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浩瀚表白,周蕙误会/校草心尖宠:吻安,小甜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眠风一中

周五,正午十二点。

校南墙边的假山缝隙间,泉水顺着小孔幽幽流淌,发出泠泠悦耳的奏乐声,一片郁郁葱葱爬山虎抓住春天的尾巴,享受夏日充沛光照,以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据了这片地方,偶尔有几只五彩斑斓鸟儿飞上,停伫高歌,微风拂过,像个顽劣的孩子,不经意掀起女生高束的短裙。

周蕙局促又期待的站在假山后,手中攥着一个棕褐色心形礼盒,手掌心因紧张微微,出了层汗,汗湿了礼盒带子。

她伸出手,将被风吹乱的头发别到脑后,又拿出小镜子,仔细检查了一番自己的妆容和衣饰穿着。

一件浅白色露肩蝴蝶袖衬衫,搭配下半身镶嵌细水钻的亮眼超短裙,踩着一双中跟黑色凉鞋,既遮蔽住了缺点,又展现出优点,一切都刚刚好,仿佛为她量身定做。

这一身衣服,是她攒了一年的零花钱,最后咬牙,狠了狠心才买下来的,为的就是这一天……浩瀚跟她表白的日子。

她人生里最重要的日子。

此时,她非但不觉得不值得,反而觉得裙子还不够漂亮,待会他见到她,眼神不够惊艳。

“哟,看那儿,有个妞!”

“露的不少,看着还不错,尤其是那裙子,都快到大腿根了。”

“现在的学生啊,在学校不知道搞什么呢,搞来搞去,反正就搞不好学习……”

一阵流里流气的男声传来,入耳,周蕙心下有些忌惮的放下小镜子。

校园护栏外的小路上,途经几个修路工人,身上灰扑扑的,边走着目光边不怀好意的朝她身上流窜,时不时还朝她吹一声口哨。

那淫—荡而赤裸的目光,一瞬间,就让周蕙想到了某种不可抹杀的黑暗回忆,脸色煞白一片。

稻花香的那晚,那个肮脏的流浪汉,那种眼神,她都毕生难忘。

她以为,经历过那样的事,她这辈子都不会走出来了。

幸好,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浩瀚。

他不仅不嫌弃她,还对她百般照顾,千般呵护,他也是喜欢她的。

即使他有时候性子急躁,很不耐烦,但她知道,他不会抛弃她的。

果然……

周蕙想着,渐渐抱紧怀中的礼物,脸色随着呼吸,一点点平淡下来。

只要有他在,她什么都不害怕。

什么都能度过。

十二点五分、十二点十分、十二点十五分、十二点二十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此时虽已入夏,可乍暖还寒,加之一早天上就飘着毛毛的乌云,这时更是朝一起聚拢,未及蔽日,冷风就一阵阵的朝大地上吹。

周蕙穿的单薄,倚靠在假山上,抱着双臂,又怕冷风把唇色吹变了,便掏出兜里的唇彩,一遍遍描绘着。

从小到大,她没打扮过自己,更没用过化妆品,只偷偷看过花枝化妆,思想着,口红应该描的越浓烈越显眼,男生就越喜欢。

一直到十二点半的时候,荒凉的假山周围,仍未出现任何人的身影。

周蕙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眼底有一闪而逝的慌乱,但很快被坚定打散。

浩瀚,应该还有别的事没忙完,或者时间观念差了点,肯定会来的。

她们约好了。

……

临近一点,晨光文具店。

“今天怎么挤啊?”

月亮一进店,就被扑面而来的滚滚人流惊住了。

她后退一步,老板忙着收钱,抬头看了一眼老熟人,“谁叫你们学生现在都赶着流行,过什么520、521的,买礼物来了,你要叠星星的彩带是吧?上午刚补的货,在最北边货架三层。”

“谢老板了!”

月亮笑意吟吟的挤了进去,逆着人流,好不容易才找到七色彩带。

她随意挑了几个,准确出去结账,但转念又一想……其实也就差七个星星了,要不干脆在这里叠好再回去,陆景云那厮,眼睛这么毒,不能在送礼之前被他发现了。

“老板,我先叠,再付款啊。”

“行~”

“欸欸欸,月亮月亮月亮,终于找到你了!”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熟悉急促的男生粗喘声。

月亮疑惑的转脸看了眼,浩瀚的发型都被风吹乱了。

“干嘛?”

“等到你和花枝分开的契机,真的是很难啊。”

月亮,“?”

她叠星星的灵感,还源于刚开学时花枝的话,当时她在叠星星,被她狠狠嘲了一通,现在啪啪啪打脸了,自然不能让她知道。

“你有事?”

“先跟我出去。”

浩瀚不管三七二十一,拽住她叠星星的手臂就往外扯。

“喂,我才叠好三个,你放手……”

“等下再弄,我这个事情比较重要。”

“啧……”

月亮看着火急火燎的他,攥着手里的剩余彩带和星星,就这么光明正大的逃单了。

“不重要,我敲爆你的狗头。”

“重要!”

浩瀚把她拉到门口,眼底毛毛躁躁的神情褪去,转而被严肃和认真取代。

月亮凝眉,上下觑了他一眼,一只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礼盒,另一手中拿着一把伞,主要是,今天穿的人模狗样的。

“你……打算告白?”

“聪明!”

浩瀚激动的打了个响指,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了。

就知道和月亮说话不费劲,花枝那个一根筋,可把他愁死了。

“这次又看上哪个班的小姑娘了?”

“我们班的。”

“我们?”

月亮顿了一下,眼珠子一转,脸上原本无所谓的神采一下子凝住了,我们班的?

脑海中,登时蹦出来两个人选。

“是周……”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带你去个隐蔽的位置。”

“啊?你还害羞啊?”

“不是害不害羞的问题,万一告白失败,我这脸面朝哪放?”

“你还有脸面?”

“在你和鲸鱼面前没有就算了……”在花枝面前,装也得装的很爷们。

浩瀚不由分手的撑起伞,拉着她就往外走。

“你往这边靠靠,头上伤口别感染了。”

“我都结痂了,这怎么下雨了啊?刚才我来的时候,没下啊。”

“就刚刚飘的雨点,今天估计会有阵雷阵雨。”

“什么?”

“你放心,晚上没雨,顶多就湿个地皮,鲸鱼的生日会不是定在食堂举行吗?耽误不了。”

……

假山后。

乌云蔽日,云脚长毛,天上淅淅沥沥的开始飘起小雨,往来路过的老师、同学们纷纷都用手里的公文包或书本挡在头顶,一路狂奔。

可周蕙却将心形礼盒牢牢抱在怀里,不许它湿一个边角,仿佛雨打着她并不重要,但不能打着她的礼物。

一点十分。

她从十一点四十就到了这里,现下,足足等了一个半钟头。

可被等待的那个身影,却自始至终都没出现过视野。

或许……他早就忘了。

或者是,根本没放在心上。

是她太心急了。

雨越下越大,势头渐有瓢泼端倪。

周蕙盘起的头发被打湿,几绺微黄发梢粘糊糊的贴在脸侧,从下巴处打下的水滴,溅落在青石板上,带着白色散粉的颜色。

她拿出小镜子一看,脸上的妆已经被雨花了,白色上衣也紧贴着身体,把肩带颜色形状都清晰的映现出来。

难得的精心准备,却被一场雨,弄得如此狼狈。

他……应该不回来了吧?

周蕙紧了紧手里的礼物,心灰意冷,刚准备迈开脚走,抬头之际,却倏的看到了那抹心心念念的身影。

他手里拿着伞,正朝这边一路狂奔而来。

“浩……”

周蕙双目发亮,激动的刚想喊出来。

男生侧过身,露出伞下被呵护完好的小女生,一只手,正小心翼翼扶着她的肩膀。

看摸样,是焦急的斥责。

“你朝里面来点,弄湿了,鲸鱼能打死我。”

“到底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

“喏。”

浩瀚将手里的礼袋朝她怀里搡去。

周蕙看到那一幕,整个人都呆住了,一双明亮放光的眼睛像被头顶的滚滚天雷击中,无数阴云顷刻间疯狂拥堵进来。

月亮瞅了一眼了礼盒,给推了回去,“拿走,我才不帮你拈花惹草。”

浩瀚又推回去,“不行,这事只有你能帮我。”

月亮难得看他这么认真,眸子轻睨,嘴角渐渐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浩瀚,不会是……花枝吧?”

“欸!”

浩瀚听到那个名字,心里紧张的咯噔一下,赶忙捂住了她的嘴,小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唔唔唔——(又没有别人,你紧张什么)”

从她的角度,可以清晰看到男生宽阔的肩膀俯下去,亲昵的凑到小女生耳边,一双眸子熠熠生辉,侧颊上尽是爽朗笑容。

罕见他如此开心,用如此温柔的眼神看一个女生。

周蕙眸光闪烁,微张的唇瓣动了动,整个人身子朝后退了一步,手掌按在尖利的假山石上,狠狠的握着,直至石片削破肌肤,渗出一溜血液。

“松手。”

“我这不是……做贼心虚嘛。”

“你还知道你是贼啊?这么鬼鬼祟祟、小心翼翼的,除了是怕花枝,还能是怕谁啊?”

“嘿嘿~”

浩瀚厚脸皮的嬉皮笑脸。

她和鲸鱼就是不同性别版的X光线。

月亮接过他的礼袋,撑开瞅了一眼,SWISS—THINS的酒心巧克力,“可以啊,她最喜欢的巧克力牌子。”

浩瀚伸手挠了挠头,小麦色皮肤上竟露出几分不好意思,“还行吧,你帮不帮?”

“替你送给她?”

“嗯。”

“为什么不亲手送?”

“我……暗示了一早上,她跟个傻子似的,还以为我送给别人呢。”

不仅心意没表成,还被一棒子打成了花心胚子,她就是对他有意见!

月亮好笑,“活该,谁让你平时四处撩骚。”

“冤枉啊,怎么你也这样说我?”

“实事求是,就拿你和周蕙……”

月亮还没说完,浩瀚就一脸愤慨的举起三根手指,在她面前郑重发誓,“天地良心,我和周蕙要有半点关系,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他声音洪亮,字字清晰的传到女生耳中。

月亮被他一副忠贞烈女的样子逗笑了。

“行了行了,你声音这么大干什么?有本事到花枝面前说。”

“我要有那本事,还来求你干什么?”

“帮是可以帮你,不过我得确认一下……”

浩瀚觉得有戏,两眼冒光,积极道,“确认什么,你说!”

“你这次是认真的吧?花枝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要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哎呀,姑奶奶,这就不劳你烦心了,到时候她一不高兴,你就不高兴,你一不高兴,鲸鱼自会来修理我,我不确定,敢豁出命去表白吗?”

月亮一想,也是。

而且,花枝本来就喜欢他啊,这一对欢喜冤家要是成了,以后有的热闹了。

“那好吧。”

“你答应了?”

“嗯。”

“太好了,月亮,爱死你了!”

浩瀚心里激动,忍不住张开双臂抱了她一下。

“欸欸欸,注意一下分寸!”

“你头发没碰到水吧,赶紧回班,别着凉了。”

浩瀚把撑开的黑伞完全撑在她身上,一路护着她朝高二教学楼跑去。

而假山后的女生,早已哭的不成样子。

她怀里的心形礼盒砸落在泥泞的泥土里,手工饼干溅落一地,浓妆艳抹被瓢泼大雨冲刷,白色的粉混合着黑色的睫毛膏,和厚重到妖艳瘆人的红唇,被雨珠和泪珠凝聚在一起,像打翻的油墨,惨不忍睹,

女生哭着,笑着,最后仰天长长的嘶吼一声,“啊——”

充斥着巨大绝望和心如死灰般的意志,眼神空洞的吓人。

不是这样的,一定不是这样的。

犹记得,在宿舍走廊尽头,她跟她说过的,浩瀚是她的救赎,是她的一切,她不能没有她。

她也保证过的,她们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瓜葛的,现在……怎么会这样?

耳边,全是男生郑重的保重和开心到不能自己的笑容。

‘天地良心,我和周蕙要有半点关系,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太好了,月亮,爱死你了!’

一字一句,都想沾染剧毒的尖刀,狠狠的朝她心里剜。

骗子,她是个骗子!

她夺走了她的挚爱。

她也一定不会让她好过,她要让她死,让她生不如死!

高二(1)班

月亮偷偷在厕所里叠好了七颗星星后,迫不及待的就跑进了班。

“欸,月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花枝见她归来,兴奋的跑过来,看着她的伤口,“好了吗?”

“好了,不好我能回来吗?”

“那不一定,万一是相思病犯了呢?”

花枝说着,月亮还真有点想得慌,侧过她去看自己同桌……人呢?

“你怀里揣的是什么?给我瞅瞅。”

花枝伸手就要拿浩瀚送的酒心巧克力,月亮看见后桌的浩瀚在一个劲的给她使眼神。

浩瀚这个怂货,不敢当庭送,怕被拒绝成狗,非得让她到了宿舍再送。

“这个……是送给陆景云的。”

“切~就知道,看一眼都不行啊?”

“我想,第一个让他看到。”

“瞧你那个重色轻友的样子。”

花枝朝她鄙视的竖了个中指,“班长在教务处。”

“他在教务处干嘛?”

“还能干什么?商量关于学校对戚梦的处置呗。”

月亮,“……”学校这么想不开,让他参与商量,那后果绝对能说的比陨石降落还严重。

第一节课开始的时候,班级后门处,踉踉跄跄晃进来一个湿淋淋的身影。

“嗨,你看她,身上都湿透了~”

“就是,也不注意点,肩带颜色都露出来了。”

“何止啊,你看她穿的多少,还化了妆,可惜都花了,像鬼一样,吓死人了。”

“没有钱买防水的化妆品,偏偏还要学别人臭美。”

“那失魂落魄的样子,不会是今天表白失败了吧?”

班级后的几个同学,看见周蕙后,一个个指手画脚的小声议论着。

陆景云拿着一沓试卷,走进了教室。

“英语老师请假,第一节课自习。”

“耶~”

话落,全班人都沸腾了起来。

月亮双手撑在桌子上,一双水眸滴溜溜转着,盯着讲台上某个意气风发的男生。

陆景云也刚巧抬眸,看到了她。

终于回来了。

“哎呀,你们俩,腻死了。”

“是啊,鲸鱼,你确定还要在上面看纪律?”

陆景云起身收拾着书本。

月亮默默抿着嘴笑。

第五排后,一个浑身湿漉漉,连同桌都嫌弃的女生,却满脸阴沉的从抽屉里拿出一盒药。

------题外话------

——

亮亮: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微笑脸)

狗莲:露出后爹微笑

亮亮:脑鲸,有人欺负我~

狗莲:不孝女,溜了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