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章 美人诱/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大虎一时冲动带着上百人去斗殴,镇上派出所接到报告,就打过电话来问,然后镇长周正又亲自过问,让他严查领头的人,一定要严惩,他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件事儿如果按实际的禀报上去,就算是毛日天打人会被拘留,那么这么多人受伤,自己这个村长也脱不了干系,赶紧和兄弟儿子这些亲信,按家逐个安抚那些受伤的人,想要把这件事儿压下去。

养猪场这一场大战,杨大虎是个完全的失败者,不但自己别打得落花流水丢了人,还成就了毛日天和狗剩子,从那天开始,十里八村都知道湖山村最能打的人叫毛日天,而不再是村长杨大虎了。

当然还有最抗打的叫狗剩子,原本的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以前狗剩子到别的村还没有他老婆二妮儿出名呢,人家称呼他都说“那不是湖山村大咪咪的老公么!”现在终于有了自己的称呼“这个是湖山村最抗打的狗剩子!”

杨大虎这次小心翼翼地应付上边来的检查,下边又花钱安抚受了伤的帮凶,这钱是没少花。杨大虎不但丢人破财,还众叛亲离,有很多以前信服他的人现在都疏远他了,连以前的死党治保主任胡大彪都和他闹崩了,和他的发小赵疤瘌说,你以前不是竞选过村长落榜了么,这次竞选村长,我挺你!

这股风刚过去,又到了开始换届选村长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杨大虎都会摆上几桌,宴请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然后还挨家挨户地威逼利诱,他是多年的老村霸了,所以基本上没有几家敢不投他票的。

但是今年出现了一个竞争者,就是开麻将馆的赵疤瘌,赵疤瘌本身和杨大虎关系还算不错,放在以前是不会和杨大虎争这个村长当的,也没有信心挣得过他,但是在这次不同,这次有胡大彪支持,胡大彪因为杨大虎这次把他拉下水一起丢了人,对杨大虎很是有意见,已经不拥护他了,而且杨大虎声名一落千丈,这个时候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

赵疤瘌也是走家串户地拉拢选票,他这几年开麻将馆交往的人不少,别看他以前流氓吧唧的,但是到他家来玩的,一律笑脸相迎,所以人缘还说得过去,有很多对杨大虎不满的,就准备投赵疤瘌的选票了。

杨大虎知道这件事儿以后那是彻夜难眠,就在即将开始选举的前几天,他终于一横心,使出最歹毒的一招了,让他媳妇小莲的妹子,他的叔伯小姨子小秋出马,来祸害一下赵疤瘌。

小秋和小莲是叔伯姐妹,没来过湖山村,家在万山县难关郊区住,估计这里的人也没谁认识她,最主要的是,这女人以前是干歌厅小姐的,后来干脆来快的,直接站街了,一把一利索,对付男人,没有她胆怯的时候,让她来祸害赵疤瘌是最佳人选。

这天赵疤瘌家麻将馆来了一个骑电动车的女人,就是小莲的妹子小秋,到了门口停下,扭着水蛇腰就走了进来,所到之处,一股浓烈的香水味,惹得大家都回头看她。

只见这个女人穿了一个紧身短旗袍,旗袍短的刚能遮住屁股,一走路开叉部位若隐若现的,引得好几个村民眼睛都直了,盯着这个浑身裹得绷紧的女人看,那小旗袍还像是随时就能炸开一样。

小秋拿了几副麻将,说自己是推销麻将的,和赵疤瘌聊了好半天,但是赵疤瘌不缺麻将,也不想买,但是感觉面前这个女人说话挺逗的,就和她聊了一会儿。

眼看到晚饭时间了,小秋就在他麻将馆里买了一包泡面,泡着吃了,然后继续和赵疤瘌聊天,玩麻将的人都感觉有意思,心说这女人哪来的,是不是话唠呀,咋聊起来还不走了?

有爱搭茬的年轻人也过来和她聊天,聊着聊着就熟悉了,有的就开起玩笑,有的就动手动脚,这时候小秋寻求保护一样有意无意地往赵疤瘌身后躲。

赵疤瘌也愿意充当护花使者,就骂那些开玩笑过分的年轻人,让他们消停点。这些年轻人在赵疤瘌跟前都是小字辈,也不敢太招惹他,以为这个女人和他有什么关系,也就都退了。

等天都快黑了,打麻将的大都回去吃饭了,就剩下一桌,是呆小萌大战三个村妇,这三个村妇输红了眼,都不让散,偏偏呆小萌来者不拒,玩就玩,所以一直陪着她们。

小秋看看外边的天,说:“赵哥,天不早了,我得走了,记着以后用麻将就打电话找我,可不要买别人家的呦!”

赵疤瘌起身送她:“放心吧,只要我用,保证找妹子你。”

到了门口,小秋往车上一座,拧钥匙门,赵疤瘌忽然指着前轮胎说:“呀,妹子,你没气儿了!”

小秋笑道:“大哥咋说话呢,你才没气儿了呢。”

赵疤瘌笑着说:“我说的是你的车,前边胎没气儿了。你等着,我给你借个气管子去。”

赵疤瘌去借气管子,小秋就坐在电动车上等着,赵疤瘌拿回来气管子帮着她打气儿,“呼哧呼哧”打了半天也没打进去,小秋看着他偷偷低笑,来的时候快到麻将馆门口时,小秋自己把车扎了,就是为了找借口留下来。

赵疤瘌说:“完了,你车这是扎了,这咋办,找修车的王迷瞪吧。”

小秋说:“我在这俩眼迷黑,谁也不认识呀!”

赵疤瘌说:“那你等会儿,我去帮你叫他一声。”回头冲玩麻将的呆小萌说:“小萌妹子,帮我看点屋,我一会就回来。”呆小萌现在和赵疤瘌都混熟了,而且出手豪爽,一赢钱了就给老板打赏,所以这些赌徒中,赵疤瘌和她最好,要是有不知道呆小萌是毛日天朋友的,说话调戏呆小萌,赵疤瘌都不让,这可是他的财神。

呆小萌眼都没抬:“去吧,回不回来都行。”

赵疤瘌笑道:“我不回来你就经营着吧,你就是老板娘了。”一边说笑,一边往出走,去找王迷瞪给小秋修车了。

等王迷瞪让赵疤瘌薅来给小秋修完了车,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小秋楚楚可怜地看看天,说:“大哥,我不敢走了,你送送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