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门卡给你/重生之王牌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24:门卡给你

宋初一找了家店,将这副画裱了起来,带回寝室,挂在自己的位置,只要坐在椅子上,就能看到。

越看越满意,她心中忽然升起灵感,拿起画具去往画室,画室里不缺人,宋初一找了个角落,开始作画,她画的是童悦作画时的背影。

何苗苗也在画室里练习,走过来:“小初一,你画的谁呀?”

宋初一没说话。

黎佳也走过来,一脸八卦的表情:“宋初一,你画的该不是心上人吧。”

宋初一失笑:“没有。”

过了一会儿,一声惊讶自画室响起:“哇哦,班长,你这上面画的全是沐教官耶。”

“诶诶诶,真的是耶。”

“天哪,这么多。班长,你这是每天都在画吧。”

“我以为我画的够多了,没想到班长这数量更吓人。”

“我要看我要看。”

……

原来游畅的速画本不知被谁带到地上,露出里面的素描,被一个同学发现,嚷嚷出来。

其实军训结束后,美术班的众人都凭着自己想象将沐景序画了出来,有的画的像,有的画的不怎么像,大家之所以要画下来,也只是表达对教官的一种想念,以及也是给自己那一个月在军营的魔鬼训练的一种回忆。

只是没想到会发现游畅画了这么多,迎着众多带着调侃深意的眼神,游畅脸色唰一下就红了,将速画本抢了回来:“你们太坏了!”

“班长,我佩服你,竟然敢喜欢教官,我现在一想到教官对我们的训练,我这心里还打颤。”

“对对对,我既崇拜教官又恨教官,但我绝对不会喜欢教官。”

“初见教官时,我被教官的颜给迷住,春心也萌了一下下,可在教官对我们进行惨无人道的训练后,哪还敢对他动心。”

“难怪咱们院的院草追班长,班长都不同意,感情班长将一颗心给了我们那魔鬼教官呀。”

游畅辩驳道:“你们别乱猜,我就是想将军训的事情记录下来而已。”

“不是你红什么脸呀,班长,你就承认了吧,教官除了残暴了点,其他都很好。”

“就是就是,诶,班长,你有教官的联系方式吗?”

游畅往宋初一那瞄了眼,摇头表示自己没有沐景序的联系方式。

“班长你是不是傻,你要是想要教官的联系方式,可以向宋初一要的呀,咱们这儿就她有教官的联系方式。不过说起来,我最佩服的就是宋初一,就她不怕教官,要不是教官对她一点都不留情,我都要怀疑教官喜欢宋初一了,哈哈哈哈。”

这位姑娘显然是随口说的玩笑话,但游畅听后脸色猛的滞了下,一秒后恢复原态,脚尖往地上跺:“你们不要乱说,我没想要教官的联系方式,再这样,我不理你们了。”

然而她越是这样说,众人就越起劲,于是冲到宋初一跟前,七嘴八舌的让宋初一提供沐景序的联系方式。

宋初一叹气,放下笔,抬头看向众人:“不是我不想给,军训结束后,教官的联系方式就成了空号。”

说着,当着众人的面拿出手机,点出教官的号码,拨出去,语音提示是空号。

“啊,怎么会这样。”众人带着八卦的脸上顿时充斥失望,可惜的叹了口气,又去安慰游畅,游畅勉强笑着。

之前她找宋初一要沐景序的联系方式,宋初一没给,刚才众人调侃她,尔后向宋初一询问沐景序联系方式时,她没有过多阻止,其实心里也是多了几分期待。

万万没想到,竟然已经成了空号。

她倒没想到宋初一会动手脚,事发突然,宋初一哪有时间做手脚,而且一个联系方式而已,实在不至于这样。

虽然心中有些失望,但莫名其妙的是,她心里又多了丝喜悦。沐景序的号码成了空号,岂不代表宋初一和他也失去联系。

这样的话,她和宋初一也就没什么区别了。她用夹带一丝隐晦的得意看了眼宋初一,转身忙自己的事了。

“诶,小初一。”何苗苗凑过来,小声开口,“你不生气啊。”

“生什么气?”宋初一有些奇怪。

何苗苗恨铁不成钢的戳了她一下:“你是不是傻,刚才摆明着就是游畅借大家的手向你要教官的联系方式呢。”

“军训的时候处处跟你比,你做什么她就要做什么,非要和你分个高低,我之前还纳闷她干嘛这样,现在才明白,原来是喜欢教官,把你当情敌了。现在还借别人手问教官联系方式,恶心不恶心。不知道自己直接问问啊。”

“她问了。”宋初一说。

“啊?”何苗苗反应也快,“你没给?”

宋初一无奈道:“教官说了,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说出去。”

“干的好!”何苗苗嘿嘿道,上下瞄向宋初一,再将声音压低,一脸八卦,“小初一,你跟我说说,你和教官之间真的啥也没有吗?”

宋初一一巴掌把她的头推了出去,无奈道:“画你的吧。”

没得到答案的何苗苗注视着宋初一的背影,再想起去军营那天在卡车上看到的那幕,有猫腻,绝对有猫腻。

*

之后童悦又邀请宋初一去他那,宋初一将自己画好的那幅童悦背影图带过去,童悦先是对画本身进行点评,点评之后在画上添了几处,让整体画风更显成熟,宋初一受益匪浅。

宋初一将这幅画送给童悦,童悦也不嫌弃,愉快的接受了。

后来宋初一又去了几次,她和童悦之间的相处越发融洽,宋初一很欣赏童悦身上的坚韧和阳光。

这天,在童悦家吃完晚餐,宋初一准备告辞离开时,童悦突然对她道:“你知道我想找个徒弟,有什么想法吗?”

宋初一从座位上站起来,目光直视童悦,毫不怯懦:“承蒙您这段时间的指点,我想我应该有资格做您的徒弟。”

如果说第一次第二次邀请是为了提点她,但第三次第四次时,宋初一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当对方还向她流露出想收徒的意思,宋初一便明白了。

她喜欢画画,自然也想在画界中占一席位,这也是为什么她那么想得到童悦指点的原因。

现在童悦表现出要收她为徒的意图,她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不是每一个画家都愿意收徒并将自己的技能传授出去的,尤其还是一个享有盛名的画家。

童悦笑了笑:“你倒很有信心。”

“您对我说的,做人缺什么都不能缺信心。”宋初一用之前童悦对她说过的话堵他。

童悦哈哈大笑。

罗浮在旁边提醒宋初一:“还不快叫老师。”

宋初一大喜,学着电视上看到的,用杯子倒了杯茶,走到童悦面前,恭敬的弯腰,将杯子递到童悦面前:“老师,请喝茶。”这个老师可和平时上课叫的老师不一样。

童悦接过:“以后每个周末都到这里来。”

“好。”

“元旦有个美术交流会,到时候国内国外许多画家都会前往,你和我一起去。”童悦喝了口茶,说。

宋初一没想到刚拜师就能去这么个高大上的地方,有些兴奋和激动,顿了顿,道:“我需要带作品吗?”

童悦道:“可以。”

离开时,罗浮照旧送宋初一,但宋初一拒绝了,理由很直接:“浮哥,我现在心情很激荡,自己回去就行。”她需要平复一下。

宋初一的耿直引来童悦和罗浮的大笑,不过现在是十二月份,帝都的十二月已经进入极寒模式,前几日还下了雪,童悦自然不会让宋初一在这么寒冷的夜晚独自回去。

最后还是由罗浮将宋初一送回学校,结果当她和罗浮走出别墅时,外面停着的一辆车内忽然打开车门,一个人从上面走了下来。

看清来者的脸时,宋初一顿时惊讶:“小沐?”

从车里下来的正是沐景序,外套一件黑色的大衣,长及小腿,却不见丝毫臃肿,反而更显长身玉立。

他站在那里,看向罗浮的目光淡漠而疏离:“不劳烦罗先生,我送初一回去就行了。”

“你是……”罗浮目光闪烁,眼底闪过惊讶,这个男人身上的压迫力好强。

“浮哥,他是我的朋友,你不用送我了。”宋初一接话。

她完全没想到会出童悦的家就遇到沐景序,看起来沐景序是特意等在这里的,也不知他来了多久。

罗浮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沐景序,最终点头。

他回去将这事跟童悦说了,童悦并不惊讶:“应该是男朋友吧。”

*

宋初一坐上副驾:“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安全带。”沐景序道。

等宋初一乖乖将安全带系上后,沐景序才道:“你的手机设置成静音了吧。”

宋初一反应过来,掏出手机看,才发现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沐景序那个变成空号的号码。

“一直和老师在作画,所以设置成静音了。”

沐景序启动车子,车子离开这片区域,进入街道。

“老师?”沐景序很快明白过来,“你拜童先生为师了?”

沐景序既然能找到这里,并且道出罗浮的姓,说明肯定知道童悦,所以宋初一并不惊讶他说出童悦。

对于沐景序的能力,她很相信,并没有觉得别扭或者隐私被窥探的不悦。相反,宋初一现在正处于拜师童悦的喜悦当中,现在很兴奋的向沐景序分享她的这份喜悦。

沐景序难得见到宋初一这般眉飞色舞的模样,仿佛一个拿到糖果的小孩,他的嘴角扬了起来:“拜了个师父就这么高兴?”

“嗯。”宋初一重重点头,“我之前只希望能得到童先生的指点就满足了,没想到他现在还成了我老师。”

沐景序道:“在军营里我训练你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高兴?”

呃……正说的开心的宋初一懵了,车内顿时沉默。片刻后,宋初一摸了摸鼻子:“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都是在教你。”

宋初一理直气壮:“你教我的时候我也开心,只是天天训练太累了,没精力开心起来。”

沐景序淡淡看了她一眼,宋初一仔细反思自己,确实感觉到自己有些厚此薄彼,于是朝沐景序弯了弯眼睛,略带几分讨好的转移话题:“沐叔叔,你吃饭了吗?”

沐景序:“……”

沐景序确实没吃饭,两人去了一家餐厅,不过宋初一在童悦家已经吃饱,点了杯奶昔看着沐景序吃。

透过死神之眼,宋初一发现沐景序身上没受伤,顿时放心不少。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两秒后——

“对了,沐叔叔,lucky呢。”

在军营时,沐景序出紧急任务匆忙离开,离开的时候考虑到她寝室不能养lucky,不好让楚宥帮着养,所以强行将lucky带走了。

“养在我公寓的,等会儿带你去看吧。”沐景序淡淡道。

于是,待沐景序吃完饭后,顺理成章的将宋初一带到他的公寓啦。

公寓在市中心的豪华地段,顶楼,沐景序刷卡开门后,将卡递给宋初一:“lucky以后都养在这里,你有时间可以过来看,放假了也可以住过来。”

宋初一愣了下,没收。

有点不对劲啊,沐景序这话仿佛lucky是他养的,但明明lucky的主人是她啊。

似是知道宋初一在想什么,沐景序道:“不出任务时,我都会在这间公寓住,这里房间多,红狐他们也常来。”

宋初一皱眉拒绝:“不行。”这不是她的家,她住过来像什么样。

“小宋,你非要和我算那么清吗?”沐景序声音微沉,带着一点叹息。

“没有,我只是……”

沐景序直接拉过宋初一的手,将门卡放在她手心,不给宋初一说话的机会。

宋初一张了张嘴,这时屋内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小初一,门卡给你你就拿着,犹豫什么。”

“我看看,一段时间不见,好像又长高了些。”一双手悄无声息的抓向她肩膀,宋初一条件反射的沉了下肩,脚跟一滑,人往旁边闪了过去。

“咦?”红狐一双手落了空,看了看自己的手,再看宋初一,“可以啊小丫头。”

宋初一刚才的注意力全在沐景序身上,所以没有注意周围,此刻才发现除了旁边的红狐外,客厅里还有三人,分别是蜥蜴、野狼以及仓鼠。

沐景序的几个兄弟都在。

红狐和蜥蜴宋初一最熟悉,野狼次之,至于仓鼠,宋初一只见过一面并没接触过。

刚才宋初一躲红狐时利落的表现被众人看在眼里,蜥蜴大笑:“看来头儿对你一个月的训练效果很不错。”

宋初一军训入军营,被沐景序训练的事他们都知道。

对于宋初一的到来,红狐蜥蜴野狼很热情,唯独仓鼠,冷冷看了眼宋初一,转身上了楼。

“别管他。”蜥蜴道,“就那臭脾气。”

蜥蜴搓着手对宋初一道:“来来来,让我感受一下你真正的实力。”

但他刚走两步,对上沐景序的目光,身体僵了下:“算了,你只训练一个月,我跟你切磋有点欺负人,等以后再说吧。”

宋初一眨了下眼,她都准备应战了的。

虽然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蜥蜴,但她很想试试,自从军训结束后,她虽然每天都保持跑步的习惯,但苦于没有陪练对手,格斗能力只怕也退化了些。

“没事,我们试试吧。”宋初一跃跃欲试,“我不怕疼。”

蜥蜴:“……”你不怕,我怕。

头儿眼神好可怕,他有直觉,若是他揍了宋初一,转过来他就会被党头儿虐。

------题外话------

二胎到!

突然觉得小沐好闷骚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