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章 女村长被绑/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哼着小曲来到村委会,以前杨大虎当村长,他一到这儿就有抵触感,现在改朝换代了,一个大美女在里边掌权,自己都感觉对这个大院子亲切了不少。

“咣咣”毛日天敲了几下大门,以前没人住都是在外边挂一把锁头,今天是在里边插上了。

没人回应,“咣咣”毛日天又敲了两下,从门缝见里边宿舍那屋点着灯,挡着窗帘,但是咋没人回应呢!

毛日天想走,但是一想不对劲儿,就算是金莎莎晚上不接客……不对,用词不当,晚上不招待来访的客人,也不用一声不吭呀!

他有趴在门缝上看了一眼,只见窗帘上映出一个男人的人影。

卧了个槽,什么情况,这女人不会是表面上纯洁高尚,背地里乱搞吧?

只见那个人影在窗帘缝看了一眼,就迅速躲开了,显然是想看看自己走没走!

不行,一定要搞清楚,她要是这样一个女人就得和周镇长汇报一声,别以后弄大了肚子周正还以为是我照顾不周呢!

毛日天回到墙边,扒着墙头一用力,身子一飘就上了院墙,站在墙头上往里看看,村委会二楼上黑漆漆没有灯光,只有一楼最西边的那个房间有灯光,那就是给金莎莎预备的宿舍。

毛日天跳下院墙,蹑手蹑脚走到窗户前,上边挡着窗帘,关着窗户。

毛日天凝神盯着窗帘,目光逐渐透过窗帘,不由大吃一惊。

只见金莎莎在屋里的床铺上躺着,手脚却被用绳子捆住了。而地上有一个瘦高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柄匕首,来回地走动,看样子很焦虑,很紧张的样子。

毛日天心说,完了,这是遇上劫匪了!但是一想不对,这一个山沟不应该来劫匪呀?劫什么?村委会除了桌椅板凳沙发床铺没有啥东西了。难道是劫色?也不对呀,湖山村的两个村花谁不知道,那是李颖和杨雪呀,论年纪,论相貌,都要比金莎莎强那么一些,就算是二妮儿也比她年轻呀!

别瞎猜了,偷偷看一会儿吧,不能贸然冲进去,这小子手里拿着刀,要是身手好一些万一控制不住他,别再把金莎莎给伤着。

他趴在窗台上,瞪着眼往里看。

那个男人在地上转了两圈,停在金莎莎面前,金莎莎看向他的眼神中,并没有多少恐惧,反而带了几分愤怒。

瘦男人问:“你决定没有,倒地答不答应我?”

金莎莎冷笑了一声:“陈诚,你能不能做点让我看得起的事儿!我就没见过把人绑起来逼婚的!”

卧了个槽,居然是个逼婚的,这可挺新鲜。毛日天差点没乐出来,这个小村官虽然长相不错,但是也不至于这么痴迷吧,居然拿着刀子逼婚?

这个叫陈诚的男人哼了一声,说:“金莎莎,我实话跟你说吧,在大学我追了你三年,你连看都不看我,现在我工作也找不到,欠了一屁股债,我知道你更不会正眼看我,但是我心里除了你谁也没有。我这次来就是孤注一掷,你答应我,今晚咱俩就洞房,就算是明天你就告我,和你做一夜夫妻我也认了。”

金莎莎说:“我不会答应你,你有本事就杀我,不要废话了。”

陈诚又开始满地转圈,一边转一边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你们那个镇长了?那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

“混账话!周镇长是我的领导,为人很正直的,你这么说不但侮辱了我,也是在贬低你自己的品质,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怎么配和我做朋友!”

陈诚说:“我跟踪你已经有一个月了,你和周正走得很近,有说有笑,我就想,你要是对我能像对周正一样,我就心满意足了。但是前天我给你打电话,你居然骗我,说就要回家那边去了,要不是我跟踪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居然跑到这里来当村长!不过也好,我终于有机会和你单独说话了。”

金莎莎可能是手脚绑的不得劲了,用力挣扎几下,说:“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喊啦!”

陈诚说:“你喊吧,只要有人进来我就一刀杀了,然后自杀!”

“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别在这发狠吓唬我!”金莎莎好像不太相信这个男人会真的杀人。

陈诚说:“我不会伤害你,但是我临死之前,我一定要得到你!”说着就往金莎莎跟前走。

金莎莎俩脚乱蹬,大骂:“滚开,不要碰我!”

哎,还真的是个痴情的混蛋!毛日天试着推推窗户,推不开,在里边插着呢。他既然说不会伤害金莎莎,那么就好办了,我冲进去和他较量一下,应该不会输,看这小子这个慌张劲儿,不会有啥大本事。

这时候屋里金莎莎喊上了:“来人呀,救命呀!”

毛日天一看,陈诚开始扒金沙的裙子了。

陈诚一边撕扯金沙的裙子,一边嘴里发着狠:“我求了你这么多年,你居然这么对我,宁可死也不跟我在一起死吧?我今天就硬上了你,你有本事就告我,我死都不怕,还怕蹲监狱么,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做人!”

金莎莎极力反抗:“陈诚,你不是人,你这样我就更瞧不起你……救命呀……来人呀!”

毛日天一看不出手是不行了,回身拾起一块砖头,朝着大门那边扔去,大门发出“咣铛”一声。

屋里的陈诚住手了,侧耳听了听,然后拿起匕首往窗口走,到了窗边,撩开一点窗帘,从缝隙往外看去。

只听“哗啦”一声,玻璃破碎,一只拳头冲破玻璃窗伸了进来,正打在陈诚的脑门上,陈诚一个跟头坐倒了。

窗子被一脚踹开,毛日天从外边跳了进来,就要去制服陈诚。

但是陈诚这小子动作反应也不慢,一骨碌爬起来,没有来打毛日天,身子向后一扑,居然扑到了金莎莎床边,伸手抓住金莎莎,那把刀就往金莎莎脖子上架了过去。

这是要挟持人质呀,毛日天身子还在窗台上,一大步就跨了过去,在陈诚的刀子还没到位的时候,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把他抡了出去,但是这小子手也不慢,他的刀子居然在金莎莎胸口划过,金莎莎的前胸衣服被划破了,血流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