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章:惹了流氓/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看刁翔要拿着毛日天撒气,杨雪急忙站起来推着刁翔:“哎呀你干啥呀,你别吓着人家,快走快走,你们到一边吃去,要不我请你。”

刁翔也不是真的想揍毛日天,只不过是在女人面前装比而已,他看上杨雪长得好看,所以总想睡了杨雪,也不是正经想和她处对象,像这种无赖哪来的爱情,在他眼里女人就是用来睡的,要不是对杨大虎有几分忌惮,他不说敢对杨雪霸王硬上弓,也得威逼利诱的逼其就范。

刁翔被杨雪推着到了另一张桌去坐了,然后走回来,低声和毛日天说:“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我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不是东西。不过他在这一片混的很开,还是别惹他了。”

毛日天说:“我说火龙果,你好好一个大姑娘,为啥总和这些无赖联系呀,你要是不搭理他们,他们也不敢轻易就来调戏你的。”

“人在江湖,啥人都得接触,其实我从小就喜欢和男孩子在一起玩,男孩子不像女孩子那么多事儿,但是大了才知道,男孩子也有很多很坏的。”杨雪一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了自己不是人的老江湖样子。

毛日天起来付账,杨雪一把把他推回座位,说:“说好我我请你的,别和我争,小心我翻脸。”这一出还真像男人。杨雪抢着买单,服务员收了她的钱,旁边的刁翔就骂上了“卧草,让女人请客,你是小白脸呀?”

毛日天说:“和你有关系么?”

刁翔当时就火了,一个酒杯就飞了过来,毛日天侧头闪开,和他怒目相对,旁边饭店老板赶紧过来说好话,推着刁翔没让他们过来。要不是杨雪在身边,毛日天认着挨揍也不能受这个气。

杨雪赶紧拉着毛日天走出来,说:“快走,这些人你惹不起的。”

毛日天骂道:“有啥惹不起的,不过是些欺软怕硬的角色,就是挨揍挨的少!”

“行了少爷,我知道你不欺软,也不怕硬,算是给我个面子好不好?”杨雪拉着毛日天,赶紧离开烤肉店,走过一条街才松手。

“再拉一会儿手呗,你手挺软乎。”这时候毛日天已经消气了,又开始耍贫嘴了。

“滚,你的手硬邦邦有啥好拉的!”杨雪甩开毛日天的手。

“我可不仅仅是手硬,有些地方更硬,你要不要试试?”毛日天轻浮地说。

“我就说男人没有好东西,”杨雪踢了毛日天一脚,“别以为姐是那么随便的人。”

其实毛日天也了解杨雪这人,虽然是喝酒抽烟说脏话,和一些小混子称兄道弟,但可不是那种骨里骚的女人,没听说她和哪个男的闹过过绯闻,倒是她弟杨明,时不时地换换女朋友。

记得自己和李颖在一期的时候还背地骂过杨明呢,说他不正经,总换女朋友,当时李颖一副不屑的样子说“他有什么好的,我最讨厌花花公子型的,不就是仗着他爸有点臭钱么!”

听了李颖这么说毛日天还感动半天呢,认为找了一个视钱财如粪土的女友,正好自己也缺粪土。不过没多久她妈提出来十五万的彩礼钱自己拿不出,李颖也露出不高兴的样子了,而且越来越是疏远自己,就连以前办一次事儿要商量她两天,都变成要商量她四五天才能答应一次了。

人都是当局者迷,当时毛日天属于身陷其中,即便是李颖脸色不对,也当她是和自己耍小脾气,也没说啥,只是下决心一定要多赚些钱来早点吧彩礼钱存够了,没想到李颖居然背着自己和杨明混一起了。

要是李颖先和毛日天提出分手,然后再和杨明在一起,那毛日天也许会自责,是因为自己没本事丢了女朋友,但是李颖脚踩两只船,这边和自己撒谎说上县里学习,另一边和杨明在一起打野战,使毛日天现在只是感觉这四年瞎了眼睛,才会和李颖在一起!

杨雪到水岭镇是来找同学玩的,遇到毛日天就先和他喝了一顿酒,这时候让毛日天自己回去,她去找同学去了。

毛日天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了,自己躺在炕上想着,如果能再找些人帮自己打枣子,那么收入就会增加,不过把这个地方泄露出去,只怕是村民们一拥而上,一天的时间枣树林就变秃树林了。

这要是能把煞子沟包下来就好了,就可以雇别人给自己打工,到时候不要说种植草药赚钱,单凭一年一季的野山枣就能把包山的钱赚出来。

也不是自己不想帮大家赚钱,但是至少自己先赚到钱再说,赚了钱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了。

毛日天扯过被子要睡一会儿,忽然看见被子上的大口子,不由想起柳小婵来了,这丫头也怪可怜的,师父死了,十几岁自己住在山上。要说梅姑的死自己也有些责任,应该过去看看,柳小婵要是有什么困难自己也能帮帮她。

想到这儿也睡不着了,起来奔超市,买了好多的食品饮料,小孩子爱吃的东西,拎了一大包就奔盘龙山。

上山不远就是仙人观,也就二里地的石阶,转过一片小树林,这里有一大片空场,仙人观就建在空场中间。

毛日天过去要敲大门,但是看着门上开了一条缝,看来没有插,就推了一下,“吱嘎”一声,大门开了半边。

里边是青砖铺地的院子,两边厢房是住所,迎面正房是大殿,里边供着太上老君。毛日天以前也来过这里,那时候还是几个老道住着呢,从打梅姑来了毛日天就没上来了过。

他站在大门口喊了两声“柳小婵,你在吗?我是毛日天。”

里边空荡荡没有回应,看着清一色的青砖盖起来的大殿偏殿,毛日天感到有些瘆得慌,不过既然来了,也不能不进去就回走呀。

他领着兜子往里走,自己也加着小心呢,后悔刚才没带着那个能当盾牌的缸盖来。看到墙角有一摞砖,过去抄了一块在手里,这叫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这小妮子还没转过弯来,还要剖开自己肚皮来找珠子可就麻烦了。

进了大殿,没有人,回身进偏殿,也没有人。住宿的厢房也没人。不会吧,难道这丫头自己走了!可也是,师父死了,一个小姑娘还能自己在这里住,看来自己白操心了。

看看角门,这是通往后院的,既然来了,就都看看,于是抬脚往后院走。

后院不大,有一片菜地种着青菜,墙边几棵丁香树,还有一口古井,井口下趴着一个身形纤细的少女,却正是柳小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