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差了火候/美人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是换个人,在她的地盘上无声无息的待了小半个时辰,丫鬟还有进出,却全然没有发现,识薇估计要脸黑,她家美人就不一样了嘛,待多久,她肯定都是没有意见的。

但是吧,待在她屋里,她都能毫无察觉,这样的能力确实是有些叫人忌惮,说起来也好在是自己人,如果换成别人……识薇眯了眯眼眸,天大地大,是不是不能排除这世上有第二个这样的人存在?而且,也不是说谁都能有她家美人这样的品性,他们也是关系亲密,换个人,他绝对不会在任何时候闯进别人闺房,当然,永远不能排除特殊情况,所以,就算是特殊情况,他也不会看别人沐浴的不是。

嗯,识薇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说起来,一直都是识薇往观星殿跑,她家美人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她这里,这应该算是一大进步了吧?嗯,必须是!所以,扫兴的事情还是暂时放在一边,识薇勾着裴真言的手指,“谨之怎么想起到我这里来了?”

“想你了,自然就来了。”裴真言很自然的说道。

识薇侧头靠着浴桶边缘,勾着唇笑,“我家谨之也会说甜言蜜语了。”

“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受伤了,虽然这点小伤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然而,对于不在意的人,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让人眨一下眼皮,但是放在心上的人,那么即便是破了点皮,都能叫人心疼。这可是切身体会。

因为是实话,所以才更容易叫人动容不是。

识薇拉着他就要起身,不过却被裴真言按住肩膀,“好好泡着。”这药是什么作用,其实不用猜也能想得到,努力上进的人,其实不管放在哪里,都是叫人欣赏的,但同样的,换成是在意的人,看到对方那么拼,依旧会心疼,但是,面对识薇,裴真言说不出“你无需如此,你还有我”这样的话来,君君跟别的姑娘是不一样的,她不是需要攀附男人才能生存的菟丝花,相反,如果真的强行将她拘禁起来,大概反而会让她痛不欲生。

而且,这样的姑娘是能随随便便拘得住的吗?

当然,裴真言却从来没想过要拘禁她,所以,看她痛苦还是自己心疼之间,自然是选择了后者,然后,能照顾的地方,自然就尽力的照顾她。

“我手里也有两张方子,你要觉得合适,可以拿来用用。”

“那谨之再给我弄点其他的什么成药啊,有助我提升什么的。”识薇也老实的泡着,继续勾他的手指,挠他的手心儿。

“成药用着不放心,而且那种药,基本上都会有后患,你现在已经很好了。”他不放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裴真言也清楚,君君怕也只是嘴上这么说说,那是药,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岂能随随便便的吃,就算是他给的也一样,不是对他有戒心,而是天然的戒心,而他现在,还不倒能打破她天然戒心的程度。

这一点,裴真言很清楚,事实上,于他而言,何尝不是一个道理,他们对彼此是有好感,并且愿意一起努力,希望一生厮守,但是,时间毕竟还是太短了,对彼此动心或许容易,要生死相依却还差了火候。别看君君在见他的最初,就那么热情主动,但是,骨子里却是个冷漠的,全然的交付真心,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这个人,守着一个人一辈子其实是容易的,这跟她受到的教养有关,相反,全心全意的爱一个人,其实才是困难的,然而,她真全心全意的爱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

而他裴真言呢,一开始或许只是没办法拒绝。

现在同样也不否认动了心,会担心她,会心疼她,也能为他做更多的事情,但是,距离深爱依旧还是有着很远的路,至少现在,她不可能让他失去理智,难以自控。

在他的人生中,就未曾出现不受控制的局面,有时候,其实有些期待。

果然,识薇如同预料中一般,未曾在这个问题上计较。

浴桶小了一点,识薇就没将裴真言拉进去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他的衣服依旧被识薇坏心眼的弄湿了不少,裴真言却好脾气的由着她,轻声细语的与她说话,解答她的一些疑问。

等到泡的时辰差不多了,识薇又耍赖不肯起来,裴真言好脾气的将她抱起来,用清水将身上的药水给冲干净了,将身上的水仔细擦干了,然后耐着性子给她擦头发。

识薇倒是乖乖的没有闹腾,而是抬头专注的看着裴真言。

说起来,她其实已经很多年没被人这般细致的照顾了,啊,没办法,有时候越过越糙,那都是被逼出来的,就好比行军打仗,再讲究的人,那也讲究不起来。

裴真言给她擦好了,才微低头看她,“君君在看什么?”

“我在看我家谨之啊,长得好,学识好,能力出众,脾气也好,谁要是娶了你啊,肯定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嗯,真的,都快赶上她家父上了。

对于一个一直将亲爹当标杆的人来说,如果哪一天,觉得有另外一个男人已经超过亲爹,那这火候就已经足了。

对于识薇又开始说混账话,裴真言倒是依旧没恼,掌握了跟识薇相处的窍门之后,对于某些事情,他倒是也不介意了。从这一点上来说,裴真言可比识薇的父上容忍度高,识薇她父上,可是因为她母王的大女子主义,二十多年都没容忍过,要知道,裴真言可是在男权环境下长大的,容忍度应该更低才是,不过他反倒是做到了。

所以说,裴真言冷情归冷情,其实更温柔体贴。

当然啦,识薇身上的“毛病”,大概在其父上的调教下,没她母王那么严重,也应该是原因之一。

裴真言轻轻的捏了捏识薇的鼻子,“除了你难道还能有别人吗?”

不得不说,识薇被这句话给狠狠的取悦了,抱着裴真言就亲了上去。

裴真言没拒绝,两人黏糊了好一会儿,裴真言才抱着光溜溜的识薇出了净室,将他放到床上,识薇却拽着他的衣服,没让他起身,两人干脆就滚作一团了。

不过磨磨蹭蹭好一会儿之后,识薇发现了不对劲儿,某人的身体反应貌似没有跟上节奏,“谨之,这才几天没见,你莫不是伤了身体了?”识薇挑眉,为了让自己更完美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那双常年拿兵器却不带茧子是的手直取要害。

裴真言挡了挡,“姑娘家矜持一点。”亲了亲他的额头,“来之前我用了点药,这到底是大将军府,你的寝房有丫鬟进进出出,有些痕迹能不留下就不留下。”

识薇一头栽他怀里,唉声叹气,“以后还是我去找你吧,药什么的,少用为妙。”

裴真言无声的笑了笑,“君君早点睡吧,很晚了。你卯初就要起身,休息时间太短了。”

“成成,睡觉。”说着,识薇也打了个哈欠,眼角泛起一点水雾,却靠在裴真言怀里不动弹。

裴真言只得再度的伺候这祖宗安寝。

识薇睡得迷迷糊糊的,“谨之啊。你来去无踪不留影,有这种能力的人,应该也不止你一个吧?”这是还想着正事儿呢。

“有肯定有,毕竟只是根据奇门遁甲演化出来,加上一些小手段,不过,我若论第二,大概没人能排第一了。”在裴真言说来,似乎只是简单的称述一个事实,不过,在识薇听来,这里面却透着强大的自信。

“同样的手段,如果在你身边使用,其实不太奏效?”

“嗯,没人能在我身边隐藏。”

“唔,那就成了。”识薇之后便没再开口。

早上,识薇再度定时醒过来,抱着裴真言挨挨蹭蹭了片刻,然后就利索的起身,现在对自己严格要求,自然不会再轻易做出赖床不起的事情来。

这主子都已经起了,当丫鬟的自然只会比主子起得更早,当然,识薇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因此,丫鬟也足够,都是轮着来,起得早的,自然睡得也早,所以说,识薇真的是个好伺候的主子。

得了识薇的允许,降珠跟小菊,带着两个小丫鬟进来,伺候识薇洗漱。

而某个男人,从始至终,都堂而皇之的撑着头,侧躺在床上,将识薇梳洗的过程都看在眼里。

因为识薇知道他的存在,看得也正大光明,但是,有意思的是,她的这些个丫鬟,居然完全没有往床上看哪怕一眼,要知道,在平时,她一边洗漱,至少也有一个丫鬟直接去整理床铺的,早就形成了习惯的,今儿却像完全忘了这么一回事一般。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但是,依旧觉得相当的奇妙。

他说,他在这方面是第一,无人能超越,识薇是相信的,这般已经堪称是神鬼莫测的手段,要是会的人多了,才叫奇怪了吧。

就识薇自己,现在学的那些东西,也是从裴真言手上来的,她估摸着,自己一辈子大概是都达不到他这般炉火纯青的地步。当然,识薇从不觉得是裴真言藏私,没有将真正的东西交给她。很多东西啊,那是要讲究天赋的,有些天赋,天底下也就独一份,上天的恩宠,那就是独一无二。

识薇收视妥当了,再去看的时候,人已经没影了。

果然是来去无踪不留影啊。

这样的人,识薇也再度的庆幸,不是敌人。

突然间,识薇对他四面楚歌的局面放心了不少,这么个男人,想要对付他,那是真心的不容易,搞不好最后是谁弄死谁呢。

识薇适当的吃了点东西之后,就去了校场,开始了今日的修习。

……

在朝食之后,识薇离开了大将军府,她的长枪还没有拿回来呢,这都已经耽搁两天了,那要真是有灵性的,被她这个主子这般“弃之不顾”,大概是要发脾气了。

事实上,那炳长枪,似乎还真的发脾气了,因为据说,原本要碰触才会感觉到寒意,福亲王府的人说,他们似乎都没办法靠近一丈之内,那个范围内都是寒气逼人。

识薇都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无语,这是真要成精了?

但是吧,入了识薇的手,依旧是温热的,什么寒气逼人,压根一点感觉都没有。

肉团子在识薇怀里哼哼唧唧的撒娇,不肯让她走。

识薇哄了一阵,然后坚决的将人往福亲王怀里一放,“不错,能抱住了,有长进。”

福亲王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一下,什么叫有长进?是指他闺女终于瘦了,还是他终于有点“长进”了,勉强能抱得动闺女了?

识薇没磨蹭,走得干脆潇洒。

“宝宝啊,你这个姐姐母妃,咱们要留住,可是不容易啊。”福亲王长吁短叹。

肉团子偏了偏头,然后拍拍自家父王的肩,颇为“语重心长”,“道阻且艰,父王你多多努力。”

福亲王嘴角又抽了抽,“闺女啊,你都不帮父王么?”

“父王,宝宝觉得吧,若是我在姐姐面前多说你什么,姐姐可能会揍我。”

以前还想着不着痕迹的帮自己父王说说好话,现在已经露馅儿了,如果再说什么,肉团子是真觉得自己会挨揍,所以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就只能靠父王自己了。

福亲王也这才真切的体会到,养了个“没用”的姑娘,不仅没有,还坑爹,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这都是自己养的,再坑也得继续养下去啊。

识薇返回大将军府,点了一半人,身上只带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然后,麻溜的,分散了离开大将军府,离开了皇城,剩下的人,训练照常进行,三日后,交换。

按照父上的说法,就是拉练,而且是为期三天,每一天,都足有两百里的山地,在这期间,吃住所有的一切,都靠自己解决。而且,识薇只规定了出发点与终点,两点之间,没有绕路的可能,越绕越远,搞不好人就走没了。

一路上,没有详尽的地势图,他们要做到的就是去绘制地势图。

完不成,有惩罚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