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纪一念的心事(1)/墨爷有令:乖乖受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不上来。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太突然了。”

“如果是意外,那就是命数到了,该经此一劫。如果是有人蓄意而谋……”提子轻叹一声,“那就有点惨了。”

纪一念猛然盯着她,“你是觉得有人故意谋杀?”

“我是怀疑,不完全是。”提子耸耸肩,“这种事,交给警察去查呗。毕竟,上官震雄在帝都是有地位的,他出了交通意外,不管是真的意外,还是人为,都会查清楚的。”

“那倒是。”

“你说,阿姨会不会回来?”提子好奇的问。

纪一念耸肩,“不知道。”

“不回来也是理所应当的。回来了,要是被某些人看到,还会以为是回来争家产的呢。”提子瘪瘪嘴。

“你说的也对。”



上官震雄死了,根据现场的取证,加上肇事司机自己的承认,是他一时大意,没有注意到行走的上官震雄,看到他的时候,错把油门当刹车,才给撞上去的。

这件事,引起了社会新闻的高度关注,还有财经新闻,也播报了。

毕竟上官震雄的身份在那里,还是SG集团的董事长,他出事,自然会引起各行业的关注。

意外车祸而亡,算是给的一个结果。

查清之后,上官琦便给上官震雄举行了追悼会。

来送别上官震雄的人,多不胜数。

作为儿子,儿媳的上官琦和北艾,自然是守在灵位前,对每个前来吊唁的客人进行答礼。

上官墨和纪一念也出席,不过是以客人的身份。

上官墨和上官震雄断绝父子关系的事,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是知道的。

只不过,还是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上官墨怎么来了?他该不会是来争家产的吧。”

“如果真是的话,他该跟上官琦站在一起。哼,老子死了,他这当儿子的都不操办葬礼,哪有什么资格争夺遗产。”

“话不能这么说。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上官震雄的儿子。该分的,还是会有的。”

“除非上官震雄死之前,遗嘱给他留了一份。”

“也不知道上官墨现在是做什么,总不能真的是靠女人养着的吧。”

“那也说不定。”

“……”

这样的言论落在纪一念的耳朵里,她真的很想上前一个人一个大嘴巴子。

怎么就这么喜欢嚼舌根呢?

她抬眸看着上官墨,他面无表情,丝毫没有半分情绪波动,只是盯着那张黑白遗照。

她轻轻的握住他的手臂。

就算是断绝了关系,那敢是亲生父亲。

人都死了,之前就算有再大的仇,再大的恨,也该随着他的死亡而烟消云散了。

上官震雄辜负了廖允碧,却磨灭不了他对上官墨的栽培。

纪一念在想,上官墨对上官震雄的亲情,还是有的吧。

“阿墨,你也是父亲的儿子。如今父亲已经走了,偌大的上官家,我一个人要管好的话,也是无能为力。你能不能回来,帮忙一起打理SG集团?”上官琦很诚恳的看着上官墨。

这是试探,还是真心实意,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过,在这种时候说这样的话,居心叵测。

上官墨平静的抬眸,对上官琦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上官家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上官琦紧蹙了一下眉,“在这种时候,你还要把你自己置身事外吗?”

站在他身边的北艾,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意。

“这不是你所想的吗?”上官墨冷声反问。

“阿墨,你在说什么?我们是亲兄弟!现在爸爸已经离开,你就不能放下以前的成见,回来帮忙吗?上官家也有你的份。”上官琦一直注意着他的神情,但他瞧不出什么来。

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完全看不透。

如果他真的什么也不要,那最好。

就算是他想要,上官家的一切,也都不再属于他了。

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这个觉悟。

上官墨看了一眼前来吊唁坐在两旁的人,他似笑非笑,“我说不要就是不要,我想要的话,不仅仅只是拿一份,我会要全部。”

这下满意了?

看到上官琦的脸色有那么一瞬间很难看,上官墨笑了。

北艾脸上讽刺的笑意也越来越明显,“呵,怎么?跟兄弟前比,还是守着钱财地位,比较重要些吧。哈,我在旁听着,都替你尴尬。”

上官琦微微眯眸,狠狠的瞪着北艾,“闭嘴!”

北艾笑了。

上官墨盯着上官琦,不再说话,他深深的看了一眼上官震雄的遗照,带着纪一念走了。

北艾的眼神,目送着那个高大的男人。

有些东西,错过了,终究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的人生,她的爱情,都在遇上上官墨的那一瞬间,全部都变得不一样了。

原本以为的美好,到最后却发现,一塌糊涂。

“哼,还爱着他?可惜,你永远都不会是他的女人。”上官琦冷嘲着。

北艾握紧了拳头,她这一生,都是被上官家的人所误!



上官震雄的葬礼结束已经有三天了。

廖允碧只给纪一念打了个电话。

“妈,您好好的跟曾叔叔玩,其他的事情,不用管。”纪一念怕上官震雄的死影响到她和曾胜渊的感情。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我早已经都看淡了。本来你曾叔叔是想着回来送他最后一程的,但来不及了。我想了想,其实也没有必要。我们去送他,反而会落人口实,也会被认为居心不良。阿墨和你去了,也算是尽了最后一点心意。”

听到她这么说,纪一念便放心了。

“阿姨其实早就放下了吧。”提子喝着酒,问纪一念。

“嗯。她现在跟曾叔叔不知道多开心。”纪一念也端起了酒杯。

提子蹙眉,“喂,你还是不要喝酒了。”

“为什么?”

“你不是一直都打算要孩子的吗?”

纪一念看着酒杯,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把酒喝了。

提子见状,“怎么了?”

“我就搞不懂,为什么我们这么久了,想怀个孩子也怀不上。”这已经成了她心上的一根刺了。

“上官墨又没有催你。我刚才只不过是提醒你,你想要孩子,有些生活习惯就得记着。”提子怕是她说的话给她增加了压力,“其实,你可能是在潜意识里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

纪一念又倒了一杯,“我不知道。一方面说服自己,没有孩子就没有,两个人也挺好的。可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说我孩子都不能生,还是个合格的妻子吗?”

她重重的叹了一声,又喝了一杯。

“看你这样子,出去旅游了一圈,并没放松啊。”提子有些担心她现在的现状。

“大概是到了这个年纪,就想着家庭圆满。特别是在外面看到年轻的夫妻抱着孩子,我就很渴望。”纪一念眼里充满了柔情,那是又孩子的柔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执念。”

提子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出去了一圈回来,不止没有让她静心下来,反而好像越来越加重了想要孩子的心。

“医生都没有检查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迟迟没怀上?”提子见她如此希望有个孩子,也不禁替她担心。

“没有。反正就是说,缘分没到。”纪一念耸耸肩。

提子坐到她身边,“那就慢慢等喽。你才三十不到,急什么?多过几年的二人世界,不好吗?”

“你也这么说。”纪一念笑了。

“这是事实啊。上官墨这么爱你,我觉得他不在乎孩子。你也没有必要把你自己逼得太紧了,有些事情,真的得顺其自然,或许是老天爷,想让你们多过几年二人世界呢?”

提子抱着她,“哼,我觉得你就是太闲了。闲得慌,才有心情想孩子的事。”

纪一念被她逗笑了,“怎么?你这是在对我提出控诉?”

“你知道就好。”提子耸耸肩。

“你又不谈恋爱,拿那么多时间做什么?”

“睡觉啊。”

“……”

“对了,我跟你说个事,是我约你出来的目的。”提子突然一本正经。

纪一念挑眉,“你说。”

“上官震雄不是意外死亡。”

纪一念凝眉,“是被蓄意谋杀?”

“看来,你早之前就想过。”

“是你之前说过。”

提子点头,“那个司机的底我查过了,他家里条件并不好,而且又好赌,欠了很多账。就在上官震雄下葬后没两天,他妻子的账户里就多了一笔巨款。你猜,多少钱。”

纪一念看着她这调侃的模样,“你不该是让我猜幕后指使的人是谁吗?”

“猜钱。”提子催促着她。

“你都说了巨款,肯定七位数。”

“真没意思,你这说了等于没说。”提子翻了个白眼。

纪一念笑,“杀上官震雄没有八位数,干了就是亏的。”

“而且,就只有两百万。”提子挑眉。

“两百万?哈,上官震雄要是知道自己的命只值两百万,估计要气得从地底下钻出来。”纪一念略有些无语,“是谁做的?”

提子勾了勾唇,“你猜。”

“又猜。”纪一念端起了酒,微微抿唇,眸光微凉,“想要让他死的人,很多。但是这么迫不及待的付出行动让他死的人,我能猜到的,就只有一个人。”

提子见她那模样,“你猜到了。”

“陈雪蓉。只是,她杀上官震雄为了什么?仅仅只是因为,上官震雄把她送走?”纪一念微微摇头,“这个理由,不足以让她杀人。”

“我也好奇,所以,我就顺藤摸瓜又查了下去。”提子冲她挤眉弄眼。

纪一念无语,“我看你还是热衷于收集情报。”

“那是。”提子颇为自豪的冲她扬了扬下巴,“我查到,上官震雄跟阿姨见面的时候,陈雪蓉看到了。”

纪一念拧眉,“上官震雄是有一次来见婆婆,他们后来单独出去见面说了话。后来,上官震雄对婆婆动手,曾叔叔才及时出现,也是那天开始,他们俩敞开心扉。”

如果那天陈雪蓉在的话,难道是上官震雄跟婆婆说了什么话,才让她做了这种买凶杀人的事?

“对。就是那一次。”提子点头,“我入侵了当时那家酒店外面的监控……”

纪一念盯着她。

“诶,你别这样看着我。你知道的,我没别的爱好,就喜欢查查别人的底。”提子不好意思的摸了摸下巴,“我还真是没有想到,曾叔叔竟然是A国的公爵。牛气!看人家多低调,多优雅,多绅士,多深情。”

“你差不多得了。”纪一念早就该了解她的,她就是吃这碗饭,真要查点什么事,那也只是动动手指和脑子的事。

“是是是。”提子说:“我怀疑,陈雪蓉之所以买凶杀人,是因为上官震雄跟阿姨说过,他会把上官家的一切都给上官墨。我猜,就是因为这句话,才让陈雪蓉下了杀人的决心。”

纪一念微微眯眸,沉思着,“陈雪蓉想要再回到上官家那是不可能的了。但是,上官琦还姓上官,还是SG集团的总裁。如果婆婆重新回到上官家,上官震雄是完全有可能把上官家的一切都留给上官墨的。所以,陈雪蓉为了保证上官琦地位不动,她就只有在上官震雄还未修改遗嘱之前,将上官震雄除掉。这样,上官琦在上官家就是说一不二的当家人了。”

“我也觉得是这样的。”提子认同,“最毒妇人心啊。明明是她先做错事的,为了给她儿子把路铲平,竟然下了这样的狠手,直接弄死上官震雄了。”

“这么说,就说得过去了。”

“现在完全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陈雪蓉买凶杀人,想要让她后半辈子在牢里过,很容易。”提子问她,“要不要告诉上官墨,让他做点事?”

纪一念想了想,摇头,“这件事,交给郑轩去做。”

“啊?为什么?”

“上官墨不宜做这件事,他也并不是很想插手这件事。把事情交给郑轩,郑轩他会知道该怎么做的。”纪一念又喝了一杯酒。

提子瘪了瘪嘴,“哼,我一点也不想见到姓郑的那家伙。”

“可你们最近不是天天见面吗?”

“还说呢。同样都是给你们夫妻做事的,为什么他一天闲得有时间跑来打扰我?”提子说起这事,她就来气。

姓郑的那家伙,每天都跑到MN来,偏偏她还不能撵他走,因为他每一次来,都是带着公事来的。

纪一念笑了,“他又不是来找你玩的。MN珠宝准备走出国门,他现在在筹备这件事,很多事情当然要跟你们商量了。”

“那你干脆把MN交给他打理好了。我乐得清闲。”

“姑娘,你一个没有男人养的女人,最好还是要有一份工作,有收入。”纪一念故作深沉的跟她说。

提子翻白眼,“你够了!”

两个人开着玩笑,又喝了两瓶酒。

忽然,原本关着的门被敲开了。

一开始还以为是服务生,进来的人却让提子皱起了眉。

纪一念看着来人,微微皱了一下眉。

“这么巧。”任世伦看着她们,笑眯眯的跟她们打着招呼。

“巧?你脑子没事吧。未经允许,跑到我们包房来说巧?”提子很不悦。

任世伦知道提子不高兴见到他,他保持着他的姿态,走向纪一念,冲她微微笑,“纪总,你好,我是世袭集团的任世伦。”他朝她伸手。

纪一念出于礼貌,也伸手跟他握了一下,便松开了。

“对任先生的大名,早有所闻,今天却是第一次见。”纪一念知道前阵子MN想要入驻世袭商场,是提子出的力。

虽然,过程并不那么友好。

提子就是这样的人,如果有捷径,她一定不会循规蹈矩。

任世伦笑笑,“我对纪总也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今天是听朋友说看到纪总,所以我就想着来打个招呼。不曾想,这么不受欢迎。”

最后一句话是看着提子说的。

提子拧着眉,还真是会装模作样。

------题外话------

日常表白:我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