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章 拘留所里的规矩/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一看那份笔录,根本就是他们自己编着写的,上边写着自己把山枣强行高价卖给老李头,遭到拒绝后行凶,被路过的杨明制止,结果自己把杨明打伤了。

毛日天一看就火了:“你们这是诬陷我呀?这不是刚才所发生的,为什么要我签字,你们自己签了不就得了么!”

大胡子说:“少废话,赶紧签字,先拘留十五天再说,后期人家还得朝你要经济赔偿呢。”

“我不能签字,我抗议,我要诉讼。”毛日天喊着。

“你消停一会吧,要告也得出来再告。”

“那我也不签字!”这个字毛日天是高低不能签的。

“你签不签也拘留你。”大胡子说完在上边写了个拒签,然后转身就往出走。

旁边管教过来一扯毛日天:“走吧,先进去冷静冷静再说。”

这时候大胡子电话响了,他边往出走边接电话“翔子呀,行了,我就回去,搞定了。”

翔子?谁呀,是刁翔?看来警匪一家亲呀,都说刁翔水岭镇好使,一定是官方有人,要不也不会这么猖狂!

毛日天还想再和大胡子理论几句,被管教拽着就进了看守所大铁门了。

蹲拘留就蹲吧,别看毛日天以前和人家没少打架斗殴的,进拘留所还是头一次。所以对着里边充满了好奇,一劲儿问这问那的,把领他进号子的管教都惹烦了:“你是进来旅游的呀?我是管教,不是你的导游。”

进了号子,里边有好几十人,都规规矩矩的坐在大铺上,盘着腿像念经一样打坐呢。管教一指坐在铺头的一个人,告诉毛日天:“怎么做他会教你们的,他是坐班的。”说完他就出去了。

毛日天回头打量了一下这个坐班的班长,长得傻大黑粗的一个壮汉。

壮汉看看毛日天:“你看个几巴?”

毛日天一乐:“我这不看你呢么,你名叫几巴呀?”

这个大汉当时眼珠子就瞪起来了:“卧草,小兔崽子挺横呀,来,你过来,我教教你怎么做人!”

这个黑大汉在水岭镇也是有一号的混子,因为长个大嘴叉子,所以从小就有个外号叫大鲶鱼,他是水岭镇街头老混子,虽然混的不是很好,但是名声不小,后来到了社会上渐渐的靠打架耍流氓混出点名堂,就很少有人叫他外号了,都叫他鱼哥,反正他姓于,也不知道人家是叫他姓于的于还是大鲶鱼的鱼。

他前几天坐出租车摸了人家女司机的手,女司机叫他流氓,他骂人家表子,人家吐他一脸口水,他把人家扯下来就是一顿暴揍,没想到人家表哥的老丈人是镇上派出所指导员,一个电话就把他拘留了。

大鲶鱼从小到大拘留所出出进进的多了,里边蹲着的十个他得认识六个,管教也熟,他第一次进来时候新上班的管教现在都熬成副所长了。所以他蹲个拘留也也不当回事儿,就当是串个门了。

他进来就顶替了原来的班长做了坐班的,一个号子里三十多人归他管,这小子也愿意在这里过一把党领导的瘾,除了认识的混子进来他不打,一有新人进来,都让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有的都让他给祸害的直哭,今天遇上毛日天看着岁数不大,居然敢耍戏他,自然是怒不可遏。

旁边有几个捧臭脚的,也过来了,推着毛日天到墙角,说:“你小子挺能装呀,哪个村子的?”

毛日天虽然没蹲过拘留,但是里边的事儿听得多了,村上老一辈无赖流氓总给他们这些后生讲当年在里边的光辉历程。最牛逼的二狗他爹大狗,当初在十里堡监狱呆过八年呢,出来以后他老婆三月就给他生的二狗,不过他到不在意这个,也当亲生儿子养,用他的话说,八年老婆没跑就很够意思了,还捡个儿子,管他谁的呢,以后就接我的班儿,就叫二狗。可惜二狗不争气,都二十了还没蹲过监狱呢。

话扯远了,回头再说,这时候毛日天已经被几个人推到墙角了,他就想起大狗的话了,他说在这里边,你要是一进来给人家欺负住,那你就永远别想抬起头来。

路只有两条,一条是装熊,低头做孙子,挨几下打,让人家祸害一会儿,以后有新人进来就不收拾你了,这样也不会受大伤害。

还有另一条,那就是拼命,拼个你死我活,只要不死,从医院回来没人在敢惹你。

但是也有第三种情况,那就是拼命时被人打得半死的时候挺不住求饶了,那以后的下场还不如一进来装熊的呢。

毛日天当然不会选择装熊,长这么大挨揍就没服过输。

毛日天对最前边推着自己的少白头小子说:“你是不是想打我?”

少白头一个小嘴巴打在毛日天脸上:“咋地,不行呀?”

“行,不过你有本事打我这里一拳!”毛日天拍拍胸口,现在站过来的至少六个人,再加上坐着的黑大汉班长,一共七个,不激发潜力就只有挨打了。

那个少白头还真听话,问:“打哪?胸口呀?”

“对对对,大家让开点,你可使足了力气,别保留。”

少白头“蓬”就大了一拳,毛日天没啥反应,说:“再来一下,没吃饭是怎么地?”

旁边一个胖子推开少白头,骂道:“见过装逼的,没见过像你这么能装的,让我来!”说着,这小子抡圆了一拳打在毛日天胸口膻中穴上。这个胖子可比少白头有力气多了,这一拳,差点把毛日天打背过气去,但是与此同时,一股神秘力量由胸中散发出来,通往四肢百骸。

毛日天抓住过那个胖子和少白头的后衣领,相对一撞,这两小子脑袋的脑袋“呯”的一声撞在一起,原地转了个圈,就都堆下去了。

旁边的几个一看都往后退了几步,大鲶鱼站起来了,问:“有两下子呀,你哪个村的?”

毛日天知道自己的力气保留不了多久,不敢和他消磨时间,大叫:“少他妈废话,先打完再说。”一脚踹出去,大鲶鱼从大铺这边飞到那边,撞在墙上才掉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