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287 鬼神之说【今日一更】/萌宝驾到:腹黑爹地俏妈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会去调查。”

顾芮在他唇边亲了一口:“这个事情也不用担心,我一直在找,他现在不会轻易把这个东西拿出来的。”

任何可能会威胁到顾芮的东西,靳宸舟都会将其铲除,所以现在,即便那些证据是他想要看到的,他最要紧的也依然是将那些证据彻底的摧毁,不会留给顾琤伤害到顾芮的机会。

他们的吻,逐渐就变得热烈了起来。

就算他们之间,还存在着那么多暂时无法解开的谜团,他们也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坦诚相对,可仍然不能阻止他们对彼此的吸引。

有时候,能遇到这么一个无论什么地方都这样吸引自己的人,本就是非常不得了的一件事情了。

好歹还记着这是在外面,虽然这个地下停车场是会所特供的,不会有其他人来,但始终不太好。

顾芮离开了靳宸舟的身上,坐到一边,喘着气,平复自己的心情。

“上回那个人,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顾芮知道,既然靳宸舟已经想出了能够解决的办法,那就按照他说的去做。

他们现在要通过一些办法,去让那个人处在害怕中,但又迟迟不遭到审判。

顾芮和靳宸舟想等,等对方去联系陈奕宏。

不管联系到他说了什么,只要可以等到这一个机会。

虽然这个办法不一定能够成功,但最后结果都是不会改变的,至少可以多出一点机会来。

“该安排的人都安排了,他将妻女父母都送出了国,这个事情陈奕宏是知道的,虽说这么做,有些让无辜的人被牵连,但他们如今的富贵生活,都是靠着他的那些违法犯罪行为才得以维持,所以也不算是全然的无辜。”

靳宸舟说完以后,顾芮就点了点头:“嗯,没事,反正也只是恐吓一下而已,看看他会联系哪些人吧,就算不是陈奕宏,可以多端几个,总也是好的。”

他们回到家,顾芮本来还想上楼去找自家堂哥再说些事情,想了想,又作罢。

还是等着第二天去公司里再找他吧,免得旁边这人又不可理喻的吃味了。

当顾芮这么肆意的人,开始为了靳宸舟着想,去顾忌他的想法时候,就证明在她的心里,靳宸舟已经有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顾炎小朋友回到家之后,又毫无意外的看见了自家爸爸和妈咪黏在一起的亲密画面。

小朋友淡定的走过去,已经可以做到视若无睹。

“妈咪,爸爸。”

“今天这么晚啊?”

小朋友略微有些兴奋:“今天我观测到了一颗以前没有人发现的行星,虽然只是一颗很普通的星球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这也是过去没有人看见的!”

在浩瀚宇宙里,有无数还未曾被人观测到的星球,那些上亿的星系,根本无法完全的做出记号来。

但谁又能知道,最新发现的这一个,是否蕴含了对人类来说,非常有用的信号呢?

因此,这一项工作,是永远都要做下去的。

小朋友也再次感受到了自己喜欢的宇宙里,有着怎样的魅力。

宿禾意把他抱起来:“宝贝儿又沉了,再长下去我都抱不动你了。”

“没关系,妈咪就牵着我也行,不用抱着我!”

“听到没有啊顾先生,咱们儿子可懂事了。”

顾漠看她抱的挺吃力,摇摇头说:“太重了就不要抱了,我来。”

“也不知道你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她感觉顾漠只需要很轻易的就能将小朋友抱在怀里,丝毫都不吃力。

“今天温穹师哥说了好多他的事情,我想以后也要和他一样厉害。”

“你可以比他更厉害。:”顾漠对自己的儿子,是非常看好的。

“对!我以后要比温穹师哥更加厉害!”

宿禾意笑着,正要说什么,手机震了下。

她拿出来看了眼,心口便兀自紧起来。

“你们先聊,我去敷个面膜。”

宿禾意随便找了个借口,回房间去了。

来自那个神秘人物的短信这时候又出现在了她的手机里,对方在短信里说:“让你帮我找的人怎么样了?”

这段时间,宿禾意根本就没有真的按照对方的话,去调查。

她就只是想看看,这个人还会做什么而已。

“我问过了,但还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

“顾漠不可能不告诉你,一定是你没有用心!”

宿禾意淡定道:“他只说段颖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没有告诉我具体的方向。”

“我劝你,最好把我的话放在心里,不然的话,我们的合作也就可以终止了……等到时候段颖将你的过去全部抖出来,你可就怪不了任何人。”

“我当然知道,只是你总要多给我一些时间,我也会怕被顾漠察觉了。”

“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你再找不到段颖的下落……后果你知道的。”

对方的威胁让宿禾意很生气,但也不能发作,只能装作退让的告诉对方:“我知道了,我会尽快的。”

看起来,这个人的确非常想要知道,关于段颖的下落。

显然,段颖手里不只是有所谓的她的过去而已,应该还有其他的东西,不然那个人不会这么着急。

只是到底要怎么样解决这个人的这种威胁,宿禾意还没有想到一个完全的办法出来。

她自然是不可能问顾漠,段颖到底在哪里,就算她知道了也不可能告诉那个人。

可要让对方不以这个作为目标来威胁她,好像也不是很容易。

尤其对方又补上了一句:“你如果敷衍我的话,我一旦生气了,立即就会将你的一切秘密都告诉他,你自己掂量着吧!”

宿禾意不愿意承担这样的结果,所以只能先答应下来,再去考虑解决的问题。

她最近也一直都在想,只是始终没有找到个完全的法子来。

宿禾意还在思考该怎么做,门外传来小朋友的声音:“妈咪快出来喝牛奶啦!”

由于顾炎宝宝现在正处于长身体的重要阶段,所以每天牛奶站都会定期送新鲜的牛奶过来,宿禾意也被迫的跟着顾炎宝宝一起喝牛奶,美名其曰对身体好。

其实她觉得就是因为小朋友没有那么喜欢喝,所以才让她陪着一起。

但都答应了,宿禾意也只能先出去再说。

那人的事情,肯定还是得解决的,宿禾意心里倒是有了个法子,就是前后实施需要考虑的东西还很多,所以需要再谨慎仔细考虑一下。

不过这些想法在她出去之后,也都暂时放下了。

她不能在顾漠面前表现出丝毫的奇怪来,不然以顾漠的敏锐,一定会发现什么。

“面膜敷好了?”

顾漠说着,就捏上了她的脸颊。嗯,滑滑嫩嫩的,手感十分好。

“没有,我常用的那个用完了,回头再买吧。”宿禾意不在意的说了一句,也没放在心上。

“说起来,今天靳宸舟和顾琤见面了。”

“啊!那顾琤没有告诉靳宸舟,关于芮芮的那些事情吧?”虽说宿禾意自己也是不清楚的,但好歹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能够轻易说出来的。不然顾芮也不能为了这事儿,和靳宸舟折腾这么久。

“他想要拿这个事儿作为筹码和靳宸舟讨价还价,现在也不可能说。”

顾琤太过自作聪明,一定会认为自己掌握的秘密要放在最为重要的时候说出来,才可以起到最大的作用。殊不知,错过了最佳时机,现在再说,也没什么意义了。

“没说啊,那就好。”宿禾意放了心,又问:“那靳宸舟打算怎么和顾琤周旋?继续拖着他?”

顾芮都在信息里把大概告诉了顾漠,反正现在的顾琤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就这样拖着其实都能将他拖垮。何况还有太叔公那边,顾琤几乎已经构不成任何威胁。

唯一就是他手头的东西,还算是有些作用,能够暂时保住他自己的命。

“嗯,暂时不会动他,如果什么时候能够找到他手里面的照片,那就不用留着他了。”

顾琤也就是那时候做了这么件事情,才得以逍遥到现在。

“行吧,那不管他了,太叔公呢?”

“他,每天被股市的事情闹着,可能都睡不好觉。”

宿禾意翘起一边嘴角,露出个极为调皮的笑来:“不如再让他睡的差一点,怎么样?”

“你又想到什么主意了?”

顾漠倒是不屑的再对太叔公下手,反正要解决他的时候,多得是办法,只不过假如能够看太叔公更倒霉一点,哄得宿禾意高兴,他倒是不介意的。

“他们都认为你不在了,你说要是他觉得自己被你的幽灵缠上了,会不会很害怕?”

“假如换成我,不会怕。”

顾漠这个人铁石心肠,肯定不会怕鬼神之事。

但是,谁知道太叔公会不会怕呢?他这辈子做的亏心事里,总有那么一两件让他无法安眠的,就算他忘了,也能让他想起来。

宿禾意在这种事情上总是特别积极,立马拿出手机备忘录开始计划,顾漠在旁边看着她,眼里始终含着淡淡的笑意。

嗯,只要自家小白兔开心,随便她做什么都行。

顾炎宝宝喝完牛奶就困了,回房间去睡觉,宿禾意窝在沙发里把整个计划都完成了,才得意洋洋的讲给顾漠听。

他直接点头:“可以,就按照你说的办。”

“你都不给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漏洞吗?”

“放心,我会安排。”

这种小事情,也不需要花费太多心思就可以做好了。

他们在外面聊一些细节,回到房间的顾炎宝宝扫过自己的保险柜,他还记得那张放在里面的照片,只是并没有去追究,也不打算去调查,那张照片上的手,是属于哪个女人的,没有必要了。

但顾炎总归不是普通孩子,他之前完全没有任何动作,是因为他身边可以用的人,都是自己爸爸的,如果让他们去调查什么事情,肯定很快就会被顾漠知道,他不愿意多生出事端,尤其不想让宿禾意知道。不过现在,顾炎却是有了其他的法子,能够在避开顾漠的情况下,去查一些他想要知道的信息。

顾炎宝宝想知道的,是谁在试图把这个事情提起来。若是他的那个从未谋面,只因为钱财而生下他的母亲,那他会当做这个事情从没有发生过,毕竟那也是他的母亲,就算没有任何的亲情可言,也生下了他,光这一点,他是会记得对方恩情的。但也就只是这样了而已。

假如,他能够调查出,对方是冲着别的而来,顾炎才会告诉自己爸爸,因为他知道,假如真是他的母亲,以自家爸爸对宿禾意的在乎程度,任何一点威胁都会直接抹去,站在小朋友的角度,还是会不忍心的。

而他现在能够得到的帮助,是来自温穹的。

顾炎也没有和他说的很具体,只是问是否可以请他帮忙,给一些人,他这里有足够的钱支付酬劳。

他出生以来,顾漠就给他设立了自己的基金。尽管才五岁,他已经可以实现自己的财务自由,不过他也没怎么用过罢了,一般情况下用这笔钱,还需要给顾漠写预算以及购买原因,他觉得很麻烦。

但除开这笔基金,他也还有别的可用,顾家那些亲戚,每年过节都会给他很多红包,里面的数额从几千到几万不等,顾漠也不会在意几个红包里面有多少钱,更是从不过问的,所以顾炎从一岁开始收到的红包,都放在自己这里,现在全部拿出来数一数,也有个几十万了。

几十万在他们这些人眼里,不是什么大的数额,用来调查,倒是足够的。

温穹也没有假惺惺的客气,他不差那点钱,但也秉着帮忙的初衷,接受了顾炎给他的报酬。

温穹也说过,这笔钱全部都用在请私家侦探上,不会浪费。他自然也不会坑顾炎这么一点钱,光是他每年发SCI论文都是很可观的一笔收入了,实际上是个非常有钱的人。

温穹虽然也只有十七岁,但始终比顾萌宝多吃了那么多年的饭,是可以帮他解决这个问题的。

顾炎将保险柜打开,把放在最里面的照片拿出来,翻拍了一张,发给了温穹,然后就等他那边的消息了。

也多亏了能够让温穹帮忙,才不会在调查出一个结果之前,就被发现了……

宿禾意说了行动就行动,计划已经完成,直接交给顾漠的人去处理。

她的第一步,就是让顾漠安排了一个所谓的风水大师。在给这位风水大师制造了非常神神叨叨的背景之后,直接让他去了太叔公那家被关闭整顿的建筑设计公司。

公司大厦里只留下了保安,但既然目标是太叔公,这消息怎么着都是会传到他耳朵里去的。

“听说他在那儿坐了几个小时了,就让人转告,说那地儿冲煞,风水问题才导致了那些事情发生,还说有一位姓顾的先生,流年不利,可能还有大劫……”

有时候,地位越高的人,越是相信这种说法。

太叔公又打听了些细节之后,只感觉对方是个高人,立刻把对方请了过来。

而这位风水大师说的一些细节,全是不为人知的,太叔公自己的秘密。

“当初为了强拆那块地,你命人铲倒的那户人家,八字与你相冲,加上今年你的运势走低,才遭此劫难……”

那事儿,外人看来可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但这大师开口就说中了真相,让太叔公不禁更相信对方说的话。

所谓越是心里有鬼,就容易被骗,太叔公最近遇到了太多倒霉的事情,也不得不相信这些神鬼之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