘴里溢出一口黑血。

商枝收回手,连忙拿出银针,扒开他的衣襟,将银针扎刺进他的胸膛。

然后,给他号脉。

“如何?”

商枝摇了摇头,这毒性太烈。只怕人被抓到,他就吞毒自尽了。等他们过来,一切都晚了。

苏越脸色铁青,询问侍卫道:“有查出他和谁接头过?”

“属下无能,暂时没有查出来。”侍卫跪在地上请罪。

苏越一拳砸在墙壁上,没有想到他们的队伍里,竟然混进来有细作。

细作与人接头,泄露消息给华敏,应该是在皇宫中!

商枝将针收回来,准备站起来,忽而,她的目光一顿,掀开细作的衣裳,露出肩膀上的一个图腾。

她眼底闪过一抹暗光,招来苏易,让他看清楚。

苏易眼底一片冰封的冷意,他下令道:“搜查所有人,但凡有这图腾,立即抓获,违抗者,就地诛杀!”

“是!”侍卫领命下去。

商枝面色凝重,薛慎之询问道:“你发现有什么不对之处?”

商枝唇瓣微微一动,似乎想要说什么,最后抿紧唇,摇了摇头。

“我想去见一见兰心。”商枝走出暗牢,对苏易道:“去看看她的伤口,恢复得如何了。”

“她在东厢房,你去吧。”苏易唤来一个婢女,领着商枝去东厢房。

商枝将薛慎之留下来,她独自带着沈秋跟着婢女去东厢房。

兰心正在抄写经文,看到商枝来了,她将笔搁下,合上经书。

“枝枝,你来了。”兰心起身招待商枝。

商枝随意拿起一张兰心抄录的经文,看着上面的字迹,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

“我来给你换药。”商枝放下宣纸,对兰心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