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章 一股灵气/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听这个毛日天就急了:“不可能,你一会儿说老李头告我,一会儿说老板娘告我,他们人呢,我要见一下,就算是他们说告我,也是受了杨明和刁翔他们的威胁!”

大胡子说:“你这么激动干个毛?好好回忆一下,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儿?”

“没有,我借她家一根擀面杖我都还回去了,那两千块钱是我卖给她两袋子枣子的钱。”毛日天心里没鬼,自然坦荡,要是说告他打人还有情可原,敲诈那是根本就没有的事儿。

“看来我们得帮你想想了,小陈,来,咱俩帮他理顺一下。”说着,大胡子一拳就打过来。

小陈就是另一个警察,这俩小子一边站一个,对着毛日天拳打脚踢,大胡子发着狠,打一拳说一句:“让你装,让你装!”

小陈踹了几脚以后说:“别打出伤来呀。”

大胡子狞笑:“这小子一进来就和犯人打架,有伤他也赖不上咱们。”

什么节奏,这也不是审问呀,这不他妈就是来揍我来了么!看来这俩家伙是受人之托,帮人出气来了!

毛日天被拷在椅子上,而且椅子还是铁的,根本躲不开两人的拳脚,只好低着头硬挺着,还好俩人没有打脸,英俊的相貌才得以保全。

但是这种情况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先挺着再说吧,毛日天咬紧了牙,头一低,脑袋后背,拳头胶皮棒子就像雨点一般打下来。

一开始毛日天只感觉浑身疼痛,心里憋着气,还感到气闷,但是身上逐渐有一股气流缓缓流淌,逐渐的身上挨得拳头有些像是隔着一层牛皮打下来一样,再后来,胶皮棒子打下来也不是很疼了。

他逐渐进入冥想状态,感觉身体里有一条游龙在胸口上下翻舞,想要游走全身,但是中间始终隔着一层纱布一样的东西,撕不开,扯不碎,不能融会贯通!

这龙其实就是一股流动的气流,变得原来越猛烈,越来游动的越快。

两个警察打了半天,头上都见汗了,但是毛日天一声不吭,小陈心细的拉住另一个大胡子的,说:“别打了,不对劲儿,这小子是不是被打死了?”

大胡子也吓一跳,俩人受了刁翔之托,收了人家的钱财,过来收拾毛日天,但是要真把人给打坏了他们也没法交代。

这时候见毛日天低着头也不吭个声,还以为真的休克了,过来推着他头抬起来,一看,双颊润红,呼吸均匀,不像是有事儿,好像睡着了。

年老的警察推了推毛日天:“喂小子,醒醒。”

他们一停手,毛日天的真气逐渐平复下来,真气归回胸腹,俩警察一推,忽然觉得受到了打扰,气流猛地翻滚起来,毛日天仰天大叫一声。

这一嗓子把两个警察吓了一跳,同时骂道:“卧槽,你装死!”

俩人开始继续打!

毛日天只感觉眼前站的是两只怪兽,张牙舞爪朝自己来了,猛然睁开眼睛,血灌瞳仁,盯着两个警察。

大胡子怒道:“呀,敢瞪我?不想好了是不是!”身后掏出一只电棍,对着毛日天肩头就捅了过去。

毛日天忽然间受到电击,那条神龙一样气流撞向中间的那层薄纱,忽然间心中一亮,玄关冲破,任督二脉流畅自如,竟然通了任督二脉。毛日天同时双臂一震,手居然从手铐中脱离出来,毛日天伸臂一震,两个一百多斤大活人,从屋子这头飞到那头,撞在墙上才掉下来。

毛日天浑身清爽无比,知道玄关在两个警察的毒打电击之下冲破了,心情大好,过去扶起两个警察,见他俩都晕过去了,赶紧掐人中,捋胸口,弹脑瓜崩,扇嘴巴子,把这两个人叫醒了。

这俩小子一醒,吓得坐着往旁边爬,被毛日天一手一个,抓着脚脖子抓了回来。这俩经常感觉像是被吊车抓了回来一样,根本无法反抗,见毛日天乐呵呵像没事儿人一样,不由都感到恐惧,这小子是不是人呀,这么打他没事不说,电棍捅一下咋还给他充上电了。

毛日天说:“二位,我真是谢谢你们了,等我出去一定请你们吃一顿。要不然这样,你俩要是没打够,再打一会儿,一边打我,一边咱们唠一会儿,你们看怎么样?”

小陈吓坏了,赶紧说:“拉倒吧,谁他妈打你,赶紧松手,我要下班了!”

大胡子也说:“你小子是不是有受虐待的倾向呀?让别人打你吧,我不行了,累了。”

这俩警察狼狈地走了,毛日天又被送回了号子里。

毛日天坐在那里,感觉浑身这个舒服,身子里有一股神秘的气流,随着自己的意识来回游走,浑身充满了力量。

他对少白头说:“你过来。”

“什么事儿老大?”少白头点头哈腰走过来。

“你打我一拳。”

“嘿嘿,老大,你别逗我了,我可不敢了。”

“那我打你一拳。”毛日天说着,一拳打在少白头肩膀上,使用了五分的力气,只见少白头从大铺上一个跟头就折了下去,在地上趴着捂着肩膀直咧嘴。

毛日天看看自己的手,问道:“有这么夸张么?”他举手对着大铺边打了一拳,加了几分力气,只听“咔嚓”一声,大铺的木板竟然被他打得塌了下去。

从被大胡子电击到现在至少二十几分钟了,自己力气没有消失,难道不会再消失了?卧了个槽,早知道被人暴揍一顿,捅一下电棍就能把那道神秘力量融会贯通,我早点让人家暴揍我一顿我不就完事儿了。

他又运行一下身体里的那道气流,确认运行无阻,随着意念而生,看来应该不会再消失了,这才放心。

他抑制不住心中喜悦,没事儿就打墙一拳,要不然凌空踢出一脚,带着风声。旁边大鲶鱼看的心惊胆战的,心说这小子真的是个精神病,可别半夜犯病再弄死几个,赶紧和别的老犯换了睡觉地方,躲到挨着马桶的位置去了。

这时候,门一开,管教又送进来一个犯人,毛日天一看吓一跳,这咋还送进一个女人来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