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你又失败了/盛世田宠:蛇蝎农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呃,叫畜生就过分了点吧?

顾采宁淡声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个人的步调还算合拍,在长久的相处中产生了一点感情,但一开始肯定是懵懂无知的。后来随着他慢慢长大,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喜欢的是什么。正好晓丫头完全符合他对另一半的要求,他当然也就明白了自己的心境,开始喜欢上了晓丫头。”

“而且,他一直等到现在才表明心迹,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她一直说的是他,并没有提甘世睿的名字,但高风却还是一次接着一次的头顶冒烟。

“不错个屁!你忘了他在去边关之前就对晓丫头说过的让晓丫头等他的话了?那时候我就已经觉得不对,结果现在事实证明,我的预感就是对的!早知道这样,那时候我就该限制他们的来往才对!”

他被气得够呛,都忍不住连爆粗口。

“可你终究还是没有拦着不是吗?所以说,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和你的默许和纵容脱不开关系。”顾采宁提醒他。

高风就是一愣。

“果然还是我的错吗?”

“是啊!主要的错还在你,谁叫你太疼爱这两个女儿了?她们向你哭一哭,闹一闹,你就心软了,随便她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如若不然,她们也不可能和甘世睿一直有来往。”

高风顿时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挫败的低下头。“我错了。”

“只可惜,现在认错已经晚了。所以你还是直面眼前的现实吧!”顾采宁强行抬起他的脑袋,“而且……你难道不觉得西宁侯今天的建议其实挺不错的吗?要想有和淮南王府对阵的底气,咱们必须找一点外援。光靠我们自己单打独斗,现在肯定不行。顺便,甘世睿那孩子也是咱们看着长大的,人品值得信任。”

现在听到甘世睿这三个字被提起,高风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他咬牙:“你觉得,和侯府结亲之后,他们就会放过我们了吗?”

“当然不会。但是,我们却多了一条路子不是吗?他们也会稍稍有点顾忌。再不然,恶心恶心他们也是好的。”顾采宁笑吟吟的道。

“那个人在过来之前,已经对我们做了深入的研究。所以他刚一出现,就选了府衙那个公共环境公布和你的关系,他这就是故意想让西宁侯这些人死心,不和他抢我们。这就说明,他们的确很需要我们呢!而且看他这姿态,是想把我们完全捏在掌心里。你觉得,咱们会让他如愿吗?

“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他还有许多狠厉的招数在等着我们。在这里是这样,要是回去京城后,他绝对会变本加厉。所以,我们要让他们的计谋得逞吗?”

“不要!”高风当即摇头。

“那就是了。这个人很聪明的选择了亲情和孝道来作为突破口,他并没有让你做选择,而是让你身边的所有人来帮你做了这个选择。古往今来,什么所谓的孝道、血脉亲情都是捆绑人的利器。咱们不在意,但也敌不过大势所趋不是吗?汝南王府上的人可不像高天赐母子那么好摆脱,现在光靠咱们两个的确太过形单影只。所以,既然有人伸出援手,咱们干嘛不用?”顾采宁开始和他条分缕析。

高风听完,他脸上的不悦才淡去了不少。

只是……“这个援手却是要以牺牲掉我们的女儿的终生幸福为代价。”

所以,他还是打心底里的抵触。

看他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德行,顾采宁心里好气又好笑。“到底是不是牺牲还不一定呢!你觉得晓丫头一点都不喜欢甘世睿吗?”

高风就不吭声了。

看吧,他明明心里知道得一清二楚!

顾采宁无语摇头。“反正时间还早,你不用急着下结论。这次回家的路上,你有的是时间好好考虑。”

然后,高风果然开始认真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他这一考虑,就是好几天。

到了半路,他还在纠结中呢,晓丫头已经忍不住了。

她找了个机会,主动把自己的马赶到高风身边。

“爹。”

女儿软软的叫声将高风的思绪拉了回来。

高风回转头。“怎么了?”

“爹,你说我那天那一脚会不会把甘世睿给踢坏了?好几天了,我都没收到关于他的消息呢!”晓丫头小心翼翼的问。

高风就心一沉。“才一脚而已,不碍事的。那小子在战场上练出来一身铜皮铁骨,你那一脚对他来说就跟挠痒痒一样。”

“怎么会?他都把他给踢飞了!而且你们不是常说,上战场的人都会落下一身的伤吗?二哥他浑身上下都有好多大大小小的伤口,好些到现在还有后遗症呢!甘世睿他比二哥更拼,追击敌人的时候还喜欢身先士卒,我都在二哥的信上看他提起甘世睿受伤好些次了!他的身体本来只应该在战场上受伤才对,结果现在在战场之外却被我给伤到了!”晓丫头一脸自责。

高风听着女儿的说辞,看着女儿小脸上毫不掩饰的关心,他眼前又是一黑。

完了,女儿还真陷进去了!

连忙深吸口气稳住心情,他轻声问:“晓丫头,你喜欢世子吗?”

“喜欢啊!”晓丫头毫不犹豫的点头,“我喜欢和他一起切磋武艺,也挺喜欢听他给我将边关故事。还有……”

她小脸一红。“他每次借二哥哥的手给我送来的礼物,我也都好喜欢!那些正好是我想要的!”

这个时候,这个平时比男孩子还野还皮的小丫头身上居然透出了一点女孩子独有的娇羞婉转!

高风却后悔得不行。

他为什么要让女儿们都学顾采宁,心里想什么说什么,都不知道稍稍遮掩一点?

不然,他也就不用直面女儿的心意,不用听女儿这么直白的表达她对一个臭小子的喜欢了!

他的宝贝女儿,他捧在手心里都还没有呵护够呢,现在心却已经被外头的野小子给抢走了!

没错,不管甘世睿身份如何、现在在军中名声如何响亮。在高风看来,只要敢和他抢女儿的,那就是混蛋!

“爹~”偏偏身边,晓丫头还在软绵绵的叫着。她还大胆的伸手抓住了高风的衣袖,轻轻摇摆了好几下,“我是真挺喜欢他的,我也想和他一起去边关,看战场。所以,这门亲事您答应好不好?”

对上女儿黑黑亮亮的双眼,高风满肚子的火气四处乱窜,却始终不舍得对女儿发作。

他无奈低叹口气。“晓丫头,你还小,你根本就不知道婚姻是什么东西。”

“我知道啊!爹你和娘在一起过日子,不就是婚姻吗?以后我和甘世睿也要这么过。我们一起干我们想干的事情,谁敢阻止我们,那就把他们给打跑!”晓丫头却一脸认真的回答。

而且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的小脸上还分明浮现出一抹明显的向往!

高风顿时语塞。

他总不能说,他和顾采宁的婚姻生活不好吧?而且仔细想想,他和顾采宁的生活节奏还真就和晓丫头说得一个样!

他说一句,女儿就能反驳一句。父女俩见招拆招,到现在他都已经没招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他这个老浪彻底被拍死在了沙滩上。

噗!

顾采宁将这对父女的对话听了一路。眼看高风一再吃瘪,到最后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失落还是难看,她终于忍不住了。

“晓丫头,婚姻大事,虽然我们是说了会听取你的意见,但真正做决定的还是我和你爹。现在你已经把你的想法说了,接下来该我们商量了。”

“哦。”晓丫头乖巧点头,连忙放慢速度,落回到后头去。

顾采宁则是转头看看高风,就轻轻在他肩上拍了一记:“认清事实吧!顺便,节哀顺变。”

多余的话不用再说,说了也是白说。

高风心痛得简直撕心裂肺!可是现在身在外头,他不想将心底的脆弱展露在外头跟前,所以咬牙忍住了。只是等晚上到了驿馆投宿的时候,他就彻底崩溃在了顾采宁的怀里。

“那个臭小子,我女儿还这么小他都不放过,以后他最好别出现在我跟前!不然,我一定要他好看!”他拼命挥舞着拳头,咬牙切齿的痛骂。

顾采宁无语摇头。

他这心也是偏到咯吱窝去了。明明晓丫头和甘世睿也算是两厢情愿,可在他眼里那就是甘世睿的错!

可怜的小世子,以后你的日子怕是难熬呢!

她也不会劝人,就只拍拍高风的肩膀,聊做安慰。

然后第二天,高风就不理会晓丫头了。甚至殃及无辜,他连和晨丫头都不说话了。

晓丫头自知理亏,她也老老实实的缩到一边一声不吭。晨丫头见状,她也只能无奈的摇头,选择和妹妹一起缩了起来。

就在这样古怪的氛围之中,他们一家子终于回到了村子里。

到了村子,他们就发现乡亲们看着他们的眼神很有些古怪。就连客商们的表情也怪怪的,不过这怪异中却又带着一抹兴奋。从他们进了村子开始,这些人就接连不断的上前来打招呼,姿态亲密得很。

知道高风不喜欢和人亲近,之前这些客商都很小心谨慎,就算想和他套近乎,他们也会保持一定的距离。

可是现在……

高风眼神一冷,他立马扬起鞭子:“回家!”

一家人迅速赶回到家里,果然看到家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已经围了许多人。

“呀,风哥儿回来了!”

最外层的人听到马蹄声,他赶紧大喊!马上,这些人群就朝旁边散开,给他们露出一条宽敞的通道。

而在通道尽头,赫然坐着一个身穿月白色长袍的俊美男子。

这个人一身锦衣华服,装扮得异常高贵典雅。虽然身形瘦削,却风度不减,只是偶尔从他嘴里跑出来的一声竭力压制的咳嗽稍稍破坏了他的美好形象。

看到道路这一头的他们,男子脸上浮现出一抹欣喜。他赶紧起身:“大哥,你回来了!”

汝南王世子,他居然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们了!

顾采宁说得没错,这个人的确积极主动得过分。现在竟然还追到村子里来了!那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高风冷冷看着他:“比我们还先赶回来,这就说明你的身体素质一点都不差。”

“大哥,我叫清衍,宋清衍。”汝南王世子并不接他的话,反倒开始自报家门。

高风也不接他的话,只管继续自己的话题:“敢问汝南王世子您来我们村里,是想买蛇吗?”

“是啊!你们家所有蛇我都要了,甚至这个村里所有的蛇,乃至蛇制品,我也都要了。”宋清衍连忙点头,脸上笑意盈盈,“我把你的东西都买了,让你彻底没有后顾之忧,你就可以放心的跟我回家了吧?”

说话的时候,他一脸的希冀,双眼也澄澈清亮,就仿佛一个做了家务然后眼巴巴等着家人给糖吃的小孩子,这么清纯无辜,让人都不忍心让他露出哪怕一点都不高兴。

但是,这样的想法只会产生在普通人心里。他这一招对顾采宁和高风都不管用。

顾采宁冷哼了声。“装白莲花这一套我们可不吃。”

高风更是直接拉下脸:“我之前说过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吗?我早说了,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也不要叫我大哥。现在你就走,我们双柳村不欢迎你,我们的蛇也不卖给你!”

“大哥!”

宋清衍无视他的警告,反倒慢慢来到他跟前。

高风眉头一皱,他宋清衍就已经抓住了他的衣袖。“我知道我这么说很孩子气,可我是真的想接你回家。爹在家里等着咱们呢!他想你了!”

高风一把扯回衣袖。“你信不信,我一手挥出去,你这次会真的昏死过去?”

“那还是别了!那次大嫂下手太狠了,我两边脖子上的青紫到现在都没消退呢!”宋清衍连忙摇头,微微侧身之际恰到好处的露出他脖子上的伤痕。

他皮肤白得近乎透明,脖子纤长细腻,很是好看。只不过,现在这美丽的脖子两边却一边挂着一团乌青的印记,这画面就莫名变得可怖了起来。

“我的天!”四周围看热闹的乡亲们见状,大家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顾采宁冷笑:“你应该庆幸在我掐你第二下的时候你就睁开眼了。不然,我第三下一定会掐断你的脖子。我说到做到!”

一股冷意迎面来袭,宋清衍猛一个哆嗦。

“我相信,大嫂你绝对做得到,所以我不是及时清醒过来了吗?”

知道顾采宁不是个好啃的角色,他忙又转向高风:“对了大哥,你应当还不知道吧?就在你们离开省城后的第三天,宋学成死在府衙大牢里了。”

又死了一个!

高风眼神一冷,就见宋清衍脸上扬起一抹浅笑:“当然,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马上也让高天赐去死。”

“你在威胁我。”高风冷声道。

“不不不,我只是我送给大哥你的一份见面礼。就像之前你那位养母自尽,那也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怎么样,以后这世上就少了个能威胁你的人,你现在是不是很开心?”宋清衍笑吟吟的问。

“你根本就不是在帮我,你是在借机震慑我。宋学成的死也是一样,他只是你手里的一个傀儡。”高风一字一顿的道。

“只可惜啊,他到死都没有把你给震慑到。这次任务他做得太失败了,我身边不留没用的人,所以他只能去死了。”宋清衍轻声细语的道。

这么淡然的面色,平淡的语气,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般。

这是一个根本不把人命当一回事的家伙。在他的心里,对生命根本没有最基本的敬畏。

而在说完这句话后,宋清衍就又朝他们微微一笑:“都站了这么久了,你们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大哥大嫂,我好累。”

依然是那么楚楚可怜的小白兔模样,再配上他那双水波盈盈的眼睛,旁边围观的人都想把他牵回家去好茶好饭的供着了!

然而到了高风这里,他毫不客气的摇头。“不用,我说了我们家不欢迎你。”

“那好吧!看来大哥你还在生我的气,小弟我就只能继续用我的诚意来感动你了。”宋清衍幽幽低叹一口气,好生无奈的模样。

这个时候,旁边又传来一阵喧哗声。紧接着,隔壁双桥村的顾大成一行人竟然全都出现了。

“宁娘,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见到他们,顾大成连忙欢喜的朝这边跑过来。

“站住!”顾采宁一声冷喝,“谁叫你们过来的?”

快十年了,她一直和顾家没有任何来往。顾家那边也分明已经认命,没有再来打扰过他们。那么现在又事怎么一回事?

她脑海中灵光一下,立马转头看着宋清衍。

宋清衍含笑点头。“没错,他们是我请过来的。”

说着,他就主动上前,一一和顾大成一群人见礼。顾采宁发现,他竟然把这群人的名字都给记住了,而且每个人的辈分还有称呼一点都没错!

也不知道宋清衍来了多久了,反正看顾大成几个人的表现,他们分明已经对他的身份知道得很清楚。而且面对宋清衍这么彬彬有礼的姿态,他们也习以为常,还似模似样的学着宋清衍的样子给他还礼。

认真的和这群人见礼过后,宋清衍才回过头来:“这次回来之后,我先去帮大哥将您的养母安葬了,然后又去拜访了大嫂的娘家亲戚。本来你们在这里的亲戚就少,如今大哥你的养父养母都已经没了,那就只剩下大嫂那边的亲戚,所以这些亲戚咱们一定要好好珍惜呢!”

“听听,听听!衍小子真不愧是京城里来的,人家就是懂规矩。你们瞧瞧他说的,真正字字在理呢!”顾大成赶紧扯着嗓子大喊,唯恐旁人不知道他已经和宋清衍沆瀣一气了。

顾采宁理都懒得理他们,她只管看着宋清衍:“这些亲戚你想孝顺的话,那就只管接回家去孝顺个够,我没意见。只不过——这些人不能出现在我们双柳村,连同你在内。现在你就可以带着他们滚了!当然,如果你一个人带不走这么多人的话,我可以帮你一把。”

宋清衍立马就脸色一变。

“大嫂对不起,我错了!”他突然又朝顾采宁重重一礼。

然后他就转头看向围拢过来旁观的乡亲们,也朝着他们拱手行个礼:“这件事的确是我错了。一开始我来到这边村子里,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大哥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大哥在这里过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我想要弥补他却迟迟找不到办法,就想着干脆将他在意的人都好好的招待一遍好了!所以我才去双桥村探望了大嫂的娘家亲戚。”

“可是事后我的人已经打听清楚——原来当初大嫂你在娘家的时候就一直被他们虐待,甚至出嫁后他们还一直想着欺负你们剥削你们。这样的娘家人的确不如不要,大哥大嫂你们的决定是正确的!所以!”

他转向顾大成,俊美的脸上满是憎恶。“之前我给你们的那些好处,就当做是代我大嫂还了你们的养育之恩。这次我叫你们过来,其实是想和你们说——从今往后,大家还是不要再来往了,你们也不要再出现在我大哥大嫂跟前,免得污了他们的眼!”

顾大成几个都傻眼了。

刚才这个人不还笑吟吟的和他们打招呼,还帮他们说好话的吗?怎么一转眼,他就变脸了?而且还变得这么绝情!

“衍哥儿,你怎么了这是?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那你赶紧欺负回去啊!你可是小王爷呢,你可比他们厉害多了!”顾大成忙叫。

他还指着靠这个人给顾采宁夫妻施压,然后老老实实让他们占便宜的呢!

宋清衍脸上掠上一抹愠怒:“你们不要胡说八道,挑拨我们兄弟关系。我大哥对我好得很,从没有欺负过我。这件事的确是我做错了,我当然要认错。还有,和你们相比,当然是大哥对我来说更重要。我怎么可能因为你们的缘故,让大哥不高兴?”

说罢,他就一挥手。“来人,将他们赶出双柳村,以后都不许他们再靠近这边村子的地界半步!”

“是!”

他的护卫们动作也极快,立马就亮出兵器开始驱赶顾家人。

顾家人顿时鬼哭狼嚎成一片。顾大成也咬牙切齿的大喊:“衍……姓宋的,你和他们是一伙的,你不得好死!还有顾宁娘,你忘恩负义,不认亲爹,以后到了阴曹地府阎罗王也不会放过你,你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

这么叫着喊着,一群人吵吵嚷嚷的还是被赶出了村子。

听他们这么说,宋清衍只轻轻摇头:“不得好死就不得好死吧!为了大哥,我心甘情愿。”

顾采宁的后槽牙都快被酸倒了!

她忍无可忍对宋清衍勾勾手指头。“你过来。”

宋清衍主动凑到她跟前:“大嫂,您有什么吩咐?”

啪!

顾采宁抬手就往他脸上扇了一巴掌。

宋清衍被打得直接扑地。

他的小厮简直都要疯了。“顾氏,你别欺人太甚!我家世子要是有什么好歹,我们一定不会饶了你们!”

“说得好像他没好歹你们就会放过我们似的。”顾采宁冷哼。

抬眼看去,围在四周围看热闹的乡亲们以及客商们也都是一脸的震惊以及不赞同。甚至大部分人脸上还带着对宋清衍的同情。

只不过因为高风现在在村里的地位太高,他们敢怒不敢言。

敢怒不敢言就对了!他们辛辛苦苦在村子里经营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痛快的抽人而不被人指手画脚吗?

顾采宁愉悦的勾起唇角,她看着颤颤巍巍被扶起来的宋清衍:“汝南王世子是吗?我不知道你在京城里的名声怎么样,但说句实在话,我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东西。不过我也必须承认,你的确很厉害,心机深沉。在玩心眼这方面,我们不如你。但我必须告诉你一句,你的计划我们早就看透了!”

“从最开始宋学成主动出现,和高天赐认亲开始,你的局就布下了。那个所谓的玉佩根本就只是一个幌子,你早就知道你真正要找的人是我男人,可你却偏偏不来找他,而且选定了高天赐,然后锦衣玉食、仆从环绕的伺候他,就是想让他好好看看跟你们回去之后的日子会有多舒坦。一开始你是打算让他主动来投靠你们!这样,你们就掌握了主动权,我们一辈子都只能任凭你摆布。”

“只可惜,你们的第一个计划落败了。他根本就不是在乎享受的人,我们一家人也很满足于现在的生活。所以马上,你又开始第二个计划——指使宋学成对村子里的蛇下药。你想断了他的后路,也让我们一家人成为全村人憎恶的对象。因为现在养蛇已经成为了村子里最大的产业,好些人卖了田地,专门养蛇。更有人把自己的亲戚朋友都拉了进来,大家都靠这个吃饭呢!”

“可一旦蛇没了,那产业链就断了,所有人这么多年的投入就全打水漂了。想要从头开始,那是何其的难?大家心里又气又恨,自然就会把责任推到我们头上来。毕竟这个生意是我们带动他们做起来的不是吗?甚至,乡亲们的好些地也都被我们收在手里了。一旦蛇出事了,好些人就只能等着坐吃山空,可我们不会。就靠着手里的两千亩良田,我们一家人依然能活得很好。”

“既然都已经尝过富裕日子的滋味,那谁又还能甘于贫苦?尤其看到曾经和他们并肩作战的我们日子一如既往的舒坦,吃用着他们家的地里产的粮食,和县城里的贵人们打着交道,他们心里肯定会不平衡。时间长了,大家伙怨气累积,我们就在村里待不下去了。”

“可你们的计划又失败了。所以你立马拿出宋学成的命来给大家伙交代,平息了乡亲们的怒气。然后你才不得已亲自出现,放下身段讨好我们、讨好我们身边的所有人。你这么做,也不过只是想让大家伙站在你那边,好一起对我们施压。但是对不起,这次我们又要让你失望了。”

“这四周围都是我们的乡亲,我们在一起相处了这么多年,大家怎么可能不相信我们的人品?至于这些客商,他们虽然来村里的次数不多,但每次过来村子里做生意,我们都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村子里也都清清静静,从没有小偷强盗之类的出现,所有人的财产都得到了完好的保全。我可以当众大声宣告,这里之所以会有这么良好的环境,全都是我们一手扶持起来的!这个难道还不足以证明我们的品行吗?大家都是打算要在一起长长久久相处下去的人,而这份长久的维持全靠信任。我们信任大家,也相信大家都会信任我们!”

掷地有声的一通话,说得好些乡亲和客商都红了脸。

这些天宋清衍一直在村子里走动,又是帮高风收拾烂摊子,又是代高风夫妻去向他们曾经欺负过的人赔礼认错,那么彬彬有礼的姿态着实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大家心里都喜欢他得不行。

“有这个这样的弟弟,他真是积了八辈子的福!”有人小声感叹,“等风哥儿回来,知道那些事情都已经有人帮他解决了,他肯定高兴死了!”

结果……

看到眼前这‘和谐美满’的一幕,高风夫妻根本一点都不开心,他们直接对宋清衍又动口又动手了!

这一家子的粗鲁蛮横,和宋清衍的柔和温婉形成鲜明对比,就更反衬得他无比委屈可怜。

明明是王府世子,却为了迎回去高风这个流落在外多年的庶子,也做尽了低姿态,想方设法的讨好这么多出身低微的乡民,他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高风一家人简直可恶!宋清衍太可怜了!

一度他们都已经站到了宋清衍这边,心里也严厉的批判起高风和顾采宁夫妻来。

但是现在听到顾采宁的这番说辞,他们脑子里就嗡的一声,突然一下想明白了——明明在宋清衍出现之前,他们心里对高风夫妻俩的所作所为都是持认同态度的啊!

对田氏母子,他们已经做到仁至义尽,高风还帮高天赐抚养长大了一个孩子呢!至于顾家那边,他们把一个女儿卖了两遍,顾采宁可以说是高风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既然这样,他们和顾家不来往也说得过去。

至于宋清衍……

虽然这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楚楚可怜,但只要想想顾采宁说的那些话,他们心里就不禁一阵怦怦乱跳,看着宋清衍的眼神里也带上了几分狐疑。

看到眼前这些人的神色变换,顾采宁就知道她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她再朝着一脸阴沉的宋清衍冷冷一笑:“我不管你的目的是毁了我们也好,灭了整个村子也罢,反正我们是绝对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的!所以现在,趁着我们还没有真正发火,你赶紧给我滚蛋!”

说罢,她就拉上高风,再对孩子们一招手:“咱们回家!”

一家人浩浩荡荡的开门进屋。然后砰地一声关上大门,将宋清衍给扔在了外头。

“世子……”小厮悄悄的凑过来叫了声。

宋清衍就轻叹一声。“说来说去,大哥大嫂心里还是有怨气呢!不过我不怪他们,这一切本来就是父王的错,我身为父王的儿子,理应代他偿还一切。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我会继续留在这里,尽我所能弥补大哥,一直到大哥打开心结,愿意接纳我这个弟弟为止。”

幽幽的说出这番话,他才转过身。“好了,咱们先回去客栈吧!明天我们再来见大哥大嫂。”

“爹,娘,那个人走了。不过他说明天还要再来呢!”宋清衍刚刚离开高家门口,躲在门口听动静的晨丫头姐妹俩就赶紧跑进屋去禀报实施状况。

顾采宁冷哼。“这个人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我都已经当众把话说得那么决绝了,他还能当没听见似的,继续装模作样。脸皮能厚到他这个地步,心脏也强到他这个地步,这个人也算是超凡脱俗了。”

高风从进门开始,直到现在依然沉着一张脸。

“刚才你说了那么多话,你觉得乡亲们会相信吗?”

“愿意相信我们的人当然会选择相信,不愿意相信我们的,那我们说破了嘴皮子他们也不会相信。不过我当众揭穿他的阴谋,并不只是为了让所有人站在我们这边,而是想让大家伙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也认清他的真面目。宋学成只是他的一个爪牙,他死一百遍都不足以让我们泄愤。我说了那么多,他们心里多少会有点印象,然后无形中也会对这个人生出了几分防备。这样,等他再施展阴谋的时候,大家也不会傻傻的被他牵着鼻子走,而是会动脑筋好好想想他这么做又是想干什么?私底下又有什么阴谋?如此一来,他做事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这就足够他喝一壶了!”顾采宁冷声道。

“原来如此。”高风连忙点头,他脸上这才浮现一抹十分浅淡的微笑,“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那还用说?咱们好歹也在商场混了这么多年,这点心计我还是跟着小弟学会了。”顾采宁笑道。

不过马上,她就又冷下脸:“接下来,咱们就等着看他又会出一步什么棋吧!其实,我还是挺盼着他再出手的。这个人的手腕才是真高杆,陈旭冉给他提鞋都不配。”

想想陈旭冉,她才恍然发现——她似乎已经好些年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的消息了?上一次听说,还是王三媳妇过来提了一嘴,似乎是宋氏生的一双儿女都很有出息,女儿十岁就能帮宋氏管理三家铺子,儿子在读书上很像陈旭冉。然后,陈旭冉身边的丫鬟也都每个人至少给他生了两个孩子,陈家小孩子满地跑,很是热闹呢!

至于那个制造了那么多儿女的陈旭冉,他却已经在床上躺傻了,每天就知道张着嘴傻乐。陈氏宗族里的人过去看他,见到他这副模样都不停的摇头叹息,痛心疾首得很。

不过,在遇到宋清衍这个强劲的对手后,她也不想再和陈旭冉打交道了。手下败将,玩起来真没意思!

而顾采宁心目中的这个强劲的对手,他回到客栈里后,也开始夸奖起高风夫妻俩来。

“这对夫妻是两个强劲的对手!他们分明比宋学成在信上说的还要厉害得多!高风话不多,但意志坚定,我软磨硬泡都没有让他松动哪怕一点。至于顾宁娘……这个女人就更有意思了。就她这双火眼金睛,难怪宋学成那个空有皮囊的样子货会栽得这么惨。这种女人,我出面去勾引都不一定能成功呢,又更何况是他!”

小厮拿着热毛巾拧干了,小心翼翼的给他敷在红肿的脸颊上。

眼看宋清衍对他们这么赞不绝口,他却小声道:“世子您对他们评价那么高,怕是接下来咱们想把他们带回京城会难上加难呢!”

“就是因为有难度,才更值得挑战啊!”宋清衍笑道,“你想想,如果我能把他们给驯服,让他们乖乖的为我所用。那么等帮二皇子争皇位的时候,我不就如虎添翼?只要立下从龙之功,我就能摘掉郡王的帽子,升为亲王。要是二皇子心情好,给我一个铁帽子亲王的封号,那我的子子孙孙就全都不用发愁了!”

“所以,现在辛苦一点没什么。这两个人值得,我这次大费周章从京城赶过来,这个苦头没白吃!”

“可是世子,现在他们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咱们之前铺好的路被毁了一半,一开始的计划又要做更改了。”

“改就改吧!随机应变才最考验人的能力。现在可以让他们把一开始的计划放出来了。”宋清衍微微一笑,一脸的自信满满——

“我就不信,我还捏不住这个孽生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