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章 前舅妈的婚礼/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伸手在躺在地上的那个人肋巴下边狠狠捏了几下,这小子“嗷”的一声就跳了起来,不住口地大笑,捂着肋巴说:“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太痒了!”

毛日天说:“你这演技也不行呀,想要讹人,至少得真的吃点有毒东西才行,不然这不是一捅就露么!”

那两个外地人一看讹人不成了,拉起那个躺在地上的人就往外跑,被店老板一把抓住了:“先别走,你们这一桌吃了五百多块,赶紧买单!”

外地人一看也玩了命了,从兜里掏了一把弹簧刀一比划:“松手,要不捅了你!”

这霸王餐吃的厉害呀?还要捅人?毛日天过起一脚,这小子飞出去把他同伙都撞倒了。那个装中毒的抄起椅子就来砸毛日天,毛日天又是一脚,把椅子踢飞了,然后抓着他的胳膊一扭,他的手臂就脱臼了。

另外两个爬起来就过来打,很简单地就被毛日天制服了,一顿拳头,打得他们仨都蹲在墙角不敢起来了。

毛日天回头对看的瞪大眼睛的周正说:“周叔,报警吧,他们就是一伙骗子。”

周正这才回过神儿来,点头说:“对,我找高所长过来,把他们先抓起来。”

这时候大家围上来,都不住口地称赞毛日天,店老板说了,毛日天这一桌必须免单,要不就是瞧不起他。

等派出所的人过来把这几个鼻青脸肿的人带走了,大家又回来落座,周正对毛日天又有了新的了解,知道他不但医术高明,而且打架的本事更高明。

吃过饭以后,王艺潇送毛日天往回走,回小区去取摩托车,路上王艺潇总是偷着笑,毛日天就问了:“你笑啥呀,我给你丢人啦?”

王艺潇说:“不是,你知不知道我舅舅怎么和我说你?”

“那一定说风度翩翩,侠肝义胆了。”

“少臭美,没那么说,他说小毛这孩子做朋友可以,但是要他做你的男朋友,你就要三思而后行了,这小伙子打架那股子拼命劲儿太吓人了,说不好有暴力倾向!”

“完了,”毛日天俩手一摊,“我的形象全毁了,早知道我就不伸手了。”

“也不是那样,我舅舅说了,他挺喜欢你的,让你明天到镇上来直接签合同包湖养鱼。”

“不会吧?刚才还不是还说不能隔着村长办这件事儿么,怕杨大虎那边说不过去?”

王艺潇一笑:“你以为我舅舅会真的在乎一个小村长的感受么?他只是有个习惯,什么事儿都要想一想再答应下来。免得出漏洞,刚才背着你又和二姨夫商量了一下,就决定了。”

“这感情好,那我明天就来。既然你舅舅这么讲究,那你也转告他一件事儿,就说我看他的面相,有些疲劳过度,精神萎靡,要他多喝点补酒之类的,不然会降低免疫力,会得病的。”

“哎,”王艺潇叹了口气说,“舅舅这段时间闹心的事儿,以前的舅妈今天嫁人了,你说他能好受么?”

镇长的女人也和别人跑了?毛日天一听镇长居然和他同病相怜,来了兴趣,问道:“什么情况?”

王艺潇为人也直爽,把毛日天也没当做外人,就和他说了,舅妈和舅舅结婚十几年了,但是一直没有生育,到医院检查过,是舅舅的毛病,这样一来舅妈就总是抱怨,感情也越来越不好,终于在去年办了离婚手续。

离婚的时候舅舅郁闷过一阵子,本来已经振作起来了,但是舅妈居然和他的一个同学公开了恋情,还定下了今天结婚,我们大家也是为了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才说让他见见我的朋友,就是你。”

草,弄了半天拿自己的当宽心丸了。毛日天说:“人家爱人跑了,你们弄一个假相亲,这主意谁想的?你们就不怕把你舅舅刺激大了。”

“谁说是假相亲了……”王艺潇说完脸红了,赶紧转移话题,“舅舅说答应你签合同的事儿了,再说这事儿二姨夫他们水利站也有权利管的,杨大虎单方面想要阻碍你是不行的,不过舅舅也说了,既然杨大虎是你们村的村长,你也要好好和他相处,要不然以后工作也会遇到麻烦的。”

毛日天说:“你说不是假相亲啥意思?”

“去,我说了这么半天还没岔过去?算我说走嘴了行吧?”王艺潇脸更红了。

毛日天也是逗她,如果王艺潇真的说“你娶我吧!”估计毛日天还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答。

这时候前边出现一个婚庆酒店,一个穿着婚纱的新娘被迎下车,在众人簇拥下,和新郎手挽手往酒店里走。

毛日天盯着新娘看了几眼,说:“这个新娘岁数不小了,一定是二婚,再说要是头婚婚礼都应该在上午才对。”

酒店外边飘着气球彩带,上边写着“恭贺:王建民先生,王盼盼小姐新婚之喜”

王艺潇看着那对新人,脸色一变,说:“这个王盼盼就是我以前的舅妈,而那个王建民就是舅舅的同学,现在是倒粮食的粮食贩子,很有钱的。”

毛日天说:“你想不想帮你舅舅出气?”

“怎么出气呀?难不成去搅合人家婚礼去呀?”

“当然,就是搅合一下,不过是个小小惩戒,我最看不上这种不忠的女人。”

王艺潇也是个大孩子,童心未泯,并且也替舅舅抱不平,就说:“好吧,你倒说说怎么个整治法,只要是不闹出人命,就可以通过!”

毛日天说:“天机不可泄,你跟着我进去就行了,找个地方先坐下看热闹。”

王艺潇满心好奇,跟着毛日天走进了酒店,这时候里边正举办仪式呢,新娘穿着雪白的婚纱,站在通道这一边花棚下,主持人和新郎站在红地毯的另一端台上,主持人正念着千篇一律的套子词儿。

毛日天让王艺潇坐到角落中去,然后过去和新娘耳语了几句,新娘脸上一笑,对着毛日天点点头,毛日天也笑呵呵地站到一边去了。

又过了几分钟,等主持人仪式举办完毕,新人给大家敬酒的时候,他就直接奔新郎走了过去。直接走到新郎王建民跟前,对他说了几句话,王建民面色大变,毛日天笑呵呵地又走到新娘跟前,又说了几句话,新娘也是一哆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