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苏元靖之死/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玉霜想到第二种可能,脊背生寒。

拢在袖中的手指颤抖,这小小的一杯酒水,在她眼中犹如洪水猛兽。

苏元靖见秦玉霜盯着酒杯,一动不动,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尽,他眸光晦暗。

“霜儿,这一杯酒,你都不愿意喝?”

苏元靖久病体虚,举着一杯酒,手便有些发抖,端不住酒杯,无力的垂下来。

他目光一刻都不离秦玉霜,似乎这一次要看个够,将她的模子刻进心底,经过轮回也无法从他心底给抹去。

下一辈子,他还要找到她。

所以,他要带走秦玉霜。

秦玉霜倏然站起身,她宽大的袖子,带倒面前的酒水,顺着桌面流淌而下,滴落在地上。

苏元靖眼睛一眯,他捂着嘴咳嗽,一边指着管家,让他进来,重新给秦玉霜斟一杯酒。

管家进来,给秦玉霜斟酒,恭敬地递给她,“夫人。”

秦玉霜往后退一步,“我不饮酒。”不等苏元靖开口,又道:“苏元靖,别让我后悔,嫁给过你!”

苏元靖心底一颤,他难以置信地看向秦玉霜。

秦玉霜见状,心里悄然松一口气,可她不敢掉以轻心,“你虽然做过错事,但在孩子们生下来之前,你是一心一意的对待我。过往经历的一切,我并不后悔。唯一后悔的是被你圈养起来,过多的疏忽孩子,才会让越儿对我误解颇深,母子离心。也不该对你太信任,毫无保留的对待你。”

听闻秦玉霜提及过往的事情,苏元靖眉目的阴霾散去,神情柔和,站起身,从管家手中,将酒杯给拿过来,他递到秦玉霜的唇边。

“即便做不成夫妻,我们做不了朋友吗?”苏元靖因为中毒的缘故,脸色泛着青黑色,唇色苍白,“天色不早了,我们喝完一杯酒,化干戈为玉帛。让曹管家送你回去,免得孩子们担心。”

秦玉霜望着面前的酒水,心口狂跳,苏元靖温柔体贴的模样,仿佛回到从前,她心里的不安愈发的强烈。

一股冰冷的寒气自脚底蹿上来,浑身冷飕飕的,她往后退,看着苏元靖紧逼而来,秦玉霜后背贴在墙壁上,退无可退。

苏元靖看着浑身细微发颤的秦玉霜,还想要再劝,就看见她似乎做下什么决定,绝美的面容,紧紧绷着,手指发颤地从他手中将酒杯接过去。

“我喝。”秦玉霜嗓音沙哑。

苏元靖对她突然的温顺,心情愉悦。

秦玉霜眼睛扫过苏元靖手里的另一杯酒,她颤声道:“我敬你一杯。”

苏元靖很配合,秦玉霜说什么就是什么。

秦玉霜与他碰杯之后,将酒杯放在唇边,再次确认道:“我喝完这杯酒,你就放我走?”

“我不会强迫你。”苏元靖温言道。

秦玉霜垂着眸,掩袖喝酒。

她的眸子,一直盯着苏元靖。

苏元靖轻笑一声,顺从她的心意,看着她手中空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秦玉霜蹙了蹙眉尖,到底忍受不住呛口的辛辣,侧头将酒水吐出来。

苏元靖脸色骤变。

“你敢骗我!”

他满目阴鸷,从未想过,心性单纯的秦玉霜,学会骗人的把戏!

秦玉霜看着苏元靖从口中喷出的血液,吓懵了,呆立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他满嘴满身的鲜血,脸色煞白,却掩盖不住他眼底的怒火。

苏元靖只觉得一股股鲜血往外涌,腹部一阵剧烈的绞痛,他死死盯着脸色惨白的秦玉霜,咬紧牙关,猛地掐上她的脖子,将她抵在墙壁上。

“霜儿,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我要走了,留你一个人在这世间,我怎么能够放心。”苏元靖隐忍着痛苦,额头上的青筋爆出来,随着他的话落,手里的力道加重,“霜儿,和我一起走,只有我们两个人,不会有人再来打扰我们。下……下辈子,我不会再犯这辈子再犯过的错。”

秦玉霜喉咙剧痛,双手拍打着苏元靖的手,纵然他中毒,可愤怒之下的苏元靖,秦玉霜撼动不了分毫。窒息感涌上来,秦玉霜满面痛苦之色,眼尾滚下两行泪水。

苏元靖目光凶狠地盯着秦玉霜,为她的欺骗,心里怒意难平。

因为秦玉霜在他心目中是至善至纯的女子,没有女子深沉的心机与城府,可今日她洞察出酒水里的玄机,却哄骗他喝下去,妄图毒死他,然后逃出去。

苏元靖心口撕裂一般的痛,这是他深爱一辈子的女人,曾经海誓山盟,如今却恨不得他去死!

可看见她纤细脆弱的脖子被他掐在掌心里,她惶恐无助,痛苦绝望地模样,像一根利刺深深刺进他的心口。

一滴滴泪水滴落在他的手背上,手背似被灼烫一般,手狠狠一抖。

他看着秦玉霜渐渐停止挣扎,软软地靠在墙壁上,双眼圆睁,空洞而无神地望着他,又似望着别处。

心里所有的愤怒平息下来,随之而来的是心痛。

“霜儿,很快,很快我们就解脱了。你别哭,等一下,就不会痛苦了。”

苏元靖抬手抹去秦玉霜脸上的泪水。

秦玉霜仿佛听进去他的话,泪水愈发的汹涌,她的唇瓣动了动,似乎有什么话要对他说。

可最后,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只能扯开嘴角,微微上扬的唇角,仿佛她嘴角漾开一抹浅浅的笑。

苏元靖望着她唇边这一抹笑,神情不由有些恍惚,仿佛看见两个人初相见的模样,他在国寺里捡到她的帕子,将帕子拾起来还给她,她含羞带怯的将帕子接过去,强忍着羞涩,细若蚊蝇地对他道谢,然后牵着婢女的手,飞快的跑进禅房里。临进门的时候,她回过头来望向他,似乎没有料到他还在原地,脸颊绯红如玉,轻轻弯着唇角浅浅一笑,正是这一张笑靥,毫无预兆的刻印在他的心底。

此后每一次的相遇,她脸上都是含蓄又内敛的浅笑。见惯勾心斗角的他,眼前都是一张张布满算计的假笑,从未见过这般无忧无虑的女子,笑容那般真,那般的纯净,一双晶莹的双眸不染任何的杂质,让人忍不住想将她娶回家中藏起来,细心的呵护,不让她被世俗给染上污浊。

后来,他们相爱,她不顾父母的反对,义无反顾的嫁给他,因为他曾经向她许诺过誓言,终此一生,不会背弃她,更不会伤害她分毫,让她脸上的笑容一直伴随着她到寿终正寝。

苏元靖望着她渐渐涣散的瞳孔,手指愈发颤抖的厉害,全身也紧跟着颤抖起来。

他恍惚看见两个人的新婚,她被他放倒在床榻上,大红的嫁衣映衬着她昳丽的面容,又娇又媚。她紧紧地抱着他,在他的耳边说道:“相公,嫁给你,我不悔。”

那一刻,他在心里想着,他绝不会让她后悔嫁给他。

可结果如何?

他背叛她,纵然是被算计,他却没有身为男子的担当,未曾向她坦白,让她与女儿骨肉分离十几年。

眼下更是要亲手了结她的性命。

苏元靖看着她满面的痛苦,恍然回首间,方才发现,他想要她做世间最幸福的女人,无忧无虑的活一辈子。可到头来,她所有承受的痛苦,全都是他加诸给她。

是他将她逼离身边,将她给弄丢了。

直到那一双瑰丽的眼睛,缓缓地闭上,苏元靖猛地松开手。

放过秦玉霜。

她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好一会儿,气息缓过来,她剧烈的咳嗽,惨白地面容涨满血色,那般的美艳夺目。

苏元靖捂着嘴,鲜血从指缝中溢出来,他整个人旋转着倒下,侧目望着秦玉霜那鲜活的容颜,发现她这样很美,是她本来该有的模样。

这样就很好。

她就该如此……

苏元靖咳嗽着,血液不断从口中溢出来。

他眷念而又痴迷的望着秦玉霜,浑身轻飘飘的,魂魄似乎要从躯壳中抽离出来。

他动了动手指,想要最后再握一握秦玉霜的手。

告诉她。

下辈子,他还要娶她。

完成今生的承诺,不会再辜负她,伤害她,欺骗她。

好好宠着她到老。

她喜欢孩子,他们就生一个,他做一个称职的父亲,不会再分离他们母子间的亲近,夫妻二人好好将她/他抚养长大。不会如今生这般,或许秦玉霜会与他相爱相守到白头……

手指即将要触上秦玉霜的一瞬,颤了颤,无力的垂落下来。

秦玉霜看着苏元靖睁着眼睛望着她,一动也不动,就那般躺在地上,脸色青灰,气息全无。

吓得倏然坐起来,缩在墙角边,唇瓣颤动的盯着苏元靖。

双手捂着脖子,上面刀割一般的痛楚,让她知道自己还活着。

“苏……元靖……”

秦玉霜唤了一声。

苏元靖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紧紧抿着唇角,心里害怕,苏元靖故意装死骗她。

他眼睛涣散,嘴角上扬的弧度,那般的亲和而无害,她仿佛在这死气的眼睛里,看到他的眷念与悔恨。

“苏元靖?”

秦玉霜嗓音沙哑,唤了一声,慢慢地爬过去,手指探上他的鼻息。

浑身发软,瘫坐在地上。

这时,门口传来苏景年蕴含着怒火的声音,“曹管家,我有事找大伯,你们拦着,出了差错,担当得起吗?”

曹管家并没有听见苏元靖唤他进去,不知道事情进展得如何,方才听见嘭的一声闷响,心里寻思着只怕夫人先去了,老爷还要与夫人单独相处,或者是为她整理仪容,未免苏景年打扰,便将人给拦下来。

“撞开!”苏景年下令。

护卫瞬间涌上来,与苏元靖的人缠斗在一起。

沈秋立即将门撞开,曹管家脸色一沉,与沈秋对上。

苏景年轻飘飘化解曹管家的招式,沈秋推开门,屋子里的一幕映入众人眼帘。

苏元靖躺在地上,满身鲜血,秦玉霜跪坐在他身边,满面泪痕。

众人愣住了。

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副画面。

苏景年阴柔地目光扫过屋子里的一幕,交代曹管家,“去军营里将大哥二哥请回来。”

曹管家懵了,他以为死的是秦玉霜。

结果秦玉霜没死,苏元靖死了!

他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心思翻转间,曹管家知道是苏元靖放过秦玉霜,如果苏元靖执意带着秦玉霜去赴死,他还剩下一口气,也会交代他们送秦玉霜下黄泉,可最后却没有动静,想必是心软了。

他心中觉得凄楚,抹一把脸,骑马去军营报丧。

苏景年走入屋子里,他蹲在地上,探着苏元靖脖子上的脉搏,确定他断气了。

吩咐一旁的侍从,“将大伯抬放在床上。”

侍从连忙照办。

沈秋将秦玉霜搀扶起来,看见她脖子上的红痕,眸光微微一变,“夫人,您没事吧?”

秦玉霜回转过神来,看见沈秋与苏景年,她苍白气弱地说道:“让枝枝来一趟。”

苏景年颔首,吩咐人去通知商枝。

文曲颜站在门口,吩咐婢女打一盆水来,给秦玉霜洗一个脸。

她走进来,身后跟着郎中,“大伯娘,先让郎中给您号脉,包扎一下脖子。”

秦玉霜摇了摇头,“我没事。”

文曲颜看向苏景年。

苏景年摇头,让文曲颜别打扰秦玉霜。

他牵着文曲颜的手走出来。

让下人将苏元靖过世的消息传下去,府中喜庆的颜色给撤换下来。

薛慎之与商枝匆匆而来,半路上遇见何氏,一起赶到月华阁。

“人死了?”何氏一进来,闻到血腥味,看到床上了无生气的苏元靖,连忙问道:“爵位呢?他向皇上申请了吗?是由谁继承?”

------题外话------

苏渣爹死了,小绫子写着居然鼻子发酸_(:з」∠)_

十二点还有一更,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