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章 给杨二虎看病/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二虎扯着毛日天就走,到了他家,他媳妇玉兰正在炕上躺着呢,就穿了一件吊带小背心,打着电风扇吹风呢,小风吹着她的纱裙来回飞,底裤若隐若现。

杨二虎过去一扒拉她大腿:“起来,来客人了。”

二虎媳妇玉兰坐起来,一看是毛日天脸腾就红了,说:“你来干啥来了?”

那天的事儿杨大虎回来就和她说了,玉兰也吓了个够呛,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丢人现眼不说,杨二虎肯定动刀子。但是后来听大虎说,毛日天手机上没有录像,就放了一半的心,还是担心毛日天四处乱说,还好这段时间出去没见谁指自己脊梁骨,今天忽然见二虎把毛日天领回来了,还一进门就打了自己一巴掌,吓得她小心脏差一点从嘴里吐出来。

杨二虎说:“去,给小毛拿饮料,我让他帮我看看我的腰。”

“哦,”听二虎这么说,玉兰才放下心来。转身到厨房冰箱里去拿饮料了。

毛日天说:“二叔,你觉得是你的腰要紧,还是你别的毛病要紧?”

杨二虎神秘秘地说:“小毛,不瞒你说,二叔我那个地方不是很好使了,你要是能看,你就给我看看,要是能看好了,腰疼我也能忍着!”

毛日天说:“那好,你脱了裤子,让我瞧瞧。”

这时候玉兰拿着一瓶冰镇饮料进来了,一看二虎脱了裤子躺在炕上,下半截上也没穿,就问:“你这看腰咋还全脱了?”

二虎说:“你去上爹那屋去待一会儿,让小毛给我看看那东西,要是好了最大受益人就是你!”

玉兰脸一红,把饮料递给毛日天就要走。毛日天说:“你们是两口子有啥害臊的,二婶你留下帮我打下手。”

玉兰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不知道听谁的。二虎说:“那你就留下吧,”然后问毛日天,“让她帮啥忙呀?”

毛日天喝了一口饮料,告诉玉兰:“婶子你帮二叔摆弄摆弄,看看是不是真的不好使,怎么个不好使法!”

毛日天这么做完全是在耍戏这两口子,但是玉兰和杨二虎不懂,以为真的是看病有需要呢,虽然很难为情,但是在毛日天面前鼓捣得还挺认真,玉兰弄了一头大汗,杨二虎还是啥反应没有。

毛日天看出来了,杨二虎这就是个疲软呀,他拿出针囊,说:“我给你试试传统疗法,要是行了,我也不要你钱,你把你家的羊给我一只就行。”

“草,你要是真行,给你头牛都行!”杨二虎为了治这个病可是没少花钱,可惜都好几年了,就是抬不起头。

杨天佑过去看了一下,有用透视眼看了一下内里肌肉血管,说:“我怀疑你这个是中枢、外周神经疾病或损伤导致脖起功能障碍,你这里是不是受过伤呀?”

杨二虎一挑大拇指:“厉害,我前些年和人打架,真的被人踢过这里一脚,肿了十几天才下去,不过那时候好了以后并不影响啥,还是当当硬!但是过了两年,就越来越不行,有时候摆弄大劲儿还疼,疼的时候和当年被踢的时候疼的感觉差不多。所以我也怀疑是踢坏了!”

毛日天笑道:“在湖山村还有敢踢你杨二虎老二的人?谁呀?”

杨二虎不好意思地一笑:“嗨,我老丈人……玉兰她爹,那年我喝多了,把老头按地上一顿揍,他打不过我就下黑手,一脚给我闷医院里去了。这回好,受罪的是他女儿!”

一边的玉兰“哼”了一声,说:“亏你有脸说。”

毛日天说:“来吧,让我看看。”

让二虎躺好了,毛日天拿着银针,取主穴“关元、中脘、肾俞、三阴交穴、百会”迸溲í啊坝√谩⑵海、

大椎、命门,足三里”下入银针。然后一手按住他的中极、耻骨两穴,另一手按住章门穴,缓缓注入灵气。

杨二虎只觉得两股电流进入穴道,然后在小腹上下窜动,又麻又痒,但是知道这是看病,咬牙挺住!

十分钟左右,杨天佑收了功,把银针取了下来。

回头对在一边伺候着的玉兰说:“你再来试试!”

毛日天收起银针,到厨房去洗了个手,忽然听见杨二虎“啊”的一声大叫,杨天佑赶紧一个箭步跳回来问道:“怎么了?”

杨二虎一脚把套在脚脖子上的裤子踢开就跳下来了,俩手抓着毛日天的肩膀来回地晃:“行了,硬啦!我他妈终于又是男人了!”

毛日天低头看了他的家伙一眼,说:“二叔,你先收起来,别戳断了。我还得告诉你一下注意事项。”

杨二虎找回裤子穿上,问:“你说该注意啥,是不是做一个套子把它保护起来!”

“那倒不用,只是你这段时间多喝一些羊鞭汤,吃点狗肾啥的好好补补,而且半个月之内尽量别行房,以后好了,一个月也别超过三次,坚持一年半载,自然就好了!”

“行行行,都听你的!你说咋干就咋干!”回头又对媳妇说,“听见没有,毛大夫说的,半个月之内你不行用我这玩意!”杨二虎高兴地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其实此时毛日天心里比他还高兴呢,不是替他高兴,而是替自己的本事而高兴。毛日天刚才动手的时候实际心里也没把握,而且想就是能治,估计也得用几次针才能见效。这时候见一次就立竿见影了,不用说这一定是身体中那道灵气起的作用。看来这道灵气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得多!

杨二虎这屋乐得直嚷嚷,东屋老杨头都给惊动了,拄着拐棍过来,一看是毛日天来了,拉着手近边的不得了,他早听杨雪说自己那次差点死了,是毛日天把自己给救了回来,所以一见到毛日天,有点激动,一劲儿留他吃饭。

毛日天谢绝了老头的好意,回头对杨二虎说:“把你家的羊给我拿一只来,我有个朋友馋肉了。”

二虎点头:“好说,让你婶子带你去后边羊圈你自己挑,相中哪只你牵走哪只!”

毛日天跟着玉兰来到后院,趴在羊圈那里挑羊。

毛日天看着玉兰翘起的臀部,忽然在上边拍了一把,说:“这回你就不用再和别人过瘾了!”

玉兰吓了一跳,回头揉着屁股骂道:“小犊子,那事儿可不许再提了!”

毛日天笑道:“你那天那招观音坐莲很厉害,一看就是高手!”

“滚犊子,那天我一直在下边了,你一喊把我吓得坐都坐不起来了,还坐什么莲!”和一个帅哥调笑,玉兰心里也有小快感,虽然嘴上骂,但是眼睛不住偷瞄毛日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