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二章 绑架夏树/撩爱上瘾:陆爷,你个妻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毅臣揉了揉眉心,她还真会给他找事。

性感的薄唇勾起一道无奈的弧度,然后拿起桌上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给雷钧。

“喂?奇迹啊,居然想到给我打电话。”

“跟你商量件事。”说是商量,语气却一点商量的意思都没有。

“讲。”

“我太太想演一部戏,戏中的人物是仿照雷家人的原形,她想请你提供些素材给她。”

“好啊,没问题,随时来,我这边素材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

挂断电话后,雷钧掏出烟盒,点了一根。

“等下通知几个叔伯,告诉他们,等下有个记者会来采访,让他们没事在家好好回忆下过去。”

小弟听的一脸茫然。

“老大,这种事,难道不应该保密吗?”

雷家以前干什么的,他自己心里没点逼数?

雷钧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想吗?”

最近那些老家伙一个个都像吃错药了一样,每次开会都会提起自己的过去,好好的股东大会硬是变成了赛业绩大会。

雷家早已经洗白了,是正正经经的珠宝商,这群老东西还沉溺在过去的辉煌中,甚至还有人吵着出本书祭奠下曾经的自己。

现在好了,不用专门出书就有人替他们记录,一举两得。

“雷少,钻石库打来的电话。”小弟贴着雷钧的耳朵小声耳语。

听完小弟说的内容,雷钧表情越来越阴沉,猛地一拍扶手:“找死。”

“雷少,要不要通知老爷?”小弟小心翼翼问道。

雷钧抬起手:“先不要惊动他。”

老爷子前天刚去马尔代夫休假,现在告诉他,不是影响老爷子度假心情嘛。

再说了,这事儿也不是特别的难办。

“带他过来、。”

“是。”

没一会儿,一个长相不俗的年轻人被人推搡着进来,看见雷钧,他不仅没有害怕,反而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听说你找我?”

雷钧望着他,森冷的语调透着一股强烈的压迫感:“雷家可有对不住九爷的地方?”

九爷原名沈九,因为资历高,大家都尊称他一声九爷。

“别扯这些没用的,我知道,这事儿是我错了,现在手里没钱,打张欠条给你成不成?”对方吊儿郎当的靠在沙发上,摇晃着腿。

雷钧冷着脸道:“我现在只想知道那两颗钻石的下落。”

“钻石丢了。”九爷无奈的摊手。

雷钧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丢了?我前段时间听说你在澳门输了八千万。追债人一直追到雷家堡,要不是看在雷家的面子上,你的手早就被人剁了,而今你监守自盗,竟敢打起了钻石库的主意,我懂不懂规矩?”

“你跟我谈规矩!”九爷愤愤不平的站起来:“当年我爸为了救你爸,生生被人砍断了一只手,你不过拿你两颗钻石,居然跟说规矩?依照规矩,你他妈是不是该还我老爸一只手?”

“你爸对我们雷家有恩,但一码事归一码事。”雷钧面无表情道。

雷钧早就看不惯他了,只是碍于上辈子的恩情一直没有下手弄他。

“什么一码事归一码事,现在我就要你把欠我爸的那只手还回来。”

雷钧缓缓抬起头,黝黑的瞳色看不到一点光线,九爷一颤,从这双眼睛里看出了杀机,但很快就说服了自己,有什么好怕的,他有自己老爸撑腰。

“看来,我今天必须得让九爷知道什么叫规矩了。”

击掌伞下,六七个五大三粗的保镖涌进来,把九爷围拢在中央。

“打!打到他说为止。”

九爷立刻瞪大眼睛:“雷钧,你小子敢动我?你不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打!”雷钧看他到了现在还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火窜上来,冷声下达命令。

旁边的保镖立刻冲上去对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之前这个人在雷家横行霸道惯了,不少人都受过他的苦,如今算是彻底的出了一口气。

客厅里顿时溢满了杀猪般的惨叫。

站在雷钧身边的小弟见被打的奄奄一息的九爷,连忙小声提醒:“雷少,九爷毕竟是九爷,若这事儿传到老爷的耳朵里,恐怕不好收场。”

“这事绝对不能算了,钻石库是禁地,没有门禁卡,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如果我今天放过他,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效仿。”

发现雷钧竟开始动真格的了,九爷不禁害怕起来,连声哀求:“别打了,别打了……”

雷钧手一抬,暴雨般的拳头立即停歇下来。

九爷趴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歇够了,他匍匐到雷钧的脚下:“钻石……钻石被我卖掉了,钱用来还赌债……”

雷钧一脚踢过去,直接把他掀翻在了地上:“两颗钻石皇后,一颗价值一亿三千多万,另外一颗是天然蓝钻,市场价五个亿,你跟我说全部还了赌债?”

九爷眼角抽搐了一下,心虚的低下头。

到底什么事都瞒不过他。

“我……我卖了一颗,卖给陆毅臣了。”

“另外一颗呢。”雷钧声音骤冷。

“另外一颗……我送人了。”

雷钧面部狠狠一抽,这个败类竟然把钻石皇后送人?

“送给什么人了?”

“雷钧,我错了,当时酒喝多了,所以……所以我就装了一个逼。”

他妈的,居然送给欢场里的女人。

“你装的这个逼,让我们雷家损失多少你知道吗?”雷钧狠狠地揪起对方的衣领,把他拉到自己面前。

九爷怯生生道:“我知道,这钱,我还给你。”

“你他妈拿什么还啊?”

“我……我不要分红了,今年的分红不要了。”

雷家每年都会给一笔丰厚的分红,大约在五百到一千万不等。可即使分红不要了,也远远无法弥补巨额损失,不光金钱上的,还有雷家的信誉也遭受了损害。

那两颗钻石早就被迪拜王室内定了,交货时间就在下个月。

试问,到时候让他到哪里去弄两颗钻石皇后?

雷钧越想越气,一把推开他,咬牙切齿问道:“哪只手拿的钻石。”

意思再明白不过。

哪只手拿的,砍掉哪一只。

九爷吓得面无血色,双手撑在身后,不断的倒退想要逃跑,没跑两步就被抓了回来,按倒在一旁的茶几上,两个人紧紧抓着他不停颤抖的双手,挣扎中,九爷看见了一把明晃晃的刀正在朝自己靠过来。

“雷钧,你今天砍我的手,我爸绝不会放过你!”

雷钧余光里都带着温怒:“是吗?”

九爷登时面如灰土,蠕动了两下唇瓣,颤抖的吐出一句话:“你……你不要胡来。”

“砍!”

“住手!”

门扉洞开,一个穿着灰色风衣的老者突兀的闯入。

这个人曾经在雷家立过汗马功劳,雷钧顺着声音看过去,目光触及到对方空荡荡的衣袖时,眼底染上了一层暗黑。

其他人见状,不禁愣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继续。

刀子就悬在半空中,仿佛随时都要落下。

随着老者的靠近,雷钧做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动作,他示意保镖放下刀,却没有命令他们放手。

“雷钧小侄儿……”老者就是九爷的父亲,沈长川。

对方微笑亲和,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再配上一副金丝边眼镜,无论怎么看,这个五十多岁的老者都不像曾经混过黑道。

见他朝自己伸手,雷钧也不好拂了长辈的面子。

两只手握了一下,沈长川笑呵呵道:“侄儿,你哥哥从小被惯坏了,不懂事,你就不要跟他计较那么多了,两颗钻石恐怕只能追回一颗,剩下的那一颗,沈叔叔照原价赔偿,你看呢?”

沈长川态度诚恳,雷钧瞥头睨了一眼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九爷,心里纵然不愿意,可是,看在对方是长辈的份上,这事儿也不得不这么算了。

“放开他。”

一得到自由的九爷跟兔子似的蹿到沈亮的身后:“爸爸,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如果他能来早一点,自己也不会挨这么一顿打。

“啪……”

九爷的脸被一只手打偏了。

场面有点尴尬。

“你这个不中用的东西,雷家的东西岂是你能动的?”沈长川恶狠狠的教训完,转头冲雷钧赔罪:“是我没教好,都怪我。”

雷钧越看越觉得不是滋味,尤其看见他空荡荡的袖子,竟有一种恩将仇报的感觉。

“沈叔算了,他只要知道悔改就行。”

“听见雷少爷说的话没有。”沈长川又补了一脚。

九爷吃痛:“听见,听见了。”

“雷少,人我就带回去了,三天之后,我把钱给你拿过来。”

雷钧揉了揉眉心:“行。”

沈长川领着自己的儿子上了车,车门关闭的那一瞬间,沈长川的脸色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谦和的模样竟变得无比阴冷,好像一条苏醒的毒蛇,恐怖又狡猾。

“爸,我们去哪里弄这么多钱?”沈九可怜兮兮问道。

“你尽晓得给我找麻烦,如果我再晚去几分钟,你的爪子就被人剁了。”

说到这儿,沈长川在心里暗骂,果然是老大的儿子,雷钧在为人处事之上,绝对继承了他老爸,人前一副宽厚仁义的模样,背地里却心狠手辣。

沈长川盯着自己空荡荡的右手,心中的恨渐渐随之浮出水面。

为了保护雷钧的父亲,他不惜失去了宝贵的右手,而今,他儿子不过偷了两颗钻石,雷钧竟要砍掉他的双手。

雷老爷,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

“老爸,我也不想,要不是澳门那边逼得太近,我也敢出此下策。”沈九不甘心的为自己辩解起来。

沈长川狠狠瞪了他一眼:“以后少去这些乱七八糟的地方。”

“是是是,从今往后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毕竟是儿子,哪有不心疼的道理,沈长川用健康的那只手摸了摸他的脸:“疼不疼?”

“不疼。”回答过后,沈九忽然想起来刚才的疑问:“爸,我们去哪里弄这么多钱?”

沈长川道:“你把钻石卖给谁了?”

“陆毅臣。”

沈长川凝视了他片刻:“你怎么想起来卖给他?”

沈九神秘的笑起来:“陆毅臣跟雷钧是铁哥们,就算事后被发现了,雷钧也不好意思问他要,况且这是家丑,雷钧不可能对陆毅臣说的那么直白的。所以,卖给他最合适了。”

沈长川露出满意的神色,满意的摸了摸儿子的头:“小九,你果然长大了,不枉费我多年的栽培。对了,陆毅臣给你多少钱?”

“一个亿。”

沈长川露出惊讶:“现金吗?”

沈九兴奋的点点头:“当场给的现金支票。”

“看来,这个陆毅臣挺有料的,既然他能掏的出一个亿,那也不在乎再掏几个亿了。”

“老爸,你什么意思?”

只见沈长川拿出手机,点开网络页面,没一会儿便弹出了一条广告。

“我就说嘛,那么贵的钻石他也舍得买,原来是要结婚了。”沈九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陆毅臣真是财神爷啊。”

沈九微微一怔:“老爸,你想干嘛?”

“我想请陆毅臣的太太喝杯茶。”

喝杯茶是行话,只有在道上混的人才晓得,喝茶的背后意思就是绑架勒索。

沈九吃了一惊:“这也太冒险了。”

他不禁被老爸的疯狂吓到了。

“富贵险中求,这话听过没有?”

“可平白无故的惹陆毅臣,我觉得……”

陆毅臣虽说在当地没有什么势力,但能立足房地产那么久,肯定有两把刷子,否则的话,早就被人干掉了。

“傻孩子,我这么做不是想故意惹陆毅臣,而是在用这个办法让陆毅臣欠你一个人情。”

“他欠我人情,跟钱有关系吗?”

“真笨,如果你最先找到陆毅臣的妻子,再把她安然无恙的送到陆毅臣身边,他不就欠你人情了?钱债好还,人情债却一辈子都还不清,你懂不懂!”

沈长川是个干实事的人,当天下午就计划好了绑架的细节。

“啊切……”坐在沙发上的某女捂着红彤彤的鼻头,一脸的狐疑,她是感冒了吗?

“铛铛铛……”门外传来敲门声。

夏树兴高采烈的跑过去开门,一定是外卖到了。

谁知,打开门后,是几个带口罩的年轻人。

“请问您是夏树小姐吗?”

夏树呆滞了一下:“嗯。你们是……”

话音刚落,白色手帕突兀的罩在她的脸上,夏树瞪大眼,这才意识到家里遭遇了劫匪。

“救……呜……”

药性发生了作用,没有挣扎两下就倒在了对方的怀里。

“带走。”

“汪汪汪……”笼子里的小树看见主人被带走,愤怒的吼叫着,四肢把笼子扑的乱晃。

其中一名绑匪怕狗吠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竟残忍的掏出枪对着笼子一通乱射。

“呜呜呜……”小树痛苦的在笼子里颤抖了两下,厚重的皮毛下逐渐渗出一滩鲜红。

“走!”

带上之前准备好的轮椅,几个人相继换上白色的衣服,装出医护人员的样子,有几个听见狗叫的邻居打开门查看发生了什么。

当看见对方穿着医疗人员的服装,没有哪个会想到这其实是绑匪。

陆毅臣在公司忙完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

“BOSS,钻石已经镶嵌好了。”陈良笑手里拿着一只绒布盒子。

男人伸手接过。

盖子弹开的那一瞬间,两人都被惊艳了。

好美。

精美的切割技术,加上钻石本身的质地,花瓣形状的戒托,这枚戒指犹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花,耀眼,夺目,光华璀璨。

翟波拿着文件进来,冷不丁被盒子里折射而出的钻石光芒刺到了:“啧啧啧,搞得我都想当女人了。”

“阿波,想当女人简单啊,去一趟泰国,说不定就能如愿。”

“行啊,前提是,你也送一颗这么大,这么闪的钻石戒指给我。”

陈良笑嗤笑一声:“你还别激我,搞不好我真送你一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