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用双胎和胜楚衣的命换一个皇儿/公主在上:国师,请下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交待你的,都听见没啊!你倒是应一声啊!哑巴了?”小檀叫道。

萧怜白了她一眼,“不知该说什么,就不要开口,你说的。”

“你……!”小檀狠狠在她手臂上掐了一下,“劣种,还真当自己是主子了?”

萧怜不理她,继续望着窗外,窗外,是一片大海,海的那一边,是偌大的深渊海国。

横穿过海国的大陆,过了修罗海,才是圣朝的碧波海,而碧波海的那一头,才是璃光。

圣朝神都的千丈崖上,那个人可有也向着她这个方向张望?可曾知道她在哪里?

外面的海水接天而起,挡住了她的视线,敖天来了。

沧澜宫上下匆忙接驾。

小檀拉起萧怜,“走啊!你能不能不这么半死不活地模样!待会儿若是惹了陛下脸色不好看,小心回头有你好果子吃!”

她手底下用力,萧怜突然双腿一软,跌倒了。

“喂!你干什么?我还没用劲儿呢!你别装!你给我起来!”

小檀两手掐着腰,抬腿在她腿上踹了一脚,还想骂,却听见外面敖天的脚步声,只好蹲下来假装扶她,“哎呀,娘娘,您小心啊,奴婢扶您起来。”

她越是扶,萧怜身子就越是往下沉,拽都拽不动。

“这是怎么了?”敖天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怎么摔倒了?”

小檀连忙解释,“回陛下,刚才娘娘梳妆打扮妥当,见您来了,忙着接驾,忽然有些头晕,就摔倒了。”

敖天走到萧怜近前,低头俯视了她一会儿,对小檀道:“扶她起来。”

小檀赶紧应了,伸手去扶,萧怜便畏缩地躲了躲,之后又似被逼无奈,由着她将自己扶了起来。

她始终垂着头,不吭声,两眼只看着自己的肚子。

敖天将这一连串的动作看在眼中,挥手示意小檀下去。

小檀立在敖天身后,狠狠地给萧怜使了个眼色,之后退了出去。

萧怜垂着头立着,一言不发。

敖天温声道:“你怕她?”

萧怜依然不说话,将手下意识地捂在手臂上。

敖天直接抓过那手臂,扯开衣袖,便见白皙的手臂上,全是一块一块紫青的瘀痕。

他两眼一立,“谁干的?”

萧怜怯怯地抽回手臂,用衣袖掩了起来,“我自己不小心碰的。”

敖天的脸色就愈发地难看,以前雪梅深的手臂上,也偶尔会有这样的淤青痕迹,他心里多少有数,也并不太在意,可这次,竟然如此肆无忌惮,简直是没有将他这个海皇放在眼中!

“朕知道了。”

他见萧怜比上次见面温顺了许多,心情大好,“来,朕扶你坐下,你怀着两个孩子,这样站久了,也是辛苦。”

萧怜不说话,未等敖天的手递过来,却是两眼一翻白,直接晕倒在地。

敖天愣了,这怎么好好的人,到了他手里就晕过去了!

没多久,沧澜宫中随侍的御医、宫人就跪了满满一屋子。

“让你们这么多人,每日请脉问安,小心伺候,都干什么去了?朕一个月未来,雪姬被你们伺候成什么样子?”

一众御医惶恐地跪着,不知所措。

那边诊脉的御医小心体察了脉情,“禀陛下,娘娘并无大碍,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近日来几乎不曾进食,再加上身怀六甲,体力无以为继,所以才导致晕厥。”

敖天问一旁跪着的小檀,“你说!你日夜服侍雪姬左右,为何她多日米水不进,你一不劝慰,二不禀报?”

小檀惊了,“陛下,不可能啊,娘娘今日的早膳还用过许多,奴婢还当她得知陛下今日驾到,有了回心转意的意思,胃口大开呢,娘娘她,从来不曾有过米水不进的情况啊!”

那边御医一听,你什么意思,你说的要是真的,那我这就是欺君之罪了!当下咕咚一磕头,“陛下,老臣所言句句属实,在场的御医可以逐个请脉,以证实老臣所言非虚。”

敖天问小檀,“你呢?你说的话,谁可以作证?”

小檀呆住了,没人能作证啊,这新的主子每日吃饭时候,都屏退左右,只留她一个人布菜伺候啊!

她支支吾吾半天,“娘娘的确是将每日膳食吃了大半的,奴婢没必要撒这个谎啊!”

立刻有宫女反驳,“她说谎,奴婢曾经亲见她将娘娘的膳食给吃了个干净!”

“你……!”小檀竟然无言以对!她的确是吃了,不过那是有原因的!

她平日里仗着曾经伺候过海皇,又跟了雪梅深三百年,一向在沧澜宫以半个主子自居,对其他宫人颐指气使,从未将谁放在眼中,如今蒙了冤,竟然没人帮她辩解,反而尽是落井下石的。

敖天瞪了她一眼,“不长进的东西!”

接着又问御医:“雪姬手臂上的伤,你可看得出是何原因造成?”

“回陛下,这些伤痕,显而易见,乃是人为施加无疑。”

敖天沉沉看着小檀,走到她面前,“那么你再说说看,雪姬手臂上的伤痕是怎么回事?”

小檀扑通匍匐在地,“陛下,奴婢不知啊!”

“你近身服侍她,如何会不知?”

“陛下,娘娘每日起居沐浴,从不准奴婢近身!奴婢不知娘娘身上有伤。”

“不准近身?”敖天审视着小檀。

“是啊,陛下,千真万确!奴婢真的不知娘娘身上的伤从何而来!”

敖天沉静下来,“既然是个不得近身的奴才,要你何用?来人啊,剁了扔进修罗海!”

小檀惊恐万状,“陛下!陛下饶命!陛下!奴婢错了!奴婢只是偶尔出言不逊,偶尔动手也是为了让娘娘对陛下心怀敬畏,奴婢从来不敢饿着娘娘,跟更不敢将娘娘伤至如此地步啊!”

敖天不耐烦,挥手,“拖下去!吵死!”

接着看向一众服侍的御医奴婢,个个低头匍匐在地,“你们,全都出去领一百荆棘杖,活着回来的,继续伺候,死了的,扔去喂鱼!”

等到满屋子的人都出去受刑,就没人伺候在左右了。

敖天用暖炉煨了热粥,端端正正在床边坐着,等萧怜醒来。

这个女人,被湘九龄制住了筋脉,一身功夫无从施展,表面上沉默寡言,装作软弱可欺,可背地里,这心思却从来没安生过,不动声色地就借他的手,将身边的人全收拾了一遍,立了威,还真是有趣得很。

他也乐得顺着她的心意,成全她的小阴谋,等着看她还能耍出什么新花样!

这样的女人,倒是比起从前那个整天一潭死水,心如死灰的雪梅深,有意思多了。

而那小檀,到死也没想通,她从前是海皇陛下还是皇子时就随侍在身边的人,是他自以为最好用、最机灵的婢女。

后来陛下有了雪梅深,就第一个想到将她遣去伺候,一来服侍周到,二来也是因为她彻头彻尾效忠于他。

可是,如今,小檀不明白,为什么她这样服侍了雪梅深三百年,都相安无事,一样的招数,跟了这个新的雪梅深一个月,就被活活剁了,喂了海怪。

床上,萧怜翻了个身,面向床里,假装睡得沉,不肯睁眼。

最近一段时间,她每到用膳时,就将旁人全部屏退,只留小檀一人陪着布菜,不但吃得多,而且吃得香,不但吃得香,而且吃得时间很长,专挑大鱼大肉吃。

不但饭前要折腾许久,花样百出,各种讲究,吃完了还要更衣净手各种折腾,熬地小檀每天都比平时晚一两个时辰才能换班休息,饿的头晕眼花。

等她回了自己的住处,发现萧怜刚吃过的那一桌子剩菜剩饭已经被人整整齐齐地打包送了过来,美其名曰小檀辛苦劳累,娘娘赐的膳食。

小檀嫌弃,但也的确曾挑了几样萧怜没动过的冷菜吃了几口,毕竟那都是海皇陛下赐下来给雪夫人补身子的山珍海味。

而萧怜,则在小檀走后,假意如厕,挖了喉咙,将刚刚吃过的东西,全数给吐了出来。

这恭桶中的东西,小檀那么倨傲的奴婢,自然是不会检查的,所以也轻松蒙混了过去。

等萧怜算好了日子,到了敖天驾临这一日,刚好饿的头晕眼花,又不至于真的伤了腹中的孩子,顺势一倒,便可以躺着听戏了。

至于那手臂上的伤,就更简单了,自从小檀第一日掐她开始,她就每日狠狠地多掐自己几下补刀,一个月下来,伤痕叠着伤痕,淤青叠着淤青,便再显而易见不过了。

她平日里不用小檀服侍穿衣沐浴,小檀也懒得伺候,刚好两厢都如愿,一切神不知鬼不觉。

萧怜身子背对着敖天,张开双眼,眼底一抹轻蔑闪过,老子变着法坑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敢跟老子耀武扬威,老子没了一身功夫,一样治你个死无葬身之地!

始终静静坐在床边的敖天,起身从暖炉上端了那碗粥,“既然醒了,就该吃东西了,难不成你真的想将自己连同肚子里的孩子一同饿死?”

萧怜不吭声,也不动。

“雪姬,你这一身的性子,朕很喜欢,但是,女人使小性子,通常会有两种后果,要么更多的宠爱,要么……,”他顿了顿,“更大的耳光。你选哪一样?”

萧怜唰地掀了被子,坐起来,伸手道:“拿来!”

她的确已经饿得头晕眼花,若是再不吃东西,长此以往,必然对孩子不利,怀了双胎,本就对身体是一种极大地损耗,更何况是一对鲛人,种性强势,每天对她身上的精华,简直是一种掠夺式的汲取,换了普通女子,早就耗竭而亡了。

敖天却不肯将粥碗给她,而是坐到床边,“朕来喂你,你乖乖吃。”

萧怜白了他一眼,将脸别到一边,继续不吭声。

敖天却依然盛了一勺,送到她嘴边,“让你吃,你就吃,朕说了喂你,是对你的恩宠,你就要欣然接纳。在这深渊海国,没人敢违逆朕的意思,也没人敢在朕的面前耍小心思。”

萧怜瞪着他,与他对视片刻,终于张开嘴,吃了那一勺已经变凉的粥。

敖天这才神色稍加缓和,“这就对了,为了你自己,也为了你腹中的孩子,吃点东西而已,何必这么苦大仇深的模样,朕又没有想将你怎样。”

他一勺一勺地喂,萧怜就一口接一口机械地吃。

“朕已经顺着你的意思,将你不想看到的人处理了。按照朕一贯的脾气,你腹中这一对双胎,也该是第一时间拿掉才对。可是,朕怕伤了你的身子,也念及与他们有些许血脉亲情,才准你十月怀胎,将他们生下来,如此已是最大的恩赐!那么雪姬,以后你的日子,你拿什么来报答朕?”

“我不是你的雪姬。”萧怜冷冷道。

敖天饶有兴致地端详这张冰冷倔强又藏着愠怒的脸,他亲手制造出来的完美无瑕的容颜,果然有了脾气性子之后,就变得活色生香,“没关系,朕说你是,你就是。至于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并不重要。”

“你想怎样?你到底要怎样才会放了我和孩子?”萧怜直视他的双眼,他绝美的容颜果然与胜楚衣有几分相似的痕迹,这大概是整个偌大的深渊海国,以多少代的最优血统,打造出来的最完美的人。

敖天微微笑了笑,耐着性子道:“朕想怎样,此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朕想要你继续做朕的雪姬,陪着朕走完接下来的漫长余生,朕会封你为海国的皇后,与你共享江山,而朕千年万载之后,会赐你殉葬,生同眠,死同穴,如此荣耀,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萧怜向一旁避开一分,“你想要的一切,早就有人愿意为你做了,为何还要找我!”

“她早就是个该死之人,强行以邪术苟延残喘,身心腐朽,如同败絮。”他凑近她,碧蓝色的眼睛如两颗漂亮的宝石,“而朕想要的,是个活的雪梅深,一个有哭有笑有性格,如你这般在朕的眼皮子底下耍些女人可爱的小伎俩,就甚是可爱。”

他的目光落在萧怜隆起的腹部,“鲛人的一生,伴侣唯一,至死不渝,若有移情别恋,便是天地不容之大罪。朕少年时一时糊涂犯下大错,却再也无法更改,如今世人皆知朕的恋人是个人族的女子,所以朕只能强行让这个女子长生不死,青春永驻地陪在朕的身边。”

“朕可以忍受她的腐朽不堪,可以接纳她如行尸走肉,却不能忍受她无法为鲛人生儿育女!”他的眼睛,如揉碎的星辰,却极其阴沉可怖,“你猜,若是朕此生无后,深渊海国的皇位会落到谁的头上?”

萧怜蓦地抬头,胜楚衣!

敖天从她的眼睛中看到了回答,“没错,你猜对了!真是聪明。所以,要么,你为朕生一个孩子,来做海国的储君,要么,朕就只能亲自动手,杀了这唯一的外甥,断了皇权旁落的可能。”

原来这才是他费尽心机要实现的目的,他要一个人族的女子以雪梅深的名义,为他生下一个孩子。一方面皇位后继有人,另一方面,成全了他鲛人之皇一生一世忠贞不二的美名。

敖天捉过萧怜的手,放在掌中,“用腹中两个孩子和胜楚衣的性命,为朕换一个皇儿,这笔账,雪姬好像划算地很。”

他仔细翻看萧怜的手,它们不似雪梅深的那般柔弱无骨,而是一双劲道十足的小手,于是不由得攥了攥,“你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可以考虑,不过朕的耐心也是有限,孩子出生之前,朕要一个满意的答复,越快越好。”

他几乎是有些舍不得地放开那手,站起身来,俯视萧怜,“以后朕每个月都会来看你一次,量那些奴婢也不敢再有不敬,但是,你也不要再耍今日这般花样,朕的赏与罚,都在一念之间,不要妄想玩弄心机,利用朕对你的耐心。”

敖天转身离去,前脚出了门,萧怜后脚跳下床,进了里间。

洗手!

拼命地洗手!

------题外话------

这是第一更,今天午前还会有一章哈。

欢迎来太华的书友群806866899互相无节操剧透,长期追订的亲亲经验证后,可被太华邀请,进入VIP群“三百里大盛宫”,享受V待遇,互动多多!奖励多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