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小鱼儿乖乖/五零小福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雅月带着女儿回娘家的事的确是引起了浅湾村的热议,虽然浅湾村的工厂还是很忙的,可是大家也是有空闲的休息时间的,当然也有大多数都没有去食品厂上班的村民们。

所以在暖暖和小伙伴们出去玩的时候,也听到了村子里其他人在谈论陈家姑姑的事情。总感觉大家提起陈雅月的时候,那真的不见得是多么好的语气啊。

当年和陈雅月排挤于氏的那些姑娘大多数虽然都嫁到外面去了,但是也有少部分是嫁到了本村的。毕竟浅湾村也都是杂姓村的,虽然陈姓在浅湾村是比较大的姓氏,可是这不是还有别的姓氏吗?所以不同姓氏且血缘不太近的都会结亲的。

在这个还没有近亲不能结婚的法律的年代,大家虽然不会让亲的表哥表妹结婚但是两三代的亲戚却还是可以结婚的,所以有些姑娘是嫁到了村子里的。

这些嫁到了村子里的当年的小姑娘嫁了人了,十几年过去了,他们和于氏相处起来也没有以前针锋相对的意思了。虽然他们还是很嫉妒于氏长得好,又生了这么多儿子,可是相比起来说她们现在更加的讨厌陈雅月。

于氏这些年,=虽然过得还算不错,但是比起陈雅月来说,她可是艰难辛苦多了。

这十几年来陈雅月都是在深圳那边当有钱人的富太太,绫罗绸缎、锦衣玉食的;可于氏这边却是一个人带着好几个孩子养家糊口,男人常年打仗不在身边,所有的一切都是她撑起来的,日子过得还是挺苦的,这一切她们都看在眼里,也都很佩服的。

虽然于氏长得那么好让她们还是很嫉妒,不过于氏的日子现在过得好那都是她们眼睁睁的看着于氏和陈铁铮他们一次发展起来的,于氏他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才会有今天这样的好日子他们都看在眼里,嫉妒都嫉妒不起来的。

于氏和陈铁铮一步一步慢慢把事业给发展起来,而且陈铁铮他们自己富裕起来还不算,还造福整个村子啊。食品加工厂的存在,解决了村子里多少人的工作问题啊?每个月的工钱那也是不少的,再加上家里养的牲畜家禽啊,还有地里种的东西啊,都可以卖给食品加工厂。

陈铁铮他们家是怎么走上来的,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的。这些都是他自己通过自己的努力,才能有今天这么好的日子的。

于氏的孩子们也是个个都有本事,就是陈烈阳和陈朝阳兄弟两个学习成绩也非常好,已经到了县城去读书了。还有陈寻阳他们也都是个个都读书读得不错,本事也不小;他们在村子里和小伙伴们玩也玩得开,村子里的孩子们都很喜欢陈家兄弟的,陈家兄弟的人缘也是很不错的。

就连暖暖这个陈家最小的孩子也长得玉雪可爱,嘴巴甜会讨人喜欢,所以大家对于氏的印象还是很不错,已经不会有年轻时候那种恨不得把于氏给赶走的想法。

而且能够嫁到本村这边的这几个,本来当年排挤于氏也只是嫉妒她长得好,而且看她那张脸妖妃一样的脸不顺眼而已,她们其中可是没有喜欢陈铁铮的人。

既然不是情敌,十几年过去了,当年年少气盛的时候一起排挤于氏和于氏针锋相对要把于氏给打压下去心理当然也退了下来,现在都已经是孩子的娘了,她们的心思也没有当年那样的轻狂。

这些人对于氏的印象越来越好,毕竟都是一个村子里相处了十几二十年的人了,大家各自都是什么性子都很清楚,又是相处多年的同村了大家的关系虽然算不上很亲近但是也没有交恶。

只有陈雅月当年嫁人在蒋家的人过来接亲之前离开村子的时候那番话,让所有人都记到了心里,对她的印象更是跌到了谷底。陈雅月也是村子里长大的,怎么就看不起她们这些乡下人了?当自己多么的高贵啊?

而且陈雅月比于氏更加的令人嫉妒。

于氏那张脸,大多数女人都不会喜欢。可是,陈雅月的那张脸绝对是男女通杀,亲和力很高的那种。

就凭这张脸,陈家月还是嫁到了深圳的有钱人家去当了富太太。陈雅月去了深圳,十几年来都过着富太太的富裕日子,有丈夫的疼爱,婆家那边又是有钱有势的。

虽然陈家月说因为她只生了一个女儿没有儿子,所以蒋家那边的人就对她不待见。可是如果真的不待见的话,怎么可能十几年来,陈雅月人也越长越美,却没有被人磋磨的那种憔悴。

想要知道陈雅月这些年有没有被欺负,只要看她的神态,还有她的脸和手就知道了。

别以为村子里的这些女人在陈雅月进村到回到她娘家的这短短的时间里没有把陈雅月打量清楚,他们可是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就把陈雅月全身乡下全都打量清楚了。

陈雅乐的脸甚至比自己的年龄都要年轻一点,现在的陈雅月看着根本就不像是30多岁的人,就好像是20多岁,还不到30岁的样子。

而且陈雅月她的双手还是那么的细腻白嫩,好像一点点的茧子都没有。那绝对是没有做过任何的粗活,没有把手给磨破的养尊处优的养出来的。

最主要的还是陈雅月的神态,她根本就没有那种被人磋磨过的那种畏畏缩缩的感觉,陈雅月还是依旧那么高高在上,还是看不起乡下人的那种态度,不是故作倔强而是她真正的被娇养着的高傲。

这就说明了陈雅月她根本就没有在蒋家受到了什么欺负。实际上,蒋家的人或许是看不起她是乡下来的,但也不会对她真的刻薄,没有磋磨她,没有对她想她说的那样处处针对她。

村子里的人当然也知道陈雅月说的可能就是假的,因为她们看都看得出来陈雅月也有这些年实在是没有吃过多少苦。如果硬要说她吃苦的话,可能就是她贪心不足,总觉得别人对她不够好,所以心里不满足才会心里苦。

陈雅月口口声声的说,蒋家把他们给赶出来了是因为觉得她没有生儿子自家男人的身体也不好了就不顾情分不顾血缘关系把他们赶出来。但是,如果蒋家真的对他们很刻薄的话,少爷留给自己的妻儿的那些东西陈雅月怎么可能带得回来?

蒋少爷虽然被蒋家赶出来了,但是蒋家并没有把蒋少爷分出去,没有把蒋少爷除了族谱。就算是蒋少爷这些年赚的东西,也一分不少的给蒋少爷带了出来。

如果蒋家的人真的赶尽杀绝的话,陈雅月就不可能在蒋少爷去世以后还能够带这么多东西回来。蒋家如果真的如陈雅月说的那样的话,绝对会把蒋少爷的东西全都抢回去,让陈雅月只身带着自己的女儿,一丁点东西都不会带孤零零的回娘家。

所以按照这样的推断,村子里那些女人当然也知道陈雅月这十几年来根本就没有吃苦,一直都是在享福。

相比较十年来一只勤勤恳恳的照顾着家里,含辛茹苦的把孩子们养大,一直安分守己的等着在外打仗的丈夫回来的于氏,陈雅月真的是让所有人都嫉妒的。

陈雅月享福,当了十几年的富太太,在这样战乱的、大家吃不饱穿不暖且提心吊胆总怕丢了命的年代,陈雅月富太太的生活真的令人嫉妒。

女人的嫉妒心这种东西真的是很不可理喻的,以前她们虽然也嫉妒陈雅月长得可是爱于氏出现的时候会联合陈雅月排挤于氏,因为于氏对她们来说不熟悉,陈雅月更让她们熟悉一点,她们有安全感。

那个时候她们一致对外,都是把于氏看成是外人,所以联合陈雅月一起排挤于氏。

可是现在陈雅月是嫁出去的女儿,而且还是十几年来没有音讯的嫁出去的女儿,所以这次在其他女人的心里陈雅月现在才是外人。

毕竟于氏这十几20年来都待在村子里,相处的时间多了,大家就会把于氏当成了自己人。陈雅月这个十多年都没有联系的外嫁女儿,当然就是外人了。

所以现在,十几二十年前的事情再次重演,只不过受排挤的人变成了陈雅月,而联合排挤的人里面没有于氏而已。

“你说陈雅月那个女人就是那张脸好一点,其他地方也没有那么好,怎么蒋少爷对她这么好?”

“就是啊,还说什么陈雅月是因为读书,所以才能够嫁给蒋少爷,可是实际上还不是因为她那张脸?”

“要知道当年陈雅月和村子里其他男孩儿一起读书的时候,就是凭着自己那张脸让男孩子处处对她好,给了她多少东西?甚至咱们以前受欺负,也是她故意装委屈让那些男孩子站在她身边,让别人以为是我们欺负了她。”

“没错,她当年去学堂读书,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学进去。只不过是凭着自己的脸去学堂那边勾引小男孩而已,她怎么可能学得进去东西?”

“对于陈雅月来说,她只要那张脸还好好的,她学不学东西,会不会读书根本就不重要。只要她的脸还是那么好,只需要装装委屈,有的是男人哄她,有的是人对她好。”

“所以她为什么能够嫁给蒋少爷,就连她这十几年来就只剩了一个女儿差点就再也生不出孩子了,也还是对她这么好?陈雅月又那么好,让蒋少爷对她这么的痴情?”

“还能是因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蒋少爷是个好男人,就算知道自己的婆娘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还是负起自己身为丈夫的责任,对自己这个啥本事都没有只有一张能看的婆娘好。”

“你看看,她陈雅月一点本事都没有,除了会装委屈除了她的那张脸之外什么都没有,等蒋少爷这个好男人没了,她不是被赶出来了吗?”

“就是啊,可怜了蒋家那个小姑娘了。原本的大小姐的命,结果就因为有这么一个娘,害得她富家小姐的生活没了,被赶出来了,还被赶到咱们乡下来了。”

“有什么可怜的,她有这么个娘就说明了她的命本来就是这样,她本来就是没有那个当富家小姐的命。”

“我说你这个就不对了吧铁柱他婆娘?你家小姑子的确是让人生气,可是你家这个外甥女她还什么都没干呢你就这么说人家啊?”

“就是啊铁柱他婆娘,这个小姑娘长得好又是蒋少爷的孩子,肯定是读过书的,人家小姑娘好好的日子变成这样怎么就不可怜了?”

“有什么可怜的?十三岁的大姑娘了,以前十三岁的姑娘都可以嫁人了。而且咱们小时候什么活儿没干过啊?她一个一个十三岁的大姑娘了,只要有手有脚的还能饿死她啊?有什么好可怜的?她又不是要饿死了。”

“而且她娘回来的时候带了多少的东西啊?她的那个爹留给她们娘几个的东西那么多,就算是被蒋家给赶回来了,那也是可以过得比咱们好的,哪里需要可怜了?”

“诶,我说铁柱也婆娘,你这话就诛心了啊?人家小姑娘小小年纪就没了爹了,好好的城里的日子不能过被赶到了乡下了,哪里不可怜了?”

“我说铁柱他婆娘,不会是你见你家小姑子带回来的那些东西不能分给你,所以就这么说人家小姑娘吧?”

“诶,我听说铁柱他们原本是要把陈雅月的嫁妆给要回来了,毕竟是被赶回来的,她的丈夫都没了就不需要嫁妆了,所以铁柱他们打算拿陈雅月的嫁妆分一分。毕竟当年为了给陈雅月置办嫁妆,那是差点要掏空了家底的。”

“然后听说陈雅月不愿意,她说她还要养孩子,一个大的还有她肚子里的小的都是需要她养的。还有她带回来的东西全都是她的,以后也是会给她的孩子的,所以不给铁柱他们分。”

“所以不会是因为从陈雅月那里要不到东西,所以你这才对人家小姑娘这么讨厌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可能是因为这样才会对一个小姑娘这样?你们也不看看那个小姑娘跟她娘简直长得一模一样,又是从小被陈雅月教养长大的,那性子说不定就是和陈雅月一样的,以后肯定也是和白眼狼。”

“诶诶诶,铁柱他婆娘你这话就严重了,人家小姑娘年纪还这么小,你这样败坏自家外甥女的名声可不好啊?”

“我这怎么是败坏她的名声了?这本来就是真的,陈雅月的孩子哪里是好的?肯定是跟陈雅月一样恨蚂蟥一样吸血,吸完我们这些亲人的血以后还倒打一耙的白眼狼。”

“铁柱婆娘,你过分了啊,人家小姑娘才十三岁还要嫁人的,你因为那么点钱就这样说一个小姑娘你好意思吗?”

“就是啊,铁柱婆娘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平时看你笑呵呵的还以为你多和善,原来你连一个外甥女都容不下啊?”

“行了行了,跟你这样的人说话,我怕你以后编排我家的娃子。”

“走了走了,回家做饭了,男人们该下工了要回家吃饭了,不赶紧回去做饭一会儿赶不上。”

“走了走了……”

陈铁柱的婆娘眼睁睁的看着其他人陆陆续续的走了,顿时恨得牙痒痒。

她就是很不喜欢陈雅月这个小姑子,当年她刚刚嫁给陈铁柱的时候就受过这个小姑子的气,因为这个小姑子被家里宠坏了,突然家里多了几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女人她肯定是看不顺眼的。

大嫂陈铁心他婆娘这个人会做人,所以和陈雅月的冲突不是很大,就只有她跟陈雅月就不对付。陈雅月仗着自己被家里人宠着,就让她受了不少委屈。

她是受了一两年的委屈,就连她生孩子的时候都没有比得过陈雅月,她月子里连吃个鸡蛋都得看陈雅月的脸色,直到后来又来了几个妯娌,她的日子才好过一点。

那也只是好那么一点点,陈雅月那个被宠坏的性子谁对上谁倒霉,尤其是她们的男人也跟被爹娘洗脑了一样的宠妹妹,无论妹妹做什么都是对的,妹妹受委屈了那肯定是别人的错。

所以陈雅月恨不得嫂子们的待见,尤其是在陈雅月嫁人的时候差点把家底给掏空了之后,陈雅月的嫂子们更加的把陈雅月恨的牙痒痒。

经过十几年的枕头风,她们的男人也对这个妹妹不待见了。谁让陈雅月自己作死,嫁到了有钱人家就把自己的穷亲戚撇得干干净净的,一点音讯都不给,大家也都当没有她这个人了。

结果十几年后陈雅月再次回来了,不仅把当年的嫁妆全都带回来还带回来蒋少爷这么多年的继续,带了好多的东西。她们只不过是想要报仇,把十几年前差点掏空的家底给补上怎么了?

作为陈家的子孙凭什么就要把东西让给陈雅月这个外嫁女啊?

结果陈雅月不给,爹娘竟然还由着陈雅月。而且陈雅月的借口是这是她男人留给她孩子的,所以她不会分给家里人的,以后全都是要给她的孩子的。

拿不到钱,拿不到东西,陈铁柱他婆娘当然就迁怒到蒋小鱼的身上了。尤其是蒋小鱼长得和陈雅月有六分相似,剩余的四分像父亲,让她比母亲更加的出众。

这样的容貌,再加上有陈雅月这么一个娘,陈铁柱他婆娘不迁怒才怪。

可是现在她才刚刚起了个头而已,竟然就被人给排挤了?那个陈雅月和她的女儿绝对是扫把星,绝对的是灾星。

陈铁柱他婆娘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脸色狰狞怨毒恨不得要杀人的模样。

这一幕落在了蒋小鱼的眼中,她也听到了这些人的议论,她没想到自家娘亲在娘家的名声竟然这么不好。

她从小就听她爹说娘亲是家里千宠万宠长大的,所以不要惹娘生气。娘因为从小就受宠什么都不会,所以小鱼要多帮衬一点,不要怪娘。

后来爹和娘的感情淡下来了,爹也依旧让小鱼不要怪娘,怪只怪爹没本事不能让小鱼有个对她很疼爱她的娘,但却可以让小鱼有一个很疼爱她的爹。

蒋小鱼对她娘的感情很复杂,这是她娘,小时候也是对她好过的。可是自从娘知道就是因为生了她才会害得娘没有办法再生孩子之后,娘对她就不好了。

其实蒋家主家那边也不是讨厌小鱼是个女儿,只是他们都不是很喜欢她娘,虽然不会明面上过不去、表面上的礼仪还是做的非常好的,只是私底下还是不喜欢她娘的。

这一切小鱼都知道,她从小就很聪慧,她爹更加的把她送到最好的学校上学,主家那边也知道她聪明,对她也是很好的,让她看了很多的书。

可是没想到明明国家都安定了,父亲却出事了。

父亲为了不连累蒋家就自己搬出来,对外说是蒋家把他们一家子给赶出来了,以后蒋家再也没有父亲这一家人。然后父亲撑了几年,终于撑不住了。

父亲临终前曾经拉着小鱼的手叮嘱过她,如果爹去世以后娘要改嫁的话让她不要拦着,只要把爹留给她们的东西留下不让娘带走,还要把娘肚子里的弟弟或者妹妹留下,不要让娘带去新丈夫的家那边。

爹跟小鱼说过,按照小鱼的聪明再加上她留给她们的东西,小鱼完全可以自己带大弟弟或者妹妹。如果一个人太累的话,还可以找个靠谱的人依靠。

只是小鱼没想到,娘真的在娘家这边的名声这么不好,甚至连带着她,也被人编排。

蒋小鱼眼神黯淡,只盼望着娘肚子里的弟弟或妹妹能够平安降生,然后她可以想办法带着弟弟或妹妹,远离娘亲或者外婆一家子。

她知道,外婆和舅舅舅娘他们都不喜欢她,可是她现在寄人篱下,根本就毫无办法。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她总会想到办法的。

站在某棵树下的陈烈阳就看到某个少女原本黯淡的深情变得坚定起来,忍不住勾了勾唇。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这么一个小姑娘,可是他却很清楚自己每次看到她心情都会很好,而且见不得她伤心难过。

想到刚才听到陈铁柱他婆娘的话,陈烈阳的心情很不好。只是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悄悄的教训一下说她坏话的人了。

------题外话------

大哥,大哥他是个闷骚宠妻狂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