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你是我的唯一(两更合并)/军少宠妻之千金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这么说,有些悲伤,感觉时间又同自己开了很长的玩笑。

她已经变得越发地老了。

不过,好在她心态未老,所以很多烦心的事儿,也没怎么影响到她。

从田父家吃了饭,再闲聊了会儿,依侨才决定返回家里。

田甜大哥田寻信守承诺,将依侨送到家门口。

下车后,拿了行李箱,依侨向坐在车内的田寻招手。

“谢谢你了,田甜大哥,下次再会!”

“依侨小姐,赶紧进去吧。这会儿风更大了。”田寻催促着依侨。

依侨也就赶紧点了点头,拖着行李箱回去。

在香谭村,压根没有这么大的风。可在都市,这风冷厉刺骨。好像冬天并没有过去。

实际上,冬天已经走过,步入春天了。

坐电梯上楼,来到穆家。

轻敲房门,有人前来开门。

儿子穆阳看到门口站着自己的妈妈依侨时,兴奋地冲屋子喊了一声,“爸爸,妈妈回来了?”

这话一出,穆如风就从厨房里洗了手出来。看着依侨,替对方把手中的行李箱接过,“累坏了吧,依侨,上楼去洗个澡歇会儿吧?”

“不用不用,我在田甜家已经歇过了。”依侨笑着看向老公,“今天你回来得比以前早。”

“哦,是这样,阿姨她们回家过年去了,所以没人给阳阳和烟烟做饭,我不放心,就提前从部队回来了。”穆如风解释着这句话,就着急地往厨房里走,“依侨,正好你赶上了,哪,等着,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南瓜饼。”一边去厨房,一边回头笑着倒退进厨房。

依侨见了,特别感动,“爸爸是专门给我做的么?”

儿子穆阳给力地附和,“妈妈,这个家里除了你最喜欢吃南瓜饼,还有谁喜欢呢?”

“喂,妹妹烟烟不喜欢么?”

儿子穆阳怼了句,“妹妹只喜欢吃巧克力。”

“过分!”依侨嘟着嘴巴,看了穆阳一眼,心道,这个毒舌儿子,越长大越俊俏,却越没有继承老公那温柔的品性,“一点儿不如你爸爸!”

“呵呵,本来嘛,我就不如爸爸。情人眼里出西施!妈妈的眼中只有爸爸!”儿子穆阳两手放在裤兜里,半是无奈地摇摇头,“好了,不说废话了,我先上楼去了。还有很多书没看。”

“去吧去吧!”依侨摇摇手,不打搅。

儿子穆阳刚上到二楼,依侨就想起来问,“你妹妹呢,怎么不见她?”

“据说学校有个活动,正在舞蹈房练舞呢。”儿子穆阳懒洋洋地分析,“为了那个活动,妹妹确实很卖力。”

“是么,不过也挺好,为了自己喜欢的事儿努力。”依侨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两句。再一回头,儿子已经进房间了。

不错,孩子越大,就越守不住了,不喜欢黏着自己,也有了青春期很多小秘密。

而看看自己的周围,也就只有相依为命的老公作陪。

特别是穆如风穿着围裙,端着南瓜饼的盘子行到跟前时的表情,就让依侨发自内心地感动。

“如风,抱抱!”依侨眼含泪水,张开双臂。

穆如风斜眸怔了会儿,激动不已地走到跟前,同样伸出手,将依侨拉入了怀中。

贴着对方温暖的胸膛,依侨满足得笑了。毕竟,她遇到了一个懂自己的人,能看穿自己微笑背后的忧伤,也理解自己偶尔的故作坚强。

有句话说得好,愿有人待你如初,疼你入骨,从此深情不被辜负。

这个人,在一起后,便是一辈子。一辈子不长不短,却刻骨铭心。

穆如风抱紧了依侨,给以最温暖最亲切的问候。

他还是喜欢像宠孩子一样,拍拍依侨的后脑勺。就好像这样做,能够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他互相倚靠的唯一一人。

可不就是唯一的一人么?

孩子长大了,便如同蒲公英一般,看着它随风飘散到另一处地方。没有告别,没有有意识,仅仅是不经意间地一阵风,然后我们便知道。

他们长大了,他们得走了。

好一点儿,赶紧补了一句。

你们好好保重自己,亦或者永不再会!

依侨坐到沙发上,手拿起南瓜饼,痛苦地吃了两口。而后她才说出了以往无数次说过的话。

如风,你的手艺真好!

如风,你做的南瓜饼真好吃!

如风,全天下,也就只有你知道,我喜欢的味道是什么。因为味道是你创造的。

全天下的南瓜饼,并不是一个味道。你做的,自有你的味道。

这话说千遍说万遍,也不及依侨心头的那一丝暖。

暖在心间。

“这次去香谭村过得好么?”小半个月,穆如风也经不住思念的折磨,“你不知道,依侨,我在家想你都想疯了。”

“呀,这么可怜。”依侨依偎过去,小小地在丈夫的脸上亲了一口,而后从羽绒服的口袋里,摸出手机来。

打开手机相册,就清晰地看到里面累积的照片。

都是些平常的风景照片,但每一张照片,都显示出景色的别致和优雅。甚至,只消看一眼,都会觉得香谭村是一个特别美丽的村子,都会觉得香谭村有最为奢华的农业。

“都是你拍的?”穆如风伸出手来,搂住妻子的腰,“真的很漂亮。”

“我也这样想。”依侨脑袋在穆如风的羽绒服前蹭了蹭,“那边都没有我们这边冷,我们都春天了,还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人家那边都可以穿件薄款毛衣。”

穆如风微微动唇,“地势不一样,气温也就不一样。”

“嗯,那儿的蔬菜瓜果比我们城里的好吃!”依侨又絮叨道,“说真的,我简直爱死了那边的食物!”

穆如风挠挠头,笑笑,没说过,过后又抬起眼睛,觑着依侨,“想吃红烧排骨么?”

依侨捣蒜搬地点点头,“想,非常想吃。”

“那今晚做怎么样?”

“好嘞!”

“还想吃什么,我可以把食材准备好?”

依侨手指触着嘴唇,想了许久,终于回了一句,“凉拌西红柿。”

“凉拌……西红柿?”

“嗯。”

穆如风扶了下额头,以为是什么好吃的菜呢,原来是糖拌西红柿。

但自己的妻子喜欢,他也就要顺从着去做。在他这里,妻子高兴了,他也就高兴了。

……

夜晚,闺蜜田甜打了一通电话,向白天没有送依侨回来感到抱歉。

依侨笑着瘫在沙发上,“好吧,我亲爱的,没关系。当时我在等公交车的时候,碰到了你的大哥,他载我回来了。”

“哦,所以,依侨没有苦等?”

“没有啊。”传过去的声音,异常轻松,“我还吃了一顿香甜可口的佳肴。”

“哈,那就好。”闺蜜田甜松了一口气,紧跟着又同依侨道,“知道么,依侨,我赶上一一的活动了,而且……还和他一起得了第一名。哪,我这么努力,怎么奖励我?”

依侨仰躺着脖子,一边揉后脑勺,一边笑问,“想要我怎么奖励,说吧?”

“嗯,让我想想。”闺蜜田甜捏着胳膊,说了一句去滑雪。

依侨原本也是打算过年后去滑雪的。既然闺蜜田甜提起,那她就去吧。

“好啊,我答应你便是了。”

“那不许说谎啊,一言为定。”闺蜜田甜打完电话,合上手机,一脸地潇洒惬意。

没错,她就是想要让依侨一家一起,陪同他们去滑雪。不过上次过年聚会,大家都是叫上了的。那她这边也得努力一次,把所有该请的人,都叫上,好好聚聚。

这个滑雪的主意不错,可他们每天总因为这事儿那事儿耽搁了。要不就是孩子,要不就是老公忙。

故而最终,也没有完成这个滑雪的心愿。

岁月就像水滴,无论紧握还是摊开,都会从指尖消逝。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春夏秋冬,看过了一年又一年的光景。最后的最后,她们发现,自己真地年纪大了。

依侨,凤久以及于落落同时约定闺蜜田甜去逛商场买衣服的时候,四人终于发现,自己再也不能买当初学生时代的衣服。

不然会让她们显得特别地奇怪。

好在,她们尚且长相美好,看不出年纪特别大,不然,岁月一定不会辜负她们,一定会特别专注地告诉她们。

你们的年纪已经不能够再穿当年穿的那些可爱的衣服了。

“哎,落落,你是我们几个当中,年纪最小的,那买这一件怎么样?”

于落落看了下姐姐们的风格,微微点头,接下衣服,准备去试一试。

依侨正好看中一件模特穿的,当下很是喜欢。虽然价格上有些小贵,不过对于她而言,还是能接受。

毕竟那旁边挨着的一件,分明是男士的,由此说明,这是一件情侣装。情侣搭配,别提多么地好了。

“我想要那件?”

依侨手指抬高,指着裙子的时候,身后的凤久已经看出了端倪,“我看依侨分明是惦记着穆少,所以才喜欢那件?”

“本来就很漂亮啊,你们没觉得?!”

几人眼睛发亮,彼此对视一眼,笑了。

好吧,她们不置喙,毕竟依侨的眼光真是挺高的。

四人都买到了自己心怡的衣服时,才从商场返回。

下得一楼,因为闺蜜田甜看到了一款漂亮的戒指,所以四人又去逛了首饰店。

那首饰店里,有一款戒指,特别像当初大哥穆舒铭设计的水晶蝴蝶戒指。

“这个……”闺蜜田甜指着那戒指看了好一会儿,没有动手,只是迟疑了一下。

于落落和凤久都喜欢,催促着她赶紧买下来。但闺蜜田甜好像有自己的想法,看了三秒后,她果断选择了旁边一款并不起眼的戒指。

依侨知道为什么,便温言笑道,“甜甜选择的这一款,虽然简单,但挺优雅。远比这款复杂的水晶蝴蝶戒指好看得多。感情也是这样,我们女人,想要占有地总是那些看起来简单,也不容易让我们受伤的感情。”

话中带话,于落落和凤久听得一脸懵。但是闺蜜田甜却是知道的,因为她这么说得时候,目光瞟了眼依侨,好像在说,感谢没有戳穿我曾经那难以启齿的感情。

“哎,这水晶蝴蝶戒指多好看啊,我都喜欢!”凤久想买。

依侨打趣,“买吧,朗朗这么宠你,买个戒指,他不会说什么的。况且……久久也有能力买这样一个戒指。”

凤久挨过脑袋,嘟嘴,十分无辜地说,“依侨,你最知我心啦。”还假意地亲了两口,让依侨好生无奈。

在挑选了首饰回家的时候,依侨有些心塞。

她拿在手中的东西,不多不少,恰恰是她喜欢的。而且她很有自觉性。

控制剁手的能力超强。

回到家后,在向老公展示自己买的衣服时。

穆如风却偏着头笑了,“依侨,这要让俩孩子看见,指不定怎么吐槽我?”

依侨纳闷地摇头,“情侣装怎么了,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了,难道在一起穿件情侣装都不成,谁规定的?”

穆如风抚住额头,一脸无奈,平心静气地重复了一遍道,“我不是指这个,而是你只给我买了,没有给俩孩子买。”

依侨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地站起来,“好像是哦,孩子他爸。”尴尬地拍了拍膝盖,“这下怎么办?”

穆如风背过身,思索,“容我想想吧。”

最后的最后,俩孩子看到二人的衣服,是欣喜地扑到跟前来问过,有没有他们的。孩子爸爸解释说,今日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所以就买了一套情侣装。并没给他们买。还言等结婚纪念日一过,他亲自带他们到商场去挑选。

一番话简单地说明了理由,同时又让俩孩子不会因为没买衣服而失望。

不过这理由让依侨想笑。到底结婚纪念日,根本不是老公所说的这一天。

晚上,依侨坐在梳妆台,卸妆的时候,问起躺在床上的穆如风,“你今天同他们这么承诺,到时候可一定要履行么?”

穆如风翻看着书本,十分平静,“我知道。”

“既然知道,那你打算怎么办?”依侨眼角闪过一丝揶揄的光芒,“部队会有时间么?”

“耽误几个小时没什么问题!”穆如风一点儿不发愁,“正因为我有时间限制,俩个孩子才会顾及我,不会东挑西选地耽误时间。这……是我的好法子!”

依侨黑了脸,果然,这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

之后的某一天,穆如风真就请假几个小时,陪俩孩子买衣服。

根据老公回来的爆料,依侨发现,大儿子穆阳根本不屑耽误时间挑选衣服。几乎在半个时辰内,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衣服。原本以为妹妹穆烟拿不准,会花费许多时间。可没想到,妹妹穆烟更有趣,竟然让孩子他爸为她挑选了一件衣服。

依侨纳闷,“烟烟那孩子,没有自己选?”

“没有。她说,我是个男人,能够选到你到你这么有品味的妈妈,那必然在选择衣服上有独特的眼光。”穆如风将理由告诉给依侨后,拍了拍胸口,淡定又从容,“所以我就按照依侨曾经的风格,给女儿挑了一件?”

“啊,保守么?”依侨关注地是这个。

“放心,挺保守的!”对方笑着回答。

依侨总算没有失望。

“孩子他爸,好样的!”

------题外话------

上班加班,码字眼睛已瞎,订阅了的是真爱,么么哒,后面内容更精彩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