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章 他是暴徒/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鲶鱼本来看着毛日天一出手就打倒两个,想和他探探底细,社会上混,三分打,三分说,另外三分靠的是面子和关系,还有一分是运气。

所以遇上能打的基本上都不想拼个鱼死网破,刚想说几句场面话,但是没想到遇上毛日天这个愣头青,一脚就把他送出千里之外了。

其余的几个还没考虑好是帮着大鲶鱼打呀,还是再往后退一步看看情况呢,毛日天就冲上来了,一顿大电炮,打得这几个小子抱头鼠窜。

毛日天打了一圈,刚才推他的几个人全都趴下了,有抗打的还想往起爬,被毛日天再补上几脚就都趴下了起不来了。

大鲶鱼刚从大铺上跳下来,毛日天照着他迎面骨一脚,这小子就跪下了。

大鲶鱼毕竟是在社会上混了二十来年了,宁可被打死也不能下跪呀,赶紧又往起爬。

毛日天一拳砸在他脑袋上,这小子眼前一黑,晃了晃,但是又站起来了。

毛日天乐了:“还他妈真抗打!”抬手看看自己的手,看来没有在极度紧张的时候爆发力量大,不过一旦爆发自己也是没有控制力的,在市场打倒那么多人,自己居然不记得是怎么打的。

大鲶鱼挨了好几拳,还是很倔强地站起来了。

毛日天说:“你是逼着我打晕你呀,赶紧躺下吧。”伸手一推,大鲶鱼直挺挺就躺下了。

毛日天拍拍手,回头看看大铺上被惊得目瞪口呆的二十多个犯人,说:“还有要打的么?”

一个年老的犯人双手作揖:“好汉呀,我们都是良民,不敢和你打呀!”

毛日天听着都可乐,一屋子老犯居然说自己是良民,良民都他妈进这里干嘛!

这时候铁门上的小窗子开了,管教在那看了一眼,吼道:“你们呜嗷喊叫干什么……”一眼看见地上躺着的七个人吓了一跳,“你们干什么?想死呀?愿意在地上躺着以后床铺给你们拆了!”

少白头受伤最轻,挨了一下就躺地上装晕,这时候一看管教来了,“嗖”一下跳起来,捂着脑袋指着毛日天说:“报告,这小子打人!”

外边锁头响,两个管教进来了,踢着躺在地上的人:“都起来,别装死!”

这些人“哼呀嗨呀”地起来,唯独大鲶鱼起不来了,脑袋上好几个大包,眼前金星直冒,管教进来他都没认出来,管教一踢他,他还装横呢:“有本事你打死我!”

管教扯着他头发就拎起来了:“起来吧,我不敢打死你,但是你找找麻烦我就让你尝尝电棍的滋味。”

大鲶鱼这才看清是管教,赶紧坐起来,也哭丧着脸说:“新来的这小子是个暴徒,有暴力倾向,一进来就打人。他是精神病,你们关错地方了!”

管教看看一边若无其事的毛日天,问:“这么多人都是你一个人打倒的?”

“他们碰瓷,自己摔的,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呀!”毛日天笑嘻嘻地说。

管教也怀疑这事儿的真实性,但是挨个看看,有几个都头破血流了,又不得不信。

大鲶鱼他们平时欺负新来的他们都睁只眼闭只眼,这回被一个新人把这一伙都给KO了,管教看着也乐,说:“行了,这里不许打架,要是在发生这事儿我挨个收拾!”说完就出去了,没管。

大鲶鱼坐地上直喊:“这就完啦?我们白挨打啦?”

管教说:“你平时也没少打人,这回遇上克星了吧,没事反思一下,别总想这欺负人。”

管教出去了,毛日天的神力也已经消失了,看着大鲶鱼问:“你服不服,还打不打了?”

“不打了。”然后回头招呼人扶他起来,坐在大铺上,问:“兄弟,看样子你是个练家子呀,哪个村的?”那语气客气了很多。

“湖山村的,以后还想打你就去找我。我叫毛日天。”毛日天大咧咧往铺头一坐,靠在墙上。监狱有规矩,靠墙睡觉的叫铺头,是号子里老大,而另一边靠墙挨着马桶的就不算了。毛日天坐这个位置是大鲶鱼的,这时候被他坐了,大鲶鱼也没敢吭声。

旁边少白头一听是湖山村的,赶紧往过凑,说:“哎呀,湖山村的呀,我是牛头村的,咱们离这不远呀。”

“什么不远,你离我远点!”毛日天抬脚把他踹一边去了,刚才一进屋就他咋呼的凶,和管教告状的也是他。

大鲶鱼说:“你们村的杨大虎我认识,以前在一起喝过酒,他现在当村长呢吧?”他也想和毛日天套近乎。

“杨大虎最不是东西,别和我提他。”毛日天这么一说,大鲶鱼就缩一边去了。

毛日天不愿意搭理这几个欺负人的犯人,倒是和旁边老实一些犯人聊得很投机。

在里边一晃呆了三天了,自己给杨大虎的期限也过了,看来煞子沟是包不成了。

这几天毛日天在里边呆的挺憋屈,看来光是能打不行呀,人要是没有权势,没有社会关系就吃不开,杨明那小子明明样样都不行,居然能抢了自己的女朋友,无非是家里有钱,爹是村长。就说明这个社会钱和地位的重要性,自己想要出人头地,就得先赚钱!

这天傍晚,毛日天正躺在大铺上豪情万丈呢,管教开门招呼:“毛日天,提审!”

卧了个槽,终于有人理我了,不过我不就是个治安拘留么,又不是收审,怎么还提审我呀?

不管明不明白,在这里就得听人家的,一个人个人能力再强也不敢和警察对着干,警察代表着什么谁都知道。

毛日天爬起来穿鞋走出来。

“咔嚓”一副手铐给他戴上了。

“用这么严重么?”毛日天问道。

“少废话,走吧。”

管教带着他到了一个小屋,这屋里就一张桌子对面放这一把椅子。

这场景电视里常见,不用告诉就知道,这椅子是给自己坐的。

管教把毛日天手腕子拷在椅子上,然后就出去了。

外边进来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就是那天送自己进来的那个大胡子。

大胡子进来第一句话就是:“小子,这回你摊上事儿了。市场王香杂货店的老板娘告你讹诈,你是不是拿了人家两千块钱,别不承认呀,你的钱还在看守所寄存处压着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