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章 见过男人光着么/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把一身都是粘液的狗剩子扯了出来,扔在癞蛤蟆的大肚皮上,肚皮很软,狗剩子还上下弹了几下。

毛日天见他意识还算明白,就伸手到他后背灵台穴,把自己的灵气输入进去,狗剩子“咕嘟咕嘟”吐了几口绿水,大叫一声“苦死我啦!”然后一头栽倒了。

狗剩子此时满脸发绿,显然是也中了毒了,必须赶紧救治,毛日天把狗剩子手里还攥着的那把大菜刀拿过来,扯过他扛在肩头,从蛤蟆身上跳下来,撒腿就跑,先到了林子里,看看柳小婵此时已经清醒过来了,坐在那儿擦嘴呢。

看见毛日天过来,柳小婵问:“那只蛤蟆呢?它用毒雾喷我!”

毛日天说:“你没事儿了吧?”

“倒是没事儿,就是一嘴的尿骚味!”

“那是毒雾的味道,不要紧,一会就好了,快和我走,狗剩子也中毒了,他可没有你的抵抗力,得回家去治疗!”

毛日天背着狗剩子在前边跑,柳小婵在后边跟着,一起往村子里边跑。

柳小婵跟在他身后,一点也不落后,毛日天不由奇怪,要知道此时毛日天真的是急了,狗剩子命在旦夕,必须早点施救,他可是不遗余力的奔跑,他具有神龙珠的法力,虽然背着一个一百三四十斤的人,但是奔跑起来依旧如同一只脱了缰的野马一样飞快,可是居然落不下柳小婵一步。

毛日天每一步跨出去都是三四米开外,而柳小婵个头小,跳起来一步也就两米多,不过小腿倒得快,毛日天一大步,她两小步,始终和毛日天保持着两三米的距离。

要不是身上背着一个半死不活的狗剩子,毛日天真想和她赛一下脚力。

转眼到了村子里,直奔毛日天家里。到了院子中,院里有一口大缸,以前是老妈活着的时候腌酸菜的,这时候空着,毛日天把狗剩子往地上一放,告诉柳小婵:“把衣服脱光

等他回到院子里,差点气乐了,只见狗剩子还在地上躺着纹丝不动,柳小婵把衣服都脱了,就穿着一条大裤衩在地上蹲着呢!

“你脱衣服干吗?”

“不是你让的么?”

“我让你脱他的衣服,哎呀算了,我自己来,你去井里打水倒进缸里。”毛日天说完,把一口袋的金银花、连翘、穿心莲、大青叶、板蓝根、蒲公英、菊花、败酱草、射干等中药倒进水缸里,然后几把扯落了狗剩子的衣服,提起来扔进大缸里。

柳小婵套上了连衣裙,从井台那里打水,一桶一桶往缸里倒。

毛日天抱了一捆柴禾,架在缸外边就点燃了。

柳小婵惊奇道:“你是要把狗剩子煮来吃么?我见过师父煮药膳就是放了很多中药料子。”

毛日天说:“这叫做以毒攻毒,激发狗剩子自身抵抗力,水一热,他自然就会发生抵抗,中药水渗入皮肤,再逼出来,就起到了疗毒的作用,这是知识,你不懂!”

柳小婵没心思听毛日天长篇大论,伸手蘸了一些汤水放在嘴里尝了尝,说:“味道一般,应该多加些盐。”

毛日天把她扯开,说:“你别在这捣乱,和我进屋,我要给你再看看你有没有被毒雾伤到。”

毛日天拉着柳小婵进屋,柳小婵一个劲儿挣扎,说:“我不想被你煮,我没事儿。”

“谁说煮你了!”毛日天力气大,硬是扯着她进了屋,屋里有灯,对着光线,毛日天仔细观察一下柳小婵,翻看完了眼皮又看舌头,一点中毒症状都没有。

“难道我的尿有这么大功效?不能呀!”

“什么尿?”柳小婵问。

“我说我的药!”毛日天赶紧岔开。

他想可能是柳小婵吞了神龙小金蛇,所以体内有着强大的抗毒免疫力,在树林里发狂只是一时被毒雾侵袭刺激到了,随后就激发了她的抗体,应该和尿没有太大关系。不过他也不肯定自己的尿起了多大作用,于是用纸杯又接了一点,想给狗剩子也喝一点。

他刚端着纸杯出来,就听院子里狗剩子大喊一声:“烫死我啦!”只见他从烧热的药水中已下跳了出来,光着屁股满院子跑,身上皮肤通红通红的。

柳小婵问:“他疯了么?”

“不是,应该是火有点急了。”毛日天过去截住狗剩子,狗剩子一下跳到他身上,大喊:“小毛救我,大蛤蟆要吃我!”

毛日天点头:“你认得我就好,应该好多了。”于是抱着狗剩子进屋,把他平放在炕上,告诉别动,然后拿出针囊,在他的耳尖穴、夹里穴、地合穴、臂间穴、八邪穴、阳溪穴、腰俞穴……等等几十处穴道下针,片刻之间就被毛日天扎得像刺猬一样躺在那里。

而柳小婵一直蹲在炕沿上注意着狗剩子的男性特征,见毛日天忙完了,忽然捂着嘴一笑,说:“你们男人那里长得好丑!”

毛日天拎着她的衣领把她拉下来推出门去:“你去和二妮儿她们睡觉去,别在这里捣乱。记得别和她们说抓大怪物的事儿,免得她们害怕。”

柳小婵走了,毛日天守着狗剩子,见他一阵糊涂一阵明白,也很心疼,从小一起长大的,哪天也没见他这么消停老实的躺着过。

过了几分钟,毛日天刚要起针,大门咣铛一声,二妮儿跑了进来,身后跟着呆小萌和柳小婵。

二妮儿一见狗剩子一动不动,直挺挺地躺在炕沿上,一把推开毛日天,趴过去就哭:“狗剩子,你可不能这么走呀!”

毛日天气得回头就问柳小婵:“不是让你不要说么?”

柳小婵一吐舌头,说:“我没说抓怪物,二妮儿姐问我狗剩子咋不回来,我就说他回不来了,被你给煮了!”

毛日天一脚踢过去,柳小婵滴流一转,跑到了呆小萌身后。

这时候二妮儿回头问毛日天:“姓毛的,狗剩子咋地了?你要是不给我说清楚,我把你那十八厘米揪下来!”

毛日天赶紧捂住了裆,说:“二妮儿你别急,他马上就好了,你看你往他身上一趴,把我的银针都给压弯了。”

这时候二妮儿才看见狗剩子身上扎满了银针。

毛日天过来一只一只往下起针,二妮儿一脸爱恋地看着狗剩子,用手抚摸着他的额头。

呆小萌拽了一下眼睛还在盯着狗剩子那个地方看的柳小婵,说:“咱俩先回避一下吧。”

俩人往出走,柳小婵偷偷问她:“你见过光腚的男人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