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 浅浅怀孕/隐婚蜜爱:老公V587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楚被人带到一个阴暗潮湿的牢房里,这里很安静,不想其他牢房关了许多人,闹哄哄的。

听说来这儿的人不是死就是疯,即便没有被判处死刑也活不了多久。

一股异味冲上来,秦楚捂住口鼻往前走,终于带她去的几个人在一扇铁门旁站定,秦楚放慢了脚步往前走,跟着在那扇铁门下站定。

她看到一个肮脏的男人蹲在墙角边,垂着头,衣服破烂,狼狈不堪。

听到声音,男人缓缓抬起头,那晦暗的眸子在看到秦楚后绽放出异常的光芒,他缓缓扶着贴墙起身,朝秦楚这边走来。

秦楚站在那里没动,眼看着他一步步逼近。

她记得,莫辰是最爱干净的,如今落到这幅田地,即便是不被判处死刑也得把他逼死吧,这种环境何以养着一个从小就养尊处优,对生活苛责的人。

“我还以为你再也不愿意见我了。”他说,声音很是难听。

秦楚不忍看他这幅样子,低下头问,“为什么那么对赵姿?”

莫辰冷笑了一声,“我不爱她。”

“不爱她就可以肆意伤害她吗,她是无辜的!”

“无辜?”莫辰到这时候也没觉得赵姿有多无辜,“那我呢,我要因为别人的无辜逼着自己做不愿做的事情吗,楚楚,我不是圣人。”

“那你也不能伤害她。”

“如果我不伤害她,你就要伤害我。”莫辰依然执迷不悟,哪怕到了这里他也没有丝毫的觉悟,“楚楚,是你撮合的这门婚事,赵姿变成今天这样,难道你没有责任吗?”

秦楚不由倒抽口冷气,是啊,赵姿变成这样她是有责任,当初要不是看赵姿爱莫辰爱得死去活来,她跑来找她哭诉,秦楚也不会插手这个事,而且这种事情是两情相悦的,如果莫辰真的不愿意娶赵姿,秦楚绝对不会逼他啊!

莫辰,你怎么可以把这样的罪责推到我身上,如果你拒绝了这门婚事,他们三人之间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到了这一步,秦楚觉得和他依然无话可说。

莫辰却突然开口问,“楚楚,我想问你,如果我死了你会心痛吗?”

秦楚愣了好半天才道,“应该不会吧,你这样的人罪有应得,最多觉得惋惜罢了。”

“呵,你果然好狠的心,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却还是这样的态度。”

“你为我做的并不是我想要的,莫辰,那是你自己想要的,不是我想要的。”

莫辰听了她这几句话许久没有出声,只是愣愣的盯着她的脸看。

这辈子,他毁在了这个女人手里,当初要不是他不甘心,又怎会如此疯狂,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甚至连累了莫家。

他死,他有什么资格死?到了地下,又怎么求得爷爷和堂哥的原谅?

他为这个女人做了那么多,可如今她却说,他所做的一切不是她想要的。

是啊,他从来都没有问过她想要什么,凭什么擅自给她做决定,又凭什么说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一下子,莫辰似乎想明白了。

“楚楚,当初我是真心爱过你。”他说,再无其他,相信秦楚也能明白他这句话的含义。

当初真心爱过她?也就是说她嫁给陆远后,这个男人对她的感情都是出于报复,出于不敢,早没了之前的那份纯粹。

他们的当初多么美好啊,那时候没有阴谋诡计,没有算计,两人经常在一起玩过家家,承诺长大以后结婚。

可惜啊,小时候的誓言终究不能当真,她爱上了一个毫无身份背景的男人,让年少的莫辰不满了。

“能在死之前见你一面我心满意足了。”随后,莫辰又说了这么一句。

无论秦楚会不会恨他,是不是觉得这个男人罪有应得,听到这一句她还是会蓦然的心酸心痛。

最后一面,这是他们的最后一面,此生便再也不复相见。

“楚楚,答应我,别恨我。”

秦楚痛心疾首的闭了闭眼,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男人的所作所为对她的冲击力太大,人都快要死了,她即便真的恨又有什么用。

莫辰突然笑了起来,“有时候我又希望你恨我,至少那样还能证明,你是记得我的。”

秦楚捂住口鼻转身,难过得发不出一个字。

探视的时间到,他们结束了这辈子最后一次谈话,莫辰会在后天执行死刑。

他做了那么多坏事,死对于他来说是最合适的,免得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内逼疯了自己。

听说他可以不用死,法院判决是终身监禁,是他自己要求枪决。

枪决是一种极为残忍的刑法,他宁愿承受一时的残忍疼痛,也好过这辈子囚禁在此,这很符合莫辰的性格。

也好,痛一痛早登极乐总比一辈子没有期盼的强。

从监狱回到秦家秦楚一直心事重重,很早就进了房间休息,就连晚饭也没下楼来吃。

秦远成怕她抑郁,也不知道莫辰那个人渣对女儿说了什么,情急之下叫来了陆远。

“她今天去见了莫辰,听说后天执行枪决。”秦远成说明了情况。

陆远点了点头,“我去看看她。”

“嗯,别说以前的事情刺激她,最好转移话题让她不往那方面想,毕竟莫辰照顾了她三年,楚楚的这条命是莫辰的。”

这一点他们毋庸置疑,没有莫辰也就没有今天的秦楚,秦家在这一点上感激莫辰。

陆远说了两句宽慰的话便上了楼,他敲门进去,秦楚躺在贵妃椅里刷手机新闻,都是关于莫家的,吃瓜群众骂得很厉害。

秦楚就想,人都要死了还这么骂,有用吗?

看到陆远进来,秦楚关了手机,“我爸让你过来的?”

陆远尴尬的挑了下眉,“我自己要来的,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你别老是用这个理由来见我,陆远,你不是小孩子了,陆骁也能独当一面,你们的决策不用来问我。”

“这不是尊重你吗,而且这也是陆骁的意思。”

秦楚躺着没动,这一天她实在累得慌,尤其再见了莫辰之后,不知怎的她的心情仿佛笼罩了一层阴霾,怎么都挥之不去。

“就那么些事情不用来问我,你们怎么决定怎么好,陆家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实在不宜将你们的决策告诉我。”秦楚的话说得很不好听,想要气走陆远。

换成以前,陆远什么都不会说,直接起身走,可这三年他似乎磨掉了所有的骄傲,即便她说话再不好听,他也能受得住,更何况她的心情,他都了解。

莫辰虽然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但他对秦楚有恩,秦楚肯定是不希望他死的。

她心里的纠结,他都明白。

同样的,他如果哪天死了,陆远也相信秦楚也不会有多好过,毕竟他们曾经有过一段,哪怕现在秦楚对他没了感情,但两人也是多年的情分。

“明天带你去一个地方,今晚你好好休息。”

莫辰后天处刑枪决,秦楚是不宜待在安城的,陆远想过了,最好的方式就是带她出去走走,一个星期足矣。

秦楚摇头,“我哪里也不去,这一个月的奔波让我受够了,好不容易安定下来,我不想再费那个力。”

“去吧,我们带着陆骁一起。”

陆骁也去?

秦楚犹豫了,毕竟她最看重儿子。

“陆骁说有秘密要和我们说,这小子长大了,什么也不和我们分享,想要知道他的秘密啊,难。”

秦楚拨了下短发,“那我们准备去哪儿?”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

“切,装神弄鬼。”

陆远笑了笑没作声,两人说了两句陆远便离开了。

女人是最在乎孩子的,更何况他们一家三口确实很久没在一起了,相信秦楚也想要这种气氛吧。

第二天一早,秦楚还没起床就被楼下的人给吵醒了,秦家的膈应效果相当好,吵醒秦楚只能说明她的睡眠质量不好。

她实在睡不着,看了眼时间才六点半,天刚刚亮。

起床随便套了件衣服,秦楚下楼,看到秦远成正和几个佣人说着什么。

“爸,发生了什么事?”

秦远成看到女儿,惊讶出声,“时间还早,你怎么就起来了?你叶阿姨都还没起床呢,早餐还有一会儿,赶紧去睡。”

他越是这样越是有事,秦楚故意垮下脸,“不告诉我是吧,我不是秦家人了?”

“楚楚,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不是我不告诉你。”秦远成有种深深的无奈。

“没关系?没关系你刚才念叨我的名字,还吩咐他们不要告诉我,分明就是你想瞒着我。”

秦远成揉了揉眉心,这事儿怕是瞒不住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叶颜说想见你。”

秦楚对叶颜一直很膈应,昨天见了莫辰就闷闷不乐,这个节骨眼上秦远成哪能让她再见叶颜呢。

听了这话,秦楚表现得很平静,问道,“她在哪儿?”

“就在秦家附近,刚才来闹了一番,吵着嚷着要见你,我准备打发她走的。”

“让她进来吧,想必她也有话要和我说,如果见不到我,她是不会死心的。”秦楚乖乖的在沙发里坐了下来,似是在等待叶颜。

秦远成为难的开口,“这可不行啊,楚楚,我们谁也不知道叶颜是个什么样的心思,万一她对你……”

“你还怕她行刺我不成?”秦楚挑眉,“爸,你就别瞎操心了,肯定是电视剧看多了呗,叶颜那个人我虽然没见过几次,但可以肯定没有这种魄力,她要是有这样的魄力,就不会被莫辰掌控这么多年,足以说明她是逆来顺受的性子。”

“行吧,你既然要见她我也不好说什么,我会派两个身手好的人在你身边守着。”

秦楚倒是没拒绝,任何事情都要以防万一嘛。

不多时,叶颜被秦家的人带了进来,秦楚让佣人泡好了热茶,抬手点了点对面的位置,“坐吧。”

叶颜没想到秦楚会真的见她,感激涕零。

她惶恐的坐下,“我没想到你会真的见我。”

“呵。”秦楚笑了声,“见一面又何妨,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叶颜揪着一角,“我是来道歉的,当年因为我,你和陆远……”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更好可过去了这么多年,我和陆远早已分道扬镳,你的道歉对我毫无用处。”

是,秦楚不接受这个女人的道歉。

叶颜尴尬的动了动唇,良久才道,“我知道,这件事给你带来了不小的伤害,因为这件事……”

秦楚一个字也不想听,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诚心来道歉的,就不会等到今天,她该在真相揭露的时候就来了。

“我说过了,这件事已经过去,现在我不想听,如果你是因为这件事而来见我,那么我想我们没有聊下去的必要。”对于叶颜,秦楚喜欢不起来,这个女人太过于懦弱,也因为她葬送了自己对爱情的期望。

可以说她今天的一切叶颜有很大的原因,所以,她为什么要接受这个女人的道歉呢。

叶颜生怕她生气,赶紧解释,“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我只是看到你会良心不安,所以才会说这些。”

“呵,你还会良心不安,当初你算计陆远的时候,知道我差点因为这件事抑郁的时候,你有没有良心不安呢,这些年你午夜梦回有没有做过噩梦?”

一字一句的指责令叶颜哑口无言,当初要不是她太过于软弱,又需要莫辰的帮忙,也不会害得秦楚和陆远夫妻关系不和。

虽然这件事的主谋是莫辰,可她也有一半的责任啊。

“今天我来……”叶颜绕开话题,“今天我来是想求你一件事。”

秦楚眯起眼,“你不会是想求我饶过莫辰一命吧?”

叶颜闻言一脸期待的望着她。

对,她就是为了莫辰而来,不为别的,只为他是孩子的父亲。

秦楚不知心里是何种滋味,完全用词形容不出来。

“呵,你倒是好心,都这个时候了还替他求情,这些年他对你们母子所做的一切,难道你不恨他吗?如果不是他的利用,如果不是他把你当做棋子,你叶颜可能会有很好的人生。”

只可惜她这辈子都毁在了莫辰手上,心甘情愿的被他利用,也是傻!

叶颜却是道,“是,他这辈子是做过很多坏事,可是秦小姐,他对你是真心的,他可以对任何人心狠,唯独对你狠不下心,他是因为太爱你才会做这么多错事,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怪他的人就是你。”

秦楚万万没想到叶颜会这么为莫辰,想必这个女人也是爱惨了他吧。

莫辰啊莫辰,大把的女人真心对你,为何你要对从前的事执迷不悟呢。

“那不过是你的认为。”秦楚很快反驳过去,“他想要的并不是我想要的,凭什么你们要把罪责加在我身上,无论你觉得莫辰无辜也好,不该死也罢,我都无能为力,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去决策这一切,这样的下场是他自己罪有应得。”

叶颜惊愕的看着她,似乎没想到秦楚会这么狠心,对于即将死去的莫辰竟然可以做到这般无动于衷。

不说别的,莫辰在西夏国尽心尽力照顾她三年总是真的吧,看在这件事的份上秦楚都应该出一份力啊。

“秦小姐……你,你很恨莫辰吗?”

“恨不恨重要吗,反正他都是将死之人,昨天我见过他,死是他自己决定的。”

他自己决定的?

叶颜难以置信。

“你胡说,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选择去死。”

秦楚蓦然笑了起来,突然想明白了为何莫辰不喜欢她的原因,这个女人不曾了解莫辰,无知到了极致。

对于莫辰来说最好的结局就是死亡,那种地方实在是不适合他。

叶颜突然掐住秦楚的肩,怒声道,“是你,一定是你,是你不肯帮他才故意这么说的是不是,秦楚,你真是好狠的心……”

话刚说到这儿,两个男人便进来扯开了叶颜,问道,“大小姐,您没事吧?”

秦楚摇了摇头,“我没事,你们把她带出去吧,别让她再来打扰我。”

还是父亲说得对,这种女人她就不该见!

见了叶颜一面秦楚心情更不好了,这时候叶蓝芝已经起床,她和秦楚打过招呼之后便进了厨房开始准备早餐。

没一会儿,陆远派来的车开到秦家,秦楚拿了行李箱便上了车,和秦远成道别后直接去了机场。

出去散散心也好,明天就是莫辰枪决,她怕自己会更抑郁。

然而到了机场秦楚才发现,只有陆远一个人在等她。

“阿骁呢?”秦楚拖着小行李箱朝男人走过去。

陆远解释道,“阿骁临时有事来不了了,你看,这是他订好的机票,别说我骗你。”

秦楚看着陆远手上的三张机票,是他们一家三口的,陆远不是油嘴滑舌的人,应该不至于拿这种事情骗她吧。

不过秦楚还是很不高兴,陆骁不去,她也不想去,和陆远在一起出行有什么意义呢,他们之间早不是那种关系了,两个人在一起会尴尬的吧。

她没有责怪陆远,而是道,“那我也不去了,等什么时候阿骁有了时间我们再一起去。”

说着,她拖着小行李箱就要离开,陆远彻底慌了,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他从来就拿这个女人没办法,她要做的事情也从来改变不了。

躲在暗处的陆骁一看这架势不得不出来救急,他气喘吁吁的跑到秦楚面前,“嘿嘿,楚楚姐,你这是要去哪儿啊,安检在那边。”

秦楚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眼,两手空空如也,“你是来送行的还是和我们一起去度假的?”

“原本是来送行的,公司这些日子忙,你也知道您儿子天生聪颖,那些人离不开我呀。”

秦楚听得嘴角直抽,学着他的口吻道,“得咧,那陆总你去忙你的,我们各回各家,各忙各事儿。”

“别别别啊,我话还没说完呢,他们虽然离不开我,可我更看重楚楚姐和远哥啊,我们一家三口还没有出去旅行过吧,多好的机会啊你说是不是,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呢。”

秦楚挑了下眉,“那你这意思是要改变主意和我们一起去了。”

“当,当然。”陆骁帮秦楚拿过行李箱,陆远也朝他们这边走过来,马上就要登机了,他们得赶快过安检。

*

一连两个月季擎煜没有再见过季小浅,更没有她的任何消息,季擎煜只能每天看C国的新闻来判断季小浅的日常。

其实新闻播放的都是一国统领的国家大事,和季小浅根本没有太大的关系,偶尔季擎煜还能从电视上看到季小浅的哥哥,威尔王子,却难以隔着屏幕看到他心爱的女子。

C国最尊贵的的公主殿下,威尔黛丝,这是季小浅目前的尊称,偶尔这个名字会出现在C国的报纸上,季擎煜也只能通过报纸来关注季小浅的一切。

听说统领要给公主殿下挑选一个合适的如意郎君,两个月以来一直没有结果,听说是公主殿下眼光太高,C国上下的贵族没有一个能入眼的,但也只有季擎煜知道,季小浅想要的只有他。

相隔万里,身份的差距又这么大,他们要如何是好?

一连两个月,季擎煜瘦了好几十斤,季家夫妇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也没有办法。

这天晚上,佣人给季擎煜送去的晚饭又被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季夫人实在没办法,只好亲自下厨做了一些可口的饭菜给儿子送去。

季擎煜正在看文件,这两个月季家公司的业绩倒是蹭蹭的往上涨,可季家夫妇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用身体换来的钱,他们只会更担心。

“阿煜,把这个吃了吧,你都忙了一天了,不吃点东西怎么行?”

季擎煜连头都没抬,“放那里吧,我一会儿再吃,还有几份文件马上就要。”

“你这样下去怎么行,再着急的事情也没有自个儿的身体重要啊。”季夫人将晚餐放在儿子手旁边,“别忙活了,你爸爸看到你这个样子都要急出病来了啊。”

季擎煜迅速在文件上签字,然后给那边传过去这才空下来。

“妈,抱歉,这些日子让您担心了。”

季夫人看着儿子深陷的眼窝,心如刀割般难受。

她真是后悔,当初怎么就心血来潮抚养了孩子,还是季小浅来头这么大的,到头来害惨了自己的儿子。

“你若是知道我担心就好好的,别糟蹋自己的身体。”

季擎煜吃了两口饭,“妈,我最近想去一趟C国。”

“又去C国,你前两个月不是去了吗,我听阿琛说你们上次惊险得很,要不是他消息灵通,你可能都没命回来了。”一听他要去C国,季夫人就吓得够呛,“阿煜,我和你爸老了,实在担不起这个心,我们家就你一个儿子,你不要再让我们提心吊胆了好吗?”

季擎煜没有丁点胃口,他心里记挂着季小浅,从两人分开的那天开始季擎煜就开始挂念她,如两个多月未见,他度日如年。

也就在这个时候,季擎煜接到顾明泽的电话,让他出去小聚。

这些日子季擎煜也确实过得压抑,接到顾明泽的电话后就出去了。

外滩新开业的酒吧,这个时候是最沸腾的时候,季擎煜一进去就有两个穿着火辣的女子上前勾搭他,他冷着脸将其推开,让服务员领着去了包房。

进了包房,气氛更甚,顾明泽和厉子涵两个人叫了七八个穿着暴露的女子,季擎煜拧着眉走进去,厉子涵赶紧拨了两个美女给他,季擎煜倒也没有拒绝,只是离她们很远,顾明泽身边也没有女人,正一个人喝着酒,要说这七八个女人都是厉子涵一个人叫的。

季擎煜靠近了厉子涵,问道,“你没事儿叫这么多女人做什么,两个便罢了。”

厉子涵挑眉,“嗯哼,爷穷得只剩下钱了,不挥霍心里瘆得慌。”

顾明泽开口道,“别听他瞎吹嘘,定然是受到刺激了。”

“怎么,又是为了容家小姐?”

“还能有谁,我倒是不知道是容家大小姐还是二小姐,反正这两人都和他有染。”

“屁话!”厉子涵推开身边的女人,猛的灌了一口酒,“爷什么时候为了女人这么疯狂过,他妈的,现在只要有钱,看看,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高的瘦的,美得,不美的,温柔的,火辣性感的,啧啧,应有尽有。”

季擎煜出了包房,不一会儿这些女人被外面的领班全叫走了,厉子涵却嚷嚷,“哎哎哎,你们怎么这就走了,爷还没喝够呢,是不是都不想要小费了?”

顾明泽一拳揍在胸口,“得了吧你,少装模作样的,明明心里难受得要死,还故意在这儿装。”

厉子涵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还不雅的打了个酒嗝,“你什么时候看到爷难受了?爷心里好受得很,有酒有肉有美女,还有两个兄弟,啧啧,生活多么美好啊。”

“说吧,到底怎么了?”季擎煜比他们年纪稍微大点,秦少琛不在,就他说话最有杀伤力。

厉子涵这才坐下,缓缓道,“老爷子发了话,下个月初六和容媛结婚。”

下个月初六,今天已经十四了,一个月都没有啊。

老爷子怎么突然这么急?难道是发现了厉子涵和容家二小姐之前的关系?

“那你预备怎么办?”季擎煜问。

厉子涵不在乎的咧嘴一笑,“还能怎么办,今个儿请你们来当然是让你们准备好份子钱,大爷我好不容易结个婚,可别给太少了。”

顾明泽和季擎煜相互看了眼,只觉得这男人疯得不轻。

厉家的事他们不方便插手,不过只要厉子涵有自己的想法,无论是什么,他们做兄弟的都会帮忙。

关键是,这货让他们准备份子钱,他们能怎么办?就多准备一点呗,到时候多陪他喝点酒。

容家的两位小姐不是一个母亲所生,之前厉子涵和容家的二小姐,也就是容总的私生女有过一段感情,后来不知怎的,这个容家二小姐在厉子涵要说破两人的关系时,突然选择要出国,和厉子涵分了手。

这一走就是五年啊,厉子涵一直没有再找女朋友,就是正经的那种,他从来没有找过,直到最近几个月他们才听说容家的二小姐回来了,他们也不知道这个厉子涵到底和容家的二小姐还有没有关系,这就要和容家大小姐容媛结婚了。

厉老爷子自然是看重大小姐的,容夫人也是出身名门,容大小姐也是大家闺秀,听说无论是学识还是休养都是一等一等好,厉老爷子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孙媳妇,一定要给自己最疼爱的孙子。

顾明泽撞了下还在喝酒的厉子涵,“你家老爷子到底知不知道你和容家二小姐的关系?”

“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我和她都是过去了。”

“如果你真的认为是过去,还在这里喝什么酒啊。”

“切,谁说我就不能喝酒了,难不成劳资要去死啊。”厉子涵说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自从容家二小姐,也就是容韵回国后,和厉子涵见面的次数并不多,即便是见面,两人也没有怎么说话,而厉子涵这人吧又比较记仇,每次见到容韵都好一番讽刺,根本不顾她的感受。

容韵的脾气也好,无论厉子涵说什么讽刺她,她都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两人到分别时,她还说了句让厉子涵吐血的话。

“再见了姐夫。”

姐夫这个词,竟然是他们俩现在的关系。

他即将要娶她的姐姐容媛,可不就是容韵的姐夫吗?

容韵的母亲从来没有进过容家的门,容韵从小在外面长大,人们都说,容韵的性子比较野,人也不好相处,这么多年她身边几乎没有男人。

她和姐姐容媛年纪相差不大,都是同一年的,只是她比容媛小了四个月而已,是当年容夫人怀上容媛时不方便伺候丈夫,容总犯下的错。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忘不掉容韵才不肯结这个婚的?”厉子涵反问他们,随后没等他们回答又道,“你们的想法不对,爷是舍不得这醉生梦死的单身,一旦结婚,哎呦,你看看看你顾明泽……自从和杜霜霜结婚后你出来几回?即使出来了你还能沾女人吗,你以前可是比我还风流的!”

顾明泽可不爱听这话,“给我暂停你,别乱说话啊,什么叫做我比你还风流,我以前是找了不少女人,可都是干干净净的关系,除了喝酒什么都没做,你呢,听说你还带过女人回过家呢。”

“呵,带女人回家又如何,劳资他们的单身不可以啊,即便不是单身,谁规定不可以带女人回家的?”

“是是是,你厉害,行了吧,我的厉大少你到底喝够了没有,我们都要回家了。”顾明泽说着就要去扶他起来。

厉子涵才不想回去,只要一回去厉家夫妇就和他商量结婚的事,烦都要把他给烦死了。

厉子涵朝他摆手,“要回你们回,我就在这里醉生梦死。”

季擎煜道,“行,一会儿我就给厉老爷子大个电话,让容大小姐来这儿照顾你。”

一听季擎煜这话厉子涵立马清醒了,赶紧从沙发里起身,“回去就回去,反正我地儿多得是,不一定要会厉家。”

厉子涵喝醉了酒,顾明泽和季擎煜自然不放心他自己开车,两人便将他送回私人别墅。

汽车驶过繁华路段,二十分钟便到了厉子涵的私人公寓,车灯下,一个长发女子落入顾明泽和季擎煜的视野。

这个女人是容家大小姐。

呵。

两人开始幸灾乐祸起来,车后座厉子涵正在呼呼大睡。

女人看到他们的车停下,赶紧过来,季擎煜下车给她解释,“容小姐,厉子涵和我们一起谈事情喝醉了,我们特意送他回来。”

容媛感激的道谢,“谢谢,谢谢你们送他回来。”

她的声音很好听,轻轻的柔柔的,一看就是受过良好的教育。

也难怪厉老爷子这么看重她。

顾明泽和季擎煜扶着已经睡着的厉子涵进去,容媛又去洗手间端来了热水,给他擦脸。

要说这个容大小姐吧,他们这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印象还不错,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表里不一。

季擎煜和顾明泽也不方便留在这儿,叮嘱了容媛几句便离开了。

到了车上,顾明泽感叹,“要说这容大小姐吧也不错。”

“嗯哼,当初你家老爷子给你的宁梓沐也不错,是你把人家逼成那样的。”

“别提那事儿了,瘆得慌。”

季擎煜恢复正经,“明天我要去一趟C国,有什么事找阿琛。”

“你又要去C国?阿琛知道吗?”

“这事儿不能让阿琛知道,我不想任何人跟着我去冒险,去过一次,基本流程我都懂,就是要等待时机,而且嫂子快生了,据说预产期就是这个月,还是不让他操心的好。”

顾明泽头枕着手臂,“哎,你和浅浅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连见个面都困难。”

确实不是办法,可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他们再牛逼也牛逼不过一国统领吧。

C国宫殿。

季小浅这两个月被统领夫人看得很紧,无论去哪里都有人陪着,绝不会让她一个人行动,就连睡觉她房间内都会留下一个仆人照顾,这种日子简直快逼疯了季小浅。

特别是最近,季小浅胃口不佳,还有呕吐的症状,仆人见了要去请医生,季小浅死活不让。

她虽然没经历过怀孕,可也看得多,而且她已经两个月没有来列假了,她的肚子里肯定是有了小生命。

这件事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统领夫人,她说,如果季小浅怀了孕,一定会偷偷的帮忙打掉孩子。

这是她和季擎煜的孩子,怎么能打掉呢。

绝对不可以。

所以再难受季小浅也得憋着,只能谎称是近日天气不好,胃口不佳,让厨房做些清淡的菜色,她忍着恶心吃了一碗饭,这才打消仆人的疑虑。

晚饭后散步,天黑了季小浅还得学习C国的政治,一个小时的时间,有专业的老师给她讲解,不过季小浅启蒙晚,接受能力也会差一些,几个月过去了,很多事情她还是不太明白。

老师把这一情况汇报给统领夫人,统领夫人不放心便过来看望季小浅。

几天不见,季小浅瘦了不少,统领夫人见状狠狠斥责了仆人一番。

仆人通通跪在地上,说季小浅最近胃口不好,今晚才吃一碗饭,因为公主的要求他们没敢告诉。

这些仆人最后还是受了罚,季小浅原本想求情,统领夫人却告诉她,“该狠的时候就要狠,身在皇家一定不能有仁慈之心。”

季小浅无话可说,但她真的不喜欢这种处事方式,这里的一切她都不喜欢。

处罚了仆人,统领夫人才拉着女儿坐下,“你气色不好,这样吧,找个医生过来看看,也好对症下药。”

“不用这么麻烦了,我是前几天吃坏了胃,今天好多了,晚餐还吃了不少呢,在吃的方面只要注意一下就行了。”

可统领夫人还是不放心,“今时不同往日,黛丝,你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

是啊,就是因为这个身份束缚了她,她都快恨死这个身份了,如果再这样下去,季小浅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过分的举动来。

“还有黛丝,你的老师跟我说,你的政治很不好,是听不懂还是……”

季小浅也不是听不懂,她是对这些不感兴趣,女孩子家的学生妹政治,还是那么深奥的政治,她哪里听得进去。

“我,我也不知道,反正……”季小浅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胃里的那种恶心感再次翻滚上来,当着统领夫人的面她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死死承受着那种恶心,想吐却又憋着有多难受?

“你怎么了,脸都红了?”统领夫人看出她的不对劲,紧张的道,“不会是生病了吧,赶紧的,去叫医生。”

统领夫人吩咐身边的人,“把最好的医生带来。”

------题外话------

s级绯闻,影帝撩上她/八月橘

简介:

宋南妩,二十七世纪第九军团团长,意外穿越二十一世纪,遇上了知名影帝,后来将他睡了!

【影帝恋爱前】

游戏中:“菜得抠脚,还想杀回来,理想不错。”

日常嘲:“听说你的理想职业是去超市卖菜,呵,真是个伟大的理想,你咋不下地种菜?”

日常讽:“看你一马似平川,我给你买了一箱木瓜。”

【影帝恋爱后】

游戏中:“我媳妇就是厉害,一杀五完虐,技术就是这么牛!”

日常夸:“在我眼中,我媳妇最好看,知道我媳妇是谁吗?她叫宋南妩。”

日常夸:“不好意思,我看脸,我媳妇最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