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章 打麻将偷牌/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小婵睁开眼一看,说:“是你呀,我还以为呆小萌回来了。”

“她去哪了?”

“麻将馆。”

“这么早去麻将馆,有人么?”

“不是早,是昨晚去的,一夜没回来,我还给她留着门呢。”

毛日天不由骂了一句:“臭丫头,一身的恶习!”

毛日天对柳小婵说:“去,把那两口子招呼起来做饭。”

“你咋不去叫?”

“人家二妮儿是女人,我不方便,你是孩子,你去没事儿。”

“要是他们不愿意起来呢?”

“你过去只管把被子一把扯开就行了,保证都起来。”

“哦”柳小婵答应一声,穿上鞋过去了,不一会儿就听二妮儿“啊”的一声尖叫,接着骂道:“死丫头,你干嘛呀?”

柳小婵跑了回来,毛日天问:“起来了么?”

“起来了,就是都光着腚呢,吓我一跳,他俩也吓一跳。”

毛日天偷着笑,对着狗剩子那屋喊:“快点起来做饭,吃完了还有重要的事儿要办呢!”

狗剩子一听毛日天回来了,就跑过来,问道:“昨天合同签的咋样了?”

“马到功成!”

“那不错,下一步就得进鱼苗了?”

毛日天说:“那倒不急,我现在要找一个行家帮我照顾鱼塘,因为我这两下子不行,我要找个技术员之类的做指导,所以还得和丁梅商量一下再说。”

“那现在我们干什么?”狗剩子问。

“现在让你媳妇做饭,我昨晚就没吃!”

二妮儿在厨房听见了,说:“等着吧,我贴大饼子,四十五分钟,保证开饭!”

毛日天一听还得四十五分钟,就和狗剩子说:“那咱俩去找找呆小萌,这丫头一夜没回来,是不是被人家拐卖了!”

狗剩子和毛日天一人在菜园子里拿一根黄瓜叼在嘴里,一边走一边吃。

到了麻将馆,只见里边就一桌,现在不到七点,还没开始上人呢,这一桌是昨天晚上玩通宵的!赵疤瘌躺在一边的长条椅子上打呼噜呢,满屋子就这四个人玩呢。

这四个人是呆小萌,王迷瞪媳妇大喇叭,二虎的小舅子蝲蝲蛄,另一个竟然是村长杨大虎。

只见这四个人玩的眼珠子都直了,毛日天和狗剩子进来,都没人抬头,呆小萌面前钱摞最高,杨大虎的头发都立立着,胡茬子都长出来了,嘴里叼着烟头都灭了也不扔。

大喇叭一个劲儿打哈欠,蝲蝲蛄一会儿伸手在怀里搓出一个泥棍儿,然后往旁边一弹,眼珠子都盯着麻将牌。

再看呆小萌,一双大眼睛又弯成月牙形状了,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俩手很谨慎地扶着面前的麻将牌。

毛日天和狗剩子谁也没吭声,就站在他们身后看。

这时候毛日天看见呆小萌把左手里的牌窜进了牌垛,右手却偷了一张牌出来。

看了一会儿,呆小萌趁着抓牌的时候,一共偷了四次牌,终于上听了。

毛日天看看那几个输蒙了的人,谁也没有发现呆小萌的手段,不由纳闷,这种低劣的手法难道糊弄他们一宿?

其实毛日天不知道,呆小萌的手实际上快到非常,别说这几个困得蒙了眼的赌徒,就算是刚进来的狗剩子都没看出来,毛日天能看出来是因为他有一双具有灵气的眼睛,一切动作在他眼里都慢上半拍,所以他看得真切。

这一次呆小萌胡了个清一色,杨大虎气得都骂街了,给完钱抬头扫了一眼毛日天他们,然后低头码牌。

毛日天说:“小萌,吃饭了,还玩呀?”

杨大虎说:“不行,必须玩到圈,还差一轮!”

呆小萌笑嘻嘻回头看了毛日天一眼:“不好意思,我都做了五庄了,这一轮要是下来估计也得一小时,你就回去吧,你们先吃,我一会回去的时候买点啥就行了,赢家,不好意思撤。”

旁边大喇叭也赶毛日天:“你们别磨叽,我都输了五百多了,还有一百块钱,输光拉倒!”

毛日天看看这几个人心说:输死你们也不值得可怜!

他们码好了牌继续玩,又看了几把,毛日天发现呆小萌不但会偷牌,她自己码过的牌,好像她都能记住,手里单拎了一张二饼,没用也不打,不一会儿就凑成三张了,杨大虎及时打出一张二饼,呆小萌杠上了,从后边跳了一张牌就又上听了。

不过这一次大喇叭点炮呆小萌没胡,结果被蝲蝲蛄给岔去了。

毛日天在身后捅了呆小萌一下,意思是你咋不胡牌呢?

呆小萌抻了个懒腰,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累死了,要是再不下庄,我恐怕早饭午饭一起吃了!”

毛日天明白了,这丫头也不是一味的赢下去,那样傻子都能想到她在捣鬼了,到坐庄的时候就赢几把,然后故意下庄,等再坐庄的时候再捣鬼,所以赢得并不张扬,到最后还是三归一了。

再打几把,果然呆小萌不再捣鬼,有输有赢,到了她上家大喇叭坐庄的时候,她故意给蝲蝲蛄点了个炮,大喇叭下庄,一轮结束!

大喇叭叹口气,收拾收拾自己面前的那点零钱,眼巴巴看着呆小萌把一摞大票揣进了口袋。

蝲蝲蛄闷着头把最后一把钱收了,起来就走,一边走一边叨咕:“妈的,再不能和你玩,玩一回输一回。”

杨大虎把牌哗啦一推,掉地上好几张,吓得一边睡觉的赵疤瘌“扑棱”就坐起来了,看看是杨大虎摆弄出的声音,瞪瞪眼珠子,没说啥。

杨大虎骂道:“邪了门了,一块钱的小麻将,我居然输了四百多!”

大喇叭说“我五百多呢,回去都不敢和迷糊说,说了就得干仗!”

毛日天拉着呆小萌就往出走,呆小萌俩手抱着钱,乐呵呵地对狗剩子说:“狗哥,你爱吃啥,我请!我赢了一千多!”

杨大虎气得对着毛日天吼道:“告诉你小毛,莲花湖我包给蝲蝲蛄了,你别想包了,我一会儿到镇上亲自和镇长说去。”

毛日天一听,说:“你输蒙逼啦?昨天你都给我该盖完章了,合同就在我手呢,你又包给蝲蝲蛄,不怕我到法院告你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