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章 我要吃肉/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小婵说:“师父教我的是用刀子砍人,但是我也没机会实践,不过对刀子的掌握我还是很熟练的。”

毛日天,忙说:“砍人犯法,还是用来切菜就行了!”

毛日天看着柳小婵做饭,手法还挺熟练,想必是自己生活惯了,再者就算是和梅姑在一起时说不得也是她来做饭伺候梅姑。

像她这个年纪,理应还在学校里读书的,现在却一个人守着个空山,实在是可怜。

柳小婵做好了饭菜,虽然都是蔬菜,不过味道做的相当不错。

毛日天连吃三碗饭,赞不绝口,但是柳小婵吃了几口就用筷子顶着下巴,看来看去,不愿意下筷了。

“咋不吃,你不是饿了么?”毛日天问道。

“以前和师父在山上也是经常吃蔬菜的,最近不知怎么了,总想吃肉!”柳小婵说完,紧着鼻子闻,说,“好像谁家炖肉呢?”

看把这孩子馋的,毛日天说:“你等着,估计是王迷瞪家炖小鸡了,我去给你要一碗。”

毛日天端着一只饭碗,从窗户出去,直接上了墙头,然后一抬腿,又从墙头进了王迷瞪家窗户,把坐在炕上啃着鸡爪子喝着烧酒的王迷瞪吓了一跳:“卧草,有门不走,你从哪来的?”

毛日天端起碗来就倒了半碗鸡肉,说:“我有个小朋友想吃鸡肉,我拿点。”

说完了没等王迷瞪反应过来呢,从窗户出去,上墙,然后一跳,就又回了自己家炕上了。

就听那屋王迷瞪骂道:“小兔崽子,有病吧你?想吃鸡自己买去呀!”

毛日天也不在意,把鸡肉往柳小婵面前一放,看着她大口小口地吃,一脸的爱惜。

等柳小婵吃完了饭,毛日天问:“你这蜕完了皮,是不是就不会再变身了?”

“应该不会了吧!”柳小婵掐了掐自己的两条腿。

毛日天说:“那好,我带你出去溜达溜达。”

柳小婵说:“我没有衣服,穿你的衣服好么?”

毛日天点点头,嗯,是不太好,你等着,我去我妈那屋找一套。

毛日天家三间房,他住的是西屋,中间这屋是厨房也是走廊,而东边这屋原来是他父母住了,自从爹妈死后,那屋就空着,堆放一些杂物,当仓子用了。

父母的衣服还都是在大衣柜里放着,毛日天翻箱倒柜,把老妈年轻时候的衣服找出一套,虽然样式又老又土,不过还算干净。

毛日天拿过来说:“你穿这个吧,连衣裙,我妈说她们那个时候叫布拉吉。小时候没舍得穿几次,大了就胖了穿不了了,正好你穿。”

柳小婵到厨房换上了这个蓝底黄花的连衣裙,再进来,毛日天看着直乐,这个连衣裙是背带的,这丫头里边啥也没穿,空心连衣裙,两只小笼包都快露出来了。毛日天赶紧又过去找了一件老妈的T恤拿过来,又把自己最小号的短裤拿出来给她,这小丫头穿完了往那一站,再配一条红领巾那就是八十年代少先队的典型形象。

毛日天领着柳小婵出了门,走了几步,毛日天就皱眉头说:“你不会好好走路么?屁股扭的那么厉害干嘛?”

柳小婵不好意思地说:“我原来不这样,自从能变蛇了,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腰,就这么扭着走得劲儿。”

毛日天看看四周没人,让柳小婵走在自己前边,他在身后俩手把住她的小细腰,说:“你往前走,我帮你控制着,你练习一下,不然那这么走路人家还以为你生了虱子痒痒呢。”

柳小婵笑嘻嘻地在前边走,毛日天俩手抓着她的腰,看着她的小屁股,不让她来回摇晃,不知不觉用了一下透视眼,观看这个小美女苗条的背影。

忽然看见柳小婵纤细的背上纹了一个错综复杂的图案,像是地图一样,就问:“你后背纹的什么?”

“师父给我纹的,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她喜欢吧。”柳小婵回答,忽然反应过来,回手摸摸衣服,问道,“你咋看见的?”

毛日天连忙收了透视眼,说:“我那天在树上看你和梅姑练功时候看见的。”其实那天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柳小婵的小笼包。

走了没多大一会儿,毛日天松手了。

柳小婵回头问:“你咋不给我纠正走路姿势了?”

“快到了,自己走吧。”毛日天猫着腰说,掩饰着自己支起来的裤子。这丫头的小屁股太诱人了,看得久了,不由得不想入非非。

到了狗剩子家,狗剩子还在睡觉呢,二妮儿和呆小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里边演的花千骨,看着糖宝变人形,呆小萌眼珠子瞪得溜圆,很少见她的月牙眼变成杏核形状。

看毛日天来了,呆小萌说:“毛哥,快看,虫子变人了。”

“那有啥呀,我还见过人变长虫呢!”毛日天看了一眼柳小婵,柳小婵好像不知道毛日天是在说她,眼睛也盯着电视看。

毕竟是孩子,见了电视就出神。

二妮儿看看柳小婵,笑着问毛日天:“小毛呀,你这是改行当人贩子啦?在哪弄来这么多小姑娘,而且还都是小美女?”

毛日天说:“这个不是盘龙山道观里的柳小婵么,她经常到村里超市买东西呢。”

“哦,我听说过,但是始终没见过,都说小神姑长得好看,果然是名不虚传!你咋给她领到这儿来了?”

毛日天说:“这不是他师父死了么,没人管她,她就认识我,我也不能不照顾照顾她呀。”

“小毛你的心眼儿真好使,将来谁找了你肯定享福……”兰妮儿想了想说,“也说不准,你太有女人缘了,要是找了你一天也是吃不过来的醋!”

我说:“别贫了,让小婵也在你家呆一会儿,我去工地再看看去。”

毛日天出了门,走了不远,遇上杨二虎从自己家方向走过来,离老远就喊:“小毛,我上你家找你去了,你不在。”

找我干嘛?不会是因为他老婆被大虎干的时候被我看见的那件事儿吧,哎,这老杨家还真的是乱套。

杨二虎走过来说:“我听老于头到处说你有本事,他的风湿关节炎都被你治好了,是真的么?”

对了,还答应再给小老于治关节炎呢,毛日天说:“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走吧,我再去给他治一次,你就知道真的假的了。”

毛日天和杨二虎一起到了小老于的家里,当着二虎的面,又给小老于针灸一次,然后用手输入灵气按摩一番。小老于下地连跳了几个高,说:“看看,毛大夫就是厉害,我现在下蹲大跳都没事儿了。”

杨二虎一看,一把抓住毛日天,说:“小毛呀,你快给二叔也看看吧,二叔的腰一到下雨阴天就疼得不敢动,遭老了罪了!”

毛日天说:“你不只是这些吧,是不是还有别的地方不好用呀?”

杨二虎稍微尴尬了一下,看看还在一边做下蹲运动的小老于,低声说:“走,这事儿上二叔家去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