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章:咸猪手/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站住了:“你骂谁是乌龟?”

“就骂你了!”杨雪追过去,满以为毛日天还会跑开,没想到毛日天迎着她就过来了,抱着她就把她按倒了,随即腿一抬骑在杨雪胸脯上,任凭杨雪两腿乱踢也挣脱不了。

毛日天举手就要打,杨雪一看毛日天眼珠子发红,这是真急眼了,吓得赶紧双手抱头,摆了一个挨揍的姿势。

毛日天没打她,扯开她的手指着鼻子说:“我告诉你杨雪,别仗着你爹有点本事你就欺负人,我看你是女人,我就不打你了,你要是再说侮辱我的话,我……我他妈……”毛日天忽然伸手在杨雪胸脯上拧了一把,说:“我就拧死你!”

疼的杨雪“妈呀”一声,骂道:“你是不不是男人呀,还带掐人的!”

毛日天起来,扛起野枣,转身就走了。

杨雪爬起来也没敢再追他,这会儿追上也打不过他,揉着胸脯子说:“姓毛的,你等我,看老娘怎么收拾你,不用找我爸,一样收拾你!”

毛日天回到家里,又累又饿,自己做了一口饭吃,然后就躺下睡觉,刚躺下,又跳起来了,窗户门检查了个遍,然后把木头缸盖和柴刀都放在炕沿边,这才睡了。不怕别人,就害怕柳小婵那丫头来给自己开肠破肚。

其实他很想和柳小婵解除误会,但是想一想又有些不敢去龙盘山的仙人观。

仙人观以前是一个老道住的道观,紧挨着煞子沟,后来也没有什么香火,老道都出去云游去了,道观始终空闲着。直到前年梅姑带着柳小婵住了进去,大家都知道道观里住了两个美女进去,有不少不怀好意的就假借烧香许愿,想混进去亲近两个美女,但是人家梅姑大门紧锁,不受香火,不接待施主。

后来有两个无赖半夜跳墙进去,想要欺负这两个女人,结果就跑回一个,而且还疯了,就说在里边见了鬼了,再啥也问不出来,到现在还在精神病院住着呢。而另一个失踪了,到现在也没找到。

警察去了很多次,什么线索也没有,里边就住着两个女人,看着都像手无缚鸡之力一样,感觉两个无赖也不可能是被她们害的,这个案子就这么悬了起来,不过从那以后,没人敢在到仙人观那去了。

梅姑整天神叨叨的,和村民谁也不接触,始终保持着神秘,所以说她即便真的死了,山下村里也没有人知道。

毛日天真是累了,从下午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刷牙洗脸刮胡子,然后拎着山枣,准备到镇子里去卖。

从湖山村出去,上了公路,这段两公里的土路又让毛日天流了一回汗水。

站在路边,等通往镇子的小客车,从这里坐到镇子上是十五块钱。要是能等到林城通往云海市的大客,给他十块钱就能给你捎到水岭镇去。

今天很幸运,刚往这一站,贴着云海大牌子的大客车就来了,有二层楼那么高,这是空调车,比小客舒服多了,就是没有座,不过到水岭镇三十公里,站也站不了多大一会儿。

毛日天拎着袋子上车,给了车长十块钱,在过道一站。这车很快,用不了半小时就到了。

没多一会儿,车长就喊了:“前边水岭镇快到了,有下车的准备好吧。”

后边一个拎着行李箱的美女走了过来,就站在毛日天身边,一股淡淡的香味充斥着他的嗅觉神经,毛日天侧着眼睛看看这个美女,见她一双照得出人影的大眼睛也在看自己,赶紧向一旁靠了靠,让美女过去站在自己前边去了。

这回好了,在身后可以随意地欣赏美女的身材了。

目测这美女身高至少一米六七,因为李颖是一米六五,到自己嘴丫,这美女到自己鼻尖,要比李颖稍微高些。纤腰乍收臀部浑圆,双腿修长,即便在身后,都能感受得出这女人不俗的气质。

毛日天忽然感觉到眼珠子有些疼了,这才反应过来了,自己全神贯注之下,竟然透视了美女的衣服,怪不得把身材看的如此透彻!

他赶紧向窗外看看,缓解一些视觉神经。窗外已经过了分水岭,马上就要进镇子了。

忽然一只手从毛日天身后伸过来,在美女屁股上摸了一把,然后又迅速缩了回去。

她穿着一条白裤子,更显得那样的丰满诱人,不过这也不是随便能摸得,虽然毛日天也很想摸一把。

他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座位上坐着一个穿着黑体恤,脖子上纹了一堆不知什么图案的大汉,俩手抱在胸前,闭着眼睛,但是嘴角带着一丝淫笑,明摆着刚才就他伸的咸猪手。

毛日天看了他一眼,然后回头再看那个被摸了屁股的美女,不好,毛日天在那双大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影子,这美女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正盯着自己看呢。

毛日天看得出来,这美女一定是误会自己了,他赶紧又回头看看那个花脖子大汉,意思很明确,是想要无声地给美女提个醒,是那小子摸你。

但是这时候花脖子大汉睁开眼睛了,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向窗外看看,问:“到哪了?”

卧了个槽,这演技,绝对胜过国产电视剧的任何一个男星。

果然,美女瞪了毛日天一眼,从她肉嘟嘟的红嘴唇中蹦出三个字:“不要脸。”

我冤不冤呀?毛日天刚要解释一下,美女“唰”地一下把头转回去了,脑后的马尾辫扫在了毛日天嘴里,被毛日天叼住了几根,怕发生误会,毛日天很谨慎地把那几根头发吐了出来,然后退后一步。

这时候,那个花脖子大汉的手又过去了,居然在美女屁股上拧了一把,尤其过分的是,居然把人家白裤子拧出一个黑印,这小子八成几天不洗手了,要不就是上车之前玩“扒尿炕了”!

美女这一次迅速回头,可惜还是没有发觉是那个大汉伸的手,毛日天刚要张开正义之嘴告诉她是谁摸的,那个美女手已经抬起来了,在毛日天胸口狠狠拧了一把,骂道:“你是不是想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