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公主之痛/农家财女:殿下快还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来人的消息,苏紫雁一脸的不敢置信。

秋璃含笑点头,“是的,他们已经在正堂里等着小姐您了。”

“奇怪,他们怎么回事!”

脑海中想着他们来这趟的目的,苏紫雁起身向正堂而来。

主仆刚到正堂,便见到坐在里面的一男一女。

男的熟悉,女的隐约有点印象,更多的是陌生。

“父亲,您怎么来了?”苏紫雁迈步而来,淡然行了一礼,然后坐了下来。

至于那个女人,三番五次欲置自己死的仇人,她可没有好脸面给对方。

周湘云不敢说什么,也不敢看她一眼。

身上再也没有半点嚣张的气焰,仿佛乖巧的小媳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换了一个人呢。

“怎么,为父还不能来看你?”

苏忆文见到她无视身边的女人,心有些不悦,尤其是的问话,更让他心情不爽。

“这是您的自由,我无所谓。”苏紫雁扬了扬眉头,淡淡地回应。

如今懒得在他面前演戏,毕竟父女两人早就撕破了脸,再扮什么父女深情,只会恶心自己。

苏忆文横眉竖目,怎么看眼前的人都不顺眼,一开口就是教训:“荒唐!瞧你像什么样子,目无尊长,简直是不知所谓!”

“苏相,若您不是我父亲,您觉得我有兴趣在这里陪您说话?”

苏紫雁被惹毛了,忍不住露出讥讽,“您老曾经做过什么,难道你还不清楚?您老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么要若人莫知,除非已莫为,难道你觉得我还该该当你的孝顺女儿?”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忆文的脸色十分难看。

“您自己清楚,不管是当年您的所做所为,还是现您行为,谁看不清楚?”

起身站了起来,苏紫雁寒着俏脸,冷漠地盯着他:“我实在是不明白,你这样做对您有什么好处,既然您做出这种决定,您就该明白该承担怎么样的后果,更不可能妄想得到不该得到的东西。”

“放肆!”苏忆文神色一变,满脸气愤,死死盯着她,“你敢这样跟为父说话。”

“苏相,你除了拿这点血缘说话,能不能说点别的?”

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苏紫雁蹙着秀眉望着他:“你知不知道,贪婪的脸面最可憎!”

“苏紫雁~”眸中透着冲天怒火,苏忆文怒声吼叫:“你生是我苏忆文的女儿,死也是苏忆文的女人,这辈子你别想撇开这段血缘。”

“喊什么?比声音响比声音大么?”苏紫雁扯了扯嘴角,冷笑道:“我从来没有否认这个事实好不好,我也没必要否认好不好,就算是您是我父亲又怎么样?您已经管不到我头上来。”

“狂妄!”

一掌拍在桌面上,茶杯飞了起来,直接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看着怒气冲天的人,苏紫雁仍然不动怒,点头承认:“对,我就是狂妄,那又如何?莫非您觉是我没有狂妄的资格?”

“就算你是我父亲又如何?您我之间,可有父女之情?你对我可有半点怜悯之心?你对我可有半点愧疚之心?没有,一点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对不对?”

苏紫雁莞尔一笑,望着满脸怒容的人,“别告诉我,这个女人小时候怎么虐待我,你不知情,你可知道饿几天没东西吃的滋味?你可知道寒风裹体的滋味?你可知道挨打浑身剧痛的滋味?”

“你可知道病在木板床上,发烧烧得糊里糊涂,生不如死的体会?别说治病,你可知道下人是怎么对待她的么?把她在木板床上硬拉了出来,丢在雪地里,彻底昏死过去?”

“你可知有个女儿日日夜夜期待你出现,希望你给她一顿热饭吃,希望你给她一件能穿暖身体的衣裳?没有,你一次都没出现,你根本不在意她的死活。”

“……”苏忆文满脸铁青,再也无法直视她冷清的目光。

“在你心里巴不得她死去,既然如此,你就当她已经死去不就行么?你出来扮什么慈父?你眼睁睁地看着女儿被虐待而已毫不动点隐测之心,如此冷血之人,你还好意思摆什么父亲的架子?”

“别告诉我你后悔当年之事,也别说你当年是不得已而为之,这种骗小孩子的谎言别说出来叫人见笑。”

苏紫雁脸色一寒,冷声道:“你千方百计让我进帝都,你的目的我很清楚,仅凭你在同福酒楼说的话,说明你的无情无义,身为父亲的人,自亲往自己的亲生女儿身上泼脏水,苏相,自己的亲生骨肉都没有半点容忍之心,足够说明你简直是个狼心狗肺之人。”

“……”苏忆文神色阴冷,透着一股冷酷。

“你有什么资格在我这里得到什么?还带着这个女人上门?”

苏紫雁目中一寒,脸上闪过一丝戾色:“她一连三次想置以我死,你就不怕我赏给她一颗‘霹雳珠’?”

“够了!”

苏忆文心中颤栗了一下,让他几乎要出离了愤怒,“这是你身为晚辈该说的话?”

“我呸,这就是你们身为长辈该做出来的事?”

苏紫雁彻底火了,怒吼:“你信不信,我把你们这一生做的丑事,全都宣扬出去,我倒让全帝都的老百姓来评评理,你们配不配为长辈,你们配为配为人。”

“给脸不要脸,你生的女儿苏紫雁早就死了,早就被你们这两个狗男女给害死了,今天的苏紫雁就算身体里流着你苏家的血,再也不是你苏家的女儿,以后别在我面前摆什么臭架子。”

伸手一指,苏紫雁阴阴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危险的神色,“本姑娘再放她一条生路,下次她再敢出现在我面前,别怪我不客气。”

“你,你~”苏忆文几乎是要气得吐血三升!

“苏相,你自己也是读书人,难道你忘记书上的那句话了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苏丞相,我看你这辈子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丢下话儿,苏紫雁再也不看对方一眼,迈步离去。

……

苏丞相面色不善,带着夫人灰溜溜离开苏家宅院。

几天后,帝都并没有传出什么八卦,似乎无人知晓苏家父女的争吵。

实际,该知道的人,当然知道,不该知道的人,一无所知。

苏紫雁一个月内,基本在帝都呆二十天,剩下的十天便去吉祥村一趟,日子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怎么了?”苏紫雁望着眼前神色憔悴的人,疑惑地问道。

雪敏公主身上再也没有往日的傲气,整个人就像是快枯萎的花,毫无精气神。

她闻言抬目看了看眼前的人一眼,微微动了动嘴唇,又垂下了头。

“呃~”见到她的反应,苏紫雁要挠墙了,忍不住追问道:“我刚从吉祥村回来没两天,帝都发生了什么情况我根本不知道,你若是不说的话,不是我不理你,而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

仍然没有说话,泪珠儿却滴滴往下掉,仿佛是受了什么委屈。

“怎么哭起来了?到底发生什么事?”

苏紫雁见状吓一大跳,有些手忙脚乱,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告,“别顾着哭,遇见什么事说出来,需要谁帮忙,你说出出看,有什么事情,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

“没,没用的!”

无声哭泣着,雪敏公主咽哽着道:“谁也帮不了我,我,我再过几个月就要去和亲了。”

“什么?和亲?你没有开玩笑?”

瞪大眼珠子,苏紫雁不敢相信。

所谓“和亲”,便是将皇室公主嫁予异国君王或王子,以达到相对稳定和平的外交目的,尤其是皇家的公主,地位虽尊崇,但基本没有人权可言,每一个公主生下来都是为将来的政治目的而存在的。

皇帝把每一个公主都做好了安排,这个公主将来必须下嫁给某位功臣之子,那位公主必须赐给某国君主为妃等等,就像饭馆厨房后院笼子里的鸡,只要有客人上门,厨子便打开笼子,顺手拎只鸡出来杀掉,公主基本等同于这般地位。

这种事情,苏紫雁自然知道,只是她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傲娇公主,竟然也面临着这种命运。

“谁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红着眼珠子的雪敏公方猛然抬头,没好气地瞪她一眼。

“呃,好吧,我问错问题了!”苏紫雁哭笑不得,谁叫这个消息太惊人了,又问道:“你父皇把你嫁到什么地方去?”

“高原国的人前几天出使我们汉晋,他们的使者当朝求合亲,父皇的意思答应他们。”雪敏公主抹着泪珠儿回应。

高原国!

苏紫雁想起关于高原国的信息,高原国实际以她另一段记忆中的吐蕃相似,都是以农牧业为主。农作物有青稞、小麦、荞麦等,牲畜有牦牛、马、驼、羊等,手工业有烧炭、冶铁、制胶、毛织等。

由于内部人口流动,社会交往面扩大,原本各自为政、分散孤立发展的局面被改变,通过制度、法律、驿站等建设,各个小邦政权和部落联盟得到整合。

一位名叫刘干布的人,统治高原国,传承至今,也有上百年历史。

不管如何,高原国亦算是汉晋王朝外的小蕃国,不可能与泱泱大国礼仪之邦的汉晋王朝相提并论。

应该说,汉晋王朝周边小蕃国,以攀上汉晋王朝为荣,常常出使汉晋王朝,除了求帮助之外,他们最喜欢干的一件事,那就是求亲,都希望自家大王娶到汉晋王朝的公主为普天之喜。

雪敏公主边哭边道:“其实,我们从小就知道,只要有人求亲,我们这些公主就会被许配给他们,以前我们的五位姑姑都是这样,这回轮到我们了……”

汉晋王朝很奇怪,很矛盾的国度。

身为强国,军队横扫天下,战无不胜,令周边邻国心惊胆战,国内民风朴实,君圣臣贤,一团和气。

却将这个国家地位最尊贵的公主当成不要钱的礼物似的到处送,这个国家送一个,那个国家送一个,这种只有战败国才干的屈辱事情,汉晋干起来却毫无心理压力。

满朝上下从皇帝到臣民,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妥,仿佛一个身为大国,强者为尊的国度送几个公主出去根本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想到这里,苏紫雁的嘴角由不得抽了几下。

“那么说来,你是非嫁不可了?”面对这种国事,苏紫雁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雪敏公主红着眼眶,默默地点头,“紫雁,我真的不想离开帝都,哪怕是让我嫁一个普通老百姓,我也愿意,外族人,太,太恶心了,叫我怎么跟他们过一辈子。”

边说着话,她又掉起了金豆豆。

“这,这个嘛……”

苏紫雁身为女孩子,确实也不想见到这种事情发生,最让她受不了的是,不管什么理由,身为女子不该为政治而牺牲自己的幸福。

“紫雁,你知不知道,我五个姑姑嫁去蕃国,一年就死一个,最后一个也没有熬过五年时间。”

哭泣着的她露出惊容,整个人不禁颤抖起来,“我从小听嬷嬷说,其实公主嫁去蕃国很多都是他们活活折腾死的,我,我真的不想去,呜呜呜~”

越说越伤心,最后雪敏公主失控大哭起来。

“……”

沉下了脸色,苏紫雁轻轻地拍了拍她的香肩,似乎感她的安抚,边哭边道:“紫雁,我有一位太姑姑没有远嫁蕃国,她就嫁了一个普通的臣子之家,不仅活到九十多岁,还几代同堂……”

“为什么,我们不能留下来,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嫁去蕃国,紫雁我不想去,你是小神仙,能不能帮我~”

说到这里,她猛然抬起头来,紧紧抓住她的手腕,急切地问道:“紫雁,你有没有办法,你有没有办法帮我?告诉我,你快告诉我啊~”

“别急,你先别急!”

苏紫雁哭笑不得,赶紧安慰神色激动的人,“说这实话,这种国家大事,真的不该由我们发言,皆有陛下和大臣们做主才对。”

“不过,我也想帮你,至于能不能帮到你,我也不知道,你先听听看,好不好?”

“好,好,你快说,我听着!”雪敏公主一副小鸡吃米似的不停点头。

“其实,和亲,不定一就要你们公主亲自嫁去。”

犹豫了片刻,在她期待的眼神注视下,苏紫雁勉强开口道:“后宫应该有不少出众美貌的宫女,你们可以挑先出一些出来。”

“宫女?美貌宫女?”雪敏公主一避愕然。

苏紫雁点了点头,“是的,最好她们认字会一些手艺,有才有貌的女子就行了。”

“后宫应该有不少认字的宫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雪敏公主望着她,又问道:“紫雁,你的意思是……”

“问问她们愿不愿意嫁去蕃国,你们皇家会善待她的家人,而她本人,由皇上和皇后认为义女,封为公主嫁出去,不就行了么?”

“李代桃僵?!”

“不算是李代桃僵。”苏紫雁摇了摇头,“她们除了没有皇家血脉之外,她们拥有皇上封的公主称号,在汉晋王朝她们就是公主,既然是公主出嫁,又怎么算是李代桃僵。”

“对对对~”

雪敏公主高兴得叫起来,满脸都是兴奋的表情,“紫雁,你说的太对了,你马上回宫去找父皇,求父皇答应我的请求。”

不待苏紫雁答应,她整个人像怒箭似的飞了出去。

望着她消失的身影,苏紫雁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救了一个,同样是害了一个啊。

难道公主的命就是命,宫女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苏紫雁没有纠结太久,很快想通了这个问题,别说这个时空人与人之间没有平等可言,哪怕是另一个世界号称男女平等的时代,其实还不是一样不平等。

只能说一切都是命!

靠在椅子上,苏紫雁眯起了双眼,似睡非笑。

话说雪敏公主,一路飞奔而入皇宫,在众宫女太监目瞪口呆之下,她直接来到皇帝休息的仁义殿。

偏殿内,雪敏公主朝皇帝盈盈跪拜,坐在榻上的他脸色有些不悦,看着女儿柔柔弱弱的样子,也不忍心发火。

片刻,他似乎压下了心中的恼意,语气不太和善地道:“雪敏如此着急见朕,有事吗?”

“有事,很重要,故雪敏不得不耽误父皇一点时间,请父皇拨冗,听雪敏详禀。”雪敏垂头说道。

轻瞥她一眼,皇帝拂了拂袍袖,道:“奏来。”

“雪敏刚才去找小神仙……”

“小神仙?苏紫雁?”

“是的,就是苏家大小姐。”皇帝眉头皱起,“你找她有什么事?你们的甜点生意不是已经开张了么?”

“雪敏确实是去了救助的。”说到这里,她的眼睛又泛红,“雪敏跟她提起,和亲之事……”

“如此说来,你是不想去和亲,特意找她帮忙?”

皇帝脸色冷了下来,“你觉得以她一位女子身份,能够干涉国家大事?”

“紫雁也说了,这种国家大事由父皇和大臣们作主,她无能改变什么。”

雪敏公主强忍了眼中的泪水,轻吸了一口气,又道:“雪敏只是不甘心,离远从小长大的帝都,也不想远嫁蕃国,嫁过去早早折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