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章 打穴/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手一松,黄毛掉在地上,俩手捂着脖子一个劲咳嗦,再没有勇气来打他。

小姑娘从嘴里拔出她的棒棒糖,一下塞进毛日天的嘴里,说:“好样的,奖励你的!”然后转身就跑,马尾辫在身后一摇一摆的过了马路,不一会就消失了。

毛日天把棒棒糖从嘴里拽出来塞进黄毛的嘴里,然后也转身离开了。

毛日天继续捧着手机往前走,到了站前街和黄龙路交汇的地方,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毛日天手机没电了,毛日天气得差一点把它摔地上。

跺跺脚,看看四周的高楼大厦,生意店铺,住宅楼区,行人小贩,这人多了去了,上哪去找李颖呀!

再站五分钟,确定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毛日天只好往回走了。

先回旅店充电吧,只要是李颖在这附近就好办,总会找到她的。

毛日天又回了站前街农机胡同,刚到旅店门口,屋里窜出一个穿了吊带短裙,浓妆艳抹的女人,伸手就抓住了毛日天的前襟:“小兔崽子,你浇了老娘一身的泔水,居然还敢回来?”

面前的这个站街女二十三四岁,长得有几分姿色,艺名叫“小白菜”,在隔壁连接六个客人的就是她。

毛日天走的时候浇了她和客人一身的拖地泔水出出气,也没把她当做一回事儿,不过人家小白菜可不能轻易算完。

“松手。”毛日天对抓着自己的小白菜说。

“松个几巴,小兔崽子,你把我一床的衣服都给弄脏了,别的先不说,先赔我衣服,一共五千块钱。”

“我说松手。”

“松个几巴……妈呀,你松手!”小白菜被毛日天掰着手指一扭,她就蹲在地上了,从上边看下去,她的吊带背心是个真空的,两个大肉球在里边晃来晃去。

毛日天一伸手把小白菜扛在肩头,就走进了仙客来旅店,小白菜俩腿乱蹬,毛日天抬手在她肥屁股上抽了两巴掌,说:“消停点,我和你找个安静地方说说理。”

进门就是吧台,毛日天把小白菜往吧台上一放,她的齐逼小短裙下边的风景全展现了。

这时候老板娘月姐也从楼上下来了,小白菜刚才已经把毛日天浇一身泔水的事儿和她说了,月姐年轻时候也是混的,哪能容忍别人在她店里撒野,这时候一看毛日天还敢回来,顿时指着毛日天鼻子说:“小子,你是哪来的,是不是找茬来了?”

毛日天一笑:“我就是想睡个觉,找什么茬。你的小姐在我隔壁鬼叫鬼叫的,谁能睡得着呀!”

这时候旁边饭店的一个叫二赖子老板过来了,这小子也是个混的,和月姐的男人是朋友,这时候见月姐和毛日天吵嘴,当即就过来帮忙。伸手就要抓扯毛日天。

毛日天一扒拉他手,这小子原地转了一个圈,差点撞墙上。二赖子也火了:“卧草,和我动手,来来来,出来,别把月姐的店给砸了。”

毛日天跟着二赖子出来,二赖子回头就是一拳打过来,但是在毛日天眼里,感觉这小子像是在用慢动作在和自己过招一样,被他一脚踹了出去。

这小子双脚离地,横着飞了出去。毛日天的速度和力量超过二赖子不是一条街那么远。

打架不需要套路,不需要招式,只要你够快,只要你够狠,就足够了。毛日天一脚出去,二赖子就被送出几米之外,撞在了一个垃圾箱上。

这条街上的小店老板有不少都是他的朋友,一见这情景,四五个都过来帮忙。

毛日天施展全速,以最快速度在他们中间游走,每出一拳,都打在他们的重要穴道上,只要被打到一拳,就倒下起不来了。

毛日天这是结合了他的中医理论。速度他有,力度他有,从小学习中医,对穴道的认知非常熟悉,重击胯骨上的环跳穴,会令人暂时下肢瘫痪,动弹不得。击打命门之下,臀上腰俞穴,也会让人双腿暂时麻痹,站立不稳。

而且打着两个穴道最大的好处是,只要是这个酸痛劲儿过了,根本就没有什么伤,不至于吃官司。这要比原来毛日天打架用的流氓拳法,踢裆插眼的强得多。

两分钟不到,加上二赖子一共六个人,全都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他们也都是多年摸爬滚打的二混子,虽然起不来了,但是砂锅煮鸭子——肉烂嘴不烂,还在地上叫骂。

毛日天在旅店门口扯了一把椅子过来,往当中一坐,说:“你们谁还不服,尽管来打!”

这几个小子像半身不遂的脑血栓患者摔了跤一样,爬都爬不起来,谁能过来?旁边原本有想要帮忙的,一看这阵势,也都往后退了。

人就是这个德行,如果刚才毛日天被这六个小子打了,整条胡同的人估计都想上来踩他两脚,但是现在是毛日天比他们牛逼,这些人就没有脾气了。

老板娘月姐过来说:“大兄弟,你看姐也没得罪你,你这不是砸我招牌么?”

毛日天听她把话往回拉了,就借坡下驴,说:“姐,其实我和你们也没啥过节,真就是想在你们这里睡个消停觉就行,这不是话没说明白么,要不这样,哪天兄弟请你们吃顿饭,咱们这事儿算过去了,你们说行不行?”

他这叫先兵后礼,一打一拉。要是一直强硬下去,这些社会上混饭吃的汉子硬着头皮也得和他拼命,毛日天又不是非得想揍他们,只是想把事儿摆平。这么一说,也是给他们一个台阶,把僵局打破。

二赖子揉着后腰坐在地上说:“行,哥们儿,你要这么说,我就给你个面子,以后咱们该咋相处咋相处,但是你也不能再给我们月姐找麻烦。”

毛日天过去把二赖子扯起来,在他后腰上揉了几下子,本来这是中医按摩的手法,先给他缓解一下打穴带来的痛处,减除他下肢的酸麻。但是毛日天一用力,一股电流一样的力量从手心传递出去,二赖子浑身激灵一下子,跳了起来:“卧草,兄弟你咋还电我呢?差点尿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