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蹲下 媳妇/穿越山匪之妃要种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府

夏宝怡已经催父王、母亲多少次了,“母妃,你们快点呀,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小白了,怪想他的。”

太子妃无奈摇头:“你这孩子,都跟你说了,平时早点晚点没事,可小白生辰这么大的事,咱们得按规矩来,不能提早,也不能推后。”

“母妃……”夏宝怡撅嘴。

见女儿生气,太子妃只好安慰:“别急,还有一会功夫,我们就出发了。”

“哇,太好了,太好了!”

宁太子一直坐在边上,微微闭目,任由女儿闹腾,他现在已经习惯闹腾的女儿了,她要是安静了,反而不习惯了,真是……他面带笑意幸福的享受着生活的乐趣。

文国公府

陆云瑶也一直催着文国公夫人:“母亲,你怎么还不出发?”

文国公夫人说道:“你以为我不急吗?可你哥哥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你问嫂子呀。”陆云瑶不屑的叫道。

世子妃抬眼看了眼刁蛮的小姑子,继续垂下眼皮。

文国公夫人听了女儿的话,看了眼一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媳妇:“要是问她能有用,我还在这里急?”

陆云瑶嗤声说道:“嫂子,你也管管哥哥!”

世子妃轻声回道:“嫂子无能,管不住你哥哥。”

“你……你真是无能,连个男人都管不住,要是我,肯定把男人管得服服贴贴的。”陆云瑶不知所谓的说道。

世子妃低下头,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冷冷笑道,追着男人跑,男人也不要你,还敢放这样的撅词,真是怎么蠢死的都不知道,还把男人管得服服贴贴的,真是不要笑掉我的大牙。

见媳妇低头装死,文国公夫人也觉得女儿这话说得不妥当,低斥道:“一个未嫁小娘子乱说什么呢?”

“母亲,本来就是这样。”

“你……行了,少说两句。”文国公夫人不耐烦的朝外面看了看,正准备叫人再去看看国公爷和世子爷有没有回来。

外院传话进来,“夫人,国公爷和世子爷已经直接去王府了,让你现在就过去。”

文国公夫人气得鼻子能冒烟,可是在媳妇和女儿跟前,她只能忍着脾气,说道:“行,我知道了。”

文国公夫人带着媳妇、女儿只好自己去了王府。

大将军府

大将军夫人胡氏到老夫人处请安,顺便告知婆婆要去王府贺喜。

老夫人看了昨天刚回来的女儿,对老大媳妇说道:“老大媳妇,老大不在家,要不让若沁跟你一起去,好作个伴。”

“娘……”胡夫人差点没叫出声,可她真不想跟婆婆多说什么,冷下脸,“娘,不是我不带小姑子,王府的喜贴上没她的名字,我不想让人看笑话,要是小姑子不怕笑话,你让她自己去。”

“老大媳妇,你怎么说话呢?”老夫人阴沉下脸。

胡氏冷冷回道:“娘,我一直不会说话,你也是知道的,实在对不住了,鸿涛不在家,去王府,我还得为鸿涛请个礼去,就不陪你了,我先走了。”

胡氏给婆婆行了个礼,看都没看小姑子一眼,就离开了老夫人院子。

“你给我站住……站住……”老夫人敲了敲自己拐仗,可是媳妇头也不回的走了。

“母亲——”胡若沁双眼含泪,一副委屈得不得了的模样。

老夫人哭道:“苦啊,儿子不在家,媳妇拿我不当人啊……”

胡若沁挽着伤心的老娘,“母亲,不要伤心了,我听人说,大哥要回来了。”

老夫人停止干嚎:“你啥知道的?”

“我……”胡若沁不自在的笑笑,“昨天回来,在花园里,听下人们说的。”

“哦,我还以为你有门道。”

“母亲,去不去三王府不打紧,女儿只想在家陪陪你。”胡若沁伏在老夫人腿上说道。

“我的儿啊,真是苦了你,嫁人竟……”老夫人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母亲,不怪你,怪我不听你话,太任性了,造成如今的结果。”

“沁儿,我的儿……”

听到女儿忏悔的话,老夫人的眼泪掉得更凶了,“你这个死丫头,但凡听我一句,何苦落到今天和离这步田地。”

“母亲,女儿错了……”

果然无论孩子怎么样,父母都会选择无条件的原谅,胡若沁用‘诚心’的态度让母亲原谅了自己‘年少无知’,博取了一个母亲爱女的眼泪,使老母更偏向她这个可怜的女儿了。

三王府

巳时正(相当于现代十点钟,)几乎所有道贺的官员、亲朋好友都到了,就差大人物压轴了。

大家都知道大人物是谁,都拥在正门口没敢进去,一直等着。

文国公到时,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从马车下来时,受到众人观瞻,文国公仿佛又回到了权倾朝野最辉煌的时候。

众人见三王爷的舅舅文国公到了,于情于理都应当上前见礼。

“文国公——”大家齐齐拱手行礼。

文国公边走边抬手回礼,“大家客气了。”踱着官步走在众人之间,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真好啊,可惜……他想想就恨,这两孩子怎么这么快就长大了,居然孩了都有孩子了。

文公国世子跟在他父亲身后,跟着抬抬手,一路混到了正门,行完礼后,站在他父亲身后,偷偷打了个哈欠,真是太困了,要不是王府有事,他觉得自己一定要睡到太阳落山才够过瘾,等太阳落山后,再去找乐子,夜夜笙箫的滋味太消魂了。

不一会儿,太子一家马车也到了,当大家看到太子携太子妃出现在众人眼中时,都惊诧不已,躺在床上的太子妃已经绝迹京城名流圈子了。

八年了,大家几乎都忘了太子妃的存在,虽然从去年下半年起,听说太子妃身子转好,但她几乎很少出现在哪家宴请、花会当中。

今天见到她,脸色红润,气色绝佳,才真实的感觉到,传闻是真的,太子妃的病痊愈了。

“臣等恭迎太子——”

“恭迎太子妃——”

众人连忙上前按等级高依次排列,齐齐行礼。

“各位不必多礼。”

“各位不必多礼。”

“谢殿下,”

“谢太子妃。

听说太子妃来了,林怡然已经亲迎上来,笑意盎然:”弟媳给太子妃请安!“

太子妃连忙弯腰上前,实打实扶起这个神交很久,却几乎没见过面的三弟媳妇,林怡然给她的第一感觉是:爽朗、大气,端庄的笑意藏不住随性、率真,果然见信如见人。

”三弟媳——“太子妃双手握住林怡然的手,所有的一切都在这紧握当中,”谢谢你!“

林怡然知道,太子妃谢的是那些信,嫣然一笑,”不,我要谢谢你,让你操劳了。“

太子妃明白,三弟媳妇这是谢自己为小白生辰所作的准备,”客气了,三弟媳。“

一对妯娌,两个宁国身份尊贵到第二、第三的女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外面天热,咱们进去坐。“林怡然热情邀请道。

夏宝怡站在边上不高兴了,”三婶,这是不是你所说的喜欢厌旧?“

”呃……“林怡然失笑,”没有啊!“

”还说没有,一直握着我母妃的手不放,都不理我。“

林怡然眨了一下眼,心想,小姑娘,你那只眼睛看到是我握住你娘不放的,明明是你娘抓着我不放嘛。

太子妃内心尴尬,面上却不动声色,悄悄松了三弟媳妇的手,转头朝女儿笑了一下,心想,真是亲生的,关键时刻站在母妃这边,好样的,闺女!

夏宝怡倒不是有意袒护母妃,从她的角度看过去,确实是林怡然紧握太子妃的感觉,哈哈,要是让太子妃知道,不知作何感想。

太子妃轻轻提醒道:”王上、太后还没有到,我们就在这里等。“

”好!“林怡然从善如流。

夏宗泽抱着小白正在跟宁太子见礼。

宁太子回到京都后一直忙于各种政事、应酬,还真没有见过小白,当他第一眼看到小白,那感觉……滋味……真是酸甜苦辣一言难尽。

可是不管那般滋味,当他看到弟弟面上幸福的骄傲时,他为之动容了,微微笑道,”大名……“

”夏蕴和,小名小白。“夏宗泽骄傲的回道。

”我记得你……“

”我的战马也叫小白。“夏宗泽不好意思:”我和小然第一次相遇,是战马小白结的缘,所以……“

”哦……“宁太子意味深长的笑笑。

哦,众人内心都这样想道,怪不得叫了个这么奇怪的名字,原来竟是这样呀!

”殿下,请里面坐。“

宁太子摇头,”不了,父王、太后差不多要到了。“

”哦,那等父王、祖母到了一起进去。“

夏宝怡对林怡然和太子妃说道:”我不进去,我找小白去。“说完,转身就到夏宗泽身边,”三叔,你放小白下来呀。“

”姐姐,姐姐……“小白看到夏宝怡高兴的双眼发亮,蹬着小脚就要下来。

看到姐弟有爱,宁太子微颔首。

众人看到此景,内心早就八卦上了,不知道传言是不是真的,太子什么时候提过继之事呢?

儿子在自己怀里呆不住,夏宗泽只好放下儿子,放下后,双手还扶了一小会儿,等儿子适应站立才松手。

等蹲着的弟弟从地上站起来时,宁太子内心不是不震惊的,对于一个贵族,还是像他们这样的王族来说,他们从不随意蹲下,犹其像今天这样正式而隆重的场合。

宁太子感受到了弟弟对儿子宠爱的程度,如果万一……想要过继弟弟的孩子,怕是……他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地,幸好自己现在好了,真好!

夏宗泽一个蹲着扶儿子的动作,不仅宁太子会有想法,其余人等也都非常惊讶,他们都感觉到了三王爷对儿子的宠爱。

文国公的老眼眯了又眯,从宁太子扫到夏宗泽,又从夏宗泽扫到宁太子,要不是人多,他能仰头大笑,太有意思了,太好玩了,好啊,这样好呀,我倒要看看你们兄弟俩人怎么抢儿子……

咦,一个蹲的动作会引发人这么多想法吗?

不知大家有没有留意到,前一段时间很火的‘*州蹲’,据说某知名人士蹲下抱孩子,被当地媒介大肆吐嘈,说到当地都这么久了,仍然改不了这个土动作,国外人士亦对这个动作充满了鄙视,认为这是低等人才干的事,他们*州人就不会干这个事。

这其实是个误区,不过是个动作而以,跟高低贵贱没关系,只跟生活习惯有关,但在古代,有威仪的王候贵族确实是不会随意下蹲的,这真是身份的表现,但夏宗泽不仅做了,而且做得非常自然,关切,除了溺爱儿子,他们想不出别的解释。

小白见到姐姐,高兴的要去搀姐姐的手,可夏宝怡一直逗他玩,让他碰到,却马上又迅速拿开,跑开几步,又停下让他碰到,反反复复,小白笑呵呵的追逐着。

姐弟二人你追我赶,竟到了王府门前台阶下的开阔地上皮闹了。

林怡然肯定是不会阻止孩子玩乐的,夏宗泽见儿子这么开心,也忘了阻止。

太子夫妇就夏宝怡一个孩子,虽然是女孩,但也宠得不得了,嘴上说规矩,实际上看到孩子开心,他们也忘了规矩。

看着两个孩子嬉闹,到让等待王上、王太后的无聊人们有了消遣,大家都乐呵呵的看向那两个孩子,而将军们的孩子当中,有几个跟小白熟的,也忍不住跑了下去,混在一道玩了。

整个王府前因孩子们的嬉闹,那热闹中多了数不清的真诚、喜悦。

在这样的氛围当中,爱热闹的褚凤章到了,看到马车外孩子们闹腾的玩着,他提着袍角跳下了马车,连过来候仪的引赞都没有理,直接叫道:”小白……小白……“

玩闹的小白停住了,不过他似乎记不得面前的漂亮哥哥是谁了?

呃……褚凤章要是知道小白把他当哥哥,不知作何感想,不过他不管,咧着一口白牙,那充满亲切感的笑容感染了每个在玩闹的孩子,他们都感到了善意,都拥到他身边。

大一些的孩子问道:”你是小白公子什么人?“

”我是小白的叔叔。“

”叔叔?“

”是啊,小白,凤叔叔啊!“褚凤章边说边弯腰伸手去抱他,他转头看向父母,见父母满脸笑意,好像并不阻止来人,潜意识里,那本能的警觉没了,任由褚凤章抱起他。

”哇,小白,几月不见,你都这么重了,我都快抱不动你了。“褚凤章大叫。

小白咧嘴笑笑。

边上的小孩叫唤道,”真羞羞,连个孩子都抱不住,真羞羞……“

褚凤章那里真抱不动,不过是见面跟小白热络的话,这些皮孩子,转头朝他们做鬼脸,唬得孩子们笑着闹着在他身边转圈。

褚凤章觉得自己的头能被这些皮孩子转晕。

台阶上,很多人都认识卫小王爷,也都知道他的脾性,”卫小王爷还是这样活泼、爱闹。“

”是啊!“

……

方咏诗没管闹腾的未婚夫,在引赞的带领下,上了台阶,和林怡然见了礼,”给夏王妃见礼了!“

”客气了,方小姐!“

方咏诗说道:”路途太远,父母没能来,还望王妃见谅,他们让我代问王爷、王妃安!“

”谢谢伯父伯母,也代王爷和我问伯父伯母安。“

”好,多谢王妃!“

……

站在女眷人群当中,陆云瑶见姓方的女人还跟褚凤章混在一到,竟然一起来王府贺喜,这脸还要不要了,气鼓鼓的站着,要不是门前都是王公大臣,估计就要上前骂几句,喝几声了。

褚凤章正要抱小白上台阶跟夏宗泽见礼时,被突然安静的人群弄得发蒙,怎么回事?顺着人群的目光,他转过身,哦,我当怎么回事了,原来是山真道人和云持大师到了。

夏宗泽兄弟愣了一下,他们没想到,一僧一道,两位得道高人会亲自登门,这得多大的福气,相视一眼,连忙迎了下去。

太子兄弟动了,其他人当然也跟着动了,都下了台阶。

林怡然也看到二位大师了,见太子妃好像不认识,笑道:”山真道人,云持大师。“

”竟是他们二位?“太子妃惊讶极了,内心第一反应,能同时见到他们二位,是莫大的福份吧。

女眷们也下了台阶。

山真道人和云持二人已站在褚凤章身边,正乐呵呵的逗着小白。

”小娃子,张开嘴,让爷爷看看你的牙有几颗了。“山真道人笑眼眯眯,花白的胡子在说话之间一动一动,有趣极了。

小白听了他的话,不仅不张嘴,还用小手捂嘴,”我为什么要给你看?“

”呃……“从没有被人拒绝过的山真道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仰头哈哈大笑。

小白见他仰头笑,那花白的胡子也跟着翘起来,好有意思,忍不住伸手一把抓住,还拽了几下。

”咝……呀……疼……“山真道人本能把头往前送。

”哈哈……“见老道士疼的样子好玩,小白笑了。

这下到好,头往前送,看到了张嘴大笑的小白,一口小牙全被他看到了,”哈哈……果然已经长了十颗。“

大笑的小白倏一下松了胡子,双手捂嘴,一脸懊脑,一副我不应该上当的样子。

”哈哈……“山真道人得意的挑眉,”小屁孩,想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众人都看着一老一小闹腾,简直不敢相信,仙风道骨、神秘莫测的山真道人竟如孩童一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老仙童?

林怡然没翻白眼,微撇一眼,”我说道长,我家儿子本来就嫩着呢,你好意嘛?“

”哈哈……“山真道人再次哈哈大笑,”我跟云持打赌,说你儿子口中肯定长了十颗牙,他不信,这下你总该信了吧,云持——“

”阿弥陀佛,老纳信了!“

”老和尚,我赢你一局哟!“

云持淡然一笑,”是!“

宁太子轻轻一笑,”二位大师今天能来,真让子诚感到意外。“

”难道三王府没酒?“山真道人仿佛惊讶的反问。

”有,当然有。“宁太子笑道,”欢迎二位大师,这酒想喝多少有多少。“

山真道人眯眯笑:”我说太子殿下,今天的主人应当是你弟弟吧。“

夏宗泽连忙说道:”哥哥帮我办的。“

”友兄悌弟,好!“山真道人咧嘴朝小白笑笑,”小白你说是不是?“

小白小头直摇,”听不懂!“

抱着小白的褚凤章,见小白又让老道士吃瘪,不厚道的笑了。

山真道人哼道:”你别得意,要不了几年,几个小子闹得你想爬墙头。“

”呃……“反应过来的褚凤章叫道:”我不生儿子,我生女儿。“

”哈哈……“山真道人大笑,”老天叫你生儿子,你就生不出女儿。“

”啊……那我有没有女儿?“褚凤章一脸紧张的问道。

山真道人挑着眉,一脸你求我啊,求我我就说。

还没等褚凤章思考要不要求老道时,小白开口了,”肯定有,就是我媳妇。“

”呃……“褚凤章惊叹着下意识就看了眼脸已经红成猴屁股的未婚妻,这女儿还没生呢,就被别人订了?

”呃……“夏宗泽夫妇心想,我们什么时候对这小子说过媳妇之事了,周岁就懂娶媳妇,难道知道将来男多女少,媳妇不好娶,先订一个?

”呃……“山真道人和云持两个老头,不是相视一眼,而是几眼,这娃怎么这么有意思,竟知道对方肯定会有女儿?

”呃……“

众人叹,不会吧,我们家的女儿怎么办?我们都等着公子小白长大啊,等着他做女婿啊!这……这……竟被卫国人捷足先登?

太……太……不上道上了,还让他们怎么活?

只有太子夫妇没有惊呃,他们内心是失落的,犹其是太子,遇过山真道人,亲求过云持,可这两位嘴紧得跟葫芦似的,锯都锯不开。

看着能生几个儿子的卫小王爷,宁太子内心一片苦涩。

众人围在两位大师身边,看着山真道人逗小白,就连外面值当的侍卫也伸头瞧过来,一时之间,竟忘了还有两个最大的人物没出场。

快要到宁王府门前了,前面开道的侍卫官跑过来说道:”王上,王上……“

”何事?“

”宁王府竟没有人迎过来?“

”啊……“宁王嚯一下揭起帘子,”竟有这等事?“

”是,王上……“

宁王拧眉,”去打探一下,出了何事?“

”是,王上。“

不一会儿,侍卫官回禀,”回王上,众人围在两位大师跟前,竟不来行礼,要不要治他们大不敬的罪?“

”大师,什么样的大师?“宁王好奇问道。

”听说,一位是山真……“侍卫官的话还没有说完,皇撵前的侍人还没有伸手扶人,宁王已经自己跳下撵了,刚跑了几步,发现什么不对劲,连忙转了回来,干嘛呢?原来是找太后了,只见宁王朝太后凤撵跟前跑过去,”母后,不要让人打扰前面,你自个儿到老三家门前。“说完又跑了。

”自个……“太后能被儿子的话气得冒烟,”怎么回事?“

侍人马上回道:”回太后了,两位得道大师正在王府眼前,王公大臣们都围在那里,想请大师给我们算上一卦。“

”真是胡……“太后的话才说到一半就停住了,”算卦?“

”是,太后!“

”快扶我下去,我要为子诚算卦,看看我的大曾孙子什么时候有!“

”是,太后!“

王太后忘了礼仪规矩,让宫人扶着,快速凑热闹去了,都忘了,让人把这两位大师叫到跟前,可怜的老太太,也是求曾孙急切吧,都忘了摆谱。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威仪的三王爷跟前,一时之时,竟跟市坊街集差不多,热闹中竟透出令人捧腹的随性。

山真道人和云持大师被众人围着,因为随意说了卫小王爷有几个儿子,结果有些大胆的王公大臣,也不管太子在不在场了,当场帮家里还没生儿子的婆娘、儿媳妇求子。

”大师……帮我算算,我命中有子吗?

“大师,也帮我算一卦,我家有儿子吗?”

……

当然,没人敢求官运亨通,只求了最安全的子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