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置办酒楼(顾安番外2更/田园有喜:憨夫宠入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敏次日是被门外的动静吵醒的,醒了穿了衣裳才出门,发现门开着,门外站着许多人,此时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那些人见杨敏出来了连忙蜂拥而上,杨敏这才搞清楚,这些就是那些用了那配方的女人了,想不到这么多。

“妹子啊,你快给我们瞧瞧,这可怎么办!”一群女人叽叽喳喳的,杨敏耳朵都要炸了,顾安从那边走来,将杨敏扯走,那些女人也不敢跟上来,等杨敏洗漱之后,顾安再去搬了一张桌子出来放在院中,两条凳子。

杨敏催了他多搬几条出来个大家伙做,一个个一个的诊断开药,杨敏帕子桌子上,看着外头还在增加的人数,这些迷信可真可怕。

一上午的时间终于七七八八的人,剩下的都被顾安给赶跑了,说是下午再来,倒了杯水放在杨敏的旁边,顾安道,“他们都是自作自受!”

听了那些女人说,原本早就来了的,顾安比她先起来,吓唬住了一群恐慌的女人,让他们在门外等着她起来。

“话是这么说,但她们只是想要给丈夫

生个儿子!”她晓得那些妇人要脸皮。

顾安没说话,杨敏休息了一会儿就去做晚膳,那巫婆已经很难找了,找回来可免不了一顿毒打。

今儿个早上来的人,有两个是这辈子无子嗣的,剩下的都是小事,妇人们哭的稀里哗啦,连带着她的心情也不好。

两人吃了午饭,这会子日头毒辣那群妇人还没来,赵茜倒是先来了,紧紧的抓住杨敏的手,激动道,“妹子,还好你劝着我了,不然我现在指定就跟那群人一样!”

“也亏得你还信我!”杨敏笑道,伸手掐了一把赵茜身上,见人有反应,顺着手腕摸去,神秘兮兮道,“这会子可要轮到我跟你道喜了!”

“甚么?”赵茜疑惑的问,随后就听见杨敏牟足了力气喊,“恭喜你,你终于有喜了!”这话出来赵茜整个人都懵了。

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是说,我、我肚子里有了?”赵茜捂着肚子说道,眸光忍不住软下来。

“对,你有喜了,只是时日还很早,好好回去照顾着吧,这一下开心了吧?”杨敏笑骂道,看着赵茜的模样就觉得好笑,心里又多了一个念想,以后她要是有了孩子估计也会同她一样!

再叮嘱了一些的事,怕她一高兴给忘记了还特地写在了纸上,将赵茜送走,一路上整个人都是喜气洋洋的。

赵茜在床上坐了许久,想着要怎么样跟卫春贵说出来,终于等人回来了,赵茜一下子抱住卫春贵的腰肢,“春贵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卫春贵将手上的东西放下,把自家媳妇放在床上,“说吧,你要告诉我什么好消息?”刮了一下赵茜的鼻子。

“我有了你的孩子!”赵茜说完眼眶微微红润,卫春贵也是愣住了,随之而来的就是狂喜。

对于那边的两人杨敏这边就显得忙碌许多,这周遭的人听见杨敏开的药有效果之后就都蜂拥而至,有银子赚杨敏是很高兴,但是门槛都快被人踏破了。

终是到了晚间,顾安将人给赶走,杨敏无力的躺在摇椅上,“你说啊顾安,人家都是提亲的人把门槛给踏破,我是看病的人把门槛踏破,这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你希望有人来提亲?”顾安只听见了前半句,若是有人来提亲,回去的就只有身子了。

杨敏冲着顾安翻了一个白眼,“你怎么就关注这些没用的地方,不过茜姐怀孕了我倒是很高兴,再过不久我也可以当干娘了!”

次日,杨敏看完了病人后就坐在院中打络子,这夏日的杨敏做了几双木鞋,没草鞋那么扎脚,走路也方便一些。

至少顾安和小宝是很喜欢的,上头杨敏打了腊,选了最轻的木头,穿起来比草鞋重一点也无伤大雅。

村子里的人在比较远的一个村落发现了那个巫婆,那巫婆正在招摇撞骗,被逮了个正着之后毒打了一顿,报了官,现在正在牢里蹲着。

这件事终于平息下去了,不少人家遭了殃,杨敏躺在摇椅上,腰酸痛的厉害,顾安就坐在旁边喝着凉茶,杨敏感叹道,“你说说这都是什么事,我觉得还是不出诊比较好!”

“谁让你心软!”顾安没好气道,还是伸出手给杨敏捏了捏肩头,杨敏立刻躺着不动,闭上眼睛一脸准备享受的模样,顾安也就好脾气的由着她。

听说有一家人路远,家里还有一个七旬老人,这女人听了之后就主动去上门给人家看诊,回来的时候累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得出来回一趟累得不轻。

“别说,你这手法还真是得了我的真传!”杨敏干脆搬了矮凳坐在顾安的面前,享受着顾安伺候,顾安好笑的看着杨敏,手中的动作不停。

时间过的飞快,眨眼间就已经入秋了,十月底,杨敏先前种下的改良后的稻谷已经全熟了,在村里人诧异又羡慕的目光中又收获了一粮仓的米。

这一次收获的要比之前第一道的要好很多,足足得了百来袋米,这一次杨敏并没有卖掉,如今马上就要过冬了,家里屯多一点多少没错的。

杨敏将棉花又收了一道,留在家中给家里人缝棉衣穿,将棉花压实了塞进衣服里,只稍微胀大了一点,看不出个什么来,却要暖和很多。

后来陆陆续续打了不少野鸡野兔的,杨敏都细心的剥了毛皮晒好了,当下就裁了出来给小宝做了一双兔毛手套,兔毛围脖,还在棉毛的周围也绣上了几块图案,把小宝乐的找不着边。

这些都是为了过冬做准备,如今天气不热起来杨敏也勤快不少,将田规整好,别人都笑话她,说是快入冬了田里种什么都养不活。

地里杨敏不舍得浪费,种了油豆白菜和白萝卜,就算在大冬天的也有新鲜的蔬菜可以吃,杨敏之前在院子里晒的腊肠和腊肉都已经差不多了,足足一大盆子,很是好吃。

各家都忙活着,杨敏这边却都已经规整的差不多了,“顾安,我觉得你有必要自豪一下!”杨敏看着干净的院子,忽然自豪道。

接收到顾安鄙视的眼神,杨敏继续插着腰,鼻子朝天,“你瞧瞧,我这么能干,我们之前说好的半年一结工钱你都没给我结呢。”

足足有七两银子,再加上之前看病所得,和以前杨敏自己赚的银子,也有三十二两了,之前自己做的杂酱若是拿出去卖的话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你的钱都在我这儿,还怕我不给你算工钱不成。”顾安不以为然道,他知道她想要做什么,几月前女人同他提过。

蒋云云来看望杨敏,身后还跟着一个痞气的男子,看着岁数要比她大一些,虽是这么看的,但是在顾安的面前也不敢说胡话。

杨敏将羹汤端给两人,“我这儿也没什么好吃的,你们可莫要嫌弃!”杨敏说着也给那边的顾安端了一碗,和一小碟子梅干,这才坐在蒋云云的身边。

“哪里来的嫌弃,我府中的厨子都比不上你的手艺呢,吃了一次之后日日都想着!”蒋云云说着塞了两个在嘴里,“近来几日娘一直约着我,让我学女红,刺绣,可那些绣娘怪古板的,我瞧着他们就学不下去了!”

杨敏屋内的笑,看向旁边的陆离,他的个子同顾安差不多,却没有顾安那么壮硕,高大,胡子拉碴的却很精神。

“你就是云云先前提到的痞子吧?”杨敏说道。

蒋云云立刻冷哼一声,“说他的痞子还抬举他了呢。”

陆离拽住蒋云云的手,额头青筋暴跳,“我却不知道你在外人面前这般诋毁我?”蒋云云连忙甩手,将甩不掉就要往杨敏的怀里扑,连带着陆离的手也一起过去。

陆离连忙松开手,还撇了一眼那边的顾安,见没什么动静这才重新做好,蒋云云和杨敏很快就发现了这好玩的事儿。

“你好像很怕姐夫?”蒋云云凑到陆离的面前,陆离大掌罩住蒋云云的脸,“你不要得寸进尺,等出了这里我就要你好看!”

蒋云云立刻挣脱陆离的手,跳到杨敏的身后,嘟着嘴很是委屈,“他欺负我,你快帮我教训他!”

杨敏只是笑着看两人闹,“这么说那我今儿个就住着了,能空出我的房间吗?”蒋云云紧紧的搂着杨敏的手。

“能!”杨敏回答,陆离瞪了几眼蒋云云干脆不说话,第一次见到陆离这么吃瘪,蒋云云心里高兴。

送走了两人,杨敏凑到顾安的身边,“顾安,那个陆离似乎很怕你的样子,你对他做过什么吗?”

顾安放下手中的书籍,“硬要说的话,之前我还没退伍的时候,偶然路过了这个镇子,把他打的喊爹,算不算?”

杨敏笑出声,打的喊爹,估计就只有顾安有这个气魄吧,估计那陆离从那开始一直都害怕他,也不知道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遇上了顾安。

蒋云云坐在陆离的身边,戳了戳身边的人,“唉,你刚刚为什么那么害怕姐夫啊?我看他除了看你几眼以外,也没其他的啊!”

“你不懂,要是知道那是那个男人的家,我这辈子都不会去!”陆离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刚刚他不小心碰到了他媳妇,要是眼神能够杀人的人话,估计现在他已经身首异处,尸体都不剩,也是很诧异,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女人能够驯服这么凶猛的男人。

拜托了蒋云云帮忙看着镇子上地段好的酒楼,要是得了消息需要多少银子就来告诉他。

晚间,杨敏洗了手脚爬上床,顾安过了好一会儿才进屋,手里拿着一个包裹,杨敏好奇的问,“顾安,这是什么东西?”

顾安将包裹放在杨敏的面前,“你打开!”杨敏疑惑不已,还是拆开了包裹,金闪闪的光芒刺痛了杨敏的眼,下意识用东西盖住。

房间瞬间安静下来,杨敏不安的抬头,“顾,顾安,你,你去抢劫了?”

顾安头疼扶额,在床边上坐下,“这些是早些年我自己存下来的银子,你知道我常在军营,能遇见很多高官,他赏我的,这些只是一部分,我当初到这里来,只带了五百两黄金!”

“这只是一部分,剩下的在我的柜子里,我同你说是信你,明白了吗?”顾安解释道。

杨敏被这么多金子冲昏了头脑,这么久了才捋清楚,“嗯我清楚了,你快拿去藏起来吧,财不外露,要是被别人瞧了去起了歹心可不好!”将银子推向顾安。

顾安抿唇,“我看你想开酒楼,现在就可以开,前些天我怕你忙不过来,银子问我拿,算是我预支给你的工钱。”

杨敏一听,心里高兴,一把就抱住了顾安,“那就多谢了!我正愁着自己没地方抽银子呢,怕你就是我的聚宝盆!”

“甚么聚宝盆,下去!”顾安扯开杨敏,将银子放在了杨敏的妆奁里,“我就放那了,你若是想要自己拿。”

银子有了着落杨敏办事就有底气,蒋云云那边也很快有了消息,地段是最好的,原来那家是因为要迁居去京城,在这儿不方便照顾生意,见蒋云云在问,干脆就卖了一个人情,要价是五百两银子。

蒋云云亲自带了杨敏去瞧,杨敏身上揣着银子内心忐忑,还是第一次拥有这么多银子,一想到顾安愿意将这种事情都告诉自己,她很高兴。

镇子的正中央,后头还带了一个小院子,小院子里有恭房杂物间,还有两间客房,整个酒楼通风很好,两层,上头是包间,下边的地方也宽敞明亮。

下边一共是三个大厅,上头两个小厅,上边两头都能看见下方的景色,整个设计很符合杨敏理想中的酒楼,当下就动了心。

蒋云云喊了掌柜的来,三人商讨价钱,蒋云云笑道,“掌柜的,以前我可是没少光顾你这儿,我听爹爹说你要去京城了,京城可是个好地方,我们蒋家也有分家在京城,日后多少也有个依仗!”

这话说的很明白了,掌柜的也是个聪明人,这么一听当下就答应下来,“嗨呀,我跟蒋小姐是什么关系,我瞧着你朋友也是一个通人情的,这就四百两如何?这些家伙就都送给你了,这厨房呢是单独的,我自己造的,不呛人!”

蒋云云看向杨敏,杨敏微微点头,两人签了契子,再去走了一遍官印,双方立了字据付了银子,这楼就是完全属于杨敏的了。

那镇丞见是杨敏来了,态度不知道要有多好,就差没有端茶倒水,听说是来按官印的,二话不说就立刻按了自己的印子,这一下可是有排面的许多。

蒋云云嬉笑道,“这一次我可是帮了你一个大忙,以后来你这儿吃我可不付银子啊!”

“行行行,就准了你不付,吃多少都行,这酒楼下来了啊我心里头就踏实!”杨敏现在别提多高兴了。

蒋云云推荐杨敏在这里买个院子,搬到镇子里来住,杨敏拒绝了,在这儿不见得是什么好事,还是在小村子里平静。

这边办置妥当了,蒋云云就将杨敏送回去,同时还带走了不少点心,杨敏去找了一块漆木来,拉了顾安过来做,很快就做好了一块牌匾,杨敏让顾安题字,裱好了之后还亲自在周围刻上了几朵兰花墨竹,格外的好看。

“我终于也有自己的酒楼了,这些弄好了,接下来就是人手的问题了!”杨敏被顾安拉着坐下休息,摸着下巴思考道。

好一会儿才抬头,“我是打算就让刘嫂子和茜姐掌勺,我瞧着她们两个办事儿都谨慎老实,我把菜谱写出来很快就都能学会!”

“至于食材,我也是打算在镇子里收,将做笋干的办法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事就交给卫光棍和卫方,卫田贵三家!”杨敏筹划道。

顾安问,“你不是不喜欢卫田贵家吗?”杨敏晓得,说的是之前小宝的事情,笑道,“我不喜欢的只是李氏而已,现在人都死了我也没什么好恨的。”

“之前小宝也跟我说了,卫田贵现在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不容易,那两个孩子似被欺负惨了,老实下来,卫田贵是个好的,我不恨他!”当日之事都是那李氏的错,她又何须迁怒旁人。

顾安没说话,“若是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找我。”女人安排了这么久,就唯独没有把他算进去。

“我一直都有需要你啊!”杨敏说,顾安疑惑的转头,就听见杨敏继续道,“我需要你来照顾我啊!”

顾安似乎有什么炸开来了一般,转过头捂着脸不去看杨敏,杨敏疑惑歪头。

去找了刘氏和赵茜,卫光棍等人过来,跟他们说了自己盘下一家酒楼的事情,几人都祝贺她。

杨敏随后表明了自己的用意,“刘嫂,茜姐,我打算让你们掌勺,我会教给你们我的菜谱,月付工钱,一天两百文,一个月就是六两,若是以后人手多了的话一个月能给你们放两日的假期!”

“还有田贵哥,春贵哥,卫方,卫光棍我准备把做笋干的活计让你们来做,当然会教给你们办法,一斤笋子我算你们三十文,若是我给你们提供笋子的话,那就只有一斤笋子二十文,还有一些其他的干活。”

“当然还有酒楼的很多粗活都准备教给你们来做!”杨敏说完面前的几个人都已经懵了。

赵茜连忙拉住杨敏的手,“妹子,你说三百文,这……这是真的吗?”

杨敏欣然点头,赵茜高兴之后又聋拉着脸,“可是我们不能占了妹子你的便宜,你之前就帮过我们!”

“我这是正儿八经的用银子聘请你们去的酒楼,你们要是不愿意我换了别人也是这个数的,主要是看中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们可愿意?”杨敏没好气道。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最后还是同意了,杨敏没让人走。

让赵茜和刘氏去厨房交给几个男人怎么做笋干,之后让人去外边传杨敏收笋干的事。

这边杨敏将菜谱完完全全的写出来,满满的一本,让赵茜和刘氏两个人一起看,之后再拿了一张宣纸让顾安写菜名,在后边列出需要多少银子。

很快就有人来找杨敏询问外边传的是否是真的,杨敏应下之后告诉他们去卫光棍他们那边学怎么做笋干,每个人都签了字,表示不外传,并且若是做出来了一定卖给杨敏。

同时杨敏也去找了一趟钱掌柜的,“如此倒是恭贺生意兴隆了,开张当日我定当去给你捧场!”钱掌柜说。

“只是少了这笋干我这儿可要亏了不少,这叫我肉疼啊!”

杨敏摆手,“你我的合作还是继续,只是供给你的可能不是很多,你我两家继续处于合作,之前卖给你的菜谱你放心,我不会用的!”

“你的人品我自然是信得过!”听到这里赵掌柜的才露出笑脸,热情的招待了杨敏,回去之后杨敏又忙不迭的处理各项需要准备的东西。

比如算着去猪肉贩那边买不划算,干脆就在村民那里买了一只肉猪,蔬菜之类的都是收的村民的,杨敏是计划三日后就开张。

夜间杨敏坐在桌前写着面前的安排,顾安撑着脑袋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杨敏,这边停下手来,杨敏看向那边的顾安,忽然道,“顾安,你就这么相信我一定可以做好?那么万一做不好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