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我喜欢你/国民女神:老公是只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片刻,淡淡低沉的嗓音再响起:“完美解决。”

噢,完美解决。

看来是非常的顺利。

“在我们之前抢走佛莲的人是谁?”江姿婳问。

“一只狼妖创建的雇佣团。”时渊回:“不是什么好妖,但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受人指使。”

“那可能又是我想多了。”

“并不。”时渊神色淡然,“狼妖愚蠢的被他人利用了而已。”

所以,并不是江姿婳又多想,“你说详细点,我好分析。”

时渊讲话向来简洁,此时,他瞥了一眼她,轻启薄唇,如她所愿,讲详细点。

江姿婳听完,便问:“你是不是认识那只狼妖。”

“算吧。”

口气,略带嫌弃。

“能不能让狼妖在网上再联系那只树妖。”江姿婳:“或者,让狼妖把树妖的qq号给我,我找人查查他所在的ip地址。”

看能不能顺瓜摸藤的找到幕后指使。

只不过,这种几率,是微乎其微的。

“找他只是浪费时间。”

江姿婳掀了掀眸:“我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线索。”

从通过梦境给慈真大师下如此歹毒的降头看得出来,对方是个狠角色,而且要把她逼到困境,无处逢生。

纵然对方行事谨慎,可,她背地里,小动作做的越多,露出马脚的可能性就越高。

片刻,时渊回:“知道了。”

“谢谢。”

此时,窗户被风吹的嗒嗒响,有细雨打落,更添冷意,她启了启唇,“你···”她想问时渊回来了没有,话未说完···

时渊跟她心有灵犀般,异口同声的,“开门。”

默了两秒,江姿婳应:“马上。”

结束通话,快速起身。

木门打开。

四目相对。

他瞳孔颜色颇深,可又很亮,似藏星空,眼睫一眨,仿佛有无边无际的星河尽收眼底。头发跟肩膀,沾着雨珠,扑面而来,冷然的气息。

时渊亦打量着她。

气质干净,五官明艳漂亮,长发披落,整个人儿,看起来温温绵绵的。

对视小会,时渊长腿一跨,走过她身旁,卷起一股清冷好闻的气息,进屋。

江姿婳垂眸,唇微弯着,把门关上。

她先前煮了热水,拿过干净杯子倒上,走到时渊面前:“辛苦了。”

时渊正在把湿润掉的外衣脱下,暖融的灯光下,背影挺括,像立在风雪之中一颗苍劲孤松,把外套挂好,他接过热水。

江姿婳问:“佛莲呢?”

“回山里了。”

“那小树的事你有没有跟他说?”

“恩。”

江姿婳见他发梢上挂着雨珠,转身去卫生间拿了干净的毛巾出来,微踮起脚,替他擦干。

只不过在她察觉到自己动作时不由微微顿住,心头一荡。

她居然这么顺其自然的就亲自动手给时渊擦头发了。

要知道,男女之间,这个行为,也只有男女朋友这种关系才会做的。

心情微窘,江姿婳终于体会一把为色所迷的滋味,她就是被时渊迷惑了,当然,还带点自己的小心机,平日里,她想让时渊习惯她的存在。

此时,江姿婳停下的动作,让时渊微眯长眸,他冷声催促:“快点。”

“哦~”

江姿婳敛了敛心绪,继续。

时渊的发质很好,光泽又柔软,隔着毛巾,都能感觉到头发的柔顺。

靠的近,轻微的气息时不时的落在他的脸颊,像是被羽毛柔柔掠过,那片肌肤,变得十分敏感。加上,江姿婳的手指,有意无意的在他发间穿梭,勾的他注意力只能停留在她身上。

呼吸里,满满江姿婳香甜的气息。

不禁,身体居然不受控制,泛起一股燥热。

不知因何而起,所以找不到突破口。

江姿婳正擦得认真,忽然,手腕被扼住。

她轻眨眼睫:“还没好。”

时渊将她手放开,“行了。”

然后,高挑身影陷入沙发内,坐姿慵懒,却高贵不可侵犯。

江姿婳站在那,望着他小会,没说什么,把毛巾放回卫生间架子上,再回来时,她给吉林分局的同事打电话,让他告诉小树,他的莲哥哥平安归来的消息。

那边,是爽朗的男声:“好的,小江,我待会就转告小树,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你也是。”

对方又呵呵呵呵的笑几声,又跟江姿婳唠叨几句,大概又过去五分钟,通话才结束。

江姿婳坐在床头,抬眸,望着已经很晚还不打算洗澡休息的某大妖:“我睡了,时渊。”

“恩。”

“晚安。”

“晚安。”

躺进柔软的床,江姿婳感觉暖意袭来,缓缓地,闭上眼。耳边的电视声,声量越来越小,几乎听不到的那种。

今天忙里偷闲的,一整份的暗恋心思,终于可以跟着歇会了。

江姿婳并不打算一直默默的喜欢,如果时机到了,她会坦然跟时渊说的。

而坐在沙发上的时渊,目光并未落在电视上,而是在编辑短信,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敲打,不过十几秒,编辑的信息发送成功。

那头,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狼妖心里想着怎么打探龙骨的消息,这不,手机一震,他又瞄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

信息上写着:追加···把树妖给我挖出来。

不用猜,都知道给他发信息的是谁了。

时渊走前,狼妖又问时渊的号码,如果他知道龙骨的消息,直接联系告知,而后,他又自顾自的报了自己的号码。

看看,字里面都透着一股居高临下的味儿。

说追加就追加。

他同意没。

不过,为了养魂灯,他···还是选择忍了。

狼妖:好滴。

狼妖:时大妖尊还有没有别的事情吩咐。

狼妖:一条龙服务,包你满意。

然后,还发几个恶心吧唧的表情过去。

恶心死你。

让你抢老子佛莲。

让你仗势欺狼。

狼妖边发,内心狂笑着。

一旁,黄毛看着自家老板狰狞而扭曲的笑容,不禁汗颜。

只不过等了半分钟,没等到回复。

狼妖又回了几个问号轰炸。

···

一分钟过去。

两分钟过去。

三分钟过去。

并没有任何回应。

狼妖翻了个白眼,自讨个没趣,手机一扔,开一瓶红酒,醉生梦死去。

~

佛莲,出乎意料,他们只花两天时间就寻到了,过程有意外,但结果,是好的,接下来,他们的目标,是南海美人鱼。

南海,位于中国大陆南方,太平洋西部海域,沿海地区包括广东,广西,海南和台湾,海域如此之大,找起来,可是比佛莲难上数十倍。

就好比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失踪人口,那么艰难。

早上八点未到,江姿婳就起来了,轻手轻脚的去卫生间洗漱,紧随,出去买了早餐。

接下来的行程还得看时渊安排,但他还在睡。

因为窗帘拉起来的缘故,房里,光线,偏暗。

她把早餐放在床头,蹲下身子,打量起时渊的侧颜。

颜值逆天。

鼻梁高挺,皮肤很白,不知道手感,是不是比她还好。

真帅。

想亲。

江姿婳微眯眼眸,唇角微勾,这个念头,貌似有点危险,她不由舔了舔唇,移开目光,再次出门。

之前一直没机会出远门,虽然这趟来长白山是为了佛莲,身有要务,可趁着还有时间,她想出去走走,瞧一瞧长白山的自然风光,顺便,再去一趟吉林分局,跟小树再见个面。

佛莲已经拿到手,这个好消息,她有告诉李汉山。

实际上,李汉山也有在帮她四处打听南海美人鱼跟龙骨的消息。

“师傅,内奸一事调查的如何?”

“已经有点眉目,我们准备来个瓮中捉鳖,这个是师傅跟周队秘密调查的,隔墙有耳,不方便跟你透露太多。”

“恩。”江姿婳能理解,没在多问。

而后,李汉山说起他把何一舟,星云,调去了总局下面的南城办事处历练,言语间,流露出恨铁不成钢的口吻,“这两家伙一天到晚让我不省心啊,太皮了,要是你在,还能替我管管他们。”

李汉山叨叨絮絮的。

江姿婳安静听着,时而回复几句。

这一聊,就是差不多二十分钟。

此刻,她在天山池边,拍了两张照存个纪念,回过身,准备走时,却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

江姿婳脸颊上梨涡更深:“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时渊面无表情:“猜得。”

这个女人,趁他睡着到处乱跑,就不能乖点等他醒来。

“早餐吃了没有?”

“恩。”

江姿婳又问:“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海南。”

“什么时候出发,我订机票。”

“今晚。”

没说是几点,江姿婳在网上查了查航班班次,如果是从别的地方过来,大概很难抢到票,不过去海南的航班,晚上九点四十分的,还有票,头等舱的。

“晚上九点四十分的票。”

“恩。”

江姿婳:“时间还早,有没有兴趣一起观山。”

“没兴趣。”

好吧。

江姿婳不打算挽留,准备一个人再走走的时候,便听到:“不是要观山,还愣着干什么。”

江姿婳恍然两秒,秒懂。

虽然没兴趣,但可以一起观山的意思啊。

“我还要去一趟吉林分局。”

“哦。”

她轻拽他的衣袖,抬眸:“时渊,你陪我一起去。”

“别得寸进尺。”

江姿婳微笑,她偏要。

这一天,在离开长白山前,他们,如影如随。

···

飞机上。

江姿婳其实睡得不是很安稳,明明身上盖有毛毯,依然觉得很冷。她好像在做梦,梦中的场景宛如海市蜃楼,无数画面走马灯似的掠过,很乱。想醒来时,梦里面,多了一个熟悉的他,是时渊。幽深眼眸里荡着温柔,简直不可思议,恍然间,他朝她伸出手。

受蛊惑般,她伸出手,朝他靠近。

两手交握。

“江姿婳,你喜欢我。”

梦中,江姿婳想否认,但这是事实。于是,她点点头。

“有多喜欢?”

江姿婳寻思着,很快,心里就有了答案,大概是那种能够惦记一辈子的喜欢,只不过,这话还没说出来,眼前的时渊,眼神专注而深情,正因为如此,才觉得不对劲。

她抬头,跟他对视。

对方朝她勾勒一抹笑。

容颜俊美而妖异。

不是时渊。

梦里,江姿婳想要醒来,可,意识沉的很,不受控制。

“说啊,有多喜欢我。”

“你不是他。”

他笑容更甚,逼近一步,眼里,透着无尽危险:“刚才,是你点头承认喜欢我,既然喜欢我,那就把你的命给我吧,我会好好替你活着。”

下一刻,他猝不及防的掐住江姿婳的脖子。

梦中,江姿婳几乎快喘不过气来,窒息感,真实的不像在做梦。她眸光冷然,抬起双手,往他脸上抓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