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召见宁雅,不是对手!/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院里。

华敏公主端坐在主位上,上下打量着沈秋,目光落在她清秀的面容上,眼底透出几分锐利,似想要洞穿她的心思。

沈秋冷声道:“你们找我来有何事?”

华敏公主单手摸着自己的下巴,闻言,挑动一下眉头,“沈秋,你是聪明人,本宫知道你懂请你过来的意思。你也看见了,你驾马车撞倒本宫,无论你是无心之失,还有有意为之,都是要丢掉性命。可本宫不但没有惩罚你,反而是替你试探在商枝心目中的地位。”

“你们中原不是有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一句话,不单单用在夫妻上,就是挚友也是如此。毕竟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谁心中的真实相反,只有在危难之时才能测验出来,谁是真情,谁是假意。”

“不说你为商枝掏心掏肺,出生入死,更是她未来的二嫂龚少夫人。她足智多谋,奸猾狡诈,就凭她那一份心智与一张巧嘴,即便不下地求本宫,也能够让你脱身,可她却偏偏没有为你说情,冷眼看着你被巴音鞭笞三十鞭子。这说明什么?你不值得她为你谋划,在她心里你不过就是一个下贱的婢子而已。”

华敏公主看着沈秋陡然阴寒的面容,她站起身,站在沈秋的面前,“据本宫所知,你的父亲是为救秦大将军在战场上牺牲,只这一份恩情,在本宫眼中都会让你衣食无忧,接受着贵族的教育,而不是放在镖局里,任由你自生自灭。当你是一个婢女差使!若不是你的父亲,秦景凌早就死了,秦家哪有今日的荣光?而你父亲不死,你如今就是大家小姐,何必为奴为婢?差点落得个身死魂消的下场。”

沈秋一直低垂着头,不言不语。

华敏公主看着她浑身细微的颤抖,看出她并非表面的这般平静,嘴角勾了勾。

“你别白费心机,我不会出卖她。”

良久,沈秋冰冷地说道,只是声音里带着一丝颤音。

华敏公主绕着沈秋踱步,她眼底露出玩味的笑,“你既然已经来了北院,本宫若是将这个消息宣扬出去,你说她还会相信你吗?”

沈秋眸光一颤,她脸色微微发白。

“从你踏入北院开始,你与商枝之间,便是彻底的决裂了。”华敏公主右手搭在沈秋的肩膀上,“你心里是喜欢龚星辰的吧?本宫可以帮你得到他。你也可以不和本宫合作,从这里走出去之后,你确定和龚星辰还有可能?”

沈秋犹豫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华敏公主意味深长道。

沈秋似乎被这句话给触动,她内心痛苦的挣扎,最后她抬眸询问华敏公主,“龚星辰最在意商枝,我和她撕破脸,你怎么成全我们?”

华敏公主凑到沈秋耳边低声说道:“如果商枝与龚星辰也撕破脸呢?”

沈秋猛地看向华敏。

华敏拍了拍沈秋的肩膀,“本宫不会亏待你们两个。”

沈秋看到华敏眼中的鼓舞,她咬了咬牙,心一横道:“你如果骗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华敏笑着摇了摇头,“信不信随你。”

“今日不是她让我撞你的马车,但是她也给你准备一份大礼,不会在李家安稳地住下来。你给元晋帝的那一盆花,商枝知道是叫阿芙容,并不是你与国师说的神花,而且她将阿芙容给种活了。她还说……”沈秋看着华敏公主剧烈变化的神情,冷笑道:“阿芙容会让人上瘾,无法戒断。而你给元晋帝的药有问题,她准备明日就进宫揭发你,将药给拿走。你打算让元晋帝服药上瘾,让后掌控他!只可惜,商枝是医术高超,她早已识破你的计谋。”

华敏公主眸光变幻,她想不到商枝一个乡巴佬,居然能认识阿芙容。

如果被元晋帝知道,她妄图用药物操控他,绝对饶不了她的!

沈秋这句话,让华敏公主深信不疑。

她心底震颤。

“还有其他的吗?”华敏公主目光锐利的逼视沈秋。

沈秋摇了摇头,“她目前只有这一个计划。”

华敏公主审视着沈秋。沈秋脸上没有半点多余的表情,十分从容自若。

“你回去,等本宫的消息。”华敏将沈秋给打发。

沈秋利落的离开。

华敏公主将沈秋策反,站在窗前,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融融夜色中,陷入思绪之中。

巴音心里暗叹商枝见多识广,竟然还认识阿芙容。

“殿下,我们该怎么做?”巴音心里涌起不安,元晋帝用药时间断,虽然会有瘾,但还是在容易戒断期间。之前担心被元晋帝觉察出来,华敏公主让元晋帝服用的剂量很小,“我们要加大元晋帝的用量吗?”

华敏公主沉声道:“商枝既然已经识破,这一瓶药,他们必须在商枝之前拿到手。从其他方面入手,加大剂量给元晋帝服用。”

巴音忧心忡忡道:“殿下,沈秋可靠吗?”

华敏公主之前还担忧沈秋不会说实话,将商枝出卖,会是反间计。

可现在得到这个消息,华敏公主不再怀疑。

因为商枝握着她这么大的把柄,捅出来,她绝对没法翻身!

沈秋却在她行动之前,将这件事给泄露出来,让她还有充足的时间善后。

“人心啊,经不起挑拨。”华敏公主心中生出感叹,再忠心的奴仆,牵涉到性命与男人,都会毫不犹豫的背主!

只不过华敏公主栽过一个大跟头,她并不会轻易的去冒险!

华敏公主不想再等下去,想要尽快拔出她的绊脚石。

“让你办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吗?”

巴音连忙将调查来的资料递给华敏。

华敏坐在椅子里,翻看着苏秦两家的资料,手指敲击着书案,指尖划过苏元靖、何氏与秦玉霜的名字。

“秦家如今丁忧,兵权上交,但是他们还有私兵,如今这些人全都转移给苏易,由苏易掌控在手中。苏元靖苟延残喘,活不了多久,他心中未曾放下过秦玉霜,在临死之前还想要见她一面。以苏元靖对秦玉霜的偏执,只怕就是死,也不会放过她吧?”

巴音顿时心领神会,“何氏一直觊觎平阳候的爵位,苏元靖一死,就是苏易继承爵位。他再不愿意认苏元靖,也改变不了苏元靖是他父亲的事实,必然要回府守孝。他们一旦回去,何氏便会如临大敌……主子,您是想要借助苏景年之手对付苏易?让他们兄弟阋墙?”

“苏景年手里握着豫王留下来的人脉,能够与苏易抗衡。只要苏易无法继承这个爵位,秦家就休想指望苏家起复,东山再起!”华敏公主冷笑一声,她早该要调查他们的背景,让他们窝里斗。

巴音迟疑道:“殿下,苏景年为何云曦与亲生母亲反目,为了不继承爵位,他不惜弄臭自己的名声,这样的人,会与苏易争夺爵位吗?”

华敏公主眼底流露出一丝笑意,她手指轻轻点着文曲颜的名字,生生抠出来。

“这个人才是关键,端看怎么利用。”

巴音眼珠子一转,想到苏景年心中的伤疤,献计道:“何氏背景弱了,不及秦家,为了扶持苏景年上位,她将何云曦送给一个太傅做继室,太傅一把年纪,能做何云曦的祖父,她自然不同意。可她长得很标致,很得太傅的喜欢,何氏便将何云曦送到太傅的床上,何云曦不堪受辱,回来之后一根白绫,了结了性命。苏景年与豫王结交,借豫王的手将太傅斩除。他对欺男霸女的人,深恶痛绝。如果文曲颜和苏易……这算是一桩丑闻,只怕苏景年会被逼发疯,如何还能够顾及兄弟之情?”

“这些辛秘,你如何得来的?”华敏公主眼眸一眯,苏易如果抢走苏景年的女人,这笔账不会轻易算了。

“贺岱说的。”

华敏勾唇笑道:“你想办法,让秦玉霜被苏元靖的人给弄走。”

“是。”

华敏公主打算速战速决,她不能在大周浪费太多的时间。

巴音退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华敏公主便借着进宫谢恩的借口,她快商枝一步入宫。

元晋帝见到华敏公主,紧蹙着眉心,十分不悦。

“你打算何时带李玉珩回东胡?”元晋帝昨日见到李玉珩,便恨不得将他给弄死了,迫切的将宁雅给弄进宫。

华敏公主目光落在枕畔的药瓶上,视线一移,果然发现那一株枯死的阿芙容,又抽出嫩绿的芽。

“这神花如何活了?”

她故作惊讶的问。

元晋帝眉心舒展,“商枝瞧见,觉得这神花枯死可惜了,便重新为朕种活了。这段时间,朕身体舒服许多,感觉再要不了多久,病情能够好全。”

华敏公主眼底闪过阴戾,果真是这个贱人动的手脚!

“皇上,既然神花已经活了,这药你就不必再吃。”华敏公主将药瓶取回来,塞进袖中。

“不必再服药?”元晋帝扬眉。

华敏公主笑道:“皇上精神好了许多,药吃太多未必见得就是好事。本宫听闻商枝做的药膳一绝,皇上何不叫她给您熬制药膳调理?”

元晋帝抬手捏着鼻梁,“此事再说吧。”然后,对华敏公主道:“你尽快回东胡。”

华敏公主看着神色恹恹的元晋帝,不禁笑道:“急什么?您若是想要见宁雅,只管将人传进宫,这大周国都是你的,何况要见一个人而已?”

元晋帝眼睛一眯,眼底迸发出凌厉之色,翻涌着杀意,“谁告诉你的?”

华敏公主心中凛然,她说漏嘴了。

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元晋帝觊觎自己的堂妹,难怪帮她得到李玉珩?

华敏公主嗤笑一声,“你是本宫见过最窝囊的帝王,大周国的国土是你的,百姓也是你的,不就是一个女人?何必大废周章?寻个借口,将人请进宫,再一卷席子裹着一个人送出去,就说突发急症暴毙了。人已经入了皇宫,是去是留,全凭你一句话。”

元晋帝醍醐灌顶,他怎么会没有想到呢?

“宁雅与朕小时候情谊不一般,她对朕有恩,如今活着回来,朕要见一见她,无人能反驳。”

元晋帝心中激动,他太束手束脚,怕这怕那,才没有想到他如今是帝王,想要见一个人,光明正大传进宫就是。李玉珩若是敢造反,更好不过,他扣上一个抗旨的罪名,名正言顺将他给处决了!

“刘通!刘通!”元晋帝大声唤道:“你,快去传朕的旨意,将婉婉叫进宫里来。”

刘通心一沉,错愕的看向元晋帝。

“皇上……”

“你快去!”元晋帝一刻也等不得了,心中翻涌着血潮,恨不得立即见到宁雅!

刘通跪在地上道:“皇上,您如今身体方才有起色,身子还没有养回来,您再过两日将人请进宫也不迟,免得您这样……会让县主看了……”最后的话却是没有说出口。

元晋帝让宫婢拿镜子过来。

宫婢托着镜子,跪在床边,让元晋帝照镜子。

元晋帝看到铜镜中瘦骨嶙峋的人,头发霜白,仿佛迟暮的老人,那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格外可怖。

她的胆子一向很小,他这副模样,会吓坏她的!

元晋帝正要说养足精神,再将人给请进来。

华敏公主在元晋帝之前开口道:“皇上,您容貌俊美的时候,宁雅也不喜欢你,十分厌恶,甚至畏惧你。你如今的模样,恢复得再好,也比不了从前,还奢望着她会喜欢你?我若是你,能多见一日是一日,谁知明日会出个什么意外,还能不能再见着人?”

华敏话中充满了暗示,如果他的心思传出宫,就怕李玉珩会将宁雅给藏起来。

元晋帝再想见,人不在京城,他也奈何不了。

“刘通,你速速传朕的旨意,立即将人传进宫!”元晋帝停顿一下,厉声道:“若是敢抗旨不准,李家上下一律以藐视皇威的罪名关押大牢!”

刘通心沉到谷底,为宁雅他们捏一把冷汗,他退了出去。

华敏眼底闪过得意,心道:李玉珩啊李玉珩,你不会是本宫的对手!

------题外话------

今天阿姨过五十大寿,原来说不办酒席,结果表弟回来,他张罗着要办酒席,临时通知,急吼吼赶过去,一点准备都没有,又没有来得及早更新,待会凌晨还会写一更补上,亲亲们早上看,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