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墨灵犀说,我从来就不是好人/绝色毒妃:冷面寒王傲娇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游笑天咽了咽口水,忍住想吐的感觉,看向沐云初说道:“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五行木!还以为你会放过他!”

沐云初浅笑一下,脸上的笑容温和如春风般抚慰人心,任谁都想不到,刚刚的会手段出自于这个风光霁月的翩翩公子。

“我不喜欢看不干净的东西。”所以他才转身之后才动手,并不是心慈手软。

游笑天嘴角抽了抽,忽然感觉这看起来最无害的沐云初似乎比他还狠辣腹黑啊!

“怎么,你要去帮那丑丫头杀了北宫烈?”游笑天一边倒着走,一边挑眉问着沐云初。

沐云初拿下脸上的面巾,对着游笑天温和淡然的笑笑:“游兄似乎很对墨姑娘的事情很上心。”

游笑天挑挑眉,然后笑道:“大家同为五行军,你关注她,想来她的身份应该……”

沐云初浅笑着,仿佛一点不好奇游笑天卖的关子。

游笑天撇撇嘴,继续道:“我可是知道,当年蓝氏一族的嫡子身下有一女,孤氏被四国追杀之时蓝氏虽然都以身殉国了,传闻那女孩也随他父亲坠崖了,可谁又能知道死还是没死呢?”

沐云初顿了顿,他之前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过这件事,但都是各种传说,没有佐证!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找蓝氏遗孤。可如今听游笑天的说出来的语气,似乎十分笃定?

见沐云初脸上终于漏出一些不平静的表情,游笑天得意的挑眉!

“怎么?想知道?”游笑天眉眼间都带着笑意,得意的像个孩子一般。

沐云初顿了顿,忽的莞尔一笑,说道:“不对,年龄不符,墨姑娘尚未满十六岁,你说的那蓝氏遗孤若真的没死至少也有十八岁了。”

游笑天嗤了一声,不以为意。“墨灵犀的年纪还不是她那个便宜老爹告诉她的,墨元正的话也能信?再说了,那墨元正的姨娘临死之前说见过两行字,两行字嘛……你就没有想到什么?”

沐云初脸上浮现一抹犹豫,可忍住没有接话。

游笑天继续道:“五行木,你们家族可是蓝氏随军医者,你一定有办法辨别丑丫头的身份吧?”

有么?沐云初想了想,方法他自然是有的,但是……不方便!所以他不会告诉行事毫无章法,我行我素的游笑天。

见沐云初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游笑天眼珠转了转继续道:“当年蓝氏背叛孤氏,满门一百二十七口被屠杀殆尽。你说如果丑丫头真的是蓝氏遗孤,然后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嫁给了孤氏的太子。她会不会谋杀亲夫啊?!”

沐云初脚步一顿,脸上表情变得不再温和,而是严肃起来。

“蓝氏不会叛主!”

游笑天冷哼一声:“那你呢?你会不会叛主?你是蓝氏的五行军,还是大商的五行军?”

沐云初稍微稳了稳气息,又恢复了平时淡然的样子,回道:“蓝氏不会叛主,我木族忠于蓝氏便是忠于大商孤氏。游兄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让在下阻止墨姑娘与楚王的婚事,同为五行军,恕在下不明白游兄这么做的目的。还望不吝赐教。”

游笑天愣了愣,然后嗤笑一声:“呵,别人成亲与小爷何干?况且我早已不是什么五行军,我就是我自己,我是露茗香苑的主人,一个附庸风雅的商人!唉,只是无法摆脱这五行元素罢了!”游笑天叹口气,手心翻转,捏出一朵水花,大手一握,水花化作水滴四散开来。

沐云初不予置否,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

孤云峰。

白九夜刚刚从孤云仙翁的房间里出来,他是进去拜别的。

“三哥,师傅找你进去做什么了?神神秘秘的,连我都不能进!”唐骏憋着嘴,委屈哒哒的样子。

白九夜暗暗捏了捏腰间的锦囊,淡淡开口道:“扶乩!”

唐骏大惊:“扶……扶乩?师傅他老人家居然帮你扶乩!天啊,师傅都说什么了,三哥你快告诉我!”

孤云仙翁扶乩所言字字珠玑而且后事都会一一兑现,在孤云山没有设下阵法的时候,天天都会有各方人士前来请求孤云仙翁扶乩。

但是孤云仙翁过完六十大寿之后便严明,他余生只会再给三人扶乩,否则泄露天机会受到惩罚。

如今这三人,其中就被白九夜占了一人。

其实白九夜也不明白,他在孤云峰学艺十年,师傅若是要与他扶乩早就可以,为何偏偏要等到今日?还有师傅的锦囊……

想起那个锦囊,白九夜就想起刚刚师傅扶乩之后所说的话“阿夜有一劫,锦囊中物可助你度过这生死劫,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得打开使用!”

生死劫……白九夜陷入了沉思。

“三哥,三哥!”唐骏见白九夜发愣,就在白九夜眼前挥着手!

白九夜回过神,皱眉将唐骏拨到一边:“下山!”

唐骏撇撇嘴:“三哥,你还没告诉我呢,师傅给你扶乩说了什么?”

白九夜看唐骏一副不问清楚不罢休的样子,无奈的说道:“成也由之,败也由之!”

唐骏愣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是说三哥若想成事就要靠那个人?但是失败也因那个人?那那个人到底要不要杀?哎……等等,那个人是谁啊?”唐骏感觉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白九夜皱眉道:“未必指的是人!”白九夜更倾向于那‘之’指的是寒渊剑。

唐骏用手敲了敲自己的头,感觉这种复杂的事情让他头疼不已。

“三哥,我们在山上住了三日了,师兄师姐他们不会出事吧?”

白九夜摇头:“有长风师兄在,不会出事!”

二人一路疾驰下山,却不知道他们刚刚离开半个时辰,孤云峰就收到了孤云苍鹰带回来的信笺。

当日白九夜离去,虽然大部分人不知道他的去向和原因,可是孤云苍鹰是所有人都看到的,瑶光以此推断白九夜或许会去孤云峰。

而楚王府出了这种夜袭的大事儿,瑶光当然不能隐瞒,立刻用白九夜留在楚王府的苍鹰去传递消息到孤云峰。

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苍鹰只把消息递到了孤云仙翁手中。

“神箭弑彧,夜袭王府,虏劫王妃,现已安全无虞!”孤云仙翁看着手中的字条喃喃自语道:“王妃……阿夜娶亲了?”孤云仙翁微微蹙眉,随后又想通什么似的,舒展了眉头,继续闭上眼打坐练功。

——

楚王府经经此一役,气氛变得更加紧张起来。

在得知白九夜没有回来之后,墨灵犀当即下令去把冷凝烟关起来,可让墨灵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冷凝烟没有逃走,竟然就那么晕厥在她的青竹小院里。

那样子似乎是去报了信儿之后体力不支就晕倒了。

墨灵犀命人将她抬回客院,请了大夫来诊症,才发现她身上受了多出刀伤,还有一处箭伤擦破小腿。

难道她真的是去报信的?

“王妃娘娘!”门口响起了瑶光有些暗哑的声音。

墨灵犀心头一凛,感觉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进来。”

瑶光推门而入就看到墨灵犀仍旧衣衫完整的坐在那里,似乎没有要补个眠的意思。想想也是发生这么大的事,哪能睡得着。

“王妃娘娘……十九……十九找到了!”

看瑶光一脸悲切的样子,墨灵犀已经心头有数了,起身拿起一件月白的斗篷搭载肩膀上,沉声道:“去看看!”

瑶光本想劝慰一下墨灵犀不要去看了,可是心中又希望墨灵犀能看出十九的死因,最后咬着下唇沉默的跟上墨灵犀的脚步。

发现十九的地方就在凌寒阁和到青竹小院的必经之路上,而这个位置距离冷凝烟的客院也不远。

墨灵犀走过去的时候,围在十九身旁的暗卫和侍卫纷纷让开一条路,周管家跪坐在十九身旁。

瑶光挥挥手,那些侍卫和暗卫纷纷离开,留下在院落中只有墨灵犀瑶光和周管家三人,还有安静躺在地上的十九。

墨灵犀看到,这位精神矍铄的老管家脸上还有来不及擦掉的泪痕。

十九此刻脸色铁青,唇无血色,手指勾起,很明显是已经死去多时而且冻僵了。即便是如此,墨灵犀仍旧有几分不死心的去摸了一下十九的后颈动脉。

没有温度,没有跳动,没有了生气……

“王妃娘娘……”周管家开口后声音沙哑的像几十天没喝水一般。

墨灵犀听着揪心,忍不住皱起眉,刚刚解毒空间也给了提示,十九没有中毒。那么如今看来,死因就是脖颈上失血过多的原因了。

“王爷养了很多暗卫,有三十名是贴身守卫的,这些孩子都是孤苦无依的孤儿,按照进门的先后顺序赐了名字。十九虽然不是最晚进门儿的,却是这些孩子里最小的!别看他小,这小子机灵着呢,六七岁的时候就会卖乖了,嘴甜的让我这个老头子都想把他往心眼儿里疼。小的时候啊,总是在老头子面前说,等他长大了,要给老头子做儿子,在娶个媳妇儿,让老头子也能抱上孙子!”

“老奴是个无根之人,这辈子就没想过能有家有后,可是十九这小子竟然就真认了儿时说的那个死理儿了。轮到他休沐的时候,他就爹前,爹后的围着老头子转,一个月下来的月钱,一半都交给老头子,呵呵,说是让老头子给他攒着娶媳妇儿!你说说,他是不是傻啊……我也就是个奴才,身份还不及他这个暗卫,啥都帮不上他,也给不了他,他图什么啊!”

墨灵犀鼻头泛酸,眼眶泛红,她知道周管家不是真的在问她,只是想寻个人说话。

“小十九啊,今年满十六了,可暗卫里还没有成亲的先例,老奴还想着,回头厚着脸皮,去跟王爷求个恩典,让十九换成侍卫,也圆了他娶妻生子的愿望,成全他让老头子抱孙子的孝心!没成想……没成想……”说到这里周管家已经泣不成声,双手握着十九的手,哭的整个人都在颤抖。

“臭小子!让你好好学武你不好好学……让你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你不跑,整天就知道拿老头子的话当耳旁风!现在可好,你躺着,消停了,还连累老头子给你送行!早知道这样,老头子当年就不该应下你这个小混球啊!”周管家颤抖着拿帕子擦在十九脏污的脸上。

墨灵犀想起自己刚刚进入楚王府的时候,那时候的周管家就是一个笑眯眯的小老头,对王爷忠心,对下人严厉,对她这个不是王妃的王妃尊重。

她总觉得周管家是一个特别乐观的人,不成想周管家竟然有那样的身体残疾。她从没见过这样的周管家,哭的像个孩子,偏偏又想端起长辈的样子去“教训”十九。

难受!

心脏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攥起来一般难受。

墨灵犀捂着胸口,才感觉那股疼痛轻了些许,可胸口的闷痛停了,眼眶的热泪却怎么也挡不住。

墨灵犀缓缓闭上眼,然后仰起头朝向灰蒙蒙的天空。她不能哭,她不是一个遇到问题就只会哭的女人。

她要保护楚王府,即便是白九夜回来仍旧不与她成亲,甚至不与她解释,她依旧要保护楚王府,保护这些为保护她而抛头颅洒热血的侍卫!

“下雪了……”瑶光无意识的轻声呢喃了一句。

墨灵犀缓缓睁开眼,刚好一朵雪白的六瓣雪花落入她的眼眶,冰凉的感觉几乎是瞬间止住了墨灵犀眼眶中的热泪。

下雪了……

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是老天爷也看不惯十九的冤死么?

也好,这样也好,一场雪来给十九送行,他此去的路上,便不会像深秋那么萧索荒凉了。

——

安顿好十九的事情,墨灵犀回到房间陷入的思考。

眼前呈现给她的是这样的情况,十九去报信,但是中途遇袭,只能让冷凝烟去传话。可是冷凝烟居然说楚王回来了。

那么究竟是十九告诉冷凝烟楚王回来了,还是冷凝烟自己胡说的?又或者是有人先杀了十九,然后扮作十九的样子给冷凝烟传话的?

在情感上,墨灵犀自然是怀疑冷凝烟的,那个女人对她的敌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身为暗卫的十九,是不会假传这种消息的。

可若真如墨灵犀所想,事发之后冷凝烟不是应该趁乱逃走么?而且冷凝烟怎么也受了那么多伤?

如今十九已死,冷凝烟昏迷,倒是让此事无从对证了。

若是换做旁人墨灵犀会直接宁杀错不放过,直接用点手段拷问,可是冷凝烟是白九夜许诺要保下的人。

“王妃娘娘,冷凝烟那边如何处理?”瑶光问道。

墨灵犀想到白九夜与那五长老的交易,至少要保冷凝烟一年的时间,便开口道:“先严加看管,等她醒来再说!”

瑶光领命退出去。

昨天折腾了一夜,又悲伤了一个晌午,墨灵犀感觉阵阵疲惫冲向大脑,神识越来越混沌了,刚想躺下休息一会儿,出去办事的瑶光忽然去而复返。

“王妃,不好了!”

墨灵犀腾地一下从床榻上站起来,跑去打开房门:“怎么了?!”

“是十三!他情况很糟!”瑶光急切的说道。

墨灵犀脸色一沉,之前只听十三自己说他中箭了,墨灵犀只当是皮肉伤,便让大夫去处理了,如今瑶光说不好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中毒了么?

来不及再问更多细节,已经失去了十九,她不能让楚王府再失去十三,墨灵犀立刻朝十三所住的院子跑去。

瑶光见状一把揽住墨灵犀的腰身,抓住她的腰带开口道:“属下得罪!”随后便带着墨灵犀飞身而起。

墨灵犀到达十三房间的时候发现除了已经调整好情绪的周管家之外,还有很多其他人,比如问询赶来的晟万金和唐翩翩,又比如——冷凝烟。

她怎么会在这?手里还端着一个药碗。

墨灵犀看向瑶光,瑶光看向周管家。

周管家连忙开口道:“王妃娘娘,十三侍卫中毒了,冷姑娘手上有压制毒性的解药,所以……”

说话间冷凝烟就准备端着药碗喂给十三。

墨灵犀见状几乎是下意识的反映,猛地上前一步一把挥开那晚墨色的药汤。

啪嚓一声药碗被挥落在地碎成一片片,药汤也撒了一地。

“啊!你这是做什么!”冷凝烟惊呼道。

其他人也愣住了。

墨灵犀冷眸瞟向冷凝烟,语气凌厉的反问到:“不是我做什么,而是你要做什么?!”

冷凝烟咬着下唇,红色眼圈,似乎受到极大委屈一般,开口道:“墨姑娘,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可也不能拿十三侍卫的性命来闹情绪啊!你可知刚刚你打碎的是什么?那是我们圣医学院的百毒散!是爹爹临走之前给留给我保命的药啊!”

冷凝烟这次是真的委屈,因为她给十三准备的确实是好东西,昨夜听到墨灵犀没有死也没有被劫走,冷凝烟便开始在自己身上弄了多道伤口。

她是可以逃走的,但是她不想,而且她一逃走了,那十九侍卫是死她就撇不清了,以后再想进入楚王府也难了。

左右十九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墨灵犀奈何不了她。

但是她急需在引起众人怀疑的时候,做出一些打消他们怀疑的事情。

所以在她装昏迷的过程中,隐约听到十三侍卫中毒了,便立刻‘苏醒’过来,还十分心疼的拿出了百毒散!

可没想到自己的好意还没送出去呢,竟然就被墨灵犀打翻了!

冷凝烟微微垂眸,拿着帕子一边假意摸泪一边来遮住眼中的愤恨。

站在晟万金身旁的唐翩翩微微一惊,下意识开口问道:“你说的是可以解百毒的百毒散?”

冷凝烟听到唐翩翩是个识货的,便回应道:“是的,十三侍卫中了七魂七魄花,除了百毒散之外,没有什么可以解了他身上的毒,除非找到三寒冬笋,但是三寒冬笋要雪后才会出现,如今刚刚入冬,今早才下了一点小雪,根本采不到三寒冬笋!我本想着用百毒散压制住十三侍卫的毒,至少可以保他三个月无虞,这样还有时间来寻找三寒冬笋,没想到……”

冷凝烟说道这里又看向地上摔碎的药碗,眼中的惋惜却不作假。

“可惜我只有这一包百毒散,没想到竟……竟这般暴殄天物!”

唐翩翩脸上顿时漏出惋惜的表情,她是唐门的大小姐,虽然被父母宠得无法无天有些不学无术,可基本的药理还是懂的。

晟万金和周管家也拧紧了眉。

只有瑶光目光颇为坚定的看向墨灵犀,她相信墨灵犀不会无的放矢的。

果然,众人听到墨灵犀忽的嗤笑一声!

“百毒散再好,也不是解药!”

冷凝烟不服气:“墨姑娘若是不懂药理还请不要妄言,七魂七魄花除了三寒冬笋,便世上无解,百毒散也是起到压制的作用,可现在这唯一的生机已经被姑娘打碎了,墨姑娘就没有丝毫愧疚吗?”

墨灵犀冷眼瞪向冷凝烟,一字一句的说道:“自己蠢就罢了,不要认为谁都跟你一样蠢!你所说的世上无解,那是因为你少见多怪,孤陋寡闻!”

冷凝烟气结,几乎要绷不住脸上的委屈表情:“你……”

墨灵犀不屑再遇冷凝烟做口舌之争,冷声道:“周管家,把人给本王妃关进私牢,一切待王爷回来之后再处理,谁再敢阳奉阴违的将她放出来,打断手脚扔出楚王府!”

不想好好呆在房间里,那就去牢里好了!

冷凝烟大惊:“墨灵犀,你敢关我?”

墨灵犀转身看向冷凝烟,那眼中的杀气丝毫没有收敛,看的冷凝烟心里咯噔一下。

“冷凝烟,十九是怎么死的?”

墨灵犀整个人都散发着黑暗的气息,瑶光和晟万金对视了一下,看到晟万金眼中的担忧,瑶光明白,晟万金担心墨灵犀出手伤了冷凝烟,这不仅仅是因为白九夜之前与冷松柏有交易,更是因为冷凝烟的身份。

得罪圣医学院,绝对是不明智的。

冷凝烟眼神没有任何闪躲,直接冷声道:“我怎么知道,他与我传话之后我就去通知你了,我走的时候他还没死只是受伤行动受限。”

说到这里冷凝烟忽的拔高声调,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一般:“墨灵犀你什么意思?我不顾自己生命安全跑去通知你,你竟然怀疑我?你怀疑我杀了十九?我与他无冤无仇我为何要杀他?”

墨灵犀冷笑一声,皮笑肉不笑的可怕表情看的房间里的人都忍不住倒抽气。

“是啊,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他?冷凝烟,楚王是君子重诺,他会容忍你。可我墨灵犀……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人!”墨灵犀话音一落便一枚银针刺入冷凝烟的肩膀。

冷凝烟大惊,她怎么也没想到墨灵犀居然敢对她动手,她就不怕得罪圣医学院吗?她就不怕陷楚王于背信弃义的境地吗?

“啊……”一阵全身的酸痛袭来,那种疼并不入骨,不会让人死去活来,可是却像风湿骨痛一般,偏偏疼不死,却又忍不住。

“墨灵犀你……你居然敢!”冷凝烟感觉全身骨头酸软,当即就站不住了。

周管家眼神微动,身后立刻上来两个下人将冷凝烟驾住,没让她摔倒。

墨灵犀看着冷凝烟,冷声道:“冷姑娘太爱操心了,对养伤不利,所以本王妃给冷姑娘扎上一针,让你可以静心调养身体。等王爷回来查明真相,咱们再秋、后、算、账!”

瑶光刻会意道:“带下去!”想了想又补充道:“找两个嬷嬷给冷姑娘换洗干净再关起来!”

墨灵犀看了瑶光一眼,表示很满意。瑶光这是担心冷凝烟身上有什么可以解毒的东西。

周管家看向墨灵犀的背影,感觉这墨灵犀的气势越来越强了,还真是有几分像自家王爷。若王爷真能娶得这样的王妃,实在是一件好事。

可一想到那日月纹龙佩,周管家由衷的感到惋惜,可惜啊……可惜……太可惜了!

房间里的几人除了周管家之外,晟万金和唐翩翩也心中暗暗叹气。

尤其是唐翩翩,之前看墨灵犀百般不顺眼,如今想到她可能就是那失散多年的孤星儿,还阴差阳错的差点嫁给自己亲哥哥,唐翩翩看向墨灵犀的眼神就忍不住带上一抹同情。

墨灵犀有些疑惑唐翩翩那水波滟滟的眼神,不过此刻她还没多余心思去关注唐翩翩,而是要先救治十三。

“他是什么时候毒发的?府上中毒的可还有其他人?”

周管家恭敬的回道:“昨夜十三侍卫肩膀中箭,府中大夫将箭取出之后,发现里面有很多箭头碎片,忙了一夜才把碎片都取出来,大夫说他伤口比较大可能会发热,老奴就派人一直照顾着,也没觉的有什么不妥。一直到刚刚唐大小姐到府上,才发现十三侍卫是中毒了。”

墨灵犀看向唐翩翩,唐翩翩点点头,她是听说楚王府遇袭便跟着晟万金一起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被她遇到这种棘手的毒素。

见墨灵犀投过来疑问的眼神,唐翩翩撇撇嘴说道:“昏迷、发热、胡言乱语,手脚冰寒,划破肌肤后不流血,是七魂七魄花的症状。我身上没有解药,但是有一颗护心丹已经给他服下了!我可不是为了帮你哦,我是不想看到夜哥哥的侍卫白白的死了。”

唐翩翩说罢就别开脸,似乎很不想跟墨灵犀交好的样子。

墨灵犀无奈的摇摇头并不想跟一个小姑娘去置气。

周管家继续补充道:“刚刚老奴去看了其他受伤的侍卫,刀剑受伤的都无碍,中了箭伤的大多都……都死了!只有一个被箭头消掉一小块耳朵的侍卫,和十三是中箭未死的,那侍卫没有中毒,只有十三中毒了!”

墨灵犀想了想,那射箭的人应该不会只单单对一支箭淬毒,想来应该是毒藏在箭头里面,十三的中箭,箭头在体内爆裂,所以中毒,而那被消掉耳朵的小侍卫没有箭头留在体内,所以幸免于难。

这个想法后来也在王府牺牲的侍卫的尸体上得到了证实。

墨灵犀探上十三的脉搏,不着痕迹的取了他的血开始检测里面的毒素。

果然是七魂七魄花,按照记载确实只有三寒冬笋可以解七魂七魄花的毒,不过即便此刻没有解药,墨灵犀也不会冒险去用冷凝烟的东西!

直觉告诉墨灵犀,十九的死跟冷凝烟脱不了关系!  “周管家,我要三株断肠草,捣碎了拿来,然后去捉蚂蟥,至少要九条,再去准备一坛烈酒,越烈越好!晟万金,去抓药!”墨灵犀说完便开始挥笔写下一个药方递给站在唐翩翩身边的晟万金。这个笔是她用木炭自己烧的,虽然十分不好用,但至少是硬的不是?比毛笔用起来顺手多了。

众人准备好东西之后都被墨灵犀赶出去了,只留下了瑶光。

瑶光看着托盘上的一碗药,一碗虫,一碗毒草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她感觉接下来一定不会是什么好看的场面。

墨灵犀衣袖挽起,开始窸窸窣窣的给十三脱衣服。

瑶光见状连忙上前:“王妃娘娘,我来我来!”一着急连属下都不说了。虽然她也是女子,不过她自幼跟大家一起训练倒是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可王妃不同啊,她是主子的女人,怎么能碰其他男人的身体呢?

瑶光可不想十三被王妃救了,又被王爷打死了!

瑶光连忙利落的将十三衣服都脱掉了,只留了一身白色里衣,可墨灵犀却皱眉说不行。必须脱光!

她要行针啊,隔着衣服虽然不影响找穴位但是不卫生啊!

瑶光无奈又把十三的里衣都脱了,最后只留下一条亵裤。

墨灵犀点点头说道:“等下我会给他施针,我的针法你可能没见过,我行针的时候不能停顿,所以需要你帮忙,如果发现哪一枚针开始流血了,就将针拔出,然后将蚂蟥放上去,记住了吗?”瑶光点头,表示她记住了。

接下来就看到墨灵犀将九枚金针放在那碾碎的断肠草中,然后瑶光又看到墨灵犀莫名其妙的带上一双十分轻薄但是很灵活的手套。

那些金针浸泡了一盏茶之后,墨灵犀才缓缓拿出来,瑶光见的倒吸一口凉气,断肠草可是剧毒啊,如果没捣碎还好,捣碎之后里面的毒汁就都出来了,墨灵犀直接用手碰岂不是……

瑶光刚想开口制止,就被墨灵犀一个眼神看的闭紧了嘴!

接下来墨灵犀便把那些淬了毒的金针细细的擦掉上面的断肠草碎末,然后一一放到烈酒中过了一遍,才开始给十三施针。

墨灵犀双手持针,那双手就像在十三身上跳舞一般,深入浅出,金针几乎在几息之间就游走了十余个大穴。看的瑶光都花了眼。

瑶光不由得在心中腹诽道,就是七星堂深谙妙手空空之道天枢怕是也没有这样的手速吧。这简直太快了,而且是完全不用内力支撑的快!

墨灵犀将第一枚针和第二枚针完全刺入十三体内之后,才拿起第三枚和第四枚。

而当墨灵犀将第三枚和第四枚完全刺入十三体内之后,瑶光才明白自己要做什么,因为那第一枚针和第二枚针已经从十三体内自行钻了出来,而且针尖开始流血。

瑶光从未见过这等神奇的针法,更没见过这种空心的金针,可惜她没时间惊艳太久,因为她还要放蚂蟥。

按照墨灵犀的吩咐,瑶光迅速将已经开始流血的金针拔出来,然后将那些蚂蟥一一放在十三身上那些流血的针孔处。好在瑶光并不怕蛇虫鼠蚁一类的,不然还真不敢碰那些蚂蟥。

时间渐渐而过,瑶光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蚂蟥的身体开始变得浅红深红,最后竟然变成的黑红色,明显这血中有毒。

而墨灵犀将最后一枚金针完全刺入十三体内的时候已经累得双手都颤抖了,她不得不说,这付身体虽然脸好看些,但是真的不如她前世的体质好啊!

“王妃娘娘歇会吧,属下看着最后一枚针。”

墨灵犀点点头坐在了一旁,喝了口茶开口道:“要蚂蟥一直吸,一直到十三开口说话或者呼痛,总之要等到他有意识,才可以将所有蚂蟥拿走一起烧掉。金针取下之后重新倒上一碗烈酒泡着便可。”

瑶光对墨灵犀的话此刻是坚信不疑,全身关注的盯着十三的动向,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尴尬的事情竟然猝不及防的到来。

因为九枚金针的有两枚在膝盖上方,所以瑶光就避免不了看向十三的下半身。十三穿着亵裤倒也没什么,可没想到是那亵裤……那亵裤竟然……竟然支起了小帐篷。

瑶光腾地一下脸色通红,虽然她自幼和男子在一起接受训练,她自己平时也妩媚妖娆喜欢调戏良家妇男,可天地良心,她还是个黄花闺女啊!

瑶光表情僵硬的转头看向墨灵犀,就看到墨灵犀一脸淡然。

瑶光的脸顿时垮了,给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看来这女主自早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了。

“王妃……”你为什么要让我在这啊,瑶光觉得留下一个男人更合适。

墨灵犀似乎读懂了瑶光眼神中的控诉,无奈的耸耸肩道:“唉,这种事情,如果换晟万金或者其他男人来,我就怕他们不让我脱十三衣服啊,再说了,现在府上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谁都能信任的!这次施针都是一些促进血液循环的大穴,产生这种生理现象也是正常的,你……你往好处想,心理阳光一点,阳光一点!十三昏迷着,他不会找你负责的!”

墨灵犀一本正经的说着无耻的话。

瑶光脸皮抽搐,所以王妃叫她进来,是确定她会守口如瓶是吗?还是说万一十三需要找人负责,她就得负责了对吗?

王妃好腹黑啊,不过看到半个月来都不苟言笑情绪低落,还哭了一个上午的王妃,现在能调侃她几句,她就勉强接受了吧,呜呜呜!

墨灵犀笑笑拍拍瑶光的肩膀道:“好好看着,记住蚂蟥都撤了之后把补血的药给十三喝了,不然伤了根本会影响你下半生性福的!”墨灵犀说罢挑挑眉,一脸意味深长的转身出去了。

瑶光一脸懵的看着墨灵犀的背影,影响她下半生幸福?跟她的幸福有什么关系啊?啊,王妃娘娘能不能不要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面对一个血脉奔张的男人啊!

——

墨灵犀的方法虽然不能完全给十三解毒,但是至少排出了八成的毒素,其他的她会努力去找三寒冬笋!

十九牺牲,十三中毒,既然有人看白九夜不在就对楚王府出手,那么她也不能坐以待毙!

真以为她是软柿子,可以任人拿捏?

那她就偏要做一点事情,让所有对楚王府不轨的人,都有来无回!

------题外话------

感谢【Kay舒,洪浩,漂流书客,趣味小花,曼陀纱华,西西8891,135**8095,陌倾城1,罗马教堂,绿芒分身,烟雨叶霏霏】的打赏和票票票票哇!爱你们!(づ ̄3 ̄)づ

这一章基调有些灰,云珠在写的时候就眼泪婆娑,不过咱们灵犀是逆来顺受的人吗?绝对不是!明天且各种花样死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