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章 洗澡水美容/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把所有的银针都起下来,然后又在狗剩子胸口下腹的穴道按摩推压,只见狗剩子忽然张嘴一口,又是一口绿水喷出来,喷的二妮儿满头满脸都是,哩哩啦啦都流进她胸前那道大山沟里了,气得二妮儿张着手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狗剩子坐了起来,长出了一口气:“卧草,憋死我了。”

毛日天找了自己的衣裤给狗剩子,让他穿上,二妮儿到外屋把自己头脸洗净了,这才进来问道:“你们这是穷折腾啥呀?你吃了啥了,咋还吐绿水呢?”

狗剩子这时候换过来精神了,盘腿坐在炕沿上,问毛日天:“那只蛤蟆是不是死了?”

“死了!”

“哥们儿咋样,没给你掉链子吧?”

“没有,好样的!”

“啪叽”二妮儿一巴掌打过去,“别吹牛逼了,我问你话呢,今晚咋回事儿?”

狗剩子说:“嘿,二妮儿,你刚才不在,你要是在准得吓得尿裤子!”

“啪叽”“说正经的!”

“唉,我说,今晚我和小毛去蹲点抓水怪去了,哪知道水怪是只大癞蛤蟆,小毛和柳小婵那丫头负责打头,我负责断后,后来把那只大癞蛤蟆打得浑身冒火,我冲上去就要结果了他!可是被这家伙一口就给吞进肚子里了,我当时一点都不慌乱,一点都不害怕,真的,我俩手来回抓,就想把它肠子薅断了,忽然我手里摸到了一把菜刀,这回我得了手了,在里边把我马家的五虎断门刀用了出来……”

毛日天说:“你不说你们家祖传的叫连环双刀么?”

“那是大号,五虎断门刀是其中一种,就像我大名叫马宝来,小名叫狗剩子一样!”

狗剩子就是乐天派,只要没有性命之忧了,就不住吹牛逼。这时候坐在炕沿上比比花花讲着:“我当时一顿乱刀,砍来又砍去,忽然砍破了一样东西,估计是这家伙的苦胆,一股苦水就喷出来了,把我呛得连着喝了好几口,我就觉得自己力气大增,拼命用刀砍,忽然我看到了一丝亮光,我就把菜刀当锯子,用力地来回拉扯,接着闻到一股新鲜空气,接着看见一个黑影站在我面前,我还以为是在啦蛤蟆肚子里见到它崽子了呢,后来才发现,原来是毛日天这狗日的!我精神一松懈,再就啥也不知道了!”

毛日天到没在意狗剩子骂自己,他听狗剩子说完,就知道了当时为啥大癞蛤蟆都已经回到水里了,又冲了出来,那是被狗剩子在肚子里折腾的发了狂。还好当时柳小婵把菜刀扔了进去,不然这时候狗剩子就不能坐在这里白唬了,早就消化成癞蛤蟆屎了。

狗剩子说完,二妮儿一巴掌打过去,骂道:“好你个狗剩子,长本事了是不是?背着我出去拼命!我告诉你记住了……”

“你说。”狗剩子笑嘻嘻地躲闪着巴掌。

“以后在有这种冒险的事儿,一定带我去知道么!”

“……”狗剩子还以为二妮儿说再不许去呢,原来要和自己同甘共苦,不由感动,张开手臂想要抱一下老婆,又被打了几巴掌。

毛日天说:“你喝的是癞蛤蟆的胆汁,不知吐净了没有,我给你开两副解毒药,回去还的喝。”

二妮儿这时候问:“小毛,你没事儿闲的去找什么怪物,那怪物能卖钱么?”

毛日天说:“不是,不瞒你说,我是想要包莲花湖养鱼,就是想要把吃鱼苗的怪物铲除了,本来我想就算是里边有一条鳄鱼我们几个也能摆平,哪知道出来这么个庞然大物!”

“这回你们还包不包了,差点把命搭上!”

“更得包了,你想呀,这湖水把一只蛤蟆养成这么大,我要是在里边养鱼,说不定养出鲸鱼来!”毛日天笑嘻嘻地说。

“别异想天开了,要是这里边还有十只二十只的大癞蛤蟆,你们能打的过来么?”

毛日天说:‘我这会知道癞蛤蟆的喜好了,应该探得出来,明天我再弄羊血来,就知道里边有没有癞蛤蟆了。”

“杨雪?你带人家杨雪去抓癞蛤蟆,杨大虎能让么?”二妮儿不解地问。

狗剩子说:“小毛说的是山羊的血,不是杨大虎的姑娘,你以为杨雪是天鹅呀,拿来调钓蛤蟆!”

“啪叽”

“哎呀,别老几巴打我,你以为我打不过你呀!”

“啪叽”

狗剩子跳下地来:“行了,我回家睡觉了,没让癞蛤蟆吃了,别再让你拍打死!”

二妮儿说:“你身上太脏了,回去今晚你就睡仓房吧!”

这两口子闹闹吵吵地走了,毛日天出去关门,忽然看见呆小萌和柳小婵趴再院子里大缸上用手撩着水擦脸呢。

“你俩干啥呀?”毛日天走过。

呆小萌说:“柳小婵说这水是你配的药方,可以排毒的,我最近脸上起痘痘,试试有没有效果。”

毛日天扯开她:“柳小婵不知道脏你也不知道,这是狗剩子洗澡水!”

呆小萌一听,赶紧把脸在毛日天肩头蹭了几下子。

毛日天说:“你俩赶紧回去狗剩子家睡觉吧,我这里没有你们的地方。”

呆小萌说:“我不回去,我昨晚都没睡好觉,隔壁狗剩子两口子总出动静。”

“什么动静?”

“就是在月姐旅店里总有的那种动静,吭哧吭哧,啪啪啪……”呆小萌很认真地学着那种声音。

“算了,我知道什么声音了。”毛日天连忙制止,这么呆萌的小少女学这种事儿,看着直起鸡皮疙瘩。

呆小萌说:“我在月姐旅店的时候,就因为前边楼总有这种动静,我就睡不好,才多给钱睡了后边的高间的。”

“那好吧,”毛日天说,“那你今晚和柳小婵就在我家东屋睡一宿,明天你跟着柳小婵回山上道观里去住吧。”

毛日天把东边的屋子的炕上收拾出来一块干净地方,铺了厚厚的褥子,让那个这俩女孩睡在炕上了。

折腾了一宿,毛日天也累了,回到西屋,倒在炕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吓了一跳,只见呆小萌不知啥时候睡在自己炕上了,自己睡炕头,她睡在了炕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