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扒鱼皮拆鱼骨剁鱼头(二更)/公主在上:国师,请下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海皇的御驾沿深海水道前行,一路急速御了海中汹涌暗流,从大陆底部的海域穿过,直到了沧澜宫所在的小岛附近是,才冲天而起,掀起遮天蔽日的海潮。

萧怜对外面的喧嚣没听见一般,手里攥着一根针,正努力想在一只襁褓上绣字。

立在身边宫女是新来的,名叫小蛮,看着她拿针的姿态,嘴角直抽,“娘娘,您想绣什么字,我帮您绣啊。”

“云极,我想绣云极两个字。”

“我帮您吧,我绣东西很快的,陛下要来了,您还要接驾。”

“我自己来,不用假手旁人。”

她肚子已经有普通孕妇足月的模样,行动十分辛苦,就只好倚在榻上,将那只襁褓上的字戳几针,不好看,又拆,拆完,再戳,反反复复折腾。

这时,敖天从外面进来,看她这次果然没闹什么幺蛾子,心情大好,“雪姬,忙什么呢?这么专注?”

萧怜不理他,继续在襁褓上戳。

敖天也不生气,凑到近前,看了看,“绣的什么?”

萧怜嫌她烦,把东西向身后塞了起来,“没什么。”

敖天讨了个没趣,又回头问一旁的小蛮,“最近雪姬胃口可好?”

小蛮脆生生答了,“好得不得了,吃得香,睡得好!御医也每日晨昏来请脉,全都仔细得不得了。”

“嗯,一切都好,就是好事。”

敖天将手撑在榻上,与萧怜咫尺之遥,“朕相信日久生情,等你将孩子生下来,就封你为后。”

说罢深深地看着她,渐渐离她的脸颊近了一分。

旁边的小蛮识相地想要悄然退出去。

萧怜也不躲,忽然对已经走到门口的小蛮大声道:“回来,我饿了。”

敖天就只好停住了。

小蛮也只好回来了。

“娘娘想吃什么?”

“剁椒鱼头,鱼绒羹,嫩竹烤鱼,还有香炸鱼骨,凉拌鱼皮,再给我炖一盅花胶鱼翅。”

小蛮:“……”

敖天:“……”

小蛮尴尬地领命出去了,这娘娘哪里是要吃鱼,她是要吃人!

她到了外面,正要去张罗着杀鱼,便有个随海皇仪仗前来的礼官上前,“这位小姐姐,怎么一脸的不高兴啊?”

小蛮抬头一看,这礼官生得真是好看,除了海皇,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鲛人了,心头扑通一跳,“还不是那个雪夫人,仗着怀孕大着肚子,闹着要吃鱼,各种吃,扒了皮剃了骨地吃。”

“雪夫人怀孕了?”

“是啊!稀罕吧?她一个人族,强行活了三百年,如今竟然也给咱们陛下怀了皇嗣!”

礼官回头,与立在不远处阴影中的另一个礼官相视一眼,“这样的话,伺候起来可真是不容易啊,小姐姐辛苦了,来日雪夫人诞下皇嗣,小姐姐您就是第一劳苦功高之人啊!”

小蛮撇撇嘴,“我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上一个小檀怎么死的,大伙都知道,那雪夫人看起来柔顺性子,沉默寡言,可背地里黑得很,阴得很,谁要是敢跟她过不去,保准活不过一个月,就被她给不动声色地给弄死了。”

“哦,那小姐姐您可是要多加小心啊,你这么人比花娇的……”

那礼官一双凤眼,眯了眯,小蛮就小脸一红,“我还要去厨房看着他们,不跟你说了。”

礼官道:“我左右也是没事做,不如去帮帮小姐姐?”

“……,好吧。”小蛮甜滋滋地答应了。

礼官扶了扶帽子,向那阴影中的人招呼,“来啊!给小姐姐帮忙去。”

小蛮刚想嫌他多事,带他一个人去已经够可以的了,现在又多了一个!

可以看那从阴影中走出来的人,哇塞,比这一只还好看,若是与海皇陛下并肩而立,也不逊色半分,当下脸就红到脖子根,“好的好的,一起一起!”

她在前面带路,心头一只小白兔突突突地跳,今天走的这是什么桃花运!

寝殿内,敖天无奈,背着手在原地逡巡了几步,“你就这么恨鲛人?你别忘了,胜楚衣也是鲛人!”

萧怜侧身躺下,背对着他,“我谁都不恨,就是想吃鱼,剥了皮、拆了骨、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全吃了,一个渣都不剩,怎么?你坐拥天下海域,却舍不得几条鱼?”

“……好!你吃!”敖天竟然有些拿她没办法,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要求着人家给生孩子,还得哄着,于是道:“雪姬啊,朕一个月才来一次,你却只给朕看个后背?”

萧怜闭眼,“困了,睡觉!孕妇都这样,你不知道?”

敖天悻悻道:“好吧,那你先休息,待会儿一起吃饭。”

他守着个背影枯坐了许久,才等到那全鱼宴被小厨房的人一溜水儿地给端了上来,随便看上一眼,大概七碟八碗十余样。

“你要的扒鱼皮、拆鱼骨、剁鱼头,都来了,起来吃饭。”

萧怜这才慢悠悠动了动,小蛮慌忙上前帮忙,将带着沉甸甸肚子的人扶起来。

萧怜坐在榻边,等着小蛮帮忙穿鞋,抱着肚子,双眼泛红,显然刚刚被过身去这么许久,一直在偷偷地哭,形容憔悴,又分外地惹人怜。

立在门口的几个从小厨房跟来伺候的仆工,都低垂着头不说话,其中一人稍微动了动,就被另一人从背后按住。

海云上与胜楚衣对视一眼,向他暗暗摇了摇头。

胜楚衣只好强行收敛起来,重新低下头。

萧怜来到桌边坐下,也不理会敖天,提筷便吃。

可那筷子就要落在嫩竹烤鱼上时,忽然停住了。

那烤鱼的嘴上,被布了一片殷红的花瓣。

血幽昙的花瓣。

她的筷子稍稍迟疑了一下,将那花瓣夹起,扔到盛鱼刺的碟中,之后尝了一口,忽然对敖天笑着道:“这个好吃。”

敖天难得见她笑,十分开心,“既然喜欢,就多吃点!”

萧怜便大口大口吃那条鱼,“嗯,许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烤鱼了。”说完,笑眯眯望着他,“谢陛下!”

敖天心头就像被一只小鹿撞了一下,“雪姬喜欢就好。”

整顿饭,萧怜没再吃旁的,就是将那条烤鱼吃了个干净,之后对小蛮道:“小厨房的手艺越来越好,替我赏了。”

小蛮喜滋滋应了,“哎,好嘞。”

混在仆工中的胜楚衣离得远,什么都看不清,却被海云上强行拉着,撤了残羹剩饭,回了厨房。

小蛮开心,对两个人道:“真有你们的,这烤鱼做得好吃,娘娘很喜欢,居然赏了,也是难得。”

胜楚衣心乱如麻,海云上赶紧替他回道:“小姐姐谢什么,下次咱们随陛下再来时,再帮你们烤了便是。”

小蛮将一袋贝珠入扔了过去,“好啊,下次你们若是还能来,记得来找我。”

海云上掂了掂贝珠,“放心吧,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沧澜宫中的漂亮小姐姐。”

他拉着胜楚衣向外走,“快走吧,还舍不得小姐姐?待会儿陛下起驾,发现少了人,就不好办了。”

说着将人给硬拖了出去。

到了没人处,海云上也不客气,直接戳了胜楚衣脑壳,“你傻了?一世英名,想死在厨房?”

胜楚衣如灵魂出窍,“不行,我要再回去看一眼,刚才太远,看不清楚。”

海云上连忙拉着他,“你给我稳住!不要命了?你想变烤鱼?她哪里长得像你的小陛下?”

胜楚衣道:“那个女人可以换成怜怜的脸,怜怜为何不能被换成别人的脸?”

“可是你看她跟那敖天有说有笑地吃饭,哪里像是被人软禁的模样!还有,她看到你的血幽昙,直接嫌弃地扔进鱼骨头里去了,若是萧怜,知道你来了,还不疯了一般跳起来求抱抱!”

“但是……,她也怀有身孕……,不行,我要再去看一眼!”

“你给我回来!”海云上紧紧拉住他,“你怎么去?我就问你,那雪夫人的寝宫,敖天还在里面呢,你怎么进去?你想变烤鱼?还有,大肚婆满世界都是,你怎么见了就认作是你的怜怜?你你你!我都不好意思说你,一遇到跟萧怜有关的事,你那脑子就被人吃了一般!”

胜楚衣狠狠甩开他,“那你让我如何!怜怜怀着两个孩子,生死未卜,我不能放弃任何可能,她倘若真的是怜怜,我今日与她擦肩而过,只怕这辈子,都再也没有相见之日!你让我此生何安!”

他大步重新要回去寝殿那边,海云上拉也拉不住,喊也喊不住,急得跳脚,“疯了疯了!那里面的人是敖天!你就这样冲进去,若真的是萧怜,大不了拼了命,大家一起死也就算了,若不是,你还哪里有命再去找你的怜怜?”

他说完这句话,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胜楚衣的背影。

他终于还是停了下来,垂着头,“那你说怎么办?”

海云上赶紧跑到他身边,将他抓住,“她若不是萧怜,我们就继续找。她若是,则说明大人孩子都没有性命之忧,我们回去从长计议,海皇下个月还会来沧澜宫,咱们再跟着来,到时候说不定就想到办法了呢!”

“下个月……”

“没错,你两个月的船期都等了,不在于这一个月,对不对?”

海云上眼巴巴地等着他冷静下来,直到胜楚衣紧紧与他较劲的手臂垂了下来,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寝殿里,萧怜心里惦记着那朵花,知道是胜楚衣来了,却更是担心他的安危,对敖天道:“我几个月不曾出门,想出去看看海,吹吹风。”

敖天难得见她不那么冰冷,“好,朕今日正好有时间,就多陪你一会儿。”

说着,将伸出手去,等着她。

萧怜看着那只手,稍稍想了想,便将手递了上去。

她随着他,出了寝殿,走向海边。

外面的仪仗整齐地立着,静候御驾。

萧怜随着他从浩浩荡荡的仪仗中间穿过,骤然看到两张熟悉的脸。

咽喉中一阵哽咽,仿佛被堵住了一般。

胜楚衣也静静看着她,仿佛想用目光穿透那张面皮,找到下面的真相!

她的些许微动,立刻被敖天发觉了,“雪姬,怎么了?”

萧怜抬头,“骤然吹风,有些冷。”

敖天便顺势抬起手臂,揽上她的肩头,“这样可好些了?”

萧怜咬碎了牙根般,看着他笑,“好多了,多谢陛下!”

她随着他走到观海台上,身后那缕目光始终紧紧盯着她不放。

若是再这样下去,一定会被敖天发觉。

萧怜索性脖子一歪,将头枕在了敖天肩头。

她突如其来的举动,敖天却是有些凉,“雪姬这是何故?突然回心转意了?”

萧怜机械地歪着脖子,望着远方的海水,心思却都在后面远处的那个人身上,“你的要求,我全都答应,但是我要你答应我,无论何时何地,绝不准再动胜楚衣分毫!”

------题外话------

今日更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